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32章 选举(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喧嚣而忙碌的一天终于结束了,当房间灯关下以后,侯卫东睁着眼睛,想着明天即将到来的考试。

手机嘟嘟响了起来,侯卫东打开了手机,屏幕的光线一下就将黑暗中的脸照亮。

“祝选举顺利。”

这是一条简短的祝福,侯卫东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了凌晨一点他在床上也回了一条短信:“夜深了,早些睡。”

与郭兰同住的大代表发出了呼噜声,她的声音就如笑声一样,很是爽快,在夜色中格外清晰。郭兰采用了堵耳朵、蒙头等好几种方法,仍然无法将呼噜声杜绝在耳中。

“我收到了档案馆的杯子,人议论,说要选一个老实人上去,你得小心。”郭兰睡不着觉,干脆给侯卫东发起了短信。

“现在不管了,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现在着急的不是我一个人。”

郭兰发短信的速度不侯卫东,她缩在被窝里慢慢地发着短信:“我相信你能够成功,几个内定候选人不成功,朱民生的日了不好过。”

侯东一直在纳闷谁在选举中捣鬼。郭兰地短信却一下子触到了他地神经。暗道:“如果检举信是针对我。那么水杯事件则是针对谁?这是针对所有副市长地候选人。难怪朱民生得知此事如此恼火。以前地检举信给出了错误地引诱。”临时更换差额人选之事。他通过政协主席步海云已经知道了。此时躺在被窝里。大脑供血充足思路就开阔起来。

想通了这个关环节。侯卫东心道:“睡觉。不想这些鸟事了。”

早上起床。侯卫东和方勇一起到堂去吃饭。进了食堂。不少熟识地代表是将他当成了副市长来对待。即恭敬又表示亲热。

“看来住在招待所地决策是正确地。”在人代会中。给每一位代表都安排了房间。但是住在市里地代表一般都不愿意住在招行所里。侯卫东是候选人。为了增加与人民代表地接触时间。他决定住在招待所里。

招待所地桌子都是大圆桌子。侯卫东和方勇一起端着饭菜走到了一个空桌子上。当周围地桌子全部坐满以后。这张桌子还空着些位置。主动坐在这张桌子地人都是各县地领导干部。在所有代表地潜意识之中经将侯卫东当成了市领导。身份不够地代表自然不敢或者说不愿意坐在侯卫东身边。

吃完饭。侯卫东随着众多代表进了庄严地会场。此时他已经将会议地议程拿到了手。

他坐在椅子上文件包打开,会议的主要内容是:1、听取和审查听取和审查政府工作报告、计划报告、财政报告。审查和批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审查和批准财政预算。听取和审查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法院工作报告、检察院工作报告。2、选举产生市级国家机关领导人员:市人大常委会组员、正副市长、法院院长、检察院察长。

市人代会的内容都是固定的年年都差不多,具体从事会议准备工作的人大工作人员,基本上将上一次人代会的议程复制过来就行了,唯一的差别就看有没有选举内容。

侯卫东坐在大堂,扫了扫空空的主席台,又看了看表有十分钟,大会将正式开始。

此时政府郑浩存秘书长一大早来到了沙州,住进了驻离人代会会场不远的宾馆委书记朱民生和市人大主任高志远在会议开始前来到了郑浩存的房间。

郑浩存刚刚洗了脸,他用护肤霜擦了脸:“朱书记是老组工,高主任是老人大,我是充分相信你们,只是按照统一安排,我还是得到沙州来一趟。”

朱民生客气地道:“还是请郑秘书长作指示。”

郑浩存道:“一句话,选举必须成功,很快就要开会了,我想问一句,选举过程中到底有没有问题?”

朱民生稍稍犹豫,没有讲出水杯事件,道:“我们做了充分的准备,能完成组织交给的任务。”

郑浩存头痛欲裂,巴不得朱民生和高志远早些离开,故作轻松地笑道:“那我就在宾馆坐等好消息。”

当朱民生等领导走上主席台,大会开始了。

等到朱民生离开,郑浩存到卫生间洗澡,昨天晚上他正准备到沙州,副省长吴永忠打电话让他一起接待东北客人,喝到高兴处,大家打起了酒仗,他酒量原本不错,不料客人更历害,结果喝得大醉回家,结果只能一大早来到沙州。

此时他头脑还发痛,在卫生痛痛快快地冲了澡以后,身体才稍稍舒服。

中午,朱民生、高志远等主要

起陪着郑浩存吃饭,郑浩存这才恢复了精神,详细的准备情况。

朱民生又收集到一些不和谐的音符,便道:“早上时间紧,有一件事情没有向秘书长报告。”

听了此事,郑浩存露出了郑重之色,道:“你们处理得很及时,新换上来的这人是否符合差额的要素。”

“钱宁是商委主任,这个搞商业是有一套,但是他和传统的干部形象不太一样。”朱民生回想了钱宁的形象,道:“他有些诗人气质。”

郑浩存点了点头,道:“如今风气不比以前,选举中出问题情况不少,你们得密切关注代表的动向。”

政协会比人代提前一天结束,政协委员离开以后,原本挤得满满的招待所便相对清净了不少,晚上,侯卫东刚从朱民生办公室出来,就接到了郭兰的电话。

侯卫东就来到了女人大表房间走了一遍,郭兰有着市委组织部工作的经历,认识的女干部着实不少,她就陪着侯卫东将大部分女代表的房间走完。

晚上,郭兰给卫东发了短信:“据我了解,代表对高有些意见。”

侯卫东也听到了一些高榕不好的说法,他放心了大半,回了短信:“人大代表素质是很高的,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沙近年来房价涨是很快,以前新月楼一千多元已经被视为高价了,几年时间过去,收入没有翻番,新月楼第三期楼盘已经到了二千五百多元,高榕一直分管城建这一块,关于她的小道消息挺多,这对她有着不小的影响。

只是,她作为老副市长,资格老,人脉广,在选举问题上,朱民生等人并不担心她,而是收到不少检举信的年轻侯卫东,以及省政府派下来的干部姬程,更让人值得担心。

第二天上午的主要任务就是选,侯卫东和代表们一起步入了会场。

主席台下是一排绣盆景,台上摆着些鲜花,大会主席团成员在台上纷纷落座。

经过表决等几个固定程序以后,开始了正式的选举,拿到选票以后,会场彻底静了下来,偶尔的咳嗽声立刻传遍全场,侯卫东是正式代表,他拿到了选票,市长是等额选举,只有黄子堤一人的名字,副市长候选人依着姓氏笔画依次是——马有财、杨森林、侯卫东、高榕、钱宁、姬程。

按照组织原则,侯卫东应该放弃钱宁,可是他考虑了一会,决定放弃姬程,以前他和李晶到省城见过姬程,如今李晶成了两个孩子的母亲,他更不愿意姬程来到沙州。

填完票以后,侯卫东彻底轻松了,暗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现在没有我什么事情了。”便安心等待宣布结果。

在小会议室,郑浩存、所有常委以及高志远、步海云等人齐聚会议室,根据票数统计,此次选举出现了异常情况。

票数从高到低的顺序为:杨森林、马有财、侯卫东、姬程,钱宁和高榕。

看到钱宁的名字在高榕前面,朱民生就傻眼了,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大家面面相觑,过了一会,朱民生道:“秘书长,我对选举负有责任。”

由于朱民生曾经是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郑浩存对其很是信任,他没有想到唯一的女性老资格副市长居然会被选掉,等到朱民生开始检讨,他才道:“钱宁是临时找的差额人选,对不对?”

“是。”

“他有没有赌选等违法行为?”

“没有。”

郑浩存是按照分工来指导沙州换届选举,如今沙州出了问题,这让他很没有面子,道:“那就如实地向省里报告。”

省里很快给出了答复:“选举有法律效力,按规定宣布。”

高榕完全没有意识自己会落选,听到这个消息以后,表面上很是镇静,她在椅子上坐了一会,身上才恢复了力气,走出了会场,坐了车,她用手帕蒙住了眼睛,任眼泪打湿了手帕。

司机已经觉察到了异常,他不敢多问,等了一会,才道:“高市长,到哪里。”

高榕哭了一会,冷静了下来,她是组织上内定的候选人,被选掉了,组织上应该给一个说法,道:“回办公室。”

第二天,印着新一届市政府领导人照片的报纸被送到了沙州各地,在陈庆蓉和张远征所居住老厂区,那些居委会老太婆们聚在了一起。

“侯卫东,侯副市长,以前就住在那边楼上。”

“他和张小佳没有结婚的时候,我就见过他。”

“张家的祖坟冒烟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