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31章 选举(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吃完晚饭,侯卫东又陪着益杨县建委主任粟明一起到了人大主任高志远家里,高志远即将卸任,这一次人代会将是他最后的舞台。

侯卫东和粟明是以青林镇老乡的身份见了高志远,高志远回忆起当年上青林的种种事情,最后谈到了上青林公路,对侯卫东当初的行为赞不绝口。

在高志远家里坐半个小时,侯卫东回到了市招待所,同寝室人大代表是成津县双河镇老师方勇,与前县委书记侯卫东同住一室,让他还是觉得很兴奋。

“侯书记,没有想到能与你住在一个房间,我是双河镇的老师方勇。”方勇显然还有些不太适应与县委书记同居一室的感觉。

“我虽然离开了津县,但还是成津县的人大代表。”

方勇道:“今天成津代表团在议论,侯书记做了这么多的实事,一定能选上。

侯卫东含笑道:“谁来当县委书记,都要做这些事情。”

“那不一样。”方勇掰着手指。数道:“我们讨了有三件事对成津影响很大。一是混除了社会上地混混。以前成津城里地混混挺多。偷、抢、打架还有吸毒。让老百姓没有安全感。侯书记来到了成津以后。将这些社会渣子一扫而空。现在我们地安全感大大增加。我在成津中学教书。学校门口地小混混基本绝迹了。”

“二是修通了多年未通地公路也全县人民地多年心愿。也是在侯书记任期内修好地。就算侯书记什么事情都不做。只要修了这条路。大家都会记着你地好。”

“三是。”

说到里。方勇有些语塞。他毕竟只是中学教师县里地事情不是太明白。他望着侯卫东和蔼可亲地脸。道:“旧城改造是大工程书记也得好。”

两人正谈着。杨森和市委办地刘坤等人进了屋。不等侯卫东介绍。刘坤道:“杨秘书长来看望大家了。

杨森林是组织上内定地副市长候选人。在选举之前。到各个代表团来走一走。这是组织上默许地事情。

刘坤不认识方勇用眼光示意侯卫东,此时刘坤的角色类似于帮闲,杨森林与代表见面,如果进门就自我介绍:“我是市委秘书长,我来看望大家。”这是很尴尬的事情,如果由刘坤来说这句话,大家会觉得很自然。

只是在这间屋子里,有侯卫东在场的做法就略为积极,这不是方法问题,而是分寸问题,这个细微之处往往体现出一个人的修养和能力。

侯卫东将杨森林送到了门口,杨森林轻声道:“侯局怎么坐在了屋里,还得到和各个代表团走一走个招呼。”

有了蒙厚石作为桥梁,侯卫东与杨森林关系就近了些今同为副市长候选人,两人的竞争性又不强多了几分同殿为臣的亲近。

侯卫东与杨森林握了手,稍稍用了力,表示了感谢,他回到家里,略作休息,也准备到几个代表团去看一看,杨森林是市委常委,他带着市委办的同志作为跟班很正常,侯卫东不过是水电局局长,他就没有必要绷着架子。

市委招待所住着吴海、益杨、临江、成津等县的代表团,侯卫东抬脚就进了吴海县代表团,团长正是赵林,他正与县长朱亚军、任林渡等人在屋里闲聊。

“来,侯局长,请坐。”见到侯卫东,赵林比以前更加客气了。

侯卫东团团地散了烟,道:“我是吴海人,过来拜见家乡的父母官。”

吴海县的两位县领导都是老资格的县领导,县长朱亚军在吴海工作了八年,这次要调整到益杨,不过还是当县长,这让他即满意又不满意,满意的原因是益杨经济比吴海强得多,他这个县长日子好过一些,不满意的原因是他还是县长,没有当上县委书记。

吴亚军接过烟,笑道:“我马上要到益杨去工作,以后侯市长要关心益杨。”

赵林这次冲击副市长未成功,虽然还不至于窝火,小小的失意还是有的,他坐在椅子上抽着烟,道:“亚军同志,吴海可是你的第二故乡,怎么人还没有离开吴海就帮着益杨说话了。”

几个人的意思很明显,侯卫东也笑得很含蓄。

市委书记朱民生突然推门进来,他似乎有些冷,哈了一口气,顿时出来了一股白雾,进门以后,他眼光朝桌上扫了几眼,这才与赵林、朱亚军、侯卫东等人握了手。

侯卫东转了一圈,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此时方勇已经出去了,副局长沈东峰正等在房间里。

“侯局,我觉得还是买些纪念品发给代表们。”

“这样做有赌选的嫌,还是算了。”

沈东峰手里握着一个不锈钢杯子,道:“你不送礼品,别人会送。”

杯子下面有一行字,印着“新档案馆纪念”,沙州档案馆在20011年国庆正式交付使作,农机水电机参加了纪念仪式,当时的纪念品就是这样的不锈钢水杯。

如果是其他副市长候选人单位送的礼品,侯卫东还不会太吃惊,此时见到档案馆的礼品,他才是真正的吃了一惊,因为档案馆邓有才是组织内定的差额,差额在选举会上弄起手脚,这就是明显违背的组织意图。

侯卫东拿着不锈钢水杯就放不下去,权衡了利弊,还是道:“刘有才真要发水杯,就让他发,我还是要相信主人。”

沈东峰是真心想侯卫东选举成功,道:“侯局,你还是认真考虑是不是有小小表示。”

侯卫东主意已,道:“谢谢你的好意,此事自有组织出面,不必由我来办。”

这个不锈钢水杯很快就上了朱民生的办公室,朱民生、黄子堤、高志远、济道林、步海云都站在这只不锈钢水杯之前,如欣赏一件国宝。

高志远道:“有想到许有才还有这一招,他是假老实。”

档案局局长许有才是朱民生精心选:来的差额人选民生许诺过等到完成了选举任务,就给他换一个部门,此时老实人许有才临阵发水让朱民生感到无比愤怒。

“先由高主任找许有才谈话,给他讲讲组织法,他这种行为已经是违法行为。”

“济书立刻组织纪委监察的同志暗中介入,如果确实有赌选行为,严肃处理。”

“请中达部长作好分准备,如果有问题,临时换差额人。”

朱民生布置完工作以后就和省委常委、郑秘书长通了电话。

档案局局长许有才来到了人大主任高志远的办公室,他进门就见到了不锈钢水杯。

“高主任,真是天大的冤枉。

“许主任,你有什么冤枉,我们先来学习组织法。”

许有才是一位留着古怪保守发型的老派人物,衣着也过时而陈旧,他脸上有了汗水,道:“不锈钢水杯在国庆节就发完了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会有水杯出现在代表们的驻地。”

高志远对许有才很是熟悉,知道他没有这种机心和胆子,道:“你再说一遍,这个水杯不是档案局送的,说这句话是要负责任的。”

“以党性保证绝对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不锈钢水杯,这是有人陷害。”

高志远道:“要弄清这事很简单是查帐,二是找印字的店是找档案局的人谈话,我希望你还是主动说。”

许有才急得脸青面黑结巴巴地道:“如果是我做的这事,我全家死绝,我,我,即然组织不相信我,我就不当这个差额了。”

高志远又安抚了他一会,这才让许有才回去。

晚上十二点,沙州几大巨头重新聚在一起。

济道林首先道:“我们找了档案局办公室以及财务人员谈话,他们根本不知道不锈钢水杯之事,又找了印字店,他们回忆是一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订的货,招待所的服务员也曾看以挂着工作牌的年轻人来分发水杯,从几方面情况综合来看,许有才做这事的可能性不大。”

朱民生脸上写着苦大仇深四个字,道:“既然不是许有才做的此事,那会是谁,动机是什么?”

大家都在思考着朱民生提出的问题。

朱民生得出了结论:“我认为,此人的动机就是给选举添乱,让市委出丑。”

“中达部长,你找到合适的差额人选没有?”

易中达一脸为难,道:“这个人选很难挑,如果让能力强威信高的正处级领导来做差额,选举结果很难保证,只能从能力弱一些职能弱一些的领导中挑选,我打了好几个电话,听说是这件事情,都找各种借口推辞了。”

朱民生不悦地道:“中达部长对干部掌握还是不够,全市这么多的正处级干部,总有讲党性的人,谁在关键时期站出来,组织上不会亏待他。”

他知道易中达到沙州时间不长,确实对干部不熟悉,便对黄子堤道:“黄书记分管组织,又是老成津,对干部极熟悉,他看能否有合适的人选。”

黄子堤原本不想多话,此时朱民生点到了头上,他才道:“商委主任钱宁是一个比较合适的人选,此人能力和威信都一般。”

朱民生又问高志远、步海云和济道林,道:“你们有没有意见。”

征求意见以后,朱民生道:“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就是钱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