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29章 是谁(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2001年,亚太经济合作组织第九次领导人非正工会议在上海科技馆举行,这是新中国成立以后我国承办的规模最大、层次最高、影响深远的一次外交活动,当20穿着中式对襟唐装的APEC领导人走出上海科技馆大厅,来了一次合影,此情此景,通过了电视转播传遍了全球。

侯卫东与水电局几位副局长一起收看了电视转播,等到现场直播完毕,他对副局长周小红道:“周局,今年我们开春节茶话会,要向APECC学习,一律穿唐装。”

周小红道:“你们穿唐装,难道让我们女同志穿旗袍,大冬天的,冷死人了。”

对于这位岭西省最年轻的县委书记、沙州最年轻的局级干部,周小红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敬畏,以前南霸天局长声如洪钟,经常胡须瞪眼睛,她却并不怎么害怕,在开班子会时,多次与南霸天顶撞,弄得老局长拍了桌子。而侯卫东到了农机水电局以后,并不怎么管事情,说话也是面带笑容,周小红反而在他面前很是谨慎,她有时也奇怪:“我为什么要怵侯卫东,这没有道理啊。”

她有一次将这想法给沈东峰讲了,沈东峰道:“侯卫东与南霸天不是一个时代的干部卫东前途无量,得罪了他后患无穷,南局也就是声音大一些。”

说了这话,他觉得没有说楚,又道:“或许是侯卫东少年得志,官威重,让我们感到有压力这人关系网太宽,特别是和吴英关系密切,迟早要上位,我们配合好他的工作,对大家都有好处。”

侯卫东没有

他说这句,是有针对性的,在座的电局班子成员都听得明白。

农机水电局老干部并不于老局长南霸天是出身于计划经济时期。为人很是节俭。水电局地待遇相对较差。局里老同志退休以后无所事事。喜欢串在一起。自然会谈到各单位待遇了横向比较。老同志对南霸天心里就窝着火虽然不能将南霸天怎么样。可是阴暗潮湿地话在各个单位老同志之间串来串去单位地名声总不太好。

侯东初到水电局。第一件事情就是查清了局里地家底里地财务困境让他很有些吃惊。仔细看了水电局地支出明细。当时他跟沈东峰有过几句对话。

“电局项目不少。而且都是大块头项目。按常理这些钱雁过拔毛。水电局地日子应该很好过。为什么搞成现在这样?”

沈东峰趁机大倒苦水。道:“南局长有严令。所有项目资金必须全额用到项目上。不准机关截流一分钱。谁敢伸手。他就翻脸不认人。甚至有时他还将局里不多地办公经费贴出去用。他这样做也是为了工作。我们领导干部无可非议。可是普通干部就有了意见。

听了沈东峰如此说。南霸天地形象顿时在侯卫东心里高大起来。而且不是一般地高大。是很巍峨。他暗道:“南霸天还真是好干部。只是他地思想跟不上形势了。还停留在计划生育时代。所以办了利民地好事。反而惹得机关一片非议之声。”

侯卫东底气十足地道:“南局的好传统我们要保持,不过后勤保障也要跟上,这事算在我的头上,凡是经费出了困难,尽管开口,我会想办法解决,我的想法是即要搞好工作,又要让干部在允许范围内得到实惠,大家都是拖儿带女,经济宽裕一些总是好事。”

南霸天与财政局历届局长关系都不好,害得沈东峰在财政局吃了不少白眼,当时听到侯卫东表度,他将信将。

后来实践证明,侯卫东与南霸天的工作方法确实不一样,最明显的区别就是市财政局很快就变成了水电局的友好单位,凡是水电局要用钱,只要合乎政策,总是能在第一时间到位,而在以前,即使有正当理由和合规的财务手续,财政局也会找到各种理由拖延。

大半年时间过去,侯卫东在农机水电局不显山不露水,如一个甩手掌柜,可是常务副局长却明显感到了水电局的变化,水电局如上了润滑油的机器一样,运转越来越顺滑。在整个水电局,常务副局长沈东峰对侯卫东这种举重若轻的能力感受最深,感受越深,他就越是明白侯卫东不会在农机水电局久留。

“农机水电局是小水塘,装不下侯卫东这尊在大神。”这是沈东峰得出的结论。

11月1日,《关于中国加入世留组织决定》获得通过,为了推开世贸大门,中国用了整整十五年的时间。

9日,我国首次以正式成员身份出席世贸组织总理事会,中国外经贸部首席

表龙永图等6名中国政府代表19日在日内瓦首次以正式席世贸组织总理事会。这次会议是中国以世贸组织成员身份参加的第一次总理事会。会议将讨论伊朗申请入世问题、世贸组织2002年财政预算、对纺织品协议进行中期审评等。

沙州市政府对于加入世贸很是重视,专门由党校组织了多期培训班,集中学习和讨论“进入世贸之后,沙州怎么办?”,朱民生在会上发表了重要讲话《新时期需要高素质的干部队伍》。

12月15日篇讲话全文刊登在《沙州日报》,当天,在沙州信息港上,有人发出贴子,题目是《什么时期不需要高素质的干部队伍》,此文一出,顿时应者如潮话连篇,到最后,有许多网民把朱民生叫做了“猪素质”。

朱民生在网上看到贴子,尽管他涵养挺好,也接连说了三声“操蛋”,顺即把宣传部长粟明俊请到办公室他看一看此贴以及跟贴情况。

粟明俊看着跟贴,尽管是冬天,他的汗水还是当场就流了出来。

“粟部长记得州信息港应该是半官方性质的网站,不知宣传部是如何管理的,有没有一套舆论引导机制,媒体是党的喉舌这个原则如何体现。”朱民生很平和地说道光却异常的锐利。

粟明俊道:“朱书记,此事我上处理,第一是删除掉贴子,第二是整顿沙州信息港。”他原本想处理发贴人,可是又觉得不妥当,就把第三条压在了舌尖。

朱民生点了头:“具体的事情我不管,最关键不是个案是要形成机制。”

粟明俊回到宣传部,就见到朱介副部长正在办公室与刚调来的小姑娘戴玲玲谈笑风声不客气地道:“沙州信息港,你见过里面的贴子没有过,为什么不采取措施,通知广电、报社、文化所有负责人到办公室开会。”

出门之时,他凌历的目光了戴玲玲一眼,转身出门。

到办公室,他慢慢将自己的情绪调整了过来,给侯卫东打了电话,道:“卫东,你看沙州信息港的文章没有?”

“在会上网的沙州干部都在看跟贴,热闹得很。”

粟明俊劈头道:“你别光顾着看热闹,里面有你的内容。”

侯卫东早就看到了与检举信一模一样的贴子,道:“那篇贴子我都能倒背如流了。”

粟明俊道:“明年一月就要换届选举了,这个时期出现这种贴子,而且是满天飞,对你的选举很不利,到底是谁这么执着,非要和你对着干。

侯卫东道:“我是百思不得其解,心里有几个嫌人,但是无法求证。”

粟明俊是了解内情的人,提醒道:“老弟,官场上有些关键步子,你必须得抓住,有句俗话叫做一步不稳终身为处,千万别大意了。”

近两个月,针对侯卫东的检举信如雪花般地飞向了省、市各部门,不仅寄给领导,也寄给普通干部,这些信件有的是从岭西寄过来,有的是从铁州寄过来,还有的就是来自沙州,这让侯卫东不胜其烦。

寄信人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就是给侯卫东选举制造麻烦,在侯卫东心中,最大的怀目标是成津方老县长和陈太忠两人,他们都曾经是政治人物,熟悉选举程序,而且与上层有关系,更关键是两人同侯卫东有血仇,这就是最大的动机。

成津公安局罗金浩局长安排人对两人进行了秘密调查,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稍次的怀目标就是黄子堤、易中岭一系的人物,可是他觉得黄子堤没有动机,易中岭的动机也并不强烈。

除了这两系人马,侯卫东还真想不出谁会对自己有这如此大的敌意。

晚上,刚回到了新月楼的家里,陈庆蓉和张远征带着小|:||:|来到了家里,平时小LL上幼儿园,都是由陈庆蓉和张远征接送,然后小佳再到父母哪里去接,今天他们稀罕地带着小|:||:|来到了家中。

“爸、妈你们吃饭没有?”

陈庆蓉进屋以后,见侯卫东一人在家里吃饭,道:“小佳没有回来吗?”

侯卫东道:“她单位有事情。”

其实他对岳父母也没有说老实话,小佳此时到赵秀家里吃饭,晚上准备继续打牌,此时她们打牌的圈子里多了一人,就是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易中达的爱人,组织部长爱人到宣传部长爱人家里打麻将,实在是很正常的事情,小佳是圈子中成名人物,大家关系处得挺好。

陈庆蓉坐了一会,道:“这两人很多人问我,说你是不是因为受贿被调查了,我知道你不会受赌,可是无风不起浪,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现在已经彻底接受了这个女婿,听到这个消息以后,心里格外担心。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