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25章 省委书记(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确实想不起在哪里见过杨总工,道:“恕我眼拙,请问你是?”

女店主端着板凳走了过来,她用戴着袖笼子的胳膊在板凳上使劲地擦了几下,道:“杨总工,你过来坐。”她放下板凳,又飞快地进屋拿了一瓶矿泉水,非要杨总工拿着。

杨总工手里拿着矿泉水瓶子,他并没有打开,道:“我是杨柳的堂兄,经常听她谈起你,又常在电视里见到你的光辉形象,所以一眼就认出你了。”

“你是杨柳的堂兄,确实有几分相象。”听说是杨柳的堂兄,侯卫东脸上露出了笑容,顺手递了一枝烟过去。

杨总工指了指禁烟禁火标志,道:“不好意思,这里都是易燃物品,最好别抽烟。”

侯卫东这才注意到两边的禁烟禁火标志,连忙将烟收了起来,他想起女店主的话,试探着问道:“你是绢纺厂的总工?”

“我叫杨柏,是前总工程师,现在是自由职业者,在这个家属院门前修这个市场,就是专门来恶心厂里那一群贪官,同时也为下岗的工人找一条活路。”杨柏性格分明,锋芒直指绢纺厂的领导层。

女店主站在杨柏身边,她对侯卫东道:“你是领导?既然你是当官的,就要管一管绢纺厂的那些王八蛋,他们少贪点,只要厂里能正常生产,我们也就认了,现在砸了大家的饭碗,事情就做得太过了,总有一天会算总账。”

侯卫东在给周昌全当秘书之时。接触过市绢纺厂。对绢纺厂地情况是略知一二。

在近几年地企业转制过程中。各县地丝厂、绢纺厂最先受到冲击。全部破产。由于市绢纺厂家大业大。是沙州唯一在活下来地同类企业。周昌全书记曾经视察过一次绢纺厂。在相关国营企业工作会上。多次以市绢纺厂为榜样。要求国营企业苦练内功。以管理求生存。以市场求效益。

在周昌全地扶持下。市绢纺厂成为国营企业保持奋斗精神地一面旗帜。

两年时间过去。侯卫东偶尔来到了绢纺厂。他看到了另一番景象。这让他不禁想起了绢纺厂那位满脸沧桑地老总蒋希东。

侯卫东以为杨柏是被蒋希东排挤。善意地提了一个建议。“杨柳在市委办公室当秘书。请市委领导说两句话。你地事情应该不成问题。”

“俗话说近墨者黑。我既然出来了。就不愿意再跳进那个大染缸。现在我管着这个市场。生活安逸。就算八抬大轿来抬我。也不会回到绢纺厂。”

杨柏冷笑道:“我看绢纺厂也蹦不了几天了,到时树倒猢狲散,早些下岗的工人提前找到了饭碗,现在还有上班的工人就惨了,到时所有的问题都会暴露出来。”

在这关键时刻,侯卫东不愿意多接触敏感话题,与杨柏握了握手,道:“你这是做善事,功德无量,我四处去转一转,回见。”

杨柏道:“你慢慢去选。”

从小市场出来以后,小佳问道:“这个杨柏三十来岁了吧,还是个愤青。”

侯卫东双手握着方向盘,道:“我觉得杨柏是值得尊敬的人,也是活得很自我的人,我们官场中人其实都是装在套子里的人,计算利益得失成为了下意识行为,比如刚才,即使杨柏说得很对,可是作为市委委员,在组织没有下结论之时,我不会轻易去附和他。”

“从我的感觉,绢纺厂地领导人真的有问题。”

“我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小佳扭头看着侯卫东,道:“如果你当了副市长,如果管到这一块,绢纺厂肯定是个大麻烦,你最好别管国有企业这一块。”

侯卫东笑道:“你考虑得也太多了,先考虑如何应对选举,等选举成功以后,再考虑这些烂事。”

星期一,侯卫东接到了朱小勇打来的电话,道:“大局已定,钱国亮是岭西省省委书记,中组部将在今天下午派人来宣布。”

为了省委书记一职,省长钱国亮和省委副书记朱建国掰了一阵手腕,前一段时间,朱建国担任岭西省委书记的传言在沙州流传甚广,如今,钱国亮胜出。

“省长由谁来担任?”

“朱建国。”

侯卫东道:“那这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朱小勇笑了笑:“也许吧,以后岭西情况如何,只能等着瞧了,卫东老弟,岭西政局将大变,你和我都要好自为之啊。”

侯卫东与赵东拉上了关系,他心里稍安,道:“我只有以不变应万变。”

尽管此事早有预料,侯卫东放下电话之时,还是坐在椅子上沉默了一会。

“赵东被朱

挤出了沙州,却变成了钱国高的秘书,朱民生应该于此事地处理。”侯卫东对于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有了深刻的认识。

沙州市委书记朱民生此时已经来到了省委小礼堂,省委小礼堂是修于五十年代的建筑,虽然年代久远,却有着历史的厚重与威严,凡是岭西重要领导人更替,大多是在这里进行交接。

当朱民生看到在主席台侧面正在陪客人的赵东,脸色很难看,他万万没有想到,赵东居然会咸鱼翻身,由减负办主任奇迹般地变成了省委书记钱国亮的秘书。

在机关里,除了实际地“位”以外,还有“势”,赵东如今是副厅级,可是他是钱国亮的秘书,他就“势”不可挡,他的能量可大可小,大者,可以作为省委书记化身,小者,就是省委书记的跟班。

得罪了省委书记身边人,这让最讲究连横的朱民生感到心头一片,庄严地小礼堂在眼中也显得陈旧斑驳。

沙州在省里排名第三,茂云在省里排名第七,祝焱知道朱民生和赵东地过节,他隔着人头,瞧着朱民生,心道:“历届沙州市委书记都会有所安排,这个惯例恐怕到了朱民生这里将会终结。”

祝焱和朱民生同为正厅级干部,也是下一届省领导地竞争对手,朱民生遇到了问题,恰好是增大了他的可能性。

会议由省委副书记朱建国主持。

中组部领导首先宣布了中央决定:“钱国亮同志任岭西省委委员、常委、书记。”

“这次岭西省委主要领导地调整,中央充分考虑岭西省实际情况,经过反复酝酿、慎重研究,最后才定下来,钱国亮同志政治成熟、政策理论水平高、领导经验丰富,主持省政府工作之时,表现了很强地驾驭全局能力……希望岭西省委团结全省广大干部群众,统一思想,振奋精神,齐心协力,推动岭西经济和社会各项事业不断取得新地成绩。”

全场响起了如雷的掌声。

“蒙豪放同志在担任岭西省委书记期间的工作,岭西省政治、经济、社会事业等诸多方面都取得了长足进步,中央给予了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

省委副书记朱建国勉强能够接受这种安排,等到中组部领导发言完毕,他道:“在座诸位同志充分认识中央决定的重要意义,在政治上、思想上、行动上始终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我将全力支持、配合和协助钟兴邦同志工作,为开创岭西省各项工作新局面而努力奋斗。

此次会议结束以后,报纸上很快就登了新闻,钱国亮以前就是省长,如今成了省委书记,岭西省货真价实的一把手,因而,《岭西日报》刊登了钱国高的大幅照片,以及在小礼堂的讲话全文。

侯卫东正在办公室研究钱国高的照片,办公桌上地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我是济道林,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市委副书纪、纪委书记召见了,侯卫东不敢耽误,叫上小车就直奔市委,一路上都在想:“纪委书记找我有什么事情?”他的尾巴有两条,一条是石场和煤矿,另一条是李晶,他仔细想了想,如果纪委真要找麻烦,只能是石场和煤矿。

“烦不烦,总拿这事做文章。”侯卫东在心里骂了一句,来到了济道林的办公室。

济道林很平和地看着侯卫东,道:“今天这次谈话,是受朱民生书记委托,请你一定要正确对待,先看一看这封信件。”

果然,这封信仍然是反映侯卫东经商的问题,除了文字的东西以外,还有张小佳从蓝鸟车下来的照片,侯卫东坐在奥迪车地照片,火佛煤矿的照片以及石场的照片。

济道林道:“你除了车子外,还有沙州教授楼和新月楼,这封信上没有完全反映出来,你很富裕嘛。”

侯卫东已经接受过纪委一次调查,不慌不忙地道:“这件事情已经查过了,我的财产都是母亲赠送,她退休以后开有石场和一个煤矿,有营业执照以及纳税纪录。”

济道林静静地看着侯卫东,等他说完,道:“再说一遍,我不是来调查你,而是受朱书记委托给你进行谈话,今天谈话内容要保密。”

“省委主要领导调整到位以后,省政府将进行相应人事调整,等到年底就是市政府进行换届选举,市委向省委推荐了你,这是很郑重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其中的份量。”

济道林指了指这封信,道:“不管这封信是否属实,如果此信在沙州传播,对你很不利,如果届时选举出了问题,对你和对市委都不是好事,我地意思你明白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