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20章 曲折(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回到了办公室,给郭兰打了电话,“侯卫东现风,他到吴海来检查工作,李劲副县长亲自到张家坡去迎接,赵林书记过来陪吃午饭,想一想我们当年同时出道,现在差距这么大,我们见了面,说了三句话,真是让人感到很悲哀。”

郭兰劝解道:“我们不能和侯卫东相比,他是特例,不是普遍规律,我们要寻找合适的参照物,否则要迷失自己。”她当年就在益杨组织部,亲眼看见了两人的成长经历,从普通人的眼里来年地,任林渡作为三十一岁的县委办主任已是很牛了,可是侯卫东是全省最年轻的县委书记,全市最年轻的局长,这就让任林渡黯然失色了。

“你是组织部出来的,你猜一猜,这一次市政府进行调整,侯卫东有没有机会成为副市长。”

郭兰客观地道:“这是省委组织部的事情,我猜不准,也没有必要猜,如果侯卫东能上,这是好事,我们这一批人总算有人成了市级领导,对大家都有好处,如果这一次他不能上去,按他的年龄,迟早也会上去。”

任林渡问道:“我在吴海干得不顺,想调到市政府办公室去,侯卫东答应给蒋湘渝说一说,你看我是否需要调到市政府去。”

郭兰暗道:“任林渡本是极聪明的人,只是心胸不如侯卫东开阔,意志也够坚强,每一个失败的人或许有偶然,而成功背后总有合理的因素。”

她想了想,道:“市政府办公室藏龙卧虎,你这个年龄进去,已经不具备优势了,还不如想办法在县里升到常委位置。”

任林渡有些犹豫不决,道:“如果是通过蒋湘渝的关系,应该能在市政府有立足之地。”尽管他对于侯卫东的升迁有着不由自主的酸意,可是为了在市政府取得一席之地,他还是在第一时间想到了侯卫东这条钱。

“这个星期回沙州吗,我请你吃饭。”任林渡发出了邀请。

郭兰原本准备回沙州,她推辞道:“现在说不准,到时再说吧。”

“你也满三十了。再不考虑个人问题。以后就不好办了。”

郭兰淡淡地道:“我记得有一幅对联。挺有意思。上联是各人姻缘各人。下联是各人吃饭各人饭。模批是随便。我现在就是这种心态。随缘而定。”

只要不涉及仕途。任林渡就恢复了能言善辩地本色。道:“这都是虚言。我们总究还得面对现实问题。我虽然是离婚之人。可是没有孩子。大家也知根知底。你要随缘。就随我吧。”

“不说这个了。还有事没有?我挂电话了。”郭兰不愿意给任林渡太多希望。挂断了电话。

郭兰正欲离开办公室。办公室电话又响了起来。她走到桌旁看了来电显示。这是省城地陌生号码。

“我是赵东。”

郭兰吃了一惊,道:“赵部长,您好,真没有想到是你地电话。”

“你在成津当县委组织部长,工作还顺利吗?”

“我一直在组织部门工作,各项工作都熟悉,现在还行吧。”郭兰能够提拔成为县委组织部长,是由于前市委组织部长赵东的大力推荐,她对于赵东被迫离开沙州也很有些不平。

“赵部长,您还在省减负办吗?”

“前几天作了调动,省减负办的工作已经告了一个段落,前天调到省政府办公厅,为钱省长服务。”

郭兰作为老组工人员,自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道:“祝贺赵部长,您终于渡过了最艰难的日子。”

“在减负办的时间,我是切切实实做了些实事,全省百分之七十地县都去了,钱省长对减负办的工作很满意,因此才将我从减负办调到了省政府办公寄。”

他感慨了一句:“以前在部里的时候,我多次讲,党的干部要经得起考验,而且要务实,这种作风看似是走弯路,实质上是走捷径,成津县侯卫东就是例子,他人虽然年轻,政治水平和实际工作能力都不错,这次茂东市为了胜宝集团焦头烂额,有的领导要为此事付出代价。”

听赵东提出侯卫东,郭兰内心深处如被鹅毛划过,她赶紧将思路调整到与赵东的谈话内容之上:“听说茂东市地老百姓到国土资源部上访,还与北京警察发生了抓扯,有这回事情吗?”

“有这事,茂东的出发点是好的,就是工作程序上存在着瑕疵,实际工作中过于急功近利,所以将一件好事办砸了。”

闲聊了一阵,赵东道:“我在省减负办之时,离婚了。”

郭兰认识赵

人,她吃惊地道:“啊,怎么会离婚。

“家务事没有谁对谁错,在减负办之时,我的脾气急了些,又长期跑基层,将以前积累地矛盾引了出来,最后来了一个总爆发,离婚已有三个多月了。”赵东说着此话之时,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郭兰坐在电脑前打字的身影。

“我到了省政府办公厅,属于自己的时间更少了,你以后到了岭西,一定要记着给我打电话,我要尽一尽地主之谊。”在结束通话之时,赵东向郭兰发出了诚挚的邀请。

郭兰放下电话,失了一会神,作为美丽且未婚的女人,她一下就明白了赵东潜意识的想法。

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讲,赵东都是很合适的人选,只是感情这事是更接近于艺术而不是技术,美与丑地标准,爱与不爱的界限,谁又能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也不知道侯卫东在做什么?”郭兰想着侯卫东炯炯有神的眼睛,略微有些失神。

此时,侯卫东刚刚从高速路下来,小车开过收费站,迎面就是步高和李晶的两个楼盘,这两个楼盘已经成了益杨的标志性建筑,凡是来过益杨地人都知道这两个楼盘。

在李晶的楼盘上,“精工集团”四个大字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很是醒目。

侯卫东暗道:“李晶地头脑还真是够用,凡是来到益杨的人,都会牢牢记住精工集团,这代表着品质和实力。”

高速路口并没有人迎接,侯卫东给驾驶员指了指路,小车在城里绕了绕,就直奔望城山庄。

望城山庄,大树依旧高大挺拔,房屋都是经过了外装修,不少地方换上了落地窗,让老房子换了新颜。

秦飞跃正在屋里与手下打牌,见到侯卫东进来,放下手里地牌,走出屋外,道:“侯局,你还来得真快。”侯卫东笑道:“老领导,你就别叫我侯局了,叫一声卫东,我听着心里痛快。”秦飞跃道:“那是当年之事了,现在还叫卫东,别人会说我不懂规矩。”

秦飞跃将手下喊过来与侯卫东见了面,道:“我和侯局长要谈事情,等会你们自己去喝酒,别过来烦我。”

他是老资格的开发区主任,很有些威信,手下人得到了他地指示,与侯卫东打了招呼,又开了一个房间打牌。

秦飞跃指着望城山庄道:“这地方以前来过,现在怎么样。”

望城山庄以前是色情场所,侯卫东来过数次,他打量了一番,道:“以前对望城山庄的印象是黑乎乎的,这次来感觉很是阳光。”

秦飞跃笑道:“卫东的感觉很敏锐,我是在那里跌到就在哪里爬起来,如今这望城山庄是我买下来的,你嫂子在经营,赚钱多少我不在意,平时三朋四友到这里喝茶,还真是一个好地方。不过现在这里再没有小姐了。”

屋外又响起了汽车喇叭声,不一会,粟明从外面走了过来,这几年时间,他比以前明显长胖了,显得又矮又胖,这让侯卫东感到有些好笑。

等到三人在屋里坐下,侯卫东道:“今天是青林镇几位老朋友聚会,谁都没有想到,赵永胜会走得这么早,现在我回想起来,他这个人还是基层工作的一把好手,缺点就是心胸不太开阔。”

提到了赵永胜,秦飞跃摇了摇头,道:“望城山庄那件事情,百分之一百是赵永胜搞的鬼,我和他的矛盾永远无法调和,现在他死了,此事就算揭过。”

三人议论了一会以前青林镇的往事,都是感慨万分,粟明最后总结道:“现在回想起以前的矛盾,确实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引起的,有句歌词叫做千年修得同船渡,大家聚在一起就是缘分,争来斗去没有意思。”

酒至三巡,秦飞跃道:“卫东的时间宝贵,今天把我们两人请到了一起,不只是喝酒这么简单吧,我和粟明都是老兄弟,有什么事直说。”

侯卫东沉吟道:“要说没有事情,是真的没有事情,纯粹是看看两位老哥,要说有事情,也有事情,到时两位老哥就清楚了,我现在不方便说。”

秦飞跃和粟明都是益杨实权部门的一把人,而且两人都是沙州市人大代表,在这样敏感的时间,听侯卫东如此说,两人对视一眼,秦飞跃一拍桌子,道:“我懂了,今天三兄弟不醉不休。”

他走到门口,大喊了一声:“小翠,拿酒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