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19章 曲折(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卫东给何红富打了电话以后,他又开始盘算着沙州到了十点,刘光芬打了电话过来,道:“小三,我觉得一年涨十二万,何红富仍然不会满足,这一点我感觉得出来。”

侯卫东将他给何红富的新政策讲了一遍,刘光芬道:“这样每年他就有几十万的收入了,如果再不满足了,心也就太大了。”

“妈,你别担心,何红富跟了我好多年了,他想法是比较多,但是他始终只是一个打工者,翻不起大浪,当然,我们还是要高度重视他。”侯卫东加了一句:“老妈,你别想这么多了,好好睡觉。”

侯卫东叮嘱母亲好好睡觉,自己却有轻微的失眠,他仔细梳理自己的从政经历,自我总结有两大优点和两个硬伤。

两大优点:经济清白,人脉厚实。

两大硬伤:煤矿,李晶。

最大的硬伤是李晶,随着地位的提高,侯卫东对于和李晶有了小孩子这件事情感到越紧张,这是一颗具有高爆效力的炸弹,虽然极为隐秘,但是只要引爆,他就会被炸得粉身碎骨,没有丝毫的挽救余地。他暗自庆幸:“幸好李晶定居于香港,否则终究要出大问题。”

而对于煤矿和石场之事,他游走在是与非的边缘,由于时间很久了,又接受过纪委的调查,他并不是太在意。

“别想这么多了,睡觉。”侯卫东翻过身,抱着已经入睡的小佳,将手伸进其衫衣,上上下下抚摸了一会,小佳翻过身,顺手抱着侯卫东,两人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早上起床,小佳匆匆吃了饭,开着车去单位。

侯卫东正在卫生间刷牙。母亲刘光芬满怀着心事找了过来。她站在卫生间门口。道:“昨天我回到家与你爸合计了很久。我觉得你地仕途很重要。我们家又不差钱。所以对何红富地管理要认真研究。”

侯卫东洗完脸。从冰箱里取出牛奶、面包。又从锅里拿了鸡蛋。一边吃一边对母亲道:“我昨天晚上给何红富打了电话。按产量给他提钱。一吨一块钱。”

刘光芬道:“你爸最担心这事。他昨天晚上做了梦。梦中煤矿瓦斯爆炸了。半夜把我推醒。我们合计了半宿。觉得现在煤块这么赚钱。安全就比赚钱重要了。如果出了安全事故。上面部门来查。你地事情肯定会被人利用。到时想不曝光都难。”

“你爸出了一个主意。一吨煤可以给五毛钱地提成。另外五毛则是安全奖。”

这一段时间。侯卫东大部分心思放在了市政府换届选举上。对煤块生产并不上心。听到母亲地分析。深以为然。道:“老妈。你和爸提地思路很正确。我不搞吨煤提成。这样会造成何红富过分追求产量。还是每月增加一万元工资。另外每一年给二十万安全奖。”

刘光芬道:“是不是太多了。要额外给二十万。”

侯卫东道:“二十万看起来多,其实算起来并不多,现在安全事故的赔偿比前几年高得太多,还是停产的损失以及罚款,只要何红富能管好煤矿,不出事,其价值就远远超过了二十万元,我得感谢爸妈,帮我想得很远。”

刘光芬拍着胸口,道:“火佛煤矿不能出事,出了事情,你就麻烦了,早知道这样,你就开这家煤矿。”

又道:“我和你爸商量了,从现在开始,你爸到煤矿去守着,只要我们家有个菩萨在煤矿里,能对何红富有震慑作用。”

把侯永贵放在益杨青林镇,侯卫东作为儿子,于心不忍,道:“老妈,爸都退休了,何必让他继续工作。”

“你其实不了解你爸爸,他退休以后,成为心烦意乱,我肯放他到青林镇去,他不知有多高兴,你们侯家人都是做事的命,只要闲着,浑身就不舒坦,你爸平时忙碌之时,很少生病,退休以后,衣服也穿得厚了,稍为冷些还要咳嗽。”

两人正说着,侯永贵也来到了门口,刘光芬不等他开口,道:“我和小三商量好了,每月增加一万,同时每年给二十万安全奖。”

侯永贵昨晚上一直在想儿子地事情,两眼有些发红,他听了刘光芬与侯卫东商量的方案,道:“据我多年地办案经验,人不能贪心,吃鱼只能吃中段,头和尾还得让其他人吃,否则肯定要出事,你赚钱,也得让何红富喝肉汤。”

三人商量了一会,侯永贵和刘光芬直奔益杨青林镇,侯卫东慢悠悠下了车,他给沈东峰打了电话,两辆车在城外汇合,一起前往吴海县。

吴海县与沙州交界处,吴海县李劲副县长和水电朱局长等人已经等候多时,从常理上来说,李劲作为分管副县长不必到交界处来迎接,可是当朱局长给他报告侯卫东要来检查工作,他主动道:“侯局长是一把手局长,我要到路口去接。

李劲副县长如此主动,朱局长自然是很有面子,出门以后,就给侯卫东报告:“侯局长,您明天什么时候出发,李劲副县长要到

迎接你。”

侯卫东客气地道:“朱局,李县长是老领导了,怎么能让他到张家坡来接我,不敢当。”朱局长道:“侯局长,李县长很重视水电局的工作,他听说您要来,坚持要到张家坡。”

侯卫东没有过多推辞,他表扬了一句:“这是朱局长的工作出色,所以县里才能如此重视水电局工作。”

听了侯卫东的表扬,朱局长心情很好。

到了张家坡,侯卫东快步上前,与前来迎接的李劲握了手,道:“李县长,你亲自迎接,折杀我了。”

李劲握着侯卫东地手,道:“侯局长是我们吴海县的骄傲,欢迎多回家乡检查工作。”

两人客气了几句,侯卫东笑道:“李县,那年还感谢你高抬贵手。

“什么事,我记不清了。”李劲回想了一会,没有想起侯卫东所指是何事。

“我二姐叫侯小英,整顿基金会进被请进了学习班,还是你签了字,她才能从学习班出来。”

李劲认识侯小英和何勇,但是他早就将基金会地事情忘在脑后,经过侯卫东提醒,他才想起了当年之事,笑道:“还有这事吗,当时我才到吴海县工作,就接到了这个炭丸工作,这几年,国际丝价节节攀升,你二姐发了财。”

侯卫东道:“丝厂地出口生意受国际行情影响很大,今天吃肉,说不定明天就喝汤,还望李县长多指导。”

“何勇是专家,我哪里懂国际贸易。”

李劲将侯卫东送到车旁,特意解释道:“今天朱县长到市里开会,中午不能过来吃饭,但是赵书要陪同侯局长一起用餐。”

侯卫东曾经全省最年轻的县委书记,如今是沙州最年轻的正处级局长,木秀于林风必催之,他担心在选举之时会遇到莫须有的麻烦,因此有目的各地各部门去拜一拜码头。

吴海县是他地老家,县委书记赵林与祝焱关系密切,侯卫东就将吴海安排在第一站。

吴海县水电局地工作汇报安排在县政府会议室,汇报工作是常规工作,一招一式都有套路,在座诸人很配合地将这个套路演完。

侯卫东是带着礼物到吴海,只是赵林没有来,他并不急于将礼物送出。

吃午饭之时,李劲陪着侯卫东等人来到了最好地酒店,坐到了最豪华地包间,由于赵林没有到场,李劲就陪着侯卫东闲聊。过了十来分钟,吴海县委书记赵林推门而入,侯卫东赶紧站了起来,紧走几步,上前与赵林握手。

与几年前相比,赵林地鬓角略有些花白了,落座以后,他道:“吴海是卫东的老家,在项目上要向家乡倾斜。”

“赵书记是我地老领导,益杨又是我的家乡,无论如何也得扶持。”侯卫东第一步到吴海,也是带了礼物过来,所以答应得很是爽快。

自从当上农机水电局局长以后,侯卫东一直不太关注局内地具体业务,将事情一甩手扔给了沈东峰,他的大部分精力用在协调与水利厅关系之上,除了培训大楼以及汉湖地疗养院之外,还额外要了小型农田水利设施建设专项补助资金和病险水库治理专项资金,每年水利厅都会从水利部得到一些资金,如何运用这些资金就成为水利厅的权力。

侯卫东与水利厅吴英副厅长关系不一般,吴英副厅长的身份又很特殊,因此沙州自然得到了水利厅的重点照顾,今年的项目比往年都要多,他和沈东峰经过合计,准备把病险水库专用资金用在吴海县。

喝了几杯酒以后,侯卫东对任林渡道:“我们两人都是赵书记的学生,一起敬赵书记一杯。”

赵林没有推脱,举杯喝了,他感慨地道:“益杨只在大学应届毕业生中搞了一次公招,卫东当了局长,小任是县委办主任,杨柳是市委办公室科长,从事实证明,当初益杨公开招考是成功,只可惜后来没有坚持。”

酒宴结束以后,侯卫东和赵林一起下楼,在楼梯口,侯卫东道:“赵书记,吴海县关于整治病险水库的报告,市政府批转给了我,目前水利厅拨了一笔三百六十万地病险水库加固专项资金到市局,吴海县的项目可以优先拨款。”

赵林道:“吴海地两座病险水库确实很危险了,我的想法是市局尽量多拨款,县里再配套一些,彻底解决隐患。”

侯卫东道:“我和沈局回去商量,一定会向吴海倾斜。”

赵林再次与侯卫东握了手,很有深意地道:“卫东是吴海骄傲,也是益杨地骄傲,我昨天和祝书记通了电话,一句话,我支持你。”

任林渡跟在赵林身后,看着侯卫东与赵林并排而行的身影,暗自心酸:“侯卫东真是撞了狗屎运,祝焱当了市委书记,周昌全当了副省长,赵林看样子只能当个县委书记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