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14章 观风(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子堤拿着女人的内衣,在门口楞了一会,他并不想生活,可是现在荒唐的生活就如大河中的旋涡,其力量之大,让他身不由已陷了进去,随着时间的增长,他越陷越深,越难以挣扎。

“子堤,快一点。”里面又传来了软绵绵的女声。

黄子堤将头脑里不合时宜的思绪扔到了一边,推开门走进了,里面雾气腾腾,一条白生生的影子在水雾中,就如盘丝洞里的妖精,他将内衣丢在了铁架子上,上前就搂住了这赤条条的小妖精。

“嗯,别弄,你才要了我,怎么又想要了,都说老来骚老来骚,以前我还不信,现在,哎哟,轻点。”

黄子堤就如溺水之人抓住了稻草,将赤条条的女子抱到了浴盆里,放了水,脱了自己的衣服,那女子吃吃地笑着,道:“子堤,你要弄死我啊。”

黄子堤也不说话,只是奋勇地努力着,终于,他大叫了一声,猛地加快了速度。

“你这人,别射在里面,别射在里面。”

完事以后,黄子堤头不也回就出了门,他不愿意留在别墅里,出门开了车,也没有与易中岭打招呼,直接出了院子。

回到了家中,黄二自然是不会在家里,只有家里的黄脸婆坐在客厅里,她正眼不瞧黄子堤,仿佛压根没有这个人。

黄子堤习惯了黄脸婆的表情,咳嗽两声,见对方没有反应,也就沉着脸进了书房,谁知他刚走进书房,黄脸婆跟了过来,站在书房门口,道:“你这人,三更半夜不回来,回来屁也不放一个。”

“我给你说话。你也没有好话。”

“我二十岁嫁到你们黄家。没有功劳也苦劳。现在人老珠黄。你就瞧不上眼了。你说。你有多久时间没有和我睡觉了。几个月。还是一年、两年。你这个没有良心地东西。”

黄子堤别过脸。不愿意听黄脸婆地念叨。也不知从什么时间开始。这种念叨成为家里地主旋律。

“行了。你除了会说这些话。还会说什么。黄二回来没有。他要做生意就好好做生意。别把自己当做文学青年。更不能当成社会混混。”

提起儿子。黄子堤老婆只得叹气。黄子堤三天两头到外面过夜。毕竟还要回家。黄二却是十天半月都不露面。她抹了抹眼睛。道:“我这是作了那门子孽。”

黄子堤关了书房门。闷了半天。他不禁又想起第一次收五十万现金时地情景。在没有收五十万现金之时。天天都是阳光灿烂地日子。可是收了五十万以后。他便被寻命小鬼套住了。表面上过得滋润。却夜夜做着恶梦。

他趴在地上,从书柜后面拖出一个破旧长条形盒子,这是早年他学琴的盒子,如今琴已破,此盒早就另有他用。

打开琴盒的小锁,里面全是一匝一匝地人民币,他蹲在地上,将人民币重新数了一遍,一共有二百一十六匝,另外还有一些银行卡。

“等到凑到了五百万,我就隐性埋名。”黄子堤暗自下定了决心。陈再喜、侯卫东和郭兰吃了晚饭,又在知味轩楼上的茶楼喝了茶,到了十点,三人在下楼。

侯卫东拿出车钥匙,道:“陈主任住在哪里,我送你过去。”陈再喜道:“我住在沙州宾馆。”

“陈主任如果要用车,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我和助手连勇一起到的沙州,连勇有车。”

到了宾馆,侯卫东和郭兰都下了车,侯卫东道:“陈主任,明天你安排没有?”陈再喜道:“你别管我,我有事就给你打电话。”

两人上了车,侯卫东道:“你家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郭兰坐在后排,道:“我住在东城区,图书馆旁。”

侯卫东把车载音响打开,车内响起了前苏联歌曲《小路》辽远的声音:“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一直通往迷途的远方”。

窗外是路灯明亮,隔着玻璃显得有些冷清,街道上红男绿女一晃而过,车内的人看街道是风景,街上人看小车同样是看风景。

“你挺喜欢苏联歌曲?”

“苏联歌曲意境开阔,也很优美,虽然有忧伤,却带着一往向前的气质,我喜欢。”

很快就到了图书馆,侯卫东将车停上,他看着两边道路挺黑,道:“你这边路灯怎么没有安上。”

“以前安了路灯,后来电线被割了,也就没有人来管这事,黑灯瞎火的,近两年时间了。”

侯卫东跟着郭兰下了车,道:“我送你到门口去。”

“不用。”

侯卫东关了车门,与郭走进了图书馆旁边地小巷道。

“刚才看你接了电话,有些不高兴。”

郭兰没有想到侯卫东如此细心,道:“是黄子堤打的电话,明天让我到他办公室去,我没有想到堂堂市委副书记地人品如此猥琐,你帮我拿个主意,我去还是不去?”

侯卫东停住了脚步,道:“他是市委副书记,你是县委常委、组织部长,你有不去的理由吗?你的理由都摆不上场面,我觉得大大方方的去,是公事就认真听,是私事就堂堂正正地拒绝这些事情,躲是躲不过的。”

“嗯。”郭兰同意侯卫东地说法。

“不过,做事你得聪明一些,你可以提前到市委办,顺便到市委办杨柳、杨腾办公室去坐一坐。”

两人走过了最黑暗的一段巷道,迎面很突兀地走过来一人黑影,吓了郭兰一跳,不自觉地朝侯卫东身边靠了靠,两人地手自然而然就牵在了一起。

那个黑影也被眼前的两个黑影子吓了一跳,从身侧走过以后,猛地加快了脚步,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郭兰的手柔若无骨,肌肤细腻,两人即将走向光亮处之时,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

“抱郭兰在怀里。”侯卫东心里涌起了强烈的愿望,他的左手握着郭兰的手,右手刚刚搭在了郭兰腰上,小区里响起了汽车声,随后一道刺目地灯光射了过来。

侯卫东和郭兰下意识地松开了手,两人在雪高的灯光下,互相都在对方脸上看到了激情、遗憾和轻松地混和表情。

郭兰在心中叹息一声,道:“我上楼了。”

侯卫东将手放在耳朵上,道:“你保重,明天给我打电话,你是哪一间房屋。”

郭兰指了指,道:“顺着这铁门看过去,正中间的那顶楼,就是我地家。”她指房屋位置之时,心里跳害,如一只小猎狗在奔跑。

当汽车从两人身边经过以后,世界又陷入了黑暗之中,郭兰暗道:“如果侯卫东要跟着上楼,我会拒绝吗?”她脑子里进行着激烈的斗争,脚步却机械地朝楼洞走去。

走进了门洞,郭兰回过头,只看见一片黑暗,未见侯卫东地身影,她暗自松了口气,随即又涌出淡淡的失落。

来了家,她打开了客厅的灯,由于父母已经搬回了沙州大学,房屋显得格外地冷清,她来到了客厅阳台上,看着大门外黑暗的小巷道,在黑暗中,似乎还飘来了《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的隐约歌声,这歌声若有若无,她凝神听了一会,却又听不真切,

侯卫东其实并没有离开,他坐在车上,顺着铁门的顶部,正好可以看到顶楼,等了一会,顶楼的灯光亮了起来,郭兰的身影出现在了阳台之上。

他想起小车上还放了一部望眼镜,这是为了查看工地购置的望眼镜,平时放在副驾驶位置前的车盒子里,他取出了望眼镜,可以清晰地看到郭兰的身影。

看着郭兰的身影,侯卫东迟迟没有发动车辆。

在阳台上,郭兰始终听着外面有隐约的音乐声音,她判断不出侯卫东是否离开,甚至判断不出是否有歌声,但是她很肯定地认为侯卫东没有走,便站在阳台上看着。

晚风吹来,很是凉爽,她站在阳台上思绪万千。

“我爱上了侯卫东,这是真的,不能再欺骗自己了。”

“他是别人的丈夫,又是小孩子的父亲,我不能充当可恶的第三者。”

“可是,我当真是爱着他。”

在她的心里,远在大洋彼岸的初恋情人已经远在了大洋彼岸,只在心里留下了淡淡的影子,时常出现在梦中的人是沙州干部侯卫东。

“你到我身边,带着微笑,带来了我的烦恼,我的心中,早已有个他欧,他比你先到。”郭兰轻轻哼着这首老歌,虽然辞不达意,却能表达了她心中的某一部分情绪。

侯卫东在车上看着郭兰,高倍望眼镜将郭兰的身影看得很是清楚,郭兰不走,他也就不离开。

两人一个在楼上,一个在车上,互相等待着对方先离开。

半个小时过去,侯卫东见时间晚了,终于发动了车辆,他猛地闪了闪车灯,算是给郭兰打了招呼,然后开着车,慢慢地离开了图书馆的小区。

他将音响打开,车上响起了《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的歌声,歌声悠扬,每一句歌词都似乎钻进了侯卫东的心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