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12章 观风(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卫东离开了市委大楼,突然想起一事:“我把钱还堤,没有人证和物证,如果黄二那一天出了事,我还有些麻烦。”他做事素来谨慎,今天这事办得并不周全,留了一些破绽。

当然,这只能是破绽而已,若真要查下去,他仍然能够说得清楚。

“这个黄二,办事也真是鲁莽,与步高相比,差得太远,以后坚决不能合作。”侯卫东在成津当县委书记之时,为了与黄子堤改善关系,曾经还打算让黄二进入成津建筑市场,通过这两次接触,黄二已经被列入了不可合作的黑名单。

来到了办公楼,一眼就瞧见步高的那辆宝马车,步高以前开过一部皇冠,去年新换了一部宝马,这部黑色的宝马静静在停在了水电机的角落,但是侯卫东隔老远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部车。

上了楼,步高从沈东峰办公室走了出来,他加快了脚步,在楼梯上等到了侯卫东。

“稀客,步总还是第一次到水电局。”

步高已是岭西省有名的青年企业家,省人大代表,他的实力和黄二完全不是一个级别,言谈举止比以前更显得稳重与平和,与侯卫东握了手以后,道:“侯局长这是批评我,我认罚。”

他接过晏春平递过了茶杯,很有风度地说了一声“谢谢”,道:“侯局长到水电局,确实是大材小用,你是方面之才,在线上工作屈才了。”

步高这话,即是恭维,更是真心话,他认识侯卫东之时,侯卫东还是益杨县青林镇地副镇长,他认真研究过侯卫东的发展轨迹,对其能力有着最充分的认识。

侯卫东在步高面前收放自如,稍作寒暄,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步总有什么事,请直说。”

“侯局是爽快人。与你交往很舒服。我就直说了。农机水电局地工程。你有什么安排没有?”

“按照沙州市招投标制度。这项工程原本是应该参加招投标地。只是水利厅投了不少钱进来。因此水利厅有发言权。他们有明确地要求。”

步高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这工程有主了。”

“下次还有合作地机会。”侯卫东坐座位上起身。从茶味柜里取出了一大盒茶叶。

“给祝主席带盒茶叶。这是上青林地手工茶。是上青林小学铁校长地亲手炒制地。不输名茶。”

步高手里拿着茶叶。道:“我代表老爷子谢谢你。什么时候到家里来坐一坐。我家老爷子还经常念着你。”

侯卫东道:“这是一定地,下个星期周省长要来打网球,我到时与祝主席联系。”

步海云、侯卫东都是周昌全阵营里的大将,步海云当过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朱民生主政沙州以后,步海云被调整到市政协任主席,由副厅变成了正厅,总算是升了一格。

侯卫东从县委书记位置上被调到农机水电局,相较之下,步海云被安置得更好,只是侯卫东如初生之朝阳,还有很强的发展前景,步海云则是日落夕阳,市政协主席已经是他政治生命中的最后一站。

步高离开一会,侯卫东抽屉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抽屉里的手机是李晶专用手机。

“我生小小丑丑地时候,你真的能到香港来吗?”自从侯卫东答应在香港陪着自己生小孩,此事就成为了李晶每次谈话必须要重复的话题,她把此事当成了人生中最甜蜜的事情。

“我说过的话,一定会办到。”侯卫东如今在钢丝绳上跳舞,要想当一个花心郎,其实需要有着些无赖精神,侯卫东是言出必践之人,所以当起了这个花心郎很有些压力。

“我天天在盼着这个日子,你能来陪我,我死了也满足。”

侯卫东历声道:“你说得是什么话,赶紧收回去。”

李晶也意识到自己失言,道:“我收回这话,呸,呸,呸,我收回这话。”又道:“你儿子在肚子里动来动去,我觉得又是一个好动的小家伙,他又用脚踢我肚子。”

侯卫东此时也真想飞到香港,摸一摸李晶的肚皮,这无关**,而是亲情。

聊了一会,李晶道:“吴总这几天总是给我打电话,说是水电局有工程,你能不能拿给吴总做,这一段时间精团吃不饱饭,吴总睡不着觉。”

“这个工程已经有主了,背景很深,你别打主意了。

”侯卫东有个原则,坚决不在自己的业务范围内与精工集团打交道,断然拒绝了李晶的请求。

“算了,我也是随便提一提,精工集团今年的业务不太好,我准备生了小小丑丑以后,还是回到岭西,这是我地大本营。”

侯卫东道:“这一段时间煤炭行业在转暖,我以前买了火佛煤矿,如今比石场要赚钱了,茂云的大山里产煤,我建议精工集一部分资金,在茂云去买煤矿。”

“那我生了小小丑丑以后,就去考察市场。”

“若是再等上几个月,行情又不同,你让吴总近期去茂云实地看一看,买下两三个煤矿,对集团发展肯定有好处。”

李晶见侯卫东说得这么肯定,也心动了道:“这一段时间在美国和香港,对国内的信息陌生了,我听你的,马上派老吴到茂云去,如果有合适的煤矿,就买下来。”

祝焱是茂云市委书记,精工集团到茂云投资,只要国际国内大行情没有恶化,开煤矿肯定赚钱,侯卫东暗道:“李晶还真是天生的生意人,懂得放长线钓大鱼的道理,她出钱治好了祝梅的眼睛,在茂云市做生意则一往无前。”

接连应付了黄二、步高和李晶,侯卫东心里被弄得很烦,他把沈东峰叫到了办公室,道:“沈局,你是培训中心的项目负责人,我可以给你交底,此项目水利厅出了钱,业主选择他们有发言权,朱书记和刘市长都知道此事,我尽快安排你与开发商见面,这个消息你可以若隐若现地发布出去。”

沈东峰知道此事是吴英在安排,他点头道:“我知道了。”

侯卫东又交待道:“开发商都是有背景的,你多给他们接触,会有好处。”

通过这一段时间地观察,他觉得沈东峰是办事的人,人品也不错,就渐渐地将农机水电局的担子朝沈东峰肩上移,在他心中,农机水电局局长之职不过是个过渡,他将在这里稍稍歇息,然后还得用力跳起来。

在省纪委,白包公高祥林将省纪委第一监察室主任陈再喜叫到了办公室,陈再喜从研究生班毕业以后,头发秃顶得更历害了,进门以后,在高祥林面前规规矩矩地坐好,等着高祥林发话。

高祥林把文件夹里的信件看了一遍,道:“陈主任,你先看看这些来信。”

陈再喜接过文件夹,慢慢地翻看着,里面有六封人民来信,全都是匿名信,可是内容却写得很实在,看起来很有真实感。

等到陈再喜看完,高祥林道:“虽然都是匿名信,可是连细节都如此详细,我们不能等闲视之,你悄悄到沙州去一趟,还是老办法,先观风,核实信上所言,可以与沙州市纪委见面,但是暂时不能惊动当事人,毕竟黄子堤是实职副厅,我们一定要慎重。”

陈再喜将信中内空记得分明,带着助手连勇就来到了沙州。

侯卫东心里烦得很,他尽管把项目的事情推到了沈东峰头上,可是应该来找地人一个都没有少,他刚刚送走了统战部副部长李光中,电话又响了起来。

“还让不让人活了。”侯卫东以为又是一位揽工程的人,忍了半天,还是接了电话。

“我是陈再喜,你当了县委书记,就没有见到你来上课,罚酒三杯。”

侯卫东笑道:“真是贵客,你在哪里,我来接你。”

“就在你地楼下,已经听到你的说话声音了。”

侯卫东放下电话,走出门,一眼就瞧见了一个光闪闪地秃顶,他和陈再喜是研究生班的同学,两人关系一般,可是同学找上了门,侯卫东还是表现得很是热情。

另外,省纪委有白包公高祥林坐镇,威信不断升高,连带着省纪委干部地位也得到了提高,陈再喜作为省纪委第一监察室主任,也算是省纪委的钦差大臣,凭着这一点,也值得侯卫东高度重视陈再喜的到访。

“陈主任,你突然到我这里来,吓了我一跳。”侯卫东开玩笑道。

陈再喜道:“现在各地都要求密切联系基层,还规定了下基层的时间,第一监察室联系三个地区,我今年还未到沙州来,这次请了几天假,算是到沙州来调研。”

他笑眯眯地道:“沙州政通人和,有什么值得调研的,我是假公济私,先会一会同学。”

陈再喜如此解释,侯卫东却是愈发地不信,他知道纪委办案的规矩,也不多问,道:“今天我们两同学好好喝一杯。”

陈再喜道:“郭兰在成津县当组织部长吧,晚上把她约上,我们三同学聚一聚。”

侯卫东暗道:“陈再喜是什么意思,他肯定有所意图,不会凭白无故地到沙州来喝酒。”他接通了郭兰电话,道:“郭部长,我是侯卫东,再喜班长到了沙州,晚上想一起吃顿饭。”

五月的探戈,时常盘旋在郭兰的脑海之中,深情的一吻,轻易打碎了她的防线,此时,听到了侯卫东的声音,她心里如有小鹿在跳,离开办公室时,她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面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