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10章 意外的调整(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知蒙豪放要调走的消息,侯卫东心情复杂起来,他最援有三个,一是祝焱,二是周昌全,三是代表着蒙豪放的吴英陈曙光,如今最强的援手就要离开岭西,沙州副市长之职就难免有变数,这让他难免郁闷。

这一次蒙豪放要调整到中央部委,侯卫东估计周昌全并不知道,祝焱却能提前得到这个消息,这事让他不由得对祝焱重新评价。

一是祝焱在益杨工作期间的搭档、部属们现在纷纷掌权,有财政局长季海洋,农机局长侯卫东、吴海县委书记赵林,成津县委书记曾昭强,另外还朱兵等副处级干部好几个,这些人并非都是在祝焱手里提拔到现任职务,但是都是在祝焱手下得到过重用,算得上祝焱的直接手下。

“祝书记这种识人用人的功夫,当真还是历害。”侯卫东在未当领导之前,还没有领悟到祝焱的用人艺术,此时当了领导,回头再看祝焱,其用人选人的功夫确实值得称道。

二是祝焱与省级部门关系颇为深厚,除了以前就认识的丁原副部长、财政厅蒋副厅长、省政府副秘书长等人。

三是祝焱当上了茂云市长、市委书记以后,建立了不少新的人脉,这些人脉层次明显高于以前当县委书记的人脉,他能够感受到祝焱人脉的深厚,只是祝焱不说,他便不问,这是当秘书以来形成的良好习惯。

四是周昌全和祝焱相比,周昌全更加强势一些,说话办事很有杀伐之气,祝焱则是外圆内方,手腕灵活,具有春风润物细无声的本领。

侯卫东仔细将两位领导的长短想了一遍,暗道:“我的脾气与周书记更相似一些,以后还得多学学祝书记的长袖功夫。”

他从参加工作发配到上青林,先是修路开石场,后来又是整顿磷矿,一直在苦干加硬干,能走到今天地地位,与祝、周两人固然有关,也离不开他的啃骨头精神。

至于社交能力,侯卫东远不如祝焱,甚至也不如任林渡,如今官当到了正处级,他越来越体会到长袖功夫的重要性。

第二天一大早。侯卫东起了床。在院外见到了祝家老爷子带着祝梅从外面回来。自从祝梅能开口说话。祝家老爷子天天将祝梅带在身边。恨不得将欠了十几年地话债全部补上。而祝梅天天苦练听和说。一老一小凑在一起。话多得没有完。祝焱有时过来说话。祝老爷子挥着手道:“你站一边去。我还没有和小梅梅说够。”弄得祝焱很无语。

侯卫东在祝老爷子家里走动已是好多年了。祝老爷子没有把他当外人。道:“小侯。你这小子怎么被弄到了农机水电局。那地方不是要害部门。待久了耽误你发展。还得趁年轻多上两级。年龄是个宝。大了提不了。”

“我不想再平调了。准备找机会再上一级。”侯卫东在祝老爷子面前表现得很有朝气。

祝老爷子举着大拇指。道:“小侯有志气。这一点比祝焱强。祝焱在县里工作时间太长了。到了市委这一级已经要满五十了。再往省里走。很难了。你得趁着年轻。把级别提起来。”

祝梅在一旁道:“爷爷。你们。都是官迷。难道。非得当大。官。我爸。忙得很。”

祝老爷子暗道:“如果不当官。怎么会有人出钱给你到美国去治病。”当然。这句话他只能藏在肚子里。绝对不会讲给祝梅听。他希望这个孙女多接触美丽地事物。最好不让社会地另一面去污染她纯洁地心灵。

他乐呵呵地对祝梅道:“好人不努力当官,难道让坏人去把位置占了。”

说完这一句,他又对侯卫东道:“这一句话也是给你说地,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你得主动去占位子,你不占,等到坏人把位置占了,好人就要吃亏,自古坏人得道,就是因为坏人做事不讲规矩,文化大革命里,坏人当道,好人吃亏,教训太深刻了。”

与祝家老少三代人告别以后,侯卫东开车进入了岭西,他将车停在了省委大院前的广场,透过小车车窗远远地看着庄严肃穆的省委大楼,这幢楼发出的指令,指挥着全省人民,自己作为沙州市的一位正处级农机水电局局长,在大楼面前实在是渺小得很。

他拿出手机,找出了陈曙光的电话号码,犹豫了一会,还是放弃了直接给陈曙光打电话的想法,他将朱小勇的电话找了出来,道:“朱总,我是侯卫东,你好啊。”

朱小勇很高兴地说道:“真是说曹操,曹操到,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吃顿饭。”

侯卫东道:“我现在就在岭西省里,随时听从朱总的指示。”

两人说笑了几句,朱小勇道:“十二点十五分,在竹园吃饭,我们都有金卡,不需要你来负账。”

到了中午,侯卫东提前五分钟来到了竹园,刚把车停好

一后两部车停在了侯卫东身旁。

除了朱小勇,还有刘明明和方红线。

几人到包间坐定,朱小勇道:“今天能坐到一起的人都是缘分,我说话也不藏着掖着了,卫东老弟,沙州水电局目前有项目,就让刘明明去做。”

侯卫东道:“市农机水电局只是一个项目,就是办公大楼建设附带集资建房,在汉湖地培训机构是由水利厅直接投资,不属于我的项目。”

朱小勇说了一个最新信息:“汉湖的项目,水利厅准备全部委托给沙州市局来做,和办公大楼项目打捆,在土地上可以得到一些优惠,水利厅和市政府是双赢,市政府得了补助,水利厅少了麻烦。”

听到此语,侯卫东心如明镜,此项目朱小勇是势在必得,他没有立刻表态,慢慢的把烟点燃,这才道:“我记得刘总手下没有实体,操作模式就是拿地-涨价-出手-赚钱,这个项目不适合这种方式。”

刘明明骂了一句,“他妈地,以前我是替人打工,辛苦弄来地皮,大头给被别人吃去了,以前步高那小子在省城根本玩不转,这几年做房地产赚钱大发了,我要向他学习,我现在踏实地做点实业。”

侯卫东用眼光从朱小勇看到了方红线,再从方红线看到了朱小勇。

方红线身后站着陈曙光,她在侯卫东面前说话就很直爽,道:“卫东,你别看来看去,这些事情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不想说得太明白,反正在座的几个人都有份。”

侯卫东连忙做了个暂停地手势,道:“我明白,嫂子不用解释。”

他对刘明明道:“刘总,具体事项不在这里谈,到时水利厅的资金下来以后,请刘总动动步,到沙州来谈具体事项。”

虽然侯卫东做出了肯定地答复,但是他心里也有些担忧,他与刘明明接触过数次,知道这位爷位就是吃喝玩乐是行家,炒地皮赚差价也是行家,可是对于他做实业的本事,实在有些怀疑,不过在这种形势之下,他实在无法断然拒绝。

吃完饭,方红线道:“我还得上班,不陪你们了。”出门之前,她特意对侯卫东招了招手,道:“小佳麻将打得好,让她抽时间到沙州来玩,你别老是金屋藏娇。”

刘明明也跟着站起来,道:“下午我约了建行领导,要做实业得先贷款,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嘛,你们两人慢慢聊。”

屋里只剩下朱小勇和侯卫东两人。

侯卫东推心置腹地道:“据我所知,刘明明以前都是做短平快项目,这种大项目他没有多少经验,这可是关系到水利厅的投资,弄黑了,我脸上不好看,更不好向厅里交待。”

朱小勇表情很淡定,道:“项目具体运作,由我来负责把关,建筑质量没有问题,水利厅两个项目,有什么事情你直接给我打联系,刘明明还是挂个名,他不是办实事的料。””

“有朱总把关,我就放心了。”侯卫东这是说地真心话,朱小勇是学者出身,办事严谨,又是竹水河水电站项目的实际负责人,工作经验很足。

由于事先得到了祝焱地消息,他对于朱小勇急于抓项目地原因心里挺清楚,故意道:“市政府在今天要换届,我有意去搏一搏,朱总给我出出高招。”

朱小勇毫不在乎地道:“这事是小事,老弟是年轻才俊,沙州市委肯定会有考虑,到时我会在适当地机会说话。”

“有了朱总这句话,我可以少奋斗十年。”侯卫东拿过来酒瓶,倒了两个小杯,道:“我敬朱总一杯。”

朱小勇拿了两个高脚玻璃杯,道:“喝小杯酒有什么意思,来杯猛的,等会到楼上放松。”

喝了这一杯猛酒,朱小勇猛地甩了甩头,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古人总结得太好了,我们两兄弟去放松,享受人生。”

侯卫东和朱小勇并排着上了楼。

晚上,陈曙光下班回到家里,方红线在门口接过外套,道:“曙光,你安排在什么地方?”

陈曙光略显得焦燥,道:“你让我进屋说话,着什么急。”

方红线知道老公心事很重,陪着笑脸,端了茶水到客厅,道:“你跟着蒙书记这么多年,他总得给你一个交待,你现在是副厅级,放出去,应该提拔半级吧。”

陈曙光道:“你烦不烦,别象个老太婆。”

方红线被呛了两句,到厨房里转了一圈,挑了挑保姆地小错,又转到了客厅,笑道:“中午与侯卫东见了面,事情谈成了。”

在陈曙光眼里,沙州市农机水电局是太小的工程,道:“这事有什么难度,还值得高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