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08章 5月探戈(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卫东关上防盗门之时,暗道:“当初为什么会在沙州这套房子,看来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来到了汽车旁,回过头来,只见郭兰站在她家里的阳台上,正朝着下面张望。

侯卫东朝着阳台挥了挥手,打开车门,又挥了挥手,这才上了车。

当小车离开了沙州学院,侯卫东将车载音响打开,很快,四兄弟的歌声便回荡在了车厢内,他唇间还留着淡淡的香味,这是属于郭兰特有的味道,绝无仅有的味道。

侯卫东一直处于淡淡的兴奋之中,这种感觉是如此熟悉,又是如此陌生,当他开车上了高速公路,这才慢慢地平静了下来,他在脑中回味着与郭兰对话。

“你为什么要谢谢我。”

“和你谈了话,我心里觉得很踏实,卫东,你的信念坚定、不屈不挠,这是作为男人的最大优点,我觉得真正的男人不仅仅是指身体强壮,更是指心灵的强大。”

“你的评价,我愧不敢当。”

开车行走在高速上,侯卫东反复琢磨着“信念坚定”这个评语,暗道:“我真的有信念吗?大学毕业到青林镇,从开石场到跳票当副镇长,然后一步步地走了过来,更多的时候是被事情推动着走,是人在社会生存的本能在推动着前进。”

“或许,在潜意识中还有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念,但是这和信念坚定并不是一回事情,难道我没有了信念吗?”

想到了这个问题。侯卫东反复追问着自己:“我有信念吗。我地信念是什么?”

这个问题一直缠绕着他。当小车进入了沙州市区。他在心里道:“现在别多追问信念问题了。还是解决现实问题。”

可是思路却不肯轻易就范。总是要溜到了沙州大学地教授楼。“真是唇齿留香啊。”侯卫东在心里由衷地道。

星期一。侯卫东在卫生间里将胡须刮掉。穿上西装。提着皮包。下了楼。

小车已经在楼下等着。车旁边站着一人。见到侯卫东走出新月楼地大门。连忙迎了上来。

侯卫东有些奇怪地道:“杜兵。你还没有去报到吗?”

杜兵很自然地接过了皮包,道:“侯书记,我今天下午就要去报到,报到之前,先给您告个别。”

“呵,你不必多礼,从现在开始,你是省里的领导。”

杜兵恭敬中带着感激,道:“侯书记,我永远都是您的兵。”

“省委组织部的位置很好,我牢牢记住八个字,手快、脚勤、眼尖、嘴紧,这八个字是季海洋送给我的,当时他是益杨县委办主任,我才给祝焱当秘书,时间过得还真快。”

“侯书记的教诲我一定记在心里。”

“你地女朋友的事情暂时不要考虑,等你在省里站住脚跟以后,也就是小菜一碟了。”

杜兵将侯卫东送到了办公室,晏春平此时已经将热茶泡好,放在了侯卫东办公桌上,杜兵一眼就见到了茶杯外沿有淡黄色的茶迹。

等到侯卫东到卫生间之时,杜兵拍了拍晏春平的肩膀,指了指杯上地茶迹,道:“茶杯是纯白色的,茶迹太明显了,你赶紧换一杯。”

晏春平尽管不知道杜兵地身份,可是从他与侯卫东说话的姿态,就明白眼前这位年轻人肯定与侯卫东关系不一般,道:“我没有注意到,谢谢你提醒。”

他端着茶杯飞快地走了出去,很快就茶杯洗干净,正准备放茶叶之时,杜兵又道:“你用开水烫一烫茶杯。”

晏春平又到开水器那边接开水,轻声问道:“我叫晏春平,在局办公室工作,请问你是?”

杜兵道:“我叫杜兵,以前在成津县委办工作,为侯书记服务。”

晏春平也是眼眨眉毛动的角色,听话音,道:“你是侯局的秘书,现在还有成津吗?”

杜兵没有回答这个问题,道:“你平时上班没有接侯书记吗?”

“侯局长不让我们接送。”

晏春平对杜兵现在做什么更感兴趣,又道:“你还在成津吗,怎么不调到局里来工作。

这时,侯卫东回到了办公室,他用毛巾擦了擦手,道:“市里有没有人送你去报到?”杜兵没有明说是那一位领导去送,含蓄地道:“有人送。”

侯卫东没有多问,他在书柜里看了看,取了一本书过来,道:“当年我才从沙州学院毕业,济书记那时还是沙州学院的副院长,他送了一本平凡的世界给我,这是我新买地版本,算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杜兵接过这本精装本地《平凡的世界》,道:“侯书记,您帮我提个字。”

侯卫东笑道:“你知道我地字写得难看,别题字了。”

“侯书记,这字的意义不一样。”

侯卫东想了一会,道:“这是我工

一位镇党委书记地条幅,我很喜欢,送给你,共勉。《平凡的世界》的扉页上写道:“每临大事有静气,侯卫东。”

杜兵离开以后,晏春平忍不住好奇,问道:“侯局,杜兵调到了哪里去了?”侯卫东把视线从文件上抬了起来,道:“杜兵调到了省委组织部工作。

晏春平怀着激动的心走出了侯卫东办公室,他暗自琢磨道:“看来父亲的话是对的,跟着侯卫东肯定有搞头,杜兵能调到省委组织部,我跟着侯卫东干上几年,肯定也能混到一官半职,或者说调到要害部门去。”

办公室另外两个同事见到晏春平在办公室呆坐着,一人问道:“春平,你昨晚上没有睡觉吗,呆头呆脑坐在这里。”晏春平道:“我头有些昏,出去买点药。”

从办公室出来,晏春平接连跑了好几个书店,买了一本《秘书学》,他在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尽管局里没有为局长配备专职秘书,但是我一定要成为侯卫东事实上的专职秘书。”

侯卫东花了半个小时,将厚厚一叠文件看完,绝大多数文件他只是看一个标题,只有少数重要文件以及与本局有关地内容,他才会留心看内容。

处理完文件,他取过最新地《岭西日报》,里面有对经济学家的采访,吴敬链对记者说:“有的外国人说,我国的股市很像一个赌场,而且很不规范,赌场里面也有规矩,比如你不能看别人的牌,而我们的股市里,有些人可以看别人的派,可以作弊,可是搞诈骗。”

然后在第二版中,报道股票操纵者吕新建朱焕良地证券案子,这两人用一系列手法,通过1500多个股东帐户,控制了中科创业股票流通盘过半的仓位,进行股价操纵交易,共涉及资金约54。

看了此报道,侯卫东马上打开了电脑,想了半天,才想起自己买的是什么股票,当时他在前嫂子江楚的鼓动之下,先后买了三万股上海豫园,他甚至忘记是在多少价位买地,此时看到了报纸,勾引起他的好奇心。

他正准备回家拿卡,手机就响了起来。

“卫东,方便说话吗。”电话里响起了郭兰地声音,自从那天在沙州学院深情一吻,她将“侯书记”变成了“卫东”。

侯卫东听到了郭兰的口气,道:“是黄子堤,还是黄二,要到成津县?”

“你猜得很准,是黄子堤到成津来视察,他今天要听基层组织建方面的汇报,还要到双河镇的点上去看,我现在想到他的嘴脸就烦死了,还得陪着应酬一天。”

“曾昭强是新任县委书记,肯定要全程陪同市委副书记,你把材料准备充分,别让黄子堤在工作上抓住你的小辫子,小人难防,这是真理。”

“我真不想在这里演戏了,假人假面,想起来真是很没有意思。”

“人生就是这么无奈,关键是心态,你得及时调整过来,否则工作起来会很累。”

“卫东,我总在你面前发牢骚,你不会看不起我吧,平时我总是戴着假面具,很难得可以说说心里话。”

侯卫东感叹了一句:“朋友千千万,知音有几人,能听到你地心里话,我很高兴。”

放下电话,郭兰想起了“知音有几人”这句话,心里暖暖的,她轻轻哼着电影知音地插曲:“山青青,水碧碧高山流水韵依依一声声如泣如诉如悲啼叹的是人生难得一知己千古知音最难觅。”

中午,侯卫东回家吃了饭,顺便把炒股用地资金帐户卡从箱子里找了出来,他自己开车到岭西证卷去了一趟。

“六十七万。”看到了自己户头上的资金,侯卫东有些发懵,给大哥拨了电话过去,问道:“大哥,以前嫂子江楚炒股,到底是赚了还是亏了。”

侯卫国听得莫名其妙,道:“你什么毛病,哪壶不开提哪壶。”和江楚离异,是侯卫国心中隐痛,他甚至不愿意听到江楚地名字。

“当初她让我买了股标,是她帮我选的,我放着没有动,今天去看了,赚了五十来万,我想问她的情况。”

侯卫国骂了一句:“这个世界不公平,你发财怎么如此容易。”又道:“你嫂子前后投入了十来万,多数是你给的钱,从股市出来之时,只剩下二万多,她是五行不定,自然会输得干干净净。”

侯卫东道:“江楚办事太情绪化了,如果她找到我,我还是会帮她。”

“谢谢你,小三。”侯卫国又叮嘱道:“你到家里,别谈江楚,我那位是个小醋坛子。”

侯卫东突然想了小佳,心情不由得低落了下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