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06章 5月探戈(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月探戈,听上去就知道是很热烈的曲调。

在茂东,胜宝集团施工进场遇到了极大的阻力。

第一次进场,就遇到了几个老太婆,站在了机械前面,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勇气,工人们见到白发苍苍的老太婆,讲道理别人不听,动手于心不忍,而且外面还有青年人在环侍,只能以退场结束。

第二次,在当地政府部门的介入之下,胜宝集团在规划用地上开动了机器,但是很快就陷入了围堵之中,在拉扯之中,当地部门的干部被村民打了。

第三次,施工队再次进入施工,这一次出现了数十名警察,村民闻讯而来,越聚越多,带队的茂东副市长眼见形势急转直下,下令撤退。

第四次,在六月一日,岭西全省都在欢渡儿童节,一夜之间,推土机、挖掘机等工程机械突然进入了胜宝集团项目用地,数百名警察组成了人墙,数十辆警车形成了屏障,保护着胜宝集团强行施工,村民则是全体出动,与警方发生了激烈冲突,二十多名村民被打伤住院,警察也有数人受伤。

随后,数名村民被拘留。

作为《政经评论》在岭西的负责人,段穿林的目光很敏锐地盯着茂东市,从签订协议开始,他基本上记录了每个过程。

“侯局长,你当初为什么要力排众议,否定意向性协议?是否预料到了这种情况?”段穿林来到了农机水电局。

侯卫东听到了茂东地乱局,谈不上高兴,客观地道:“如果成津财力雄厚,接受胜宝集团的条件未尝不可,人穿志短,马瘦毛长啊。”

“虽然我没有见到胜宝集团与茂东签地协议。可是从胜宝集团与成津县签定地协议来看。条款也好不到哪里去。我用一句话来概括。胜宝集团持币而骄。把原本应该由企业承担地费用转嫁给了地方。而地方财政银根吃紧。只能转嫁给当地村民。以至于成为今天地局面。”

“侯局。我有一点迷惑。凡是有一定行政经验地人。都应该能够预料到这种情况。为什么茂东市不怕麻烦。非得接受这种苛刻条件。这是自找麻烦。从道理上说不过去。”

“岭西省委是以GDP为考核重点。也将此作为提拔干部地硬性指标。这涉及各地官员地政治前途。大家对此自然十分重视。茂东是经济弱市。改变地**更加强烈。这是其一。”

“按照以前地操作模式。只要政府坚持。最终还是能实现其意图。这是其二。至于我否定协议地原因则很简单。此一时彼一时。如今老百姓法律意识增强了太多老百姓反对地事情。一定要慎重。我是一个怕惹麻烦地人。”

段穿林又道:“你地做法和市委地意图有矛盾。你被调到农机水电局。就是市委对你地变相惩罚。你承认这一点吗?”

“呵。呵。移山同志。我怎么会承认这一点。这是正常地工作调动。作为党员。我必须无条件服从组织安排。而且。对于茂东之事。我不作评论。相信茂东市委市政府能妥善处理好此事。”

段穿林的笔名叫做移山,以段穿林出现在众人面前之时,他态度平和,彬彬有礼,以移山之名出现在杂志或是内刊上,他咄咄逼人,直指要害。

“侯局,今天不是采访,我只是想原原本本了解情况。”段穿林把本子和笔放回了提包里面,道:“随着经济发展,类似的事情肯定越来越多,我只是想把胜宝集团做为标本,进行全面的研究,这也是我特意来找你的原因。”

他再道:“从茂东之事,我发现一个问题,国家提出以法治国,而带头违法的恰好是政府,在茂东这个案例之中,政府严重违反相关程序,比如,村民承包的土地被征用并强行平整,除了一张政府公告以外,平整土前没有签任何协议,而且据我调查,岭西省发改委对胜宝集团项目没有立项批复,目前从头至尾,茂东政府都是在违法操作。”

侯卫东道:“其实我挺理解茂东政府的选择,他们为了留住胜宝集团,急于加快工程地进展,因此采取了一边进场一边办手续的办法,出发点,我很能理解。”

“法律法规以及政策就是规则,政府应该带头遵守,不能因为有理由有随便违反游戏规则,一句话,纵有千般理由,政府也不能违法行事。”

侯卫东道:“改革开放取得的成就,相当部分是打破旧有规则而建立起来的,现实情况是,一个地区太遵守游戏规则,往往意味着失去先机,这是岭西省情所决定的,基层的干部顶着风险吸引外资,也是为了促进一个地区的发展。”

听了侯卫东为茂东市的辩解,段穿林笑了起来,道:“岭西有句俗话,叫做屁股决定脑袋,侯局长明明反对胜宝集团的不平等协议,当听到我攻击茂东政府之时,还是不由自主地为茂东进行辩护。”

卫东和段穿林在一起清谈之时,茂东市的村民集体来省政府,在省政府外面拉起了标语,茂东市政府得到了电话通知以后,由副市长带队到了岭西,用尽各种办法将上访地五十九位村民带回了茂东。

晚上,周昌全给侯卫东打了电话。

“胜宝集团条件苛刻,地方政府好大喜功,没有维护当地的利益,不择手段上项目是为了提搞地方经济实力,情有可愿,可是以群众利益为代价又实在不可取,卫东,你的头脑很冷静。”周昌全难得地夸奖了侯卫东。

侯卫东听了也是一阵冷汗,当时若是自已稍有软弱,此时坐在火盆上烤地是成津县,届时,或许会有更难听的评价。“从政之路真是如履薄冰。”这是侯卫东发自内心地感慨。

“有所为,有所不为,这是您的教导。”侯卫东送给了周昌全一顶高帽子。

“沙州市即将进行换届选举,如今市级班子年轻化,副市长里要求配备一名三十多岁地年轻人,你很具有竞争力,这一段时间各方面事情要注意,千万不能在关键时期犯错误,还有,你一直在读研究生,拿到毕业证没有,这是竞争一个砝码,虽然不起眼,有时却管用。”

说到这里,周昌全想起了关于黄子堤的举报信,又道:“你抽个时间到我这里来一趟,有些事情我要当面问你。”

“周书记到底要问我什么事情?”侯卫东一直在琢磨着周昌全最后用低沉语气说地事情,他隐隐知道是关于黄子堤的事情,只是周昌全没有明说,他就没有多问。

星期六,侯卫东让局办公室给党校班主任送了些扁鱼过去。

他则关在书房里看书,正看得起劲,突然接到了郭兰的电话。

“你回国了?”郭兰很少主动给侯卫东打电话,接到了侯卫东的电话,让他很是惊奇。

“昨天回国,我有事情找你。”

侯卫东感觉到郭兰有心事,道:“什么时候,你在哪里?”

“我在沙州,你有没有安静的地方,我想和你谈事情。”

侯卫东看了看手表,道:“现在还早,我开车来接你,回沙州学院。”接到了周昌全的电话以后,他的目标就盯在了沙州副市长的位置上,因此比平时更加注意影响,而沙州学院,则是一个最不引人注意的地方。

“嗯,我在百货商场门口等你。”

此时小佳带着小|:||:|正在陈庆蓉家里玩,侯卫东给她打了电话,便开着车到了百货商场。

郭兰提着小包在商场外等着,上了车,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歉意地笑了笑,道:“星期六都打扰你,不好意思。”

“别客气,等会要上高速路,你把安全带系好。

”侯卫东看郭兰忧心忡忡的样子,心里倒有些奇怪了。

打开车载音响,四兄弟深情而悠扬地歌声很快就把车内空间填满。

“这次出国学习,愉快吗?”

“我就是谈出国遇到的事情,想听一听你的意见。”郭兰满腹的心事,无处对人宣泄,在她心里,侯卫东是除了父母以外最值得信赖的人。

“别愁眉苦脸的,没有闯不过的火焰山。”侯卫东安慰了一句。

小车上了高速路,郭兰道:“我心里很乱,先安静一会,等到了沙州学院,我再给你谈事情。”她闭着眼睛听歌,心神渐渐安静下来,再次睁眼之时,车已经到了益杨高速路收费口。

“到了益杨吗?”

“小车不到半小时,快得很。”

小车进了沙州大学,行驶在树间公路,郭兰道:“大学真好,简直是世外桃源,我以前的选择是错误的。”

“天下乌鸦一般黑,如今大学也不是一片净土,关键是心态。”

两人上了教授楼,郭兰先打开家门,没有见到父母,这才到了侯卫东这边,她站在门口,道:“我爸妈多半到外面散步去了。”

“别当门神,进来坐吧。”

把窗户打开,又用水壶烧了开水,再打开电视,冷清地家里就有了家的氛围。

“没有水果,只能喝茶了。”侯卫东泡了茶,放在郭兰面前,两人这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黄子堤这人如何?”

“你怎么突然问此他,人嘛,都挺复杂,很难一句话评说,而且我和他有矛盾,肯定是有负面评价的。”

“我想听一听你和黄子堤产生矛盾的原因。”

“很简单,在修沙成公路之时,沙成公路有四个标段,黄子堤介绍易中岭来承建一个标段,被我拒绝了,这就是矛盾和隔阂的开始,以前我和黄子堤关系还是不错的。”

郭兰脸上带着薄怒,道:“易中岭,又是这个易中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