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05章 阴(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李晶已经显怀了,脸也圆了一圈,见到了侯卫东,脸露喜色。

阿姨跟了李晶很久了,与李晶的感情不仅是老板与员工的关系,更有一股亲情在里面,她见到了侯卫东,甚至比李晶还要高兴,连忙着端茶倒水。

“身体还好吗,你以后别飞来飞去了。”

李晶心里乐滋滋的,道:“这一趟回来以后,我就在香港生小孩子了,暂时不回岭西,精工集团在香港设立了办公地点,我基本上可以在留在哪里,这边的业务吴兴彬打理得很好。”

她陪着侯卫东一起进了小丑丑的房间,两人站在小丑丑的床前,看着睡楚中的儿子,喝了一段时间的洋面包和洋奶,小模样长得有鼻子有眼,浑然一幅小侯卫东的样子。

“瞧,长得多像你。”

一般情况下,儿子长得象父亲总是令人高兴的事情,对于侯卫东来说就有些复杂,暗道:“如果有熟人看到小丑丑,十有**会联想到我的头上。”

站了十来分钟,侯卫东才与李晶走出了房门,来到了寝室里。

“我感受一下小小丑丑地动静。”侯卫东扶着李晶坐在椅子上。

李晶自豪地将衣服敝开。在色胸罩下面。是微微鼓起来地小腹部。皮肤上地淡淡血管清晰可见。

侯卫东将耳朵贴在了小腹上。触觉处有些紧绷绷地。但是没有感受到小家伙地动作。

李晶看着侯卫东地动作。笑道:“小家伙才刚刚开始作运动。现在估计还是睡觉。”

侯卫东在肚子上亲吻了一会。这才将李晶地衣服扣上。李晶撤娇道:“你抱我。”

侯卫东怕挤着小小丑丑。从后面抱着李晶。两只手温柔地抚摸着微微隆起地腹部。过了一会。李晶扭过头。道:“你去洗澡。今晚要抱着我睡觉。”

侯卫东乐滋滋地进了卫生间,关上卫生间,他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尽管方红线说是打通宵,可是万一提前回来了,则定然是一场轩然大波,他苦笑道:“下不为例,再也不能玩火。”

他给晏春平打了电话,道:“早上五点半钟,你给我打电话,就说有急事。”

晏春平接到电话之时,父亲晏道理正好在他家里,听说是侯卫东打的电话,晏道理道:“侯卫东本事大着呢,你跟着他准没有错。”晏春平道:“有人说,他从县委书记位置上被发配到了水电局,以后没有多大搞头。”晏道理瞪着眼睛,道:“别信那些人地,农村有句俗话,叫做欺老莫欺小,侯卫东现在才多少岁,和他官一样大的人是多大的年龄,他们熬不过侯卫东。”

上了床,李晶见侯卫东还穿着睡衣,道:“把衣服脱了,抱着我。”

“别压着孩子。”

“没事,我侧着身体。”

当侯卫东裸着身体抱着李晶之时,她喃喃地道:“真想让你天天抱着我。”

对于这个要求,侯卫东不敢作答,满心苦涩。

早上五点半,手机准时响了起来,侯卫东为了怕影响李晶睡觉,把手机调成了振动,可是这个振动声音,在寂静的清晨也很是刺耳。

“谁找你?”李晶一只胳膊还挽着侯卫东。

侯卫东对着手机说了两句,道:“局里出了些急事,我得先走了。”

李晶翻身想起床,被侯卫东按住了,道:“你别起来,我自已开了车。”李晶还是慢慢起了床,凝视着侯卫东,道:“你开车千万要小心一点,现在天还未亮,你别开快车。”

带着李晶的嘱咐,侯卫东回到了金星大酒店,他怀着忐忑之心与负疚之心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当看到屋内还空无一人之时,他才彻底放下心来。

快速地洗了澡,侯卫东这才安下心来,躺在床上,李晶凝视自己的眼光却格外地清晰,“还是年少轻狂啊。”侯卫东一只手臂上站在小佳和小LL,另一手臂上站在李晶和小丑丑,现实和从小受到了道德教育在他头脑中反复争夺,让他内心感到了痛苦。

这也是有良心之人的痛苦,如果没有良心,也就没有了这种痛苦。

小佳只到早上八点钟才回到金星酒店,进来之时,眼圈发黑,道:“真是累死了,吴阿姨精力还真是好,一直兴致勃勃。”

“你赢了还是输了?”

小佳道:“打麻将之时,吴阿姨发了话,大家公平竞争,不准故意放水,我确实是认真在打,大家水平差不多,我估计还赢了些吧。”

侯卫东笑道:“你还真是的,应该放水就放水,莫水还真要赢了吴厅长的钱。”

打了个哈欠,道:“吴阿姨有几次放了炮,我都:稍稍放了水。”

“那她赢了没有?”

“应该赢了,蒙姐和方姐肯定是输了。”小佳又打了个哈欠,道:“老公,你八点钟喊我起床,我今天上午不想上班了,得给谢局长请假。”

过了一会,小佳发出了均匀的鼾声,侯卫东坐在了床边,安安静静地看着她。

有一句老话,是关于女人和男人的,大意是,男人在同一个时间可以爱上不同的女人,而女人在不同的时间可以爱上不同的男人。

侯卫东又把此话拿出来想了一遍,摇头数次。

沙州市委,易中达拿着一份请示找到了黄子堤,道:“这是出国人员的拟定名单,你看一看。”

黄子堤拿过名单看了看,道:“我有一个意见,到国外我们是去考察学习,是开阔视野,增长见识,洋为中用,这不是老同志地待遇,也不是旅游,四个县的组织部长都应该去,还可以邀请人大、政协的同志一起去。”

易中达看了看自己拟定的名单,若是按照黄子堤的建议,至少得换好几人,道:“这个名单是各单位推荐的,都是相关业务人员。”

黄子堤道:“那就划个杠子,超过五十岁的就免了,考察还是主要集中在中青年这一块。”

易中达想了想,觉得黄子堤的说法也有道理,原本考察组就有两位县委组织部长,再增加两位县委组织部长,不过就是淘汰两人而已。

经过修改的出国名单送到了市委书记朱民生心中,他看了一眼人员组成,签下了“同意”两个字。

郭兰接到市委的出国通知,感到很是突然,不过这是市委组织地出国考察活动,她也没有过多考虑,让办公室按照文件通知去办手续。

在四月,沙州市委出国考察团正式在岭西机场上了飞机。

经过长途飞行,又由于时差的原因,来到了旧金山以后,郭兰已很有些疲惫,在宾馆住下,综合科杨腾便过来敲门。

“黄书记找你,在他的房间。”

郭兰匆匆化了妆,来到了黄子堤房间。

黄子堤穿了浅色的运动服,比在国内更加青春,如果不是肚皮稍大,还可以用仪表堂堂来形容。

“今天晚上有沙州人请客,你和我一起去。”

郭兰有些吃惊,道:“沙州人在美国,是谁啊?”她在沙州市委组织部工作之时,就与黄子堤打过交道,虽然谈不上有什么关系,双方都并不陌生,但是类似这种私人性质的饭局,还是第一次。

黄子堤没有正面回答,笑了笑:“到时你就知道了。”

下了楼,见到了一辆宝马车停在门口,车前站了一人,向着黄子堤等人挥手,等到黄子堤走进,道:“欢迎黄书记,我在唐人街已经作了安排。”

此人郭兰认识,是当年在益杨地人易中岭。

郭兰在益杨组织部工作过,对当年益杨检察院的案子知道得很清楚,她暗道:“侯卫东提起过易中岭,一幅鄙视地样子,这人怎么就和黄子堤搞到了一起。”

在组织部工作多年,她懂得如何控制自己的思想,与易中岭打了招呼,就上了车。

杨腾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易中岭坐在司机后面地位置,黄子堤坐在中间,而郭兰坐在了后排右手的位置。

“黄书记,不太好意思,挤着你了。”

黄子堤豪爽地笑道:“在旧金山能坐上宝马,不错了。”

旧金山地唐人街是美国西部最大的可与纽约唐人街相比的地方,这里大约有八万余名华侨居住,这里所写的所听的都是汉语,所见的都十分有中国传统风格,宛然是一个小中国。

驾驶员是华人,一边驾驶一边讲解站唐人街的历史,他的口音听上去与普通话不一样,杨腾问了问,果然是从台湾过来的。

郭兰早就听闻了旧金山的大名,一边听着司机讲解,一边看着窗外的街景。

黄子堤体胖,占了位置宽,随着汽车的行驶,他不时碰到郭兰的身体,只觉车内暗香浮动,别有一番迤逦风景。

黄子堤自从收了五十万以后,思想便发生了突变,他在易中岭别墅后面的别墅享受了无数美女,又和易中岭一起遍尝了天南海北的美女以后,女人在他面前就失去了神秘感,那天在会场上,气质幽雅如百合花的郭兰,突然打动了他的心弦。

就如溺水之人,突然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