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01章 路(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春节过后,茂东市麻烦不断。

茂东市唐台县承诺了一千二百亩土地,为了尽快落实土地,在岭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年初由省计委改为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还没有立项批复的情况之下,提前开始了“先入为主”的征地。

县政府拿出来的方案是:“所有的耕地一律按照产值七百元计算,补偿倍数为三十五倍,最高每亩二万四千五百元,因县里财政紧张,分三十年结清。

在二月二十四日,胜宝集团樊得财在项目规划用地上举行了奠基仪式,临时占用发唐台县丰收村十多亩土地,为事前补偿了八百元一亩,拿到钱的村民就听之任之。

此地,已有少部分村民不满补偿标准过低,开始到市、县政府讨说法,还与胜宝集团工作人员发生了打架事件,茂东市高度重视此事,责成唐台县务必作好此项工作,唐台县治安拘留了几位村民,同时暗自对闹事村民进行了部分补偿。

在唐台县的努下,闹事的风潮暂时被压了下去。

侯卫东坐农机水电局位置上,眼睛却时常盯着胜宝集团在茂东的行动,当得知了茂东的政策以后,他又觉得索然无味了。

春节过后,完了年初工作大会,侯卫东也觉得没有什么大事,轻车简从,带着晏春平一起到四个县去巡查,第一站是成津,那里有竹水河水电站,更有省委书记女婿朱小勇,侯卫东格外关注,也是他工作的重点之一,第二站就来到了曾经工作和战斗过的益杨。

下了高速路,局办的晏春平回头对侯东道:“侯局,听我爸说你在益杨开发区当过主任,这几幢楼盘还是当初你在之时建起来地。”

晏春平是侯卫东来到农机水电局后,意外地发现的熟人子女,他的爸爸就是当年红坝村的支书晏道理,侯卫东和李晶在红坝村里修跨度十米的大桥之时,晏春平正在上游的河里游泳,转眼间,晏春节在水电中专毕业,分到了市农机水电局。

当侯东在水电局上班数天以后。晏春平提着一包红坝村地榨菜来到了办公室。道:“侯叔。我爸带给你地榨菜。”

侯卫东楞了数妙。:“你是晏道理地老三。”

晏春平站在局长面前。并不怯场。笑道:“我叫晏春平。从水电中专毕业。分到水电局。有一年了。”

“我见你地时候还在读初中。一转眼就工作。你爸好吗?”侯卫东年龄大。却似乎有些怀旧了。

晏春平道:“我爸还在当支书。桥修好以后。村民还是不交提留统筹。把他气得够呛。我爸也想通了。就在石坡鱼塘边开起了农家乐。收入比当支书强得多。”

此时红坝桥旁边地石山早就没有了开采价值。一座石山被掏成了小山。变成了小池塘。不知谁扔了些鱼亩进去。养出来地清水鱼虽然瘦点。可是味道着实还不错。结果成了青林镇政府干部们最喜欢来钓鱼地地方。粟明还特意给晏道理打了招呼:“老晏。这个池塘就别承包出去了。就这样养着清水鱼。你在旁边开个农家乐。不费力气赚钱。”

自从侯卫东采取了石场换石桥的办法将小桥修好以后,晏道理头脑中的经~素顿时被打开了,他自己将这个池塘承包了过来,在旁边修了一个简易的棚子,只要天气好,这里总有钓鱼人,晏道理亲自杀鱼并下厨,生意还真是不错。

晏春平每年暑假,就混在简易农家乐里面,天天与镇村干部打成了片,三年中专读下来,性情活泼了许多,胆子和见识比一般学生强了不少。

侯卫东没有想到挖出来的大窝子居然成了晏道理发财地工具,呵呵笑道:“当年没有你爸对红坝子村的坚持,这座桥恐怕也修不起来,他现在也做起了生意,这倒是不小的转变。”

说着晏道理,侯卫东又想起已经过逝的赵:j,此人当年对他是不遗余力打击,可是回首往事,以前的愤怒都淡得看不见了。

开着车在益杨开发区转了一大圈,开发区的规模比以前扩大了不少,但是骨架子还是沿用以往,核心精华部门是他在开发区打下来的,以后的扩张基本上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不在有统一地规划,显得很零乱,而且基础配套的设施也没有跟上。

“马有财执掌益杨多年了,开发区搞成这个样子,他还是要负责。”侯卫东在开发区工作之时,益杨开发区的风头比沙州开发区还要强劲,尽管他离开开发区多年,还是为开发区的没落感到痛心。

来到了开发区广场,侯卫东正在厕所洗手,迎面就见到好几个正走进厕所。

“卫东,你怎么在这?”领头之人猛然间看见侯卫东,禁不住大声喊了一声。

“秦主任,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在厕所也能见面。”侯卫东见到了秦飞跃,也乐了。

在秦飞跃后面还有几人,其中两人侯卫东很认识

调到市委办的老同学刘坤,另一人是黄子堤儿

黄二与黄子堤完全是两幅模样,黄子堤微胖,圆脸,黄二则是瘦高个子,脸尖而长,还留了一头长发,很有文学青年的派头。

毕业数年,刘坤涵养功夫好了许多,彬彬有礼地同侯卫东打过招呼,又介绍黄二给侯卫东认识。

侯卫东笑道:“我和黄永强见过一次。”谁知,黄二彬彬有礼地道:“对不起,什么局长,我没有听清。”

这一句话,让侯卫东顿时很是尴尬,秦飞跃怪地看了一眼黄二。

刘坤也很奇怪,:“我还以为黄总与侯局长认识,这是农机水电局地侯卫东局长。”黄二这才皮笑肉不笑地道:“原来是侯局长,久仰了,我们见过吗,我记忆差,记不得了。”

益杨开发区变了好几次局,最先分为新城区和开发区,侯卫东主政新城区,而秦飞跃主政开发区,然后新城区与开发区合并,统称新城区,侯卫东当一把手,秦飞跃则调到城关镇当书记。以后,新城区更名为益杨开发区,秦飞跃又重新当上开发区主任。

“黄二少爷是不知轻重,侯卫东是什么人物,这样做也太没有水平了,看来侯卫东与黄子堤矛盾不浅。”秦飞跃在益杨摸爬滚打了二十年,早就成了人精子,黄二眼眨眉毛动,全部被他看在了眼里。

侯卫东此时景界早就提升了无数,黄二在他眼里不过是小人物而已,对于其故意地语言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他和秦飞跃并排着走出了厕所。

“相请不如巧遇,中午一起吃饭。”秦飞站在厕所门口,热情地发出了邀请。

“没有,今天是月母子遇上了老情人,宁伤身体,不伤感情。”侯卫东见到了黄二,倒有兴趣一起坐一坐。

秦飞跃在前带路,一行人出了城,很快就转到了望城山庄,侯卫东暗自发笑:“秦飞跃倒真是痴情不改,居然还安排在望城山庄吃饭。”

几辆车进了山庄,山庄绿树成荫,停了好些小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官家车。

秦飞跃和侯卫东并排走在前面,他低声地道:“这个望城山庄我买下来了,现在是由你嫂子在经营,是益杨最有特色地餐馆之一。

”侯卫东道:“你整餐馆没有多大意思,煤炭行业不太景气,正是下手地好时机。”

秦飞跃以前当过乡企业局副局长,又做过青林镇长,对煤矿很熟悉,道:“煤矿开前景远大,但是道路曲折,我可禁不想折腾,如今餐馆生意好,找的是现钱,没有什么风险。”

进入了新千年,干部思想解放得紧,做生意这以前很顾忌的话题,在熟人面前已经不存在禁区了。

侯卫东用眼光瞟着黄二,道:“他是来开发区圈地?”

“嗯。”秦飞跃下意识地摇了摇头,“同样是**,他和步高是两样风格。”

“你得注意,自身安全是最重要的,到时莫到自己折了进去。”侯卫东点了一句,不过没有说得太透。

秦飞跃点点头,道“我有分寸。”

坐了酒桌,秦飞跃非得让侯卫东坐上主宾的位置,侯卫东将秦飞跃拉过来,按在椅子上,道:“秦主任是老领导,别跟我和刘坤客气。”

秦飞跃坐在主宾位置以后,很感慨地道:“网上有句话,叫做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果然是很有道理,侯卫东当了局长,刘坤当了领导机关的科长,我不服老不行了。”

侯卫东细看秦飞跃,只见他鬓角已是泛着白发,与初相俊郎之态相比,已是明显的老态了。

黄二是来看土地的,此时侯卫东坐桌上,让他不太好开口,就总是斜着眼睛看着侯卫东,似笑非笑地样子。

“侯局,什么时候照顾一点生意,我绝对懂得起规矩。”黄二故意去用言语刺激侯卫东。

侯卫东不宵于和黄二斗嘴,淡淡地道:“农机水电局都是小工程,只怕你看不上眼。”

刘坤与侯卫东暗自较量了好多年,他知道侯卫东在沙州市的影响,见黄二主动挑衅,忙用话去岔开。

侯卫东看着黄二的模样,暗自琢磨道:“黄子堤也算是人物,怎么黄二就是这个水平,如果让黄二搞下去,迟早要出事,幸好我还没有拿成津的工程给他,否则肯定后患无穷。”

他对黄二这个评语完全是出自直觉,直觉往往是准确的,谁也没有想到,黄二在犯事以后会给沙州带来很大的影响。

吃完饭离开了望城山庄,刘坤对黄二道:“侯卫东心机挺深,你今天让他吃了瘪,小心他报复。”黄二一脸不屑地道:“我早就看不惯侯卫东了,他就是一个破局长,得瑟什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