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594章 退(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和小佳结婚以后,总体来说是分多聚少,在市那一段时间,虽然是在沙州,可是忙得脚跟到脚背,几乎把家当成了旅馆。这一次回到沙州任农机局长,侯卫东有意让自己闲了下来,十二月,他和小佳同时请了公休假,带着小孩子去了海南岛。

他们一家人在亚龙湾找了一个宾馆住了下来。

相较于沙州,冬天的三亚不能说是寒冷,没有了灼人的紫外线,少了热浪,漫步在林间,头顶上泛黄落叶飘过,如此美景,让侯卫东心情也活跃了起来。

住了两天,蒋大力和杨倩夫妇开着车来到了三亚。

“冬瓜,听说你又被贬了,你也要解放思想,用金钱开道,说不定哪一天我又杀回岭西,有几个大官照应着,我才混得开。”蒋大力最初毕业之时,很是看不起干部,可是混了七、八年,他的态度明显转变了,每次打电话总是催着侯卫东的官位更上一层。

“我们的命运就是两根手指这么宽,不管是任职还是解职,最多两行字,两根手指的宽度。”说到这里,侯卫东想到了大洋彼岸的李晶,很有感触地道:“经济基础决定着上层建筑,这是最经典的论断,现在活得最潇洒的还是你们这群有钱人。”

“你难道不算有钱人吗,我估计你的实力比我还要厚一些,冬瓜就是一个土财主。”

蒋大力剃了一头短发,硕大的脑袋更显得茁壮,又道:“上层建筑同时对经济基础起反作用,我混了这么久的江湖,现在总算弄明白一个道理,要想成大事,还真是离不开政府机关,朝中有人好办事。

“农机水电局局长终究算不得地方大员,你要发展,还是得当地方大员,你虽然年轻,可是也经不起折腾,江山代有人才出,再过几年,说不定又是另一番景象,我和一位副省长的妹妹有生意上的来往,如果你愿意,我帮你打点关系。”

侯卫东心里明白。蒋大力认识地人十有**是秦路副省长地妹妹秦莉。他没有追问此事。只是轻描淡写地道:“才到农机水电局。先站稳脚跟。再图谋进展。你那个关系暂时不用。”

蒋大力把话点透了。道:“关系是生产力。而且是短期生产力。不用就会作废。我刚才说地是秦路副省长。你应该知道他。”

“我见过秦莉。没有特殊关系。”

侯卫东是岭西官场中人。对其中地纠葛和利害关系了然于胸。蒋大力只是泛泛而谈。而他本身就是里面地筋骨肉。他不想在蒋大力面前多谈岭西官场事。转移了话题。

“经历了几次波折。我对官场和人生都看得淡了。人上六十。官大官小一个样。人上七十。钱多钱少一个样。人上八十。男人女人一个样。人上九十。死了与活着一个样。”

蒋大力哈哈大笑道:“当官当久了。冬瓜也学会了假打。按照你地性格。就这样轻易认输。打死我十遍都不相信。”

“而且,你刚才是站在当官的立场上发出的感慨,对普通老百姓来说并不是一回事情,比如你说人上八十,男人女人一个样,其实并不一样,如今八十岁的名人还可以找个二十岁地女人,你能说男人和女人一样吗,问题的核心还是社会地位和经济实力。”

侯卫东也承认了这一点,道:“蒋光头倒底是蒋光头,能看到问题的核心。”

闲聊了一会,蒋大力道:“我给说个正事,近期我准备在岭西搞点投资,药厂这块利润太高,我觉得迟早要被整顿,毕竟是药是涉及人命的事情,不可能永远地乱下去,我要在**期间及时转项。”

侯卫东在脑中搜索了一遍,道:“我现在管的都是大项目,你地资金量不足,要说来钱快,还是房地产项目。”

“房地产项目也是资金密集型项目,我暂时还没有实力。”

“在沙州,最有潜力的项目还是资源型项目,比如成津的磷矿,就生产出不少百万富翁和千万富翁,以前我在上青林做过了石场,都还不错,我有一个建议,就看你有没有胆量来做,现在煤炭行业都处于低迷期,但是随着国家发展,能源问题将是大问题,煤炭迟早要涨起来,如今煤炭老板亏得惨,大家看不到希望,很多人都想出手,这是一个好机会。”

侯卫东以刘光芬地义收购了火佛煤矿,如今经营正常,尽管盈利能力还不如山上的石场,但是他是在石场挖到的第一桶金,因此对资源型企业很是偏爱,并充满了自信,

蒋大力摸着大脑袋想了一会,道:“我相信你的判断,等我把手里地事情打理清楚,我回来考察。”

两个男人在坐在屋边谈天论地,小佳和杨倩带着小|:||:|在沙滩上玩得格外高兴。

“小|:||:|真漂亮,融和了你和侯卫东的优点

这么好的基因,不再生一个就太可惜了。

“计划生育搞得这么严,很多人巴不得到侯卫东犯错误。”

杨倩笑道:“这事很好解决,我安排你到香港来生,生下来以后算是香港人,一国两制,大陆的计划生育总不会管到香港来,而且拿香港居留权也有不少好处。”

小佳这才有些心动,心里琢磨着此事。

侯卫东听到杨倩的建议,心里顿时如被马蜂蛰了一下,上一次在波士顿与李晶春风一渡,李晶倒真是怀上了,侯卫东一方面对自己强悍的生命力表示满意,另一方面,随着地位地提高,他对此事越来越担心,如果一位领导养有外宅,并有数个子女,曝光于天下,只能是身败名裂的下场。

李晶洞察人性,她将精工集团变成了港资企业,并明确表示要在香港生小孩子,就是用委婉办式打消侯卫东地心理负担,尽量消除对侯卫东潜在的危险。侯卫东对此心存感激和歉意,他对小孩子拿绿卡有心理负担,却对小孩子拿香港户口没有心理负担,同意了李晶地安排。

此时听到小佳要到香港生小孩子的想法,他脸都绿了,道:“你是国家干部,到香港生小孩子,还想不想要工作?”

小佳沉浸在幸福之中,道:“几百块钱工资,有什么意义,我老公这么能干,完全可以养活我。”

侯卫东见小佳憧憬着未来,没来由心里一软,暗道:“李晶能要两个小孩子,小佳为什么不能要两个小孩子,香港那么大,两人碰面地机会微乎其微,还可以稍微晚些时间怀孕,这样就错开时间。”

他想了想,道:“你真的想到香港来生小孩子,也不是不行,只是你得做好辞职的准备。”

侯卫东松了口,小佳自己却犹豫起来,虽然按照家里地经济条件,她每个月几百块钱的工资确实连养车费用都不够,无关家中经济大局,可是让她不要工作在家当家庭妇女,她还真不愿意。

蒋大力在一旁笑道:“我毕业为什么不要工作,就是图个身民自由,我和杨倩准备是生一串小孩子,至少在这十年,杨倩降了怀孕就是坐月子。”杨倩呸了一声,道:“蒋大力,你把我当成生育机器,我认为要三个小孩子是最理想的。”

从三亚回到了沙州,已是十二月份了,下了飞机,扑面而来的寒气让侯卫东一家人赶紧到宾馆去加了衣服,这才觉得暖和。

在成津,山上已经下了二千年的第一场雪。县委书记曾昭强很有些苦恼,苦恼地原因则是胜宝集团董事局副主席樊得财又要到来。

想了想,他给周福泉打了电话,道:“我有事到岭西开会,与胜宝集团的谈判还得麻烦老弟,呵呵,周县长经验足,我没有什么指示,一句话,要有利于以后的成津的工作,这就是原则。”

胜宝集团董事局副主席樊得财第二次来到了成津,他考察了成津与茂东以后,成津从磷矿资源到基础条件都比茂东要好,他个人还是倾向于在成津投资,当然,第一次意向性协议提出的条件还是要坚持。

“周县长,我已经住在了茂东,是杨秘书长多次打电话,盛情难却,我才回到成津。”樊得财一幅迫不得已才来成津地神情。

周福泉明白了曾昭强其实和侯卫东是同样的想法,他对曾昭强的看法很复杂,这就直接影响了谈判地态度,此时看着樊得财高傲的笑容,不冷不热地道:“成津有资源,胜宝集团有钱,双方各有所图,所以才能坐在一起。”言外之意,双方都是平等的。

樊得财打断了他的话,道:“听说侯卫东调到了沙州水电局,现在是曾县长当县委书记。”他在岭西呆了大半年时间,总算把岭西地政治体制弄明白,知道县委书记才算是真正的强人。

未等周福泉回答,他道:“鉴于上一次的经验,我觉得应该请曾书记参加,否则谈了等不谈。”

周福泉顺着他的意思,道:“曾书记到岭西开会去了,既然樊先生提出了这个要求,我们就等曾昭强书记回来以后再谈。”

在樊得财心目中,周福泉是一位颇能忍气吞声的人,这一次见面周福泉突然变化了,尽管语言上仍然客气,但是其中的冷淡却是很清晰。

来到了岭西以后,樊得财已经习惯了带着讨好意味地笑容,以及客气地恭维,此时周福泉的态度让他很不舒服,他冷笑了几声,道:“既然如此,再谈下去没有意思,我回茂东去了,茂东市地蒋书记晚上要请我吃饭。”

周福泉也没有挽留,等到樊得财离开,他回办公室慢慢地看报纸。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