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592章 不妥协(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林仔细研究了胜宝集团与成津县的意向性协议,一县之长,当了家自然知道柴米贵,反复权衡以后,他心里倾向于侯卫东的意见,当然,他不会在朱民生面前提出反对意见。

初在益杨当县长之时,他或许会说出来,经过几年磨炼,他知道什么话应当说,什么话不应当说。

走出朱民生办公室,杨森林心道:“这个侯卫东敢于将朱民生的意见当作耳旁风,也是一条汉子,可是官场里只有官大和官小,汉子又算得了什么?”

胜宝集团樊得财接到了杨森林的电话,很有些哼哈,“秘书长,我是真心想到沙州来投资,意向性协议书都签了,是成津政府不讲信义,说变就变,让我们投资商寒心。”

“樊主席,集团与成津县签的是意向性协议,还可以谈。”

“秘书长,我如今在茂东市,茂东市的领导很热情,搞得我很不好意思,什么时候回沙州,再说。”

樊得财放下电话以后,站在一旁的梁秋河道:“岭西地处内陆,没有见到几个外商,好唬得很,只要我们装作要离开,他们就会求着我们,我们认真和他们谈生意,他们反而会傲慢,这些人就是见钱眼开,只要我们有钱,随便耍什么态度他们都会接受。”

樊得财道:“不见得吧,如果真如你说的那样,侯卫东为什么坚决反对这个协议。”梁秋河想了想侯卫东的模样,道:“他这人是例外,年轻气盛,可以理解。”

侯卫东看到胜宝集团出走茂东市的新闻以后,将报纸扔到一边,自言自语道:“如果不放宽条件,走到哪里都是祸害。”

郭兰看完报纸以后。倒显得心绪不宁。原本想打个电话给侯卫东。左想右想。还是忍不住来到了侯卫东地办公室。

“侯书记。你看报纸没有?”

“我才到上青林工作之时。很长一段时间无事可做。只能天天看报纸。形成了习惯。现在进办公室第一件事情就是看报纸。”侯卫东见郭兰满脸沉重。知道她想说什么。有意让气氛放得轻松一些。

“我担心胜宝集团地事情。对你很不利。”在人多地时候。郭兰总是称呼侯卫东为侯书记。两人单独在一起之时。她基本上不称呼侯书记。而是用“你”来代替。

侯卫东坐在桌前。两眼直视着郭兰。七年时间。郭兰还是如以前在青干班地那个样子。脸上几粒淡淡地痣。鼻尖微翘着。只是随着岁月流逝。以前清秀地面容多了几分从容。更多了几分韵味。

在侯卫东毫不遮掩地目光之下。郭兰最初还故作平静。很快脸就红了。她用手摸了摸脸。道:“你别盯着我。我脸上还算净。出门照过镜子地。”

自从那天陪着周昌全跳舞以后,侯卫东与郭兰面前地薄纱似乎被揭开了,两人都心照不宣地明白了对方的心思,只是两人的职务摆在哪里,在对待私人关系上很是慎重。

侯卫东收回了目光,道:“在常委会上我就打定了主意,为公,这是保护国家不可再生资源,为县里争取利益,为私,胜宝集团这等条件就是给成津安了火药桶,县里就等着当扑火队员,我以前在益杨开发区工作过,与最基层村民打过交道,知道其中的利害。”

“朱书记的心思你应该很明白,他眼见着煮熟的鸭子飞走,十有**会责怪你,凭我的观察,这次你很可能有变化。”她又道:“你在上青林修路,靠跳票在镇里取得一席之地,给两位领导当秘书,又来整治成津地烂摊子,每走一步看上去容易,我知道里面的艰难。”

“人生起起落落,也是寻常之事,我这几年走得太快,未必是好事。”侯卫东口里轻松心中却是另一番感慨:“郭兰真是知书达理,善解人意,对自己内心的了解甚至超过了小佳。”

小佳是妻子,李晶是情人是小丑丑的妈妈,段英是生命中地匆匆过客,郭兰则是红颜知已。

九月中旬,胜宝集团与茂东市签订了意向性协议,侯卫东虽然没有看到协议的具体内容,但是凭着胜宝集团持币而骄的狂妄,他知道茂东市的那份意向性协议大体内容。

即使胜宝集团没有落户成津,成津的发展势头也很是迅猛,新城区初见雏形,建设量成倍增加。易中岭修路尝到了甜头以后,从土特产行业彻底脱身,由修路延伸到房地产,看着成津挂出来的几个建设项目,禁不住口水直流,只是侯卫东把持着成津,坚持搞公开招标,易中岭就将侯卫东视作眼中钉。

“黄书记,我不明白为什么市委还能容忍侯卫东,他目无领导,狂妄得很谁也,而且还翻脸不认人。”

黄子堤道:“你以为侯卫东这么好弄,他是祝焱的人,更是周昌全的人,打狗也得看主人。”

“祝焱在茂云,周昌全隔几年就要退人,可是成津最好的发展空间就是这几年,让他在成津当拦路虎,我们地损失就大了,曾昭强比侯卫东灵活得多,只要他能在成津主政,我们操作下来一、两个大项目,这一辈子也就够吃了。”

黄子堤犹豫了一会,还是没有最后答应,道:“这事要等火候。”

第二天,黄子堤到了朱民生办公室,朱民生正拿着省政府的报表发火。

“我们与铁州差距不是在缩小,而是不断扩大,这里而什么原因?”朱民生脸色很不好看。

黄子堤接口道:“是我们干部保守,年老的干部保守,年轻的干部也是明哲保身,为了官位,宁愿放走一个大型企业,这是为一已之私而影响一个地区的发展,严重点说,影响了一个县地历史。”

朱民生当然知道他说的是谁,道:“我下了决心,必须换掉侯卫东。”

“朱书记,侯卫东是周省长地秘书。”

“工作岗位轮换是很正常的事情,年轻人嘛,就要多岗位锻炼,你给提个方案,看他轮换到哪里,最后多轮换几个岗位。”朱民生很早就想动侯卫东,可是投鼠忌器,一直没有下狠手,此事以后再不换掉侯卫东,肯定会影响他地威信,他不允许再沙州地盘上再次发生同样的事情。

黄子堤想了一会,道:“方案一,文体委主任年龄到了,正准备换掉,他可以过去当主任;方案二,侯卫东是学法律地,如今政法委班子弱了些,他可以充实到政法委机关,任副书记兼综治办主任。”

朱民生思考了一阵,道:“让我再想想。”

黄子堤走出门,心道:“朱民生还真是书生,想得多,做得少,不是干大事的料,如果此事放在周昌全身上,早就下手了,哪里管得了这么多。”

黄子堤回到办公室,朱民生又打电话过来,道:“就让侯卫东到文体委,但是时间推后一点,等过了国庆,再提到常委会上研究。”

晚上,侯卫东接到了杨柳的电话,杨柳声音压得很低,道:“我无意中得到一个消息,市委准备搞轮岗,侯书记可能要到市委部门来任职,具体哪一个部门不清楚。”

“准确吗?”

“基本准确,我刚才和杨腾在一起吃饭,杨腾喝醉了酒,无意间说出来的。”

放下电话,侯卫东长长地叹息一声,心道:“朱民生到底还是下了决心。”在家里坐了一会,他给周昌全打了电话。

“既然如此,你干脆到省里来?”

侯卫东道:“我暂时没有到省里的考虑,从哪里跌倒,我就在哪里爬起来。”

“卫东,你还年轻,目光放远一些,没有必要争这口闲气。”

“周书记,我一个处级干部到了省里,也没有多大意思,我的想法是轮岗到一个实在一些的部门,实实在在做些事情。”周昌全是副省长,但是他的年龄和其他副省长相比要大许多,退居二线也就是这几年的事情,他身上周昌全的铭印太深,到了省里说不定还真是闲着了。

“你想到市里哪个部门?”

“农机水电局,竹水河水电站是在我任期内搞起来的,我还得看着这个水电站继续搞完。”

“好,这事我去打招呼。”

周昌全是何等聪明之人,农机水电局只能算中等局,但是上可以联系吴英副厅长,下可以联系朱小勇的竹水河水电站,侯卫东如此用意,他一眼就看穿了,不过,看穿归看穿,他还是乐意为侯卫东打招呼。

过了国庆,侯卫东的调动文件就下来了,他到市农机水电局出任党组书记、局长。

不久以后,曾昭强被任命为成津县委书记。

秘书长杨森林又给胜宝集团樊得财打电话。

樊得财对茂东的基础条件很不满意,他最中意的地方还是成津县,接到杨森林电话以后,他带队回到了沙州。

曾昭强得知此消息后,给代县长周福泉打了电话,道:“周县长,你去和樊得财见一面,县里财政状况你很清楚,樊得财如果一点都不让步,五年之同麻烦不断,五年之后你我在什么地方都不清楚,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周福泉挂了电话,半天才反应过来:“原来曾昭强是赞成侯卫东的意见,哎,这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