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591章 不妥协(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昭强离开以后,侯卫东在办公室沉默良久,他知道,集团意向性协议提到了县委常委会,按照议事规则来办,他和曾昭强必定会产生裂痕,而且这个裂痕将很难缝合。

这显然是侯卫东不愿意见到了局面,但是原则问题不容出卖,侯卫东坚信他是正确的。

当侯卫东刚参加工作之时,他为了争取一个好的生存环境而奋斗,当他成为了县委书记以后,随着权责的加重,责任感和使命感在他心中油然而生,这是一个渐变的过程,也是量变引起质量的过程。

“是否将此事提前给朱民生汇报?”

这个问题让侯卫东费了许多思量,凭着他对朱民生的了解,他知道朱民生更看重的是政绩——短期内追上铁州市的政绩,与其如此,还不如假装糊涂,先斩后奏。

至于向市长刘兵汇报的念头,仅在侯卫东脑海中一闪而过。

组织部长郭兰从侯卫东办公室出来以后,心情莫名地烦躁,她把胜宝集团协议书放在桌面上,一字一句读着,她对行政工作并不熟悉,可是从大学毕业以后一直在组织部门,对官场上的起起伏伏看得太多,她自然明白侯卫东否决这份意向协议将面临的风险。

办公室主任黄帆敲门而进,道:“郭部长,双河镇梁部长来电话,今天中午想请您到双河镇看一看新建的党员图书室。”

郭兰根本没心情,道:“算了,今天我有事,改天再到双河,你给梁书记说声对不起了。”

在办公室坐了好一会,郭兰拿起了手边的电话。

“我是郭兰,有几句话想说,方便吗?”

“方便。”

“你能不能重新考虑关于胜宝集团意向性协议地决定。”

“这只是我个人地决定。还未经县委常委会讨论。

郭兰听到侯卫东貌似轻松地语调。突然觉得有些虚火上冲。道:“侯卫东-书记。你从上青林走到这一步。不容易。朱民生书记对胜宝集团抱有很大地期望值。如果因为你否定了意向协议而让胜宝集团离开了沙州。这个后果你考虑过没有。失去了市委书记地支持。对县委书记意味着什么。”

“郭兰。我否定地是意向性协定。而不是断绝与胜宝集团地合作。这两点有明显区别。”

郭兰反问:“有区别吗?”

“这要看胜宝集团,而不是在于我。”

放下电话以后,侯卫东想起郭兰如斗鸡一般的语气,不禁感到了一阵温暖。

第二个星期三,县委常委会如期举行,最后一个议题是关于论胜宝集团意向性协议。

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周福泉的介绍分为三个部分,一是向常委会介绍了胜宝集团的基本情况,二是详细谈了与胜宝集团多次拉锯式的谈判,三是概括讲述了意向性协议的情况。

他平常报告工作总是三言两语就完成,今天一反常态,啰嗦地讲了接近四十分钟,所有常委们都很有耐心,会议室只有周福泉略略有些尖锐的声音。

这个声音如麻雀,在会议室里扑腾。

他汇报完了以后,侯卫东平静地说了一声:“请各位发言。”

会议室一下就静默了起来,等了一会,副书记高小楠打破了沉寂,道:“一千二百亩土地,我县农民人均土地只有一亩一、二,按照平均数来算,至少有一千人要失去土地,他们以后怎么样生活,这不仅是经济发展问题,更是一个社会问题,需要统盘考虑。”

他补充道:“胜宝集团的生产用地,只能从沿河两岸的平坝地区考虑,那里涉及人口更多,成本更高,矛盾更加激烈。”

另一位副书记莫为民接口道:“要发展就不能怕困难,整顿磷矿困难大不大,很大嘛,我们也反这事弄了下来,胜宝集团来了以后,不说税收,就是带动的就业人口就能消化失业人口。”

按照常委会的惯例,发言通常是由常委们先说,然后是副书记,最后是县长和县委书记,此时两位副书记抢先发表了意见,常委们一时无语。

郭兰见有些冷场,道:“意向性协议只是意向,并非是正式合同,在土地问题和原料价格问题还要进一步谈。”

……

当大部分常委含糊地发言以后,县长曾昭强视线收了回来,浓眉扬了扬,道:“我谈两个观点,一是如何摆脱大山意识,岭西、沙州、成津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大山意识,大山意识就容易让干部夜郎自大、裹布不前,固步自封,在与胜宝集团的合作中,我们不仅要看到困难,更要看到发展前景,我认为困难

克服的,一个项目好不好,关键还是看发展前景。

“二是如何形成开拓意识,这其实是前一个问题的另一面……”

等到曾昭强发表了意见,侯卫东道:“我首先谈一谈招商引资的目的,增加了税收和经济总量,提高了科技水平和工业水平等等,但是这些是好处,不是最终目的,最终目的是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其次我想说实事求是这个观点,这其实是**思想的精华。”

谈完了大道理,他明确表示,“谈判组作了大量工作,取得了意向性协议这个初步成果,这些都值得肯定。”

“但是,胜宝集团的要求过于苛刻,不可靠的因素太多,总体上弊大于利,我建议在意向性协议的基础上,继续与胜宝集团谈判,要尽量做到企业、政府和村民的共赢。”

曾昭强面沉如水,道:“胜宝集团态度一直很强硬,这个协议是在高榕副市长和江津主任亲自指导下,我们经过深思熟虑,与胜宝集团讨价还价的结果,推翻此协议意味着与胜宝集团谈判失败。”

侯卫东回避了高榕副市长,继续道:“胜宝集团有资金,我们有资源,双方是平等的,胜宝集团不能将其意愿强加给另一方,成津县如果接受了如此苛刻的条件,必将引发严重后果,如果他们不愿意让步,我们只能另外招商,磷矿是不可再生资源,这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县委县政府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

侯卫东和曾昭强两人的观点与上一次两人沟通时基本一致。

自从侯卫东主持县委工作以来,众人还没有见到如此针锋相对的辩论,大家表情各异地听着两位主要领导交锋,没有人再说话。

辩论永远没有赢家,按照常委会议事规则,县委书记对每个议题的讨论一般要最后发言,科学集中讨论意见,提出决策方案和意见,提请会议表决,看更多的官场小说,就去官场小说网:www.guanchangbiji.info。

侯卫东依据此条款,停止了争论,道:“胜宝集团意向性协议事关大局,同志们提出了很好的意见,我再谈一谈意见,然后通过无记名投票方式,对是否修正意向性协议进行表决。”

曾昭强对表决结果心知肚明,脸如冰,暗道:“侯卫东到底年轻气盛,比当年的祝焱还有强硬,祝焱对马有财还是礼让三分,而侯卫东根本不知退让,根本不给堂堂的县长留面子。”

拿到了县委常委会会议纪要以后,曾昭强找到了胜宝集团董事局副主席樊得财,道:“县委常委会已经否定了意向性协议,我们还得就合作事宜进行第二轮蹉商。

樊得财大感意外,道:“谈好的事情,怎么说变就变。”

“这只是意向性协议,不是正式合同,而且里面有不少未定事宜,启动第二轮蹉商很正常。”

“我们的要求经过了董事局,不能更改。”

曾昭强冷冷地道:“请樊先生再向董事局汇报,在争议最大的土地问题上必须进行投入,具体数额可以谈,但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就算是胜宝集团,也得按照我们游戏规则来办事,没有特殊。”

樊得财进入大陆以来,面对的向来都是讨好的笑脸,曾昭强如此态度,让他勃然大怒,当他想发火之时,曾昭强冷笑数声,拂袖而去。

第二天,胜宝集团谈判小组全部离开了成津。

第三天,《茂东日报》登出了新闻,胜宝集团与茂东市展开了实质性谈判。

曾昭强在黄子堤的安排下,在八月底向朱民生就胜宝集团问题作了单独汇报,朱民生得知谈判进展很顺利,放心不少,此时见到茂东新闻,他直接给曾昭强打了电话,“胜宝集团怎么一回事?”

曾昭强早有准备,道:“县委侯书记否定了意向性协议,胜宝集团不愿意再谈。”

“乱来。”朱民生怒道:“你怎么不报告,还讲不讲政治,讲不讲原则?”

面对着朱民生的怒火,曾昭强心中暗喜。

骂了曾昭强一顿,朱民生让秘书赵诚义找来了成津县委常委会的会议纪要,看罢纪要,他痛心疾首地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早点下决心就好了。”

秘书长杨森林正好过来汇报事情,朱民生道:“森林,你份纪要你看了没有?”

杨森林道:“我是上午才看到这份纪要。”

“这是十几亿的投资,怎么能意气用事,由秘书长出个面,找樊得财谈一谈,争取尽量挽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