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589冲冠(补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行程结束,已到了九六年九月初,天气渐渐凉了,岭西T|纽约、费城、华盛顿、尼亚加拉,说观光景点,美国西部自然风光强于东部,但是美国重要的人文景观基本上都在东部,要了解和认识美国的过去和现在,就得到东部这几个大城去走一走看一看。

一路上,到曼哈顿去看了唐人街和自由女神雕像,到费城去看了诞生美国的“独立厅,到华盛顿去看了国会大厦和白宫,看到了美国的强大与繁荣,侯卫东心里也憋着一口气,思绪总是想着成津县的建设。

回到了岭西,省委组织部开了座谈会,与会众人纷纷谈了自己的感受,侯卫东这才知道,大家的心思都相差不多。

省委组织部长高义云听了学员们的发言:“听了同志们的发言,我感觉大家收获很大,据我看来,收获有三条,一是开阔了眼界,岭西是内陆省份,封闭了数十年,也应该让同志们走出岭西看世界,走出岭西看岭西……”

“二是学到了知识,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为美国培养了众多的国会议员,其教学水平是举世公认的,你们能与世界最发达国家的最优秀管理专家学习和讨论,对以后实际工作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三是大家到了最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激发了建设祖国热情,我说,这才是出国学习的最大收获,我们要将目光放远,要拿出与世界一流比高低的劲头…这次学习的大部分是一方大员,管着数十万到数百万人口,肩上责任重大,丝毫也不能懈怠。”

开完座谈会,省委招待所组织吃了便餐,然后各自返程。

成津县委县政府得知了归程,副书记高小楠、委办主任谷云峰,公安局长罗金浩,检察长阳勇以及建委、财政等部门的头头都来到了岭西,等到侯卫东从省委组织部吃完便餐出来,谷云峰和秘书杜兵已经门口等着了。

“高书记和金浩局长等人都在金星大酒店等您。”

侯卫东道:“哎,没有必要到岭西来,我很过意不去。”

谷云峰笑道:“这是同志们自发的心意。”

到了金星酒店。进屋之时。众人还鼓了掌。侯卫东一一与同志们握手。此时他脑子里想地不是哪些人来了。而是想地哪些人没有来。他马上将这个念头赶走。心道:“没来很正常。来了亦正常。”

酒至三巡。县委副书记高小楠道:“大家集体举个杯。酒就别敬侯书记了。他久别胜新婚。”

众人便站了起来。举着杯子。然后一起喝了。

七、八辆小车排成了车队。浩浩荡荡地上了岭沙高速。今天已有四起车队从收费站经过。把收费站地同志们弄得傻楞楞地。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一回事情。

回到了沙州新月楼。侯卫东与同志们依次握手告别。谷云峰和杜兵提着大包送到了门口。由于小睡在床前。小佳则站在床前等着。

到了门口。等到谷云峰和杜兵将包放了进去。侯卫东道:“我上午要到市委去。杜兵下午来接我。”谷云峰笑道:“那我就走了。不打扰侯书记休息了。”他与小佳打过招呼。就离开了新月楼。

“你这次开了洋荤,到美国走了一个月,什么时候带我和小也到国外去玩一玩。”小佳抱着侯卫东亲了亲,又准备帮着他收拾行李。

“以前觉得国外很神秘,走了一圈,这神秘感就消失了,他们确实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同样也存着这样那样的问题,喂,小佳,你别收拾,小睡了吗?”

小佳挽着侯卫东胳膊,两人并排站在床前,小睡得很香,侯卫东暗道:“小与小丑丑还是有七分相象,两人以后长大了,不知会不会相遇。”又想道:“如果李晶这次又怀了,那我就有三个小孩子了。”

想到这一点,侯卫东在心里后悔九十年代的孟浪,不过世上没有后悔药,他也不想为了此事吃后悔药,李晶和小丑丑已经成为他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人。

他对小佳心里就怀着内疚之情,甚至对李晶亦怀着内疚之情,有时暗忖:“幸好与段英只是几夜之情,如果两人继续发展,则自己将要人格分裂。”

看了小,与小佳分别洗了澡,两人上了床,亲吻着小佳柔软的身体,慢慢地来了情绪。

第二天,侯卫东开着蓝鸟车将小佳送到了园管局,然后开着车从东城区到了西城区,又到了南部新区,仔细转了转沙州,到了九点半才到了市委,先找到市委书记朱民

报了在美国学习成果。

从美国回来就来市委汇报工作,这是讲政治的表现,朱民生很满意,讲了鼓励的话,道:“出去走一走,关键是学以致用,回来以后要抓紧胜宝集团的事情。”

侯卫东下了楼,给政法委书记洪昂打了电话,洪昂笑道:“来了别想着走,去吃大户。”大户是指财政局长季海洋,财政宾馆经过重新装修,又成为洪昂等人活动的据点。

中午,等到了洪昂,侯卫东送上了小礼物,一包波士顿物产枫糖。

每年春天,新英格兰北部大地上的白雪还未融化,枫树汁已经涌了起来,人们点燃了煮糖用的容器,熬制那甜甜的、呈琥珀色的枫糖浆,大部分的制糖厂欢迎游客前往参观,而在非制糖期,游人可在一家专门的博物馆中欣赏到制糖的全过程,这就是新英格兰枫树博物馆。

侯卫东为朱民生、刘后人、洪昂、粟明俊、季海洋、曾昭强等人准备了这种枫糖,越洋带回来的礼物,礼轻轻意重。

寒暄以后,侯卫东谈了自己的想法:“蔡正贵是多年的政法委书记,有功劳,也有苦劳,只是在政法委书记这个岗位上时间太久了,年龄稍大,能否换一个岗位,新任公安局长罗金浩年富力强,可以考虑提拔使用。”

洪昂从市委常委、秘书长身份到政法委任专职书记,为了提高自己的份量,他有心要动一动各县政法线上的干部,听到了侯卫东提议,点头道:“省里明确县委书记、县长、组织部长和公安局长要定期轮换,如今四个县的政法系统领导人也应该动一动了,卫东的建议很好,我会认真考虑。”

谈完正事,季海洋从岭西赶了回来,三人细嚼慢咽,吃了一顿好饭。

吃完午饭回到了成津县城,成津县城是侯卫东根据地,离开了一个月,他心里还着实有些挂牵。

“云峰,这一段时间县里与胜宝集团的谈判有进展没有?”侯卫东到了美国这一段时间,周福泉还没有向他汇报过胜宝集团的谈判情况。

“谈判有一半时间在成津县,另一半时间在沙州,高市长和市计委主任江津、曾昭强县长、周福泉副县长一直在参加谈判,还没有见到正式的东西。”谷云峰作为办公室主任,每天坚持向侯卫东报告成津县情况,他没有参加对胜宝集团的谈判,对谈判详情了解不多。

“把福泉同志请到办公室。”

谷云峰马上就给周福泉打电话,周福泉接通了电话,道:“我还在沙州市政府,正在和胜宝集团谈,谈得很艰难啊,听说侯书记回来了,回来就好,我有事情要向他汇报。”

周福泉很快打通了侯卫东办公室电话,道:“侯书记,这一个月没有打扰你,我们和胜宝集团谈了五次,今天高市长、江主任和曾县长都到了,按高市长的要求,今天要要签一个意向性协议,把胜宝集团留住。”

侯卫东问道:“你们辛苦了,谈判是最消耗精力的事情,胜宝集国以前的条件很苛刻,在意向性协议上有所改变没有?”

周福泉沉默了一会,道:“基本上还是原来那些,只是略有调整。”

“具体在哪些方面有调整?”

“以前要求前三年税收全部返还,这一次他们提出第一年全部返还,第二年减半返还,第三年返还三分之一,第四年正常纳税。”

“这一条无关紧要,关键是土地如何处理?”

“他们提出要一千亩,但是土地要求免费使用,这一条他们一直在坚持。”

侯卫东语调严肃地指出,道:“成津财力有限,根本无法兑现征地款项,此事涉及面广,千万要谨慎,对于胜宝集团的合理条件要接受,优惠也要考虑,但是无理要求我们不能接受。”

放下电话,周福泉一阵苦笑,他作为常务副县长,夹在了侯卫东和曾昭强之间,现任县长曾昭强与前任县长蒋湘渝性格差异太大,蒋湘渝基本上与侯卫东同步调,而曾昭强则很有个性,又得到高榕副市长的支持,因此在这一月的谈判之中,他多次想给侯卫东打电话,却又始终末打。

第二天,侯卫东拿到了成津县政府与胜宝集团的意向性协议,看完之后,尽管他有了心里准备,还是忍不住拍了桌子,怒道:“这样的协议还用得着谈判,这是胜宝集团赚钱,成津县来当冤大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