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587章 冲冠(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临行前,侯卫东最关注的事情还是与胜宝集团的谈判,如果合情合理地把事情谈成,成津县将受益非浅,特别是财政收入这一块将得到极大提高。但是如果胜宝集团要价过高,则是一件麻烦事。

侯卫东不仅要考虑利益问题,还得考虑市委市政府的态度,特别是朱民生多次为了胜宝集团签定,他的态度将对谈判发生重要的影响,并对成津县谈判方产生了巨大的压力。

为此,侯卫东特意请曾昭强进行了一次谈话。

蒋湘渝离开以后,侯卫东多次想过谁是县长的接任者,他万万没有想到新任县长是年龄已经偏大的曾昭强。

以前在益杨上青林工作之时,他与曾昭强接触得很紧密,还有经济上的来往,因此,曾昭强是他最不愿意搭档之人。

曾昭强来到了成津以来,多是在公共场合与侯卫东见面,两人单独在一起喝酒吃饭,还是第一次,他与侯卫东慢饮小酌,摆开了谈心的架式。

“曾县长,我要走一个来月,县里的事情就拜托给你了。”

“侯书记,成津整体发展情况很好,没有什么大问题,目前压力最大的还在胜宝集团,谈判的分寸不好掌握,稍不留意就几面不讨好。”

“我认为此事还得用三个有利于为标准,谈判结果要有利于发展成津的社会生产力,有利于提高成津的综合力,有利于提高成津人民的生活水平,以此为标准,县委县政府满意,人民满意,领导也才满意,否则后患无穷。”

“侯书记。你能不能说得具体一点。”

“胜宝集团是漫天要价。我们得坐在还钱。他们目前提出一千亩土地、出口退税、税收返还、原产料保底等要求。这些问题都可以谈。但是唯一地条件不是让县里吃亏。双赢地结果是大家应该能够接受地。”

由于与胜宝集团地谈判还在进行之中。参加人有沙州副市长高榕、市计委主任江津以及县政府主要领导。他就只讲了一个大原则。

曾昭强深知此事棘手。搞不好就里外不是人。道:“高副市长态度很明确。她地想法是用最优惠地条件把胜宝集团留下来。只有到成津地企业多了。成津才能真正地发展起来。”

“胜宝集团是与成津县政府。主体在于成津县政府。最终负责任地是我和你。至于高副市长。她是作为上级领导指导县政府地工作。我认为。只要按照三个有利于地原则办事。市委市政府会尊重我们地意见。”

侯卫东与高榕有隔阂。在整治磷矿期间。高榕想保国土房产局地老芶。他则坚持着把老芶调换了工作岗位。后来又让老芶由领导岗位转入非领导岗位。这事以后。侯卫东明确感到了高榕地不满。

“侯书记,我再谈具体一些,这一千万土地,能否免费给胜宝集团,如果要价钱,大体上在多少合理。”

“土地不能免费,县里出了钱今后还可以得到税收和政绩,可是以县里的条件必须要让农民受损失,这个止损点要让相关部门认真计算,可以用这个止损点作为谈判的底线。”

谈了正事,侯卫东和曾昭强回忆起在益杨的点点滴滴,气氛渐渐好了,这是两人第一次当面谈益杨的事情,当然,只谈益年的人和事,对于上青林大弯石场的事情,两人小心翼翼地回避了。

当年侯卫东在山上办石场,曾昭强是益杨县交通局长,大搞交通之时,他坚持让碎石协会全额垫资,把侯卫东、秦大江、曾宪刚等人弄得死去活来,后来,曾昭强的老婆王英看着石场利润高,便与朱兵一起也在上青林开了石场。

那一个石场叫做小弯石场,具体经营由朱兵父亲朱富贵来负责,但是前期开办费用七万则全部由侯卫东出资,后来石场经营顺利,朱兵坚持给了侯卫东两万,算是了结这笔帐。

在经营石场这件事上,从侯卫东的角度,上青林所有的一切都是以母亲刘光芬的名义来进行,具体经营由何红富等人,与他并没有多大的关系。从曾昭强的角度,他的老婆王英是下岗工人,下岗工人再就业是国家提倡的,与他关系也不大。

所以,两人都是当事人,又都不是当事人,几年时间过去了,当年的毛头小伙子侯卫东神奇地成了成津县委书记中,交通局长曾昭强成了成津县长,两人不约而同地绕开了上青林石场这个话题。

过完七一,岭西省政府考察学习团前往美国,由副省长秦路带队,省委组织部副部长丁原负责团里实际工作,茂云市市委书记祝焱、、铁州市市长赵一山、沙州市市长刘兵以及省级部门处级领导和县委书记和县长,全团共十五人,多为一方诸侯,县委书记侯卫东在全团年纪最轻,但是职务不算最低,团有还有四位县长,以及省政府的三位处长,姬程处长还是侯卫东的旧识。

省政府办公厅信息中心处长姬程曾经在九五年与侯卫东一面之缘,这次在省政府开会,他显然没有认出侯卫东,侯卫东也乐得装糊涂,装作第一次见面。

上飞机前,祝焱把侯卫东拉到跟前,道:“我们先到波士顿,李晶带着祝梅随后过来。T[想着能见着女儿,祝焱说不出的高兴。

“小梅第三次手术做完了,据说听力恢复得不错。”

祝焱带着些遗憾:“她错过了学习语言最佳时期,现在还得重新补课,这次见面我们还得笔谈。”

“我听说这边的恢复水平很高,可以再留在美国恢复一段时间。”

祝焱开了句玩笑,道:“梅梅学一口英语回来,我还是没有办法和她对话。”

对于这一次美国之行,侯卫东事先一点没有得到消息,后来才得知是组织部副部长丁原来负责具体工作,报那些名单也是丁原说了算,得知祝焱也要去美国,他心里明白了几分。

李晶到美国去了以后,期间回国数次。

她是精工集团董事长,总经理还是创建时期的吴兴彬,吴兴彬是沙道司老人,业务精熟,如今精工集团走上走轨以后,李晶只管大事,具本事务就由吴兴彬处理。

侯卫东正想着李晶,李晶电话打了过来:“我和梅梅到了波士顿,住在查理斯河畔,晚上请你和祝书记吃波士顿美食。”

侯卫东笑道:“我是沙州胃口,不管什么大餐,都不如一碗上青林豆花来得舒服。”

李晶笑道:“你还真是土包子,我提前问过了,波士顿的新英格兰蛤肉杂烩、鱼饼及清煮龙虾都很不错,你到了美国就别吃中餐了,入乡随俗,否则是白来一次。”她又道:“小丑丑学会了一些英文,想着以前我们学英文的情景,完全是无用功,我还不如小丑丑说得好。”

从岭西机场上了飞机,转乘到上海,飞至洛杉矶,从洛杉矶再飞往波士顿。经过长途飞行,到了波士顿,岭西代表团皆疲惫不堪,侯卫东是最年轻的团员,下车以后,只有他精力旺盛。

入驻了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团长秦路副省长将团员们召集在会议室,再次宣布纪律,第一条纪律就是一切行动听指挥,外出必须请假,并且两人以上同行。侯卫东想着李晶在查理斯河畔等着自己,心如猫抓一般,可是初到政府学院就请假外出,实在有违常理,他和祝焱相对苦笑,都遵守着团里的纪律。

李晶听到此消息,很是失望,道:“岭西还是不够开放,如果经常在外面走一走,开阔眼界,就不会把团员弄得如鸵鸟一般。”

侯卫东辩护道:“我们不是普通公民,是代表着岭西政府的形象,没有纪律约束怎么能行,对了,同行的还有信息中心的姬程处长,我记得你挺讨厌此人。”

“姬程,我好几年没有同他交往了,这么多年了,他还在信息中心混日子,也没有多少发展前途。”李晶以前是沙道司副总,凡是省政府的官员她都很重视,此时掌握着精工集团,眼界开阔了,姬程这种级别的官员都不在话下。

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很重视这次岭西代表团的培训学习,派赛格教授负责接待工作。

赛格教授90年代曾经担任福斯基金会驻华首席代表时,就有过安排中美官员交流培训的想法。99年,来到政府学院任教的赛奇教授开始筹划这一项目,此时已有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官员在政府学院进修过,这一次偶然情况下,他与岭西省委书记蒙豪放在北京见了面,就邀请岭西官员到肯尼迪政府学院进行短期培训交流,如果效果好,将继续开展合作。

赛格教授是中国通,他很理解岭西的干部,第二天,安排了一辆大客车,将十五位岭西干部拉到波士顿城转了整整一天。

当车行至唐人街,岭西干部们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正门华埠牌楼四个大字:“天下为公。”在座的都是有相当级别的领导干部,学过党校课程,都知道此为孙中山所说。

街上挂满了手掌大小的青天白日旗和美国星条旗,这让侯卫东后背上汗毛都竖了起来,在他的印象中,这个旗帜代表着一个旧时代,充满着血腥与混乱,一车人的眼睛都在寻找着,终于在一个楼顶见到了一面巨大的五星红旗,来到了波士顿市政府大楼的旗杆上,看到三面旗:美国国旗,马萨诸塞州州旗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岭西所有干部这才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自豪的笑容。

陪同翻译对这种表情很熟悉,道:“在美国的华人,有很多都是在解放前跑到美国来的,他们还当过去的中华民国是自己的祖国,所以很多华人协会选择青天白日旗并没有政治倾向,就如同海外华人还在写繁体字一样,只是一种习惯,这几年很多协会由青天白日旗改挂五星红旗,过去华埠10月10日大张旗鼓,化了,这体现了我们国家地位的变化。

侯卫东暗道:“邓公说得不错,发展才是硬道理,国家如此,地区亦如此,成津必须要加快发展,才能对历史负责。”想着这个问题,他心里又开始担心胜宝集团的谈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