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584章 改变(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昌全和侯卫东谈了一会正事,脱尘温泉最好的按摩师T3来。

从事按摩行业多数是女人,但是脱尘温泉技术最好的皆是男人,就如在家煮饭多是女人,可是最好的大厨师甚少见到女人,女裁缝比比皆是,最顶尖的大师多是男子。

等到周昌全做完按摩,谢绝了水平的挽留,几辆车回到了财税宾馆,财税宾馆门口停了不少小车,其中一辆是郭兰乘坐的越野车。

用专用电梯上了楼,郭兰站在迎客厅的窗边,俯视着沙州大地,想着心事,听到脚步声,转过头来,见到了被人簇拥着走进来的周昌全,今天到财税宾馆,她只是以为去财政厅蒋副厅长见面,没有料到居然见到了当年的市委书记周昌全。

侯卫东介绍道:“周省长,这是成津县委组织部长郭兰。”周昌全停下脚步,与郭兰握了手,笑道:“卫东,成津组织部长怎么都是漂亮的小姑娘,我记得以前的部长叫李致吧。”侯卫东道:“李部长调走了,郭部长这才调来,郭部长以前在市委组织部工作。”

周昌全看了郭兰一眼,道:“在市委组织部,我们是楼上楼下,以前怎么没有看见过你。”

以前在市委机关,周昌全只认识市委机关的主要负责同志和周边的工作人员,郭兰这种组织部普通工作人员,根本没有让周昌全认识的资格,但是这个事实说出来有些煞风景,郭兰很机灵地避开这个问题,道:“周省长,我以前留的是短头发,头发是近年才慢慢留长的。”

在郭兰印象中,周昌全总是坐在主席台上忧国忧民的形象,此时面对面,见到谈笑风声,心里一时扭不过弯来,还挺不习惯。

季海洋是挺艺术的人,以前在车上总放着老歌《桑塔露亚》,到了财税宾馆,将顶楼的小会议室改成了最大的包间,小会议室有一个大侧门直奔外面的楼台,以前这是领导开会累了出去抽烟的地方,如今全部被绿化了,经过改造以后,小会室与楼台连在了一起,档次立刻上来了,在小会议到楼台连接处有一个小高台上,上面还放了一架钢琴。

侯卫东陪着周昌全进来之时,小会议室正放着背景音乐,音乐正是老歌《桑塔露亚》,“看晚风多明亮,闪耀着金光,海面上微风吹,碧波在荡漾……”

“季兄,别放音乐,找真人弹琴才上档次。”

“平时我们有一个固定演出者。沙州音乐系地。今天她到岭西去了。”

晚饭。周昌全原本不擅酒。调到了省城以后。更不喝白酒。只喝红酒。端起红酒杯子。大家文雅了许多。天南海北地聊着。在席间。郭兰提出了派人到省财政厅去上挂锻炼地请求。蒋副厅长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周昌全注意到那台钢琴了。他对柳洁道:“季局地品味还不错。这个餐厅还设了一架钢琴。你露两手。”他知道柳洁钢琴弹得极好。也喜欢表演。

柳洁欣然上台。她打开琴盖子。很流畅地弹了一段。是克菜德曼地《秋日地私语》。很浪漫地曲子。郭兰听到钢琴声。放下筷子。侧耳聆听。

未弹完。柳洁停了下来。她捂着手腕走到周昌全身边。道:“刚才打网球。把手腕伤了。不能再弹了。”周昌全道:“这是什么曲子。挺耳熟。”柳洁坐在了周昌全身边。解释了这首曲子地来由。

侯卫东突然接口道:“郭兰钢琴也弹得挺好。”郭兰脸微红。道:“我是业余选手。怎么敢在柳团长面前班门弄斧。”

柳洁鼓励道:“我不是学钢琴专业的,也只算是业余爱好。”她鼓掌道:“欢迎郭部长演奏。”

郭兰没有过分推辞,坐在钢琴前,想了一会,手指放在钢琴上,很快,一串清新的音符从其指尖跃了出来。

柳洁说自己提业余爱好,纯粹是谦虚,她多次在重要场合进行过钢琴独奏,对自己水平很自信,当郭兰上台,她抱着不以为意地心情,可是当琴声响起,她神情专注起来。

周昌全问道:“这是什么曲子?”柳洁侧过头,“是《童年的记忆》,也是克菜德曼的曲子。”周昌全饶有兴趣问道:“郭兰水平如何?”柳洁聚精会神地听着,轻声地道:“没有想得郭部长如此专业,到了我们团里,比起专业琴师也不逊色。

侯卫东以前住在郭兰隔壁,这琴声曾经陪伴他渡过无数个宁静的夜晚,此时又听到熟悉的琴声,他有些忘神。

一曲罢,柳洁带头鼓掌,周昌全也跟着鼓掌,大家掌

晚餐结束之时,侯卫东心道:“按照这几次的习惯,应该去跳舞唱歌。”果然,柳洁建议道:“听刘莉说,财税宾馆有一个文化室,设备还不错,我们去唱几曲。”

在一个单位,主要领导的喜好经常被放大成全单位的喜好,比如,一把手喜欢打篮球,单位的篮球队肯定就很活跃,一把手喜欢下棋,十有**会活跃起一批棋艺爱好者,季海洋喜欢音乐,自然有人比他考虑得更加周到,在八楼设置了一个有模有样的文化室。

下楼之时,高建对柳洁道:“柳团长,我正想麻烦你一件事,今年是沙州南部新区建成十周年,我们准备搞一台庆祝晚会,在这方面我是外行,干脆这台晚会我交给柳团长,由你们专来人士来操作,肯定比我费傻劲要好得多。”

柳洁嫣然一笑,道:“既然高书记相信我们,歌舞团一定不会让南部新区失望,庆祝晚会肯定是一场高质量的晚会。”

侯卫东凑趣地道:“柳团长,你不能厚此薄彼,在南部新区晚出以后,你们那台晚会要原汁原味地在成津县来演出,成津县文化生活很贫乏,你们来演出一定会受到热烈欢迎。”

柳洁高兴地道:“这事就定下来,我回到团里就开始筹化这两台晚会,要请哪些明星,你们可以提出来,我们尽量去联系。”她道:“到成津演出之时,我可以和郭部长一起搞一个钢琴合奏,他们听到美女部长的琴声,一定会吃惊得掉下巴。”

“好,一言为定。”

财税宾馆文化室其实就是一个卡拉OK室,完全按照省城最新式的标准打造,设备一流,和庆达集团的舞厅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文化室里,市财政局的两个女同志在里面服务,两人都是眉清目秀的漂亮女孩子,等到周昌全进来,赶紧迎了上去。

侯卫东悄悄问:“季兄,你还舍得花钱,这里花了不少钱吧。”季海洋道:“现在马屁精多,春节时,局里内部搞联欢,我说设备不行,要换一换,结果他们就搞了一整套高档设备,我想这是用在全体职工身上,就同意了。”

侯卫东笑道:“季兄这是财大气粗,今年的资金还要再朝成津倾斜。”季海洋爽快地道:“今天已经倾斜不少了,如果你找得到名目,我继续支持。”

歌声响起,第一曲照例是周昌全和柳洁的苏联歌曲《一条小路》,两人配合无数次,早已唱得纯熟无比,可是越唱越有味道,听者亦觉得百听不厌。

歌声响起,刘莉主动邀请侯卫东跳舞,一边跳,一边道:“侯书记,刘坤平时被我妈宠坏了,就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小孩子,如果他得罪了你,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他计较。”

到了现在,侯卫东真是无心计较与刘坤不是冲突的冲突,道:“说起来,我和刘坤确实没有什么矛盾,最多是青春时期的意气之争,那些事,谁又会记在心里。”

第二曲,仍然是周昌全和柳洁合唱。

蒋副厅长和高健都被财政局的漂亮小女孩子请去跳舞,刘莉和季海洋也进了舞池,郭兰矜持地坐在沙发上,认真地听着歌,此时此景,不由得让侯卫东想起了多年前在沙州学院后门的偶遇。

当两人进入舞池之时,只是随着音乐而移动着步子,侯卫东久未跳舞,初时还有些生涩,很快就纯熟了起来,他带着郭兰走了几个复杂的舞步,郭兰身体轻盈无比,两人如天天在一起配合一般,只觉心意相通,舞步如行云流水,舒畅无比。

第三曲,郭兰被蒋副厅长请走,侯卫东则和财政局小女孩跳舞,这个小女孩子不过二十出头,穿得很时尚,可是舞步生涩,根本不懂得配合,害得侯卫东踩了两次脚以后,只得用前前后后地移动着,跳了一曲舞,只觉郁闷无比。

郭兰也有相同的感觉,当两人再次配合这时,郭兰道:“蒋副厅长不太会跳舞,老是踩我脚。”侯卫东深有同感地道:“刚才那小女孩子不听指挥,我给她示意,她一点不明白,哪里是享受,只能算是锻炼身体。”

说了这两句话,两人不说话了,沉浸在音乐渲染的气氛之中,各自想着心事。

舞曲即将结束之时,侯卫东无意中低头看郭兰,恰好郭兰亦抬起头,两人四目相对,如正、负极的磁场,碰上就分不开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