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583章 改变(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句话很早就看到过,可是真的7]来,才能有痛入心灵的理解,朋友们工作无论再忙,也请抽时间回家多陪陪双亲。

…………………………………………

吃完饭,一家人坐在客厅里说着话,蒋笑对侯卫国道:“你别在这里凑合了,去休息一会,人不是铁打的,总得充电。”她又对刘光芬道:“阿姨,卫国昨晚熬了通宵,上午支队事情多,他一点都没有休息。”

刘光芬闻言,马上对侯卫国道:“你这傻小子,还坐在这里做什么,到床上去睡一会。”侯永贵穿着没有标志的老警服,道:“一夜未睡有什么稀奇,想当年我们蹲点,几天几夜不合眼是常事。”刘光芬不满地道:“你别说蹲点的事情,我都听了二十年了。”

侯卫国揉着发红的眼睛,打了好几个哈欠,道:“我去睡了,估计挨着枕头起来很困难,蒋笑,你二点钟准时叫我起来。”

侯卫东对蒋笑的态度是不亲热也不冷漠,他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好几次把烟摸了出来,见小依在蒋笑身边,便将烟放了进去。

一点十来分,周昌全秘书楚休宏打来电话,道:“我们已到了沙州,周书记在财税宾馆睡午觉,下午三点先到脱尘温泉打网球,下面的事情到时再商量。”

放下电话,侯卫东又得动身,道:“我有事得先走了,爸妈,蒋笑,你们慢慢聊。”他蹲下来,道:“小,过来,爸爸亲一亲。”

这一次她表现得很好,怯生生地走了过来,主动用嫩嫩的脸蛋左、右各亲了侯卫东。小孩子娇嫩的皮肤,淡淡的奶味,让侯卫东涌起了深深的爱怜,他在小额头上亲了亲,道:“在幼儿园要乖,要听老师的话,和小朋友好好玩。”

小佳道:“明天小开家长会,你还是去参加一次,否则幼儿园小班都要读过了,你还没有见过她上课的样子,以后你会遗憾的。”

小瘦瘦的,皮肤是真的吹弹可破,只是头发稍黄,绒绒的,如洋娃娃一般,她眼睛黑如漆,格外漂亮。侯卫东再次亲了她,道:“明天有时间,我一定去参加的家长会。”

从财税宾馆专用通道到了顶楼。在走道上。一位皮肤白净地女子迎了过来。道:“侯书记。您好。”侯卫东见这女孩子很面熟。迟疑了一会。道:“对不起。我觉得你面熟。一时没有想起你名字。”女子妩媚地笑道:“侯书记是贵人多忘记事。你毕业地第一天到我家里去过。”

“你是刘莉。怎么在这里。

”侯卫东吃了一惊。

“我是刘莉。才调到在财政局办公室。”

“我记得你在银行工作。怎么放着金饭碗不要。跳到了政府机关。当然财政局待遇也不错。”

刘莉调到财政局地原因挺复杂。她不便在侯卫东面前解释。道:“当初我见到你第一面。就觉得你比刘坤有出息。事实证明我地眼光很准。”

七年前的事情,侯卫东已恍若隔世,他甚至忘记了当年的意气之争,道:“刘部长好吗?”

“我爸在县人大去当副主任去了,人大比县委要轻松许多,平时回家的日子多了,每个周末都全幅武装去钓鱼,晒得比以前黑多了。”

“很久没有见到刘部长,带我向你爸爸问好。”侯卫东对前益杨宣传部长刘军挺有好感,至少他在益杨工作期间,刘军没有利用职权给他穿过小鞋子,据他观察,刘莉的性格更象父亲刘军,而刘坤的性格心胸不宽,和其母亲更接近。

刘莉作了一个请的姿势,道:“楚秘书在909室,季局长也在里面。”

进了909室,刘莉给侯卫东泡了茶,又给楚休宏和季海洋续上茶水,然后对季海洋道:“季局,晚上菜单您看不看。”季海洋道:“你看了就行。”

刘莉压低了声音道:“是否通知副局长参加。”她早就想问这事,一直没有找到时间。季海洋道:“晚上几位局长都不参加,你要安排好,顶楼封闭了,一律不对外营业,局里的招待也不接待,等三点钟,让服务员给周省长和蒋厅长、柳团长送些水果。”

听说省歌舞团的柳洁也来了,侯卫东眉毛扬了扬,暗道:“周省长还真喜欢将柳洁带到身边,不太对劲啊。”

柳洁的年龄比刘莉略大,只是还没有到“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年龄,她如一朵盛开的玫瑰,正处于人生最成熟最美好的阶段,侯卫东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周省长与柳洁合唱苏联歌曲的情景。

刘莉见屋内烟雾甚重,将窗户打开一些,道:“季局,你嗓子不舒服,少抽烟。”

出去了十来分钟,她又转了回来,手里拿着几个盒子,“侯书记,这是运动衣和运动鞋,等会打网球之时穿。”又拿出一个小盒子递给了季海洋,道:“金嗓子喉片,吃

舒服一些。”

季海洋接过金嗓子喉片,介绍道:“卫东,这是市财政局办公室的刘莉,他父亲你是认识的,刘军部长。”侯卫东笑道:“九三年我就认识刘莉,当时还住在县委家属院。”季海洋拍了拍额头,道:“卫东和刘坤是大学同学,我把这事给忘记了。”

侯卫东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套阿迪达斯的运动衣,他一边比划着衣服,一边笑道:“我是初学打网球,球技臭不可闻,穿这么好的衣服,浪费。”

“技术差没有关系,重在参与,周省长才学打网球时也不行,现在是有模有样了。”得上一把好手了。

三点钟,侯卫东才与周昌全等人见面。

周昌全见侯卫东有话要话,很潇洒地挥了挥手,道:“我知道侯卫东有事要给我说,不用急,我们先打网球,等一会泡澡的时候,我们慢慢地说。”

柳洁拿着一身白色的运动服,用发夹将长发束成马尾巴,散发着即成熟又青春的味道,比起年轻的柳莹莹、晏紫等人,又是另外一种风格。

到了脱尘温泉,南部新区党委书记高建和脱尘温泉水平老总早就在场外等候着,三个网球场都在上午作的清洁,看上去很洁净,网场球旁边放着矿泉水和饮料,还有一些葡萄、香蕉等水果,门口几位保安挺胸而立。

周昌全进了场内,柳洁试了试球,自然而然来到了另一面,她道:“周省长,今天我要超水平发挥,肯定要赢你一次。”周昌全挥着拍子,道:“要想赢我,也不太容易,如果你真的赢一局,晚上我自罚一杯。”

见着周昌全轻松愉快的神情,侯卫东不由自主想起了他任沙州市委书记时的严肃面容,在那时,他每天连轴转,空闲的时间很少,更别提拿出一个下午来打网球。

侯卫东、楚休宏等人站在一旁观看,周昌全打了一会,道:“生命在于运动,那边还有场地,你们几人别站着。”

侯卫东来到了蒋副厅长身边,道:“蒋厅长,我是初学,陪您打一局。”蒋副厅长穿上运动服以后,肚子明显凸出来了,他道:“我是第二次打球,手艺差,怕打起来影响侯书记的情绪。”在侯卫东和季海洋强烈要求下,蒋副厅长还是拿着拍子下了场。

蒋副厅长平时甚少锻炼,二十来分钟以后,已是大汗淋漓,坐在场边喘粗气,侯卫东隔着场地看过去,周昌全还在自如挥拍脚,步伐也不慢,柳洁穿着网球服,将丰满圆润的身材显示了出来,每次跑动,饱满的胸就会跟着跃动。

打到五点半,周昌全才停了下来,大家以他为中心,围在网球场喝水,聊天,休息了半个多小时,高建道:“周省长,水平特意准备了几个池子,你看如何安排?”周昌全道:“我不搞特殊,我们七八个人,用那个中池,大家可以边泡边聊。”

贵宾区的中型池子也有两百平米,一片茂盛的竹林围绕着,很有自然风韵,几个技术很棒的技师等候在外面小间,随时准备为领导服务。

周昌全、蒋副厅长、季海洋、侯卫东、楚休宏、高建、柳洁、刘莉八个人进了温泉,柳洁和刘莉到了一处角落,两人靠着池子,有说有笑,仿佛是多年的朋友。

周昌全对侯卫东招了招手,道:“小侯,到我这边来,一边泡着,一边聊天。”拉了几句家常,周昌全道:“胜宝集团的事,你有什么考虑?”

“县委县政府真心欢迎胜宝集团落户成津,我们将积极创造最优厚的条件,让企业进得来,能赢利,但是这是在双赢的前提之下,如果他们要价太高,超出了县委能承受的底线,宁愿不做,我认为这也是招商引资的态度,不能捡到菜篮子都是蛋。”侯卫东在周昌全面前没有掩饰他的观点。

周昌全神情严肃起来,道:“这件事不是单纯的经济问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上升到政治层面之上,胜宝集团不能落户成津,不管是什么原因,你都将面临来自各方面的巨大压力,这一点你要有思想准备。”

“谈判才刚刚开始,我现在只能汇报大原则,谈判的进展我将随时向老领导报告。”

“最初我也认为是好事,所以将胜宝集团放在了成津,随着接触日深,我心里有了担心,如果为了提高政绩而对资方让步过多,对地方政府长远发展是有损害的。”

周昌全郑重地道:“省计委副主任鲁军同志很有经验,你可以多和他联系,但是,你最应该掌握的是市委市政府对此事的态度。

侯卫东其实隔三岔五地与鲁军联系,他的思路和这位省计委副主任很合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