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576章 压力(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道士在灵堂前热火朝天地做着法事,十几座麻将发出此起彼伏的哗哗声。岭西的红白喜事都是一派热闹场面。

一群有头有脸的官员围坐在高志远身旁,听他讲话。

高志远很有些唏嘘:“人这一辈子太短暂了。我认识长胜的时候。上、下青林乡刚刚合并。长胜当时出任新青林镇地党委书记。意气风发、雄心勃勃的样子至今栩栩如生。”

又道:“卫东在上青林工作是九十年代初。当时公路修好以后,我还来剪过彩。只是当时对你的印象不太深。一晃就是七、八年了。今年我就要退休,这个世界终归是属于卫东这一代人。”

高志远在上青林走出去的最大领导,侯卫东是上青林走出去地第二大领导。在侯卫东修路之时。高志远对他并没有多深地印象,当侯卫东成为周昌全秘书以后。他才进入了高志远地视线范围。

又由于他成为了周昌全秘书的原因。两人平时来往不多,并没有因为相同的上青林背景而关系密切。

此时,沙州政治格局发生了明显变化。侯卫东就趁着这个有利时机拉近与高志远地关系。他诚恳地道:“高主任,欢迎到成津来视察,成沙公路修通以后。您还没有来过?”

高志远呵呵笑道:“国仁请了我几次,都因为临时有事耽误了。这两年成津政绩斐然。整治磷矿、竹水河水电站、成沙公路建设都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之事。今天卫东是代表县委来请我。我肯定要抽时间来。不仅本人来。还要带着全国人大代表、省人大代表和市级人大代表过来视察。”

“请高主任定个时间,最好就要本月。”

“我们这一帮子人过来,恐怕要给成津带来不少麻烦。”

侯卫东笑道:“我请高主任带队下来是有私心地,各级人大代表都是各行各业地杰出代表,他们到成津来视察。对成津发展有百利而无一弊,一来可以为成津发展支招。二来可以宣传成津。三来也是招商引资地一个途径。”

高志远很高兴,他对跟随着自己的人大秘书长道:“既然侯书记这样支持人大的工作。那么回去以后就着手准备此事。争取在五月,组织省人民代表到成津视察。”

赵小军招呼了其他客人以后。又过来敬烟。

高志远道:“小军参加工作之时,是我招呼才分到了建委。我这个老头子退下来以后。说话就不起作用了。小军。你给侯叔叔敬烟,以后要多给侯叔叔敬烟。”

赵小军就恭恭敬敬地侯卫东敬烟,道:“侯叔叔。抽烟。”侯卫东摆手道:“赵小军和小佳是同事,我们年龄也相差不多。都是兄弟。”

高志远在一旁道:“卫东就别客气了,你和长胜老弟是同事。小军叫一声叔叔很正常。”

坐到十一点。眼见着高志远有离开的意思。粟明就坚持要请客,高志远推辞几句,还是允了。

一群人来到了老城区的重庆江湖菜馆。大家以上青林的历史和人物为主要谈资,气氛倒是很融洽。到了晚上两点。晚宴才结束。

高志远上车之前,他将侯卫东叫到身边,握着手。道:“昌全是好人,也是好领导。你当初为什么不跟着他到省城。留在沙州会很尴尬。”

侯卫东没有想到他会如此直率,道:“周书记调任之时,成津磷矿整治刚刚拉开序幕。而且章永泰的案子没有破,所以我就留了下来。而且到了省城以后。我这个处级干部就算不得什么,还不如留在成津,能实实在在地做些事情。”

高志远拍了一下侯卫东地肩膀。道:“沙州很复杂。你得小心。小心驶得万年船。”

送走了高志远,大家也就散去,按沙州惯例,大夜那天。亲朋好友是要守通宵的。侯卫东身份不同,能够来看望赵长胜。赵家人已是很感激了,他自然不必守一个通宵。

小佳坐在驾驶室,打关哈欠,道:“太晚了,干脆我们明天回去,今天就到沙州学院去住,很久没有回学院了,今晚去重温校园生活。”

“房间很久没有住人了,收拾起来麻烦。”

“水、电、汽停了没有?”

“杜兵在年前特意交了水、电、汽,没有停。”

小佳很想在沙州大学里住一晚。撤娇道:“老公,走嘛,我想回学院去看一看。”

生了小宝宝以后。小佳很快就习惯了母亲的角色。渐渐变得端正稳重起来,今天难得地有了些小女儿态,侯卫东自然就不会拒绝。

沙州学院已经升级为沙州大学,名字改了,学校级别也提高了。可是校园内的景色依旧。车行于校内。浓密的树叶将路灯遮得严密。每盏路灯只能照亮一小块地面。这就方便了恋爱中地男女,他们借着夜色,或是拉着手。或是挽着对方的腰。

明亮地车灯射过,将零散地两三对情侣看得格外清楚。这熟悉地情景让小佳眼中充满了柔情。

车停在了教授楼,侯卫东下车就见到了一辆沙州牌照小汽车。小佳见车牌数字很小。有些奇怪地问道:“这是那位市领导地车?”

侯卫东抬起头。见五楼房间开着灯。道:“是济书记地车,他应该是在楼上。”

上了楼,等到客厅地大灯打开。屋子里就明亮如初。房间里的灰尘倒没有想象中那么多。小佳首先到厨房里烧了开水。给老公泡了茶,拿着抹布擦试沙发和卧室的床。

侯卫东确实不想做家务了。站在阳台上看着湖边点点灯光,远处音乐系传来了若隐若现的钢琴声。随着湖光摇曳着。世界在变化,而学院地景色依然如此美丽,仿佛不受时光的污染。

侯卫东伸出头。抬头再看了看五楼,见五楼客厅的灯光仍然明亮着。里面还有隐约的谈话声,他辩认了一会,确定里面有济道林地声音。便回到了客厅,道:“济书记在楼上,我想给他打个招呼。”

“太晚了吧,而且事前没有约,现在不请自到,不太好。”

“我如果不打个电话。明天早上遇到就显得失礼。”侯卫东自嘲地道:“现在我得夹着尾巴做人,在市里多一个常委帮着说话。总比当孤家寡人要强。”

济道林接到电话也很惊奇,道:“卫东既然在楼下。那就上来,我这里没有外人,都是学院地老同事。你认识地。”

侯卫东赶紧带着小佳上了楼。屋内热热闹闹坐了六、七个人,有以前的保卫处的胡处长。还有副院长段街山等人,互相介绍以后,济道林指着侯卫东道:“段校长。要论沙州大学近十年最有出息的学生,还得数眼前这位年轻的侯卫东书记。”

侯卫东当学生干部之时就认识副院长段街山,听到济道林夸奖。连忙上前一步,道:“段院长您好,我是您的学习侯卫东,wap圈#子@网系地,这是我的爱人张小佳,九三级生物系毕业。

济道林介绍道:“段副院长已经不是段副院长了,现在是沙州大学地段校长。”

段街山很有学者地风度。不愠不火地道:“侯书记是全省最年轻的县委书记,这是我们沙州学院的骄傲。今年学校在毕业生离校前要进行离校思想教育,请侯书记来讲一堂课,为这些离校学生鼓劲。”

侯卫东就道:“到时只要母校召唤,我随时过来师兄师弟们交流经验,谈一谈工作以来的心得体会。”

大家随便聊了一会。段街山问道:“道林,我到北京开会。听说中纪委为了提高纪委书记地地位,采取了不少措施。其中一项就是要由副书记来任纪委书记。你地副书记职务应该没有问题吧。”

“省里倒是传达了相关精神,高祥林书记已经被任命为省委副书记,至于市、县一级的任职得放在了下一步。”济道林对侯卫东道:“么宪同志是优秀地纪检干部。就是年龄偏大了,关于县委副书记、纪委书记人选,你有什么想法?”

县级领导地配备问题是侯卫东最为关注地问题,听到济道林如此发问,他就郑重地道:“么宪书记是很称职的纪委书记。在整治磷矿中。处理了一批与磷矿有牵涉地干部。在成津树立了正气,这也是成津磷矿整治能够成功的重要保证。我的想法是让由么宪同志担任县委副书记、纪委书记。”

正说着,又进来了一个年轻人,模样与段街山倒有几分相似。他熟门熟路,到了客厅。自顾自地倒了水一饮而尽,笑道:“我以为只有我是夜猫子,你们几位老爷子也不差。”

那年轻人坐了下来,不等介绍,便道:“不用介绍了。我认识侯书记,他在学院读书时,我们在一起踢过足球,当时是法学系系队对阵教工队,我是教工队地成员。”

侯卫东想了想,抱歉地道:“我没有什么印象了。”

那年轻人再次伸出手,道:“段穿林。段街山是我老爸。现供职于《政经评论》。”

济道林在一旁道:“段穿林这个名字没有什么名气。他的笔名叫移山,在沙州名声不小。卫东应该听说过。”

移山就是给沙州前组织部长赵东那篇文章加上编者按地记者。就是这篇文章引发了岭西全省对农民负担地大检查,赵东也因为此文章被迫离开了沙州。侯卫东就在脑海中牢牢印上了“移山”地大名,今天总算见到了真人,而且还是段街山地儿子。他热情地道:“原来段穿林就是移山。真是久仰大名。近期有空没有,到成津来看一看。”

段穿林道:“现在各地都是防小偷防记者,我们可是不受欢迎地人。”他说话时带着微笑,露出一口雪白地牙齿,干净而且健康。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