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573章 聚散(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将事情给蒋湘渝说了,道:“蒋县长,这事我就不出面了,到时你给江津主任说一说。”

蒋湘渝已知己要到市政府去工作,对胜宝集团的事情便没有多大兴趣,只是副市长高榕亲了话,道:“我去就行了,侯书记稍微靠后一些,才有回旋的余地。”

在沙州大酒店里,梁秋河与蒋湘渝等人坐在装修一新的大酒店里,梁秋河未对搬离成津作解释,当然更没有道歉,天南海北地扯着。

当蒋湘渝终于提起谈判地点之时,梁秋河就道:“沙州大酒店还勉强能住人,会议室也还可以,以后就在这里谈事情。”

蒋湘渝道:“成津与胜宝集团是在磷矿深开方面进行合作,我的想法还是将谈判地点设在成津,可以随时到现场查看。”梁秋河看了坐在一旁的高榕副市长,笑道:“高副市长、江津主任都住在沙州,与其他们到成津去,不如你们到沙州来,这也是尊重领

蒋湘渝原本以为梁秋河是香港人不了解岭西的情况,此语一出,他便知道梁秋河很明地官场事,搬到沙州大酒店十有是有意为之。他呵呵笑道:“有朋远方来。不亦悦乎,这是我们成津人的美好传统。”

梁秋河眼珠子一转,道:“听说成津县委侯书记是岭西省最年轻地书记,我们到了成津。还没有与他见过一面,他还真是日理万机。”

高榕听了此语,就用眼光看着蒋湘渝。

蒋湘渝暗中骂了梁秋河两句,才道:“侯书记去主持竹水河水电站工程,实在抽不开身。还有投资六亿多地庆达集团水泥厂也刚刚投产,侯书记实在是忙得脱不开身。”竹水河水电站以及庆达集团水泥厂都是成津近期的大项目,蒋湘渝故意轻描淡写地将这两件事情点出来,是有意在梁秋河面前显示实力。挫一挫他的优越感。

梁秋河听出了蒋湘渝言外之意,就骄傲地道:“胜宝集团是国际化大集团。走到哪个地方,都是由省级领导出面。我们樊主席是广东省委书记的常客。”

见两边打起了嘴巴仗,高榕道:“湘渝。成津地接待条件要改善了,进入了新千年。小米加步枪已经不适应新形势,你们县里主官要具有国际视野,要吸引如梁先生这种高层次客商,没有良好的生活工作环境是不行的,成津这个三星级了。”

蒋湘渝口气稍软下来,道:“我们正在搞一个温泉度假区,不远,就在成津新城区,是按三星级标准来修建的,这是以后成津客商地接待中心,目前为了解决当前的问题,县财政已经拿出了一笔钱,重新装修成津宾馆顶楼。”

“装修档次要高,符合国际惯例。”

高榕又对梁秋河道:“成津县政府很有诚意,等到成津宾馆重新装修以后,梁先生再去看一看,如果有什么意见,还可以提出来。”

梁秋河这才道:“既然高副市长了话,那等到装修好了以后,我再到成如津去看一看。”

在电话上,侯卫东得知了会谈情况,道:“蒋县长,以前的估计没有错,胜宝集团对于这次投资很重视,否则不会弄这么多花招出来。”蒋湘渝道:“卫东书记,高市长的心情比较急切,你最好亲找到高市长,与她沟通协调,统一了思想以后,事情就好办了。”

侯卫东此时还不知蒋湘渝要离开成津,他问道:“我们两人观点是一致地,你给高市长汇报以后,她是什么态度?”

蒋湘渝并未在高榕面前说清楚此事,含糊地道:“朱书记将此事交给了高市长,她压力挺大。”

放了电话,侯卫东坐在窗烟,慢慢地抽着,如果周昌全还在沙州执政,他早就将己的想法全盘向市委汇报,如今面对着朱民生,他就要慎重许多。

第二天,侯卫东抽空来到了在成津宾馆顶楼,府办副主任赵敏正在指挥着装修工人,见到侯卫东上楼,忙赶了过来,道:“侯书记,您好。”

在县政府办公室前后有两个副主任赵敏,前是男性,正在市政府办公室挂职锻炼,后一个副主任恰巧也叫赵敏,却是一位颇为清秀地女子,原来是团县委副书记,擅长主持节目,人很活泼,男赵敏挂职锻炼以后,她就调到了县政府办公室。

在赵敏的带领之下,侯卫东参观了顶楼地房间,客观地说,顶楼客房虽然比不上沙州大酒店,却也没有梁秋河说的那么糟糕。

“这次装修地目的意义你都知道,我就不重复了,装修要注定简约大方地风格,装修材料环保一些,品质好一些就行了,别弄得太豪华。”侯卫东下楼之时,依着惯例还是叮嘱了几句。

刚下了楼,他就接到了粟明俊的电话:“卫东,你的搭档要调市政府了,市委正在酝酿成津县长人选,你心目中有没有合适的人选,赶紧去做一做工作。”

侯卫东吃惊不小,道:“蒋湘渝要去接替杨森林?”长提出来的方案,蒋湘渝本人应该知道。”

侯卫东到成津以后与蒋湘渝合作得还是比较愉快,此次蒋湘渝瞒着任职消息的事让他心里略为不快。不过考虑到任职是很敏感地事情。内心地不快就停留了短暂几分钟,就被抛在了脑后,他现在想得最多的是谁来担任益杨的县委副书记、县长。

拿着手机,查看了贮存的号码。侯卫东再次痛苦地现:在朱民生主导地沙州市委常委会上,他很难接近核心层,而一个县委书记不能接近核心领导层,必将会遇到极大的困难,就如当前之事。他在市委要害领导前已经失去了能起关键作用的建议权。

细细追究,造成当前被动局面的主要原因是己曾经是周昌全的秘书,由于这一层特殊地关系,他很难赢得新任市委书记朱民生的彻底信任。两人关系始终处于摆得上桌面的上、下级领导关系,从理论上来说。这种关系是最正常的关系,而从实际操作来说。这种正常关系总是让人心有所忧。

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成沙公路地旧事,黄子堤与侯卫东同系周昌全的麾下大将。两人关系原本还不错,由于易中岭地原因。侯卫东拒绝了黄子堤要求,两人的友谊就从高峰走下了低谷,面和,心不追根溯源,侯卫东得出了结论:“李宗吾先生地厚黑学当真是一本奇书,我陷入当前的局面,第一是脸皮不厚,如果脸皮够厚,死皮赖脸地用热脸与贴朱民生地冷,想必会有一定的效果,第二是心不够黑,如果当初答应了黄子堤地要求,放易中岭进入成津,损害的是成津的利益,而得到的是黄子堤甚至易中达无比坚定的友谊。”

“如果能重新选择,我将会选择什么处理方法?”侯卫东为己提出了一个严肃的命认为当初的选择没有错误,易中岭迟早是一个**包,说不定那一天就会爆炸,将周边人全部炸成粉末,而与市委书记朱民生的关系,只适宜水到渠成,强扭的瓜终归是不甜。

“以后的路还很长,还将遇到无数的领导,我必须有己的原则,不能见到每一个领导都要弯掉膝盖,那样的人生将是卑微的人生,就算仕途遇挫,我还可以当一个富有翁,行走于世界各地,不亦悦乎。”

侯卫东每次思考到最后,都会沮丧地现财富是他为官的最强底气,想到这里,他不禁暗叫侥幸。

中午,谷云峰笑嘻嘻地走了进来,道:“侯书记,今天中午市级部门有三个领导到成津,都想请您过去加强领导,局和市工商联,都是部门副职,您看到哪一桌去。”

“县委县政府都有相应的领导,他们作陪就能体现县里的重视,我就不去了《官路风流》。”

“那中午安排在哪里。”

“就在县委招待所,如果还有扁鱼,就弄一份酸菜扁鱼汤,没有则由安排。”

下班之际,侯卫东对跟着己的杜兵道:“今天中午没有什么事情,你别跟着我了,回家陪陪小丁。”

杜兵得了指示,满心的欢喜,将侯卫东送上了车,眼见着小车出了县委大院,他就拿出手机给办公室打了电话,很快,委办的驾驶员老段就将桑塔纳开到了杜兵的身旁。

侯卫东回到了小院子,在院子里就见到了负手看花的邓家春,道:“家春,吃饭没有,我让大师傅弄了酸菜扁鱼汤,那汤味才鲜,走,一起去喝两碗。”

邓家春拍了拍手,道:“我有事给你说,这一阵子见你忙,就没有说。”

侯卫东见邓家春神情郑重,开玩笑道:“老伙计,什么事都好说,就是别提调离成津的事情。”

“侯书记,我汇报的就是这事,可以豪的说,周书记交给我的几项任务都顺利完成了,我的任命也就结束了,应该回沙州了。”

侯卫东沉吟片刻,道:,我就不勉强,回去以后如何安排,有初步意向没有?谁能接你的班,有没有建议人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