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572章 落户(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胜宝集团谈判组很快就到了成津。

常务副县长周福泉在成津酒店看望了谈判组。刚走到顶楼。就听到有人用广东说大声地嚷嚷。他的声音又高又急。周福泉一句也没有听懂。不过。仅凭语调就知道这位香港客人是在生气。

得知来者是副县长。香港人便用蹩脚的普通话道:“难道这就是成津县最好的酒店。有一股怪味道。”

周福泉也闻到了一股霉味。里面还混合着空气清新剂的味道。这种混合味道在成津的所有旅馆都存在。因此本地人甚至沙州人都习惯了。并没有觉得特别异常。他就问委屈的服务员。道:“怎么回事?”服务员用成津土话道:“周县长。我没有听得太明白。大概是嫌屋里空气不好。马桶太旧。其实我们酒店已经尽力了。全部换上了新的床单和被子。还打了空气清新剂。”

周福泉道:“你就别用空气清新剂。打开窗户吹一吹。效果好得多。”又对那个香港人道:“梁先生。成津最新中。到时就能达到三星以

梁秋河脸色很不好看。将周福泉请进了房间。指着卫生间的马桶道:“周县长。换个马桶很难吗。”

马桶应该是几年前的产品。颜色发黄。还有些黑色的破损。周福泉平时也没有注意到这些。今天见到就特别刺眼。他虽然对梁秋河地语气很不满意。还是耐心地道:“梁先生。这是小问题。我马上安排人来换新马桶。”

梁秋河摇头道:“周县长的好意心领了。这种地方怎么能住人。我们几个人决定到沙州大酒店去住。有事情我们再到县里来。”

又从房间里走出了一位年轻的女子。她衣着倒还朴素。只是神情有些倨傲。用别扭的国语道:“抽屉里有蟑螂。而且很多。”

周福泉就用眼睛盯着女服务员。女服务员红着脸摇了摇头。

胜宝集团地那位女子一语不发。转身就进了门。只听得“啪啪”两声。她就拿了一只死蟑螂走了出来。

周福泉吓了一跳。忙对站在一边手足无措地服务员道:“快点把蟑螂清理

梁秋河见状。转身就去提包。

周福泉再三劝阻。梁秋河一行人还是坚决地离开了成津宾馆。望着绝尘而去的两辆小。把成津宾馆的总经理狠狠地说了一顿。这才回到了县政府。

“这是大事。你马上去给侯书记报告。”蒋湘渝自从那天下午去了刘兵办公室。精神为之一振。对县里地大事则采取能不沾手就不沾的态度。特别是这种很敏感事情。他更是大打太极。

蒋湘渝遇到在事总是当缩头乌龟。这一点让周福泉最瞧不上。他急道:“梁秋河搬到沙州。以后谈判就很麻烦。还是得想办法把他们请回来。我已经要求成津宾馆用最快的速度改造顶楼。”

“改造宾馆。好。我没有意见。”蒋湘渝慢条斯理地道:“与胜定集团的谈判是大事。侯书记一直在跟胜宝集团地高层在接触。了解情况最深入。你马上还是给他汇报此事。请他决断。市计委江津主任是谈判小组的组长。我去给他说这事情。”

周福泉叹息一声。心里就开始后悔:“早知如此。就不应该到宾馆来。只要当时我没有在场。管我**事情。”现在梁秋河是当着周福泉的面离开成津。他就有了不可推卸地责任。腹诽了一会。还是来到了侯卫东办公室。

侯卫东听说梁秋河等人回到了沙州。也很是奇怪。道:“还有这种事情。让人不可理解。”

“这事确实发生了。”不好就能中断数亿元地大买卖。那么我认为完全没有继续合作的可能性。胜宝集团应该不会如此草率。那个梁秋河是什么级别?”

问了这句话。侯卫东马上意识到问题。自嘲地道:“他们来自资本主义社会。哪里有没有行政级别。我地意思是梁秋河在胜宝集团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在集团里处于什么层次。这一点很重要。”

周福泉读着名片上地头衔。道:“梁秋河名片上印着胜宝集团磷业公司总经见面以后。侯卫东对于胜宝集团的态度就慢慢地理智起来。接过名片。正反两面都看了。道:“磷业公司总经理。就是集团的中层。他应该没有权力此规模的投资应该没有决策权。”

“以前资本家为了利益可以发动战争。现在的资本家为了赚钱就不能忍受宾馆的气味?这不符合马克思的经典论述。”

如果由于宾馆问题而让一笔省市县皆十分关注的巨额投资泡汤。这个责任放在谁的头上都难以承受。再加上报纸上正流行着“一口痰毁了一个投资”等教育国人的文章。这就让周福泉心里产生了巨大的压力。此时见到侯卫东不急不躁的态度。这才冷静了下来。

“侯书记。你的意思是胜宝集团在借题发挥?”解。胜宝集团的一把手樊得胜能在岭西常驻。说明樊得胜对此次投资很重视。梁秋河从职务上来看。就是二级部门的负责人。他有权利放弃这次投资吗。换个角度来说。如果是樊得胜拂袖而去。那么事情还不好办了。现在是梁秋河拂袖而去。我就怀疑这是欲擒故纵之计。”

周福泉还是有些担心。道:“如果不是欲擒故纵之计。传出去。对县里的投资环境是一次打击。”

“从这件事可以得到三个结论。一是在县城里建一家真资格的三星级酒店。这是现实需要而并非盲目。符合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当然。以后搞宾馆要做到投资主体多元化。我个人不赞成政府投资。服务行业还是让民间资本进来。”

周福泉今日被梁秋河当面揭短。尽管是揭的成津宾馆的短。但是扫的却是成津县委县政府的面子。这让他感触颇深。道:“虽然梁秋河是鸡蛋里挑骨头。但是全县连一个撑门面的宾馆都没有。确实让人汗颜。”

“做这事的原则可以用有理、有利、有节六个字概括。县委的要求是即不出卖县里的利益。也要给投资言留下利润空间。”侯卫东挥了挥手。道:“我在省里与樊得胜见过面。他久经商海。名堂很多。梁秋河就是他派过来的马前卒的石头就被卸掉了。他道:“我先派府办的赵敏副主任到沙州去一趟。她是女同志。为人又灵活。等她摸清了状况。我明天再亲自去一趟。”

等到周福泉离开了办公室。侯卫东马上就拨通了省计委副主任鲁军的电话。

“侯书记。我同意你的观点。樊得胜作为胜宝集团董事局主席。如果没有强烈的投资意愿。是不会在岭西久留。他这人是老江湖。老奸巨滑。初期谈判之时故意采取冷淡的态度。这其实就是嫌货才是买货人的老手段。”

鲁军又道:“我的观点不太主流。地方大员可能不太喜欢。磷矿资源是有限的。侯书记。在谈判之时一定要防止外资借投资之名。巧取豪夺国家的资源。”

侯卫东以前本无这个概念。听到鲁军提醒。心中一凛。道:“谢谢鲁主任的提醒。在谈判之时。我随时向你汇报。”

“从省、到市。各位主官都希望此事能成功。特别是沙州市。今年工业总产值同铁州有拉开了差距。只怕沙州市的主官会很在意胜宝集团。鲁军沉默了一会。道:“这些话本来不应该说。或者不应该由我来说。”

鲁军话里就透着些莫名的压抑之感。侯卫东明显感觉了出来。参加工作之日。他其实心里懵懂得紧。只是凭着本性了数十万人口的县委书记。他才感到肩上如山一般重的压力。他这才树立了责任感和使命感。

正在这时。副市长高榕将电话打了过来。道:“侯书记。我听说胜宝集团谈判组回到了沙州。这是怎么一回事情。”

“梁秋河总经理嫌成津宾馆条件不好。就搬回了沙州。”

“侯书记。胜宝集团落户成津是经过市委市政府艰苦努力才取得的成果。早就说过要精心准备。为什么还要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就算县财政再困难。装修几间房子的钱还是有的。”高榕分管着矿山资源这一块。此次胜宝集团落户成津。就是她职责范围内的事情。她知道此事在朱民生眼里的份量。因此。听闻梁秋河离开了沙州。心里就很急。

“今天市里委托江津主任请梁总一行吃饭。你和湘渝都过来。大家多碰几杯酒。争取把这个疙瘩揭过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