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571章 落户(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杨森林走进会议室以后。市长刘兵和另一位瘦高的中年人并排着、有说有笑地走进了小会议室。后面跟着市计委主任江津、财政局局长季海洋、国土局局长俞平静等相关部门主要负责人。

坐定以后。刘兵介绍:“今天有幸请到省计委副主任鲁军同志。大家欢迎。”

“鲁军同志是我省磷矿问题专家。他将站在更高的角度来谈磷矿。卫东、湘渝两位同志。成津即将承担省委省政府交给的重任。这是一个非常宝贵的学习机会。如果有问题可以向鲁军同志请教。”

鲁军谦虚地道:“成津磷矿整治在全省有名气。县上的两位同志才是真正的专家。我们一起交流。”

客套完毕。刘兵传达了省政府相关会议精神。严肃地强调纪律:“今天这个会是小范围的工作会。在这个会上。大家交流情况、研究问题、统一思想。为下一步与胜宝集团谈判定下基调。尽管今天参会的都是处级及以上干部。我还是重申保密纪律。今天会上研究的事都与胜宝公司的谈判有关。大家没有宣传的义务。”

“下面请鲁军同志给大家讲一讲全省磷矿的现状与相关政策。”

等到掌声停下来。鲁军以前在岭西化工呆过一段时间。谈不上专家。只是对磷矿有一定了解。我从三个方面作了一个交流。我谈的问题不一定与胜宝集团有关。而是更宏观一些。希望具体负责的同志对磷矿问题有一个全局性了解。”

“磷矿用途很广。既是生产磷肥的主要原料。也是涉及国家安全的重要战略资源。磷化工系列产品广泛应用于建材、医药、农药、电子等几十个领域。我省开采的磷矿石相当一部分用于出口。且出口量呈逐年递增趋势。原矿大量销往海外。”

他顿了顿:“从经济角度来看。纯粹卖原矿是不经济地。为促进资源型产品合理开发利用。省里的主导政策是抑制出口。采取了诸如降低出口退税比例等措施。更倾向于立足地搞深加工。这就是胜宝集团到我省来投资地背景。”

“尽管省里主导政策是抑制原矿出口。但是近两年磷矿石出口价格不断上涨。平均每吨价格由十几美圆逐渐涨到了二十几美圆。价格上涨抵消了取消退税的损失。在经济利益的刺激下。一些地方和矿主开始毁灭性挖掘。我省磷矿贫矿和富矿混杂在一起。许多小矿山只开采富矿。贫矿全部抛弃。我省有的地区每采1吨富矿即要丢弃吨10吨贫矿。这就是省政府要整治磷矿的重了5个裂缝灾害点。大面积土地停耕。复垦难度大。”

等到鲁军讲完。刘兵点了侯卫东的名。道:“卫东书记。我看你一直在作笔记。有什么问题要请教专家?或者说有什么看法?”

侯卫东由衷地道:“听鲁主任的讲话。如饮甘泉。胜读十年书。”鲁军就笑:“侯书记太客气了。省政府去年出台整治磷矿的文件。就数成津县能够顺利完成。成津班子的战斗力不一般。”

刘兵又点市国土房产局俞平静道:“平静局长。矿产是你在管。有什么意见?”

俞平静道:“鲁主任将磷矿问题谈透了。我没有更多意见。只提一点。成津县以后在工作中要注意。磷矿采选企业必须依法办理采矿权证和各种相关手续。并在采矿权范围内按规划有序开采。一个连续地矿区。包含后期构造破坏造成矿体间断3000米以内。只颁发一个采矿权证。由一个法人主体实施开发。”

蒋湘渝是行政一把手。对此事更了解一些。道:“市局召开工作会以后。江晓波同志提出了成津县采选行业准入办法。县里已经同意。”

会议开到十一点才结束。都发表了意见。总体来说此会开得很扎实。将沙州磷矿问题谈得很透。

侯卫东提前作了准备。更是收获不小。

会议即将结束之时。刘兵严肃认真的神态才轻松了下来。笑道:“今天在座的同志都不要走了。中午安排在沙州大酒店。各位要向鲁主任多敬一杯酒。借用卫东书记一句话。听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们决策者保持了头脑清醒。才能把事情做好。从这个角度来说。上午这个会议开得很有价值。”

“其二。杨秘书长的任命已经下来了。他还是秘书长。只不过是市委秘书长。戴了常委帽子。森林同志在市政府担任秘书长期间。与各位合作得很好。中午大家略表心意。如何?”

听到市长发动了酒仗。与会同志兴自然致高涨。纷纷应

杨森林抱拳讨饶道:“森林酒浅。各位高抬贵手。服务不周到之处。请多多包涵。”

在整个会议期间。由于蒋湘渝没有做什么准备。他就根据平常工作中掌握的情况作了一个简短发言。着重谈了如何加强磷矿行来的地管理。特别强调了开采中存在的采富弃贫的问题。他发言内容全部来自于日常工作。倒是言之有物。实在。

这也符合他的一贯风格。凡是侯卫东在场的时候。尽量在蒋湘渝发言之时。刘兵暗道:“成津地班子。侯卫东强势。蒋湘渝弱势。两人搭班子倒是相得益彰。如果换个强势的县长去。俗话说一山难容二虎。说不定会把现在的安定局面搞乱。”

杨森林提职以后。刘兵就在琢磨着市政府秘书长人选。现有地两个副秘书长他看不上。更不愿意用朱民生推荐的人。四个县的县长以及几个部门负责人都在他的考虑范围。今天听了蒋湘渝低调地发言。又想着蒋湘渝即将调离成津县。他不禁眼前一亮:“蒋湘渝是从基层一级一级干上来的老县长。经验丰富。能力亦不错。更可贵的是懂得退让。让他来当市政府秘书长倒还不错。”

到了沙州大酒店。在刘兵市长的鼓动之下。大家对着杨森林群起而攻之。杨森林喝了酒就要上脸。不一会就红如关

看着杨森林地红脸。侯卫东就想起了第一次与杨森林见面地情况。当时杨森林初到益杨任县长。雷厉风行、令行禁止。到开发区以后强行将几家氨基酸企业关掉。这在当时引起了争议。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个决策是正确地。虽然损失了一些税收。却保护了环境。提高了益杨开发区的增值潜力。

在随后的日子里。杨森林渐渐被老谋深算的马有财捆住了手脚。直至调任沙州市政府今。老资格的马有财继续担任县委书记。杨森林却已经成了沙州市委常委、秘书长。

官场如棋。人生似戏。嗟乎。

省计委副主任鲁军对侯卫东很有些兴趣。当侯卫东过来敬酒之时。他就端着酒杯离开了椅子。站在桌边。道:“侯书记。关于磷矿的事情。我还有几句话。”

侯卫东忙道:“您指

“哪有什么指示。就是一些粗浅的想法。”鲁军道:“如今的外资企业要求太高。他们拿准了内地的资金项目饥渴症以及盲目追求政绩的问题。经常提出苛刻的条件。从个人来说。我宁愿是省内企业来搞深加工。当然。省里决策我们得必须执行。”

侯卫东与樊得胜接触过。对此种情况亦有一定了解。此时见鲁军神情中充满忧虑。态度就郑重起来。道:“鲁主任能不能给我讲透一些。”

“现在没有见到胜宝集团条件。我无法讲透。你记一记我的电话。在谈判时遇到问题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侯卫东上午开会之时还处于兴奋状态。听了鲁军酒后几句话。又回想起周昌全曾经提醒过的土地问题。他慢慢地冷静起来。

午饭结束。杨森林醉倒。在外面大厅用餐的刘坤将其扶上车。送回家。“下午别回县里了。晚上老蒋要下来。一起吃饭。”侯卫东道:“蒋厅长在上个月送了两部越野车给县里。我还未表示感谢。今天是个好机会。”季海洋就道:“你到时等我电话。不见不散。”

蒋湘渝正准备走。小秦秘书把他叫住。轻声道:“下午到刘市长办公室来一趟。有事找你。”

“秦主任。是什么事情?”

小秦秘书亦不知是什么事情。可是他从刘兵话里行间听出了一丝味道。隐约猜到一些。他不明说。笑道:“我不知道。不过刘市长特意打招呼。应该是好事情。”

小秦秘书神神秘秘的态度让蒋湘渝摸不着头脑。不免有些忐忑不安。又若有所悟。

众人下了楼。等到刘兵的小车离尘而去。侯卫东对蒋湘渝道:“我下午在市里办事。就不回去了。明天我们先碰个头。然后再小范围传达刘市长的讲话精神。”

蒋湘渝含糊地道:“好吧。明天碰头。”等到侯卫东的小车离开以后。他转身就回了酒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