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569章 怪事(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政协主席经历听到了包勇的事情,就在办公室里把杯子摔了,政协秘书长听到里面的响动,就亲自过来把杯子收拾了,经历喘着粗气,道:“打狗还得看主人,包勇以前是我的秘书,是个很单纯的人,我就不相信他一个堂堂的副局长,会成为诈骗犯,这个理由太牵强了。”

政协秘书长对包勇没有什么好印象,此时见老头子听到这消息发起了脾气,劝道:“经主席,包勇的案件通报我看了,他做的事情太过离奇了,如果公安局是编造案情,邓家春的胆大未免太大了,我觉得邓家春是稳重的人,而且不愚蠢。”

经历平时挺稳重一个,今天包勇的老婆在他家里来骂了一个早上,让他颇为心烦意乱,就在秘书长面前发牢骚,道:“邓家春只是一把枪,开枪的人是侯卫东。”

秘书长道:“侯书记是这么精明的人,更不会做这种愚蠢之事,侯书记比章永泰强得多,他来了以后,政协机关待遇增加了,办公条件亦好“侯卫东那点心思我明白,他把政协当花瓶来供着,以为买两辆好车,提高点工资待遇,就能收买人心吗,政协不吃闲构,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这三项职责是各党派团体、各族各界人士在中国政治体制中参与国事、发挥作用的重要内容和基本形式,光给待遇,不让政协发挥作用,这是在犯错误。”

秘书长笑道:“步主席在政协大会上多次表扬了侯卫东。说他是称职的县委书记。”

经历听了就没有了脾气,市政协主席步海云和侯卫东关系不一般,如今步高就在成津新城搞开发,就是走的侯卫东的门路。

秘书长见经历有些焉了,给他继了茶水,道:“机关地人前天包车到沙州新月楼去看了,他们对步高的楼盘很满意,我们机关同志想集体去预订一幢楼,价格上还想请经主席出面找一找步高,你的面子他还是要给的。”

没有机关同志的支持。任何单位负责人都难以开展工作,经历在官场沉浮几十年,对人心看得很透,这等涉及众多机关干部的大事自然不敢马虎,他给步高拨通了电话,先打了几个哈哈。///才道:“步总,上次跟你的事情,你考虑得如何?”

步高正在陪着侯卫东视察工作,听明来意以后,痛快地道:“经主席,我马上派销售经理到您哪里去。详细介绍楼盘的情况,你愿意要那一幢都行,价钱方面,一定尽可能对于房地产开发公司来说,自然希望资金回笼得越快越好,就算不是政协主席经历出面,只要有人肯包一幢楼,他都会考虑一定的折扣,更何况政协集体包楼将是楼盘销售中闪光的大卖点。

侯卫东知道步高在同经历打电话。以他地身份自然不会去八卦,等到经历挂了电话以后,他道:“步总。我只提一个要求,这个楼盘各方面指标一定要达到新月楼的水平,你别以为这是县城就可以降低标准,我会派专人来督促检查这里。”

步高丝毫不以为意,笑道:“我是真心想请县委派人来督促检查,最好常驻我们楼盘,我还有个想法,除了县委派人以外,我还准备在县城里请一些老百姓作质量监督员,质量一流。五星服务。这是步步高楼盘的最大卖点,我不怕检查。就怕不检查,如果不检查,鱼鳅黄鳝就扯成了一样长,突出不了步步高楼盘的优点。”

侯卫东见过的房地产商人也不少了,他最信得过的却是步高,道:“今天我来看了,晚上新闻就要播放出去,我这就是给你打广告,你一定得抓好质量,别坏了我地名声。”

“质量就是企业的生命,这一点请侯书记放心。”

步高见侯卫东要朝下面走,道:“侯书记,时间不早起用餐。”侯卫东摇头道:“县里正在大搞重温经典活动,我这个组长要带头,我在企业吃了饭,下一回我的副手也要在企业吃饭,以此类推,这对企业就是沉重的负担。”

步高道:“沙州市现在是城头变幻大五旗,有些事情还真同侯书记聊一聊。”

侯卫东心中一动,步高在沙州是成功的企业家,又是太子党,他的消息经常比正规渠道来得快,因此,他脚步便慢了下来,道:“到煤炭疗养院,那里清静。”

四月地竹水河异常的美丽,河湾处长着高大而茂密的竹林,竹子发出了新叶,竹笋则长得又高又嫩,生机勃勃。

酒糟鼻子院长得知侯卫东要来,早就在河湾处放了窝子,等到侯卫东一下车,就将准备好的钓具拿了过去,秘书杜兵对钓鱼比较有兴趣,亦有经验,陪同着侯卫东、步高等人到了河边,就帮着穿上饵料,调整好浮头。

步高看了一眼站在身旁的杜兵,侯卫东道:“杜兵是我的秘书,说话不必回避他。”

杜兵从县委组织部调到县委办已有一年多时间,这一年多时间,他很少得到侯卫东的表扬,有时几个好友开玩笑说他是侯卫东的心腹,他并不否认,可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常常扪心自问:“我真的是听,我就是县委配在侯卫东身边的拎包客。”

今天侯卫东这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如高压电一般迅速穿透了杜兵,瞬间,他眼里噙满了泪水,一年多地谨小慎微,此刻终于结出了丰硕的果实,他偷偷地转过身去,抹掉了泪水,回过头来,又是一脸的严肃认真。\

“易中岭,就是新任组织部长易中达的大哥,在沙州商界是异军突起,沙州东城区有四块老厂区,都在最繁华的位置,大家都盯得很紧,易中岭一个就得了三块。”

“另一块是谁得了?”

步高嘿嘿笑了笑,道:“另一块是我得了,可是综合价比易中岭每平米至少要多三百块,易中岭有块地就和我这块地直线距离有三百米,却有三百块的价差,***,在沙州出现这事还真***怪

想到这事,他就说了粗说,给侯卫东道歉以后,又解释道:“对于房地产公司来说,这个价差已经不得了,早知如此,当初就不应该要那块地,现在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地价当然会影响房价,但是据沿海地经验,房地产做到顶端还得以信誉和质量取胜。”

“这也是我最重要的法宝了,所以在成津的工程,侯书记不用担心质量,我可不敢坏了好不容易挣来地名声。”说到这,侯卫东才纠正刚才所说地话,道:“刚才你的消息有不准确地地方,易中岭不是易中达的亲大哥,只是堂兄而

正说着,瞧见浮头猛地往下一沉,他一提杆子,就见一条鱼在水下拼命地游动着,想挣脱口中的异物。

这真是一条漂亮的扁鱼,流线型的身体,青白的颜色,略往上翘的鱼头又让它的神态有些骄傲,当然,这只是侯卫东的感受,酒糟鼻子院长接过杜兵递过来的鱼,用刀背猛拍鱼头,道:“杜秘书,这条鱼两斤多一点,正好拿来红烧,肉嫩得很,大一点的或是小一点的,就拿来煮酸菜汽。”

在河边,步高继续着他的话题,“易中岭与黄子堤很是关系密切,易中达尽管是组织部长,可是他才到沙州,那三块地盘凭他的面子还争不下来,是黄子堤在里面发挥的作

在修成沙公路之时,黄子堤就曾经为了易中岭打过招呼,因此,侯卫东对步高的话深以为然。

步高又道:“黄子堤这人就是五代十国的冯道,以前是周昌全执政之时,他是周昌全的帖心人,现在又成了朱民生的得力助手,还有,我听说洪秘书长要去当政法委书记,但是不兼任公安局长,公安局长由老粟来任。”

对于洪昂的事情,侯卫东反问道:“消息是否可靠。”

步高道:“有百分之九十的准确度,杜正东是调到茂云出任市委副书记,算是提拔书长?”侯卫东是真的不知此事。

“这事有好几个版本,我没有搞到准确消息。”

侯卫东就动起了心思,暗自琢磨道:“既然没有准确消息,那多半就是没有人选,我应该为自己争取。”转念又想道:“朱民生、黄子堤和易中达是铁三角,我去当市委的大管家,这日子不知道会有多难过。”

犹豫了一会,侯卫东还是决定先搞清楚状况,然后再作决定。

下午上班时间,他就给周昌全打了电话,聊了几句以后,侯卫东就问道:“周书记听说沙州市委领导班子又些变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