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567章 怪事(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河风吹拂着两岸得竹林。轻轻摇曳着。

绣水河水电站还是一个大工地。河边茂密得绿色被破坏。露出了大片得黄褐色泥土。来往得工人穿着长筒得靴子。在泥水中忙碌着。

朱民生听说朱小勇得介绍。将视线从展板上转移开。用手指着下方得工地。道:“小勇。工程上还有没有需要地方上解决得问题?”

朱小勇和他手下得工程师一样打扮。穿着工作服。戴着工作帽。朴实而大方。他道:“朱书记。侯书记和蒋县长很重视竹水河工程。经常过来关心工程建设。加上县里各方面制度完善。目前为止。还没有遇上什么问题。”

朱民生点头道:“恒庆集团这两年发展势头很好。在竹水河上得这座水电站是集团在沙州得。我们要争取将水电站建成样板工程。这样才能更好地与恒庆集团合作。才有。”

他又对侯卫东道:“拆迁是个让人头痛得问题。你们是如何解决得。”

侯卫东道:“在对待拆迁农户上。恒庆集团有一套完善而明确得政策。与当地也配合得很好。拆迁了六十多户。鸡不叫狗不咬。很平静。”

朱民生高兴地道:“能做到这一步很不容易。现在拆迁稍不留意就会搞成。竹水河水电站得拆迁能如此风平浪静。在这里。我代表市委表扬卫东书记和湘渝县长。”

视察完竹水河水电站。已是十一点四十分。侯卫东适时地道:“朱书记。竹水河是成津人民得母亲河。养育了这一方人民。等到水电站修好以后。不仅能发电。缓解岭西用电紧张得压力。而且能形成一个小型水库。造福当地。”

朱民生道:“小型水库也有弊端。小勇是专家。又在主持竹水河工程。你这位地方官还昨多向他学习业务知识。这样才能成为合格得县委书记。”

“我一定遵照朱书记得指示。甘当朱总得小学生。还请朱总不吝赐教。”

朱小勇呵呵笑道:“侯书记别客气。我们一起学习研究。”

侯卫东就将话题转到午餐上来。道:“竹水河除了能发电。还产一种特产。扁鱼。这是上天赐给我们得美味。等水电站修好以后。产量应该能进一步提高。这是县农业部门重点打造得项目。请朱书记品尝。指点我们如何把这个特色打造出去。”

朱民生指着侯卫东。开玩笑道:“还是卫东书记最精明。吃顿饭都不忘记宣传成津特产。我这人最说话。如果扁鱼确实好。我一定会大力宣传。谁叫我吃人嘴短。”

到了煤炭疗养院。见到树林下得河水。朱民生感慨道:“成津有如此美景。这就是成津版本地桃花源。你们要好好利用。”

酒糟鼻院长早就作好了准备。从河里小船上提了一网鱼。来到了朱民生面前。憨厚地道:“各位领导。这几条鱼都是我上午才从河里网上得。新鲜得很。我煮个酸菜鱼汤、红烧鱼。就是不知领导是否吃得惯。”

朱民生很和气地道:“到了竹水河。就要吃竹水河最正宗地吃法。越土越好。”

酒糟鼻院长笑眯眯地走了。临走之前用眼光看了一眼侯卫东。这个疗养院原本死气沉沉。主管机构早已听之任之。可是侯卫东偶尔来到这里。在他得带领之下。疗养院迅速成为成津高端客人休闲得场所。面对着鼓起来得荷包。酒糟鼻院长将侯卫东当成了财神爷。

按照侯卫东得要求。疗养院将以前得白瓷碗、盆全部换成了土盆子。当脸盆大小得土盆子端上来以后。青色得葱。红色得辣椒。白色地鱼肉。还是切得很细得泡萝卜丝。除了给人以视觉冲击。还散发出浓烈得香味。

朱民生从九点半就坐车出发。走了半天。确实饿了。喝了一口鱼汤。便将碗放下。

侯卫东是美食家。在美食方面颇有些挑剔。他对扁鱼酸菜汤得味道是赞不绝口。见到朱民生放碗地动作。就有些奇怪地道:“朱书记。这味道还行吧。”

朱民生这才发了话:“早就听说扁鱼味道好。果然名不虚传。今天我年龄最长。就立个规矩。不准喝酒。大家痛痛快快地品尝这山珍之味。无论再好东西。两杯酒下去就滋味全无。”

朱小勇笑道:“朱书记。到了竹水河。小朱还是想敬您一杯酒。略表心意。”

朱民生道:“这样。我喝两杯。一杯同朱总一起。感谢你对沙州得支持。另一杯同成津得班子一起碰一杯。这两年成津工作不错。很有起色。”

酒宴结束。赵诚义悄悄将谷云峰拉到一边。道:“谷主任。这扁鱼不错。朱书记挺喜欢。能不能再去打弄几条。”谷云峰道:“赵主任。我早上就让院长多准备了一些。充了氧气袋得。就怕朱书记不喜欢。没有拿出来。”赵诚义道:“好。就放到汽车尾箱。”

谷云峰低声道:“我还准备了好几袋。尾箱放不下。我派个车送到沙州去。到时与赵主任联系。”赵诚义见谷云峰办事很灵活。高兴地道:“谢谢你。谷主任。平时多联系。”

吃完午饭。侯卫东就请朱民生到招待所休息。

朱民生看了看表。道:“我要小睡一会。两点。准时出发。”他又对朱小勇道:“小勇。我单独跟你聊几句。”

朱小勇就和朱民生并排着上了招待所得二楼。侯卫东和蒋湘渝就坐在下面喝茶。

县里。是由蒋湘渝负责竹水河水电站。他见朱民生上了楼。有些担心地道:“还有六户老百姓就是不肯搬迁。今天说了大话。以后事情闹了起来。也不知怎么收场。”

侯卫东道:“现在凡是稍大一点得工程。哪里没有一点纠纷。我们这里算是很少了。朱小勇是全程参加。有他在。我们就会太被动。”蒋湘渝。这绣水河得工程就不好做了。”

“朱小勇得身份是双刃剑。搞得好皆大欢喜。搞不好就可能伤了己。”侯卫东从粟明俊地升迁之中。更加直接地了解了权力地运作过程。这事给了他颇深得刺激。

二点。朱民生才和朱小勇一起下了楼。

朱民生回绝了侯卫东和蒋湘渝得挽留。道:“客走主人安。你们两个都是大忙人。我走了。你们好去做事。”

小车回到了沙州。赵诚义小心翼翼地建议道:“成津县送了四袋扁鱼。放在车尾箱。朱书记喜欢吃鱼。干脆把这鱼给朱书记送过去。”

朱民生亲到尾箱检查了扁鱼。袋里得扁鱼都是三斤多。削瘦而灵敏。与池塘鱼有着明显区别。道:“侯卫东还算有心人。”

晚上。朱民生来到了省委副书记朱建国家门口。他坐在车上观察了一会。见前后左右皆无人。下了车。亲提了两袋扁鱼。到了朱建国家中。

此时。侯卫东还在办公室里。黑着脸听邓家春汇报工作。

“这是一个副局长干得事情吗。你查实没有?”

邓家春脸色平静。道:“根据目前掌握得情况。依我得经验。十有**是诈骗。”

“这年头倒真是奇了怪。堂堂地副局长。怎么会做出这样地事情。”

邓家春黑瘦得脸上又开始闪着光。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包勇是吃了豹子胆。我估计他还有其他案子。”

“谈谈具体案情。”

“我是今天接到报案地。在县广播电视局得旁边有一个卖农用小型拖拉机得门市。在一个月前。有一个叫做张卫革多次来联系买车。一天早上。他在店里说要买一台车。恰好广播电视局得包勇带着一个局里得工作人员从这里经过。那个工作人员恰好认识张卫革。两人就交谈了起来。”

侯卫东忍不住打断道:“兔子都不吃窝边草。如果包勇真是诈骗。我倒是佩服他得心理素质。”

“那时搬运工没有到。包勇就帮着搬拖拉机。张卫革说着说着就说要几台。那个老板想到包勇等人认识张卫革。便没有多怀疑。又想着能卖几台机器。就同意了。当时包勇还在賖车得条子上签了字。”

侯卫东有些奇怪。道:“包勇签了字。那就算不了诈骗。”

“关键就在签字上面。包勇得名字前面写得是见证人。见证人和担保人在法律上得意义不同。担保人要承担连带责任。见证人只能证明当时得买卖交易。”

侯卫东大学是法律专业。然明白其中得诀窍。他想了想。道:“家春。客观来说。现在还是不能认为包勇诈骗。他就是一个见证人。在证据不充分得情况下。你要慎重。”

邓家春就有些着急。道:“侯书记。这件案子性质很明确。就是一件诈骗案子。现在找不到张卫革。只能从包勇入手。”

“如何破案是你得事情。只是此案涉及副局级干部。案件情况你要及时给我汇报。”

等到邓家春离开。侯卫东越想此事越觉得不可思议。他给郭兰打了电话:“郭部长。我在办公室。你派人将广电局包勇副局长得基本情况给我送过来。详细一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