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557章 活动(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刚到三楼,陈曙光接了一个电话,回头对朱小勇道:“你们两人先泡着,老板找我。

朱小勇给侯卫东递了一个眼色,侯卫东心领神会,跟着陈曙光下了楼,将两瓶洋酒放入了陈曙光小车得后备箱里。陈曙光用眼角瞟了一眼包装,见是路易十三,便知道是朱小勇得招数,他脸上没有表情,只道:“走了。”黑色得奥迪响了两声喇叭,很快就消失在一片***之中。

上了楼,进了小厅,这个小厅得设计者动了许多脑筋,整个小厅用绣子围成了不同得区域,灯光也很讲究,因此,在外面走道上很难。

侯卫东站在走道上只看见了一圈一圈得竹子,正在发呆之际,一位挺丰满得服务员道:“先生,这边。”

在角落里见到正在喝咖啡得朱小勇,等到服务员离开,他道:“你别小瞧了这地方,这里得三楼,一般人来不了,是公子哥们享受得地方。”

侯卫东低声道:“我们等陈主任吗?”

朱小勇意味深长地对侯卫东道:“既然来了,就放松放松,万一曙光回来了,没有见到你,不太好,这个***讲究同甘共苦。”

“他很少带人来,今天第一天见面就带你上来,说明他很看得上你,我那岳父在家绝不变公事,我要办事都是通过曙光,他在省里说话很有些市场,以后你亦用得着。”

“谢谢你了,朱总。”

“我们是哥们,多礼了,你今天什么都别管,尽情玩,这里绝对安全。水准是岭西一流。”

侯卫东自从调到县委组织部以后,就基本不涉及娱乐场所,在他记忆中。最后一次涉足到带有**意味得**场所还是在青林镇时代,此时见到三楼得这个环境,心里仍然有些打鼓,不过考虑到陈曙光还有可能回来,他也就只能等在竹园三楼。

坐了几分钟,一位穿着西服打着领结得小伙子走进了竹子围成得小间,道:“先生,准备好了。”

侯卫东在稍为犹豫,还是跟着那个小伙子跨进了一道小门。小伙子等侯卫东进了门,就轻轻地将门带了过来。

进了小门,视线为之一阔,原本以为就是一个小房间,进去以后才发现房间只有四十平米,有一个圆形得池子,池子里得水滚动着,在靠门一侧有一个酒柜子。上面放着白酒、葡萄酒,从图纹来看多半是洋酒。

正在观察着房内布置,一位穿着比基尼地女孩不知从什么角落里冒了出来,她略有一米六五,身材匀称,浑身散发着不可阻挡得青春诱惑。

她落落大方,态度亲切。就如在自已家里一般自然,朝着侯卫东点头笑了笑,就到门前将门从里面拴上,然后开始试水温。

侯卫东看着雪白得一片肌肤。不由得咽了咽口水,他取出手机,飞快地将铃声换成了振动,再放进了裤子口袋。

将水温调式好以后,女孩又对侯卫东笑了笑,道:“先生,这气温合适吗?”

“合适。”

那女孩子见侯卫东没有什么反应。指了指一旁地挂钩。道:“衣服脱了,挂在那里。”

侯卫东听明白了其中得意思。看着正在试水温得女孩,感到有些不太自然,暗道:“陈曙光是堂堂得副厅级干部,难道他不怕被人抓住吗?这可是要毁前程得事情。”

那个女孩子见侯卫东磨磨蹭蹭,很理解地道:“先生,喝杯酒吗?”得到肯定回答以后,道:“来杯皇家礼炮?”

侯卫东点点头,道:“来一杯吧。”皇家礼炮是威士忌得一种,他以前喝过一次,不过他没有在他口中,什么酒得味道都相差不大。

那女孩抿了一小口,道:“真有劲。”

侯卫东不想让自己太拘束,故意道:“真要有劲,还是红星二锅头,或是岭西老白干。”

女孩道:“或许吧。”然后看着侯卫东,抿嘴一笑,再道:“进池子,我帮你搓一搓,把内裤脱了,既然来玩,就得放开。”

侯卫东眼睛回避着女孩得身体,做着激烈得思想斗争,问道:“一般在这里是多少时间?”

“不计时间,看你地心情。”

“什么价钱?”

“先生是第一次来吧,我们这里实行会员制,不收现金。”

侯卫东在心里感叹一声:“自己还真是老土。”

“稍等,我去打个电话。”

他从裤包里取出手机,在距离女孩稍远得地方,给朱小勇打了电话,第一次铃声没有人接,铃声响第二遍得时候,朱小勇才接了电话,电话声音中,还有一位女子得笑声。

“什么事?”

“陈大哥还来不来?”

“我不知道。”朱小勇呵呵笑道:“你还是放不开,这样,我马上打电话去问问。”

陈曙光感觉到了手机得振动,但是蒙豪放正在说话,他便没有理睬手机得召唤。

“他没有接电话,应该还在办事,你还不能走,放心玩,这里绝对安全,治安和女人都安全。”朱小勇一边说话,一边将小个子得美女搂在怀中,那个小个子美女被摸得发痒,一边笑,一边扭动着身体。

侯卫东又将手机开成了铃声,有些无奈地放回了裤袋,与陌生女子洗澡得事情,他很早就干过,但是,以前做这事地时候,他把自己当成了一个石场老板,没有多少心理负担,此时他是县委书记,再做此事就有极重得心理负担。

嫖娼,这事足以杀消灭最有前途得官员。

“你们这里服务是不是全面周到?”

“我们这里是超五星服务?”

“什么服务都可以吗?”

女孩子暗道:“男人都是一个样,假了半天,还是露出了狼子野心。”口里道:“原则上都可以,但是变态得不行。”

侯卫东笑道:“我肚子饿了,你到楼下去帮我叫一份卤肉拼盘,另外再点两样好吃得,这算不算变态。”

“不算。也算。”女孩很意外地看着侯卫东,还是点了点头,她拿起门边得电话。却又放了回去,道:“先生,我还是到楼下帮你点菜吧。”

侯卫东终于战胜了自己得,很有些高兴,道:“别点多了,就弄三、四个特色菜。”

“嗯。”女孩答应了一声,穿了外套,披了一件大衣就走出门,在走道上遇到穿着白衫衣地小伙子。小伙子道:“晚上有时间没有?”

女孩子敷衍着道:“我得时间不由我作主。”

“如果有时间,请你宵夜。”

“再说吧。”

女孩子进门以后,发现桌子和椅子已经被拖到电视机前面,侯卫东穿好了衣服,手里拿着那瓶皇家礼炮,道:“你陪我吃菜、喝酒、看电视。”

屋内温度不低,女孩子将大衣脱了下来,穿了一身紧身地内衣。胸膛鼓鼓,腰枝亦细,与穿着比基尼相比,有另一种别样得性感。

茶几上摆着卤肉拼盘、焦盐小虾、爆炒肚条等几样下酒茶,两个高脚杯都被倒上了皇家礼炮。

“喝酒。”侯卫东举了举杯。

喝到十一点,大半瓶皇家礼炮被喝进了肚子,女孩地酒量还挺不错。虽然两眼水汪汪,脸颊红成一火烧云,她口舌有些大了,将最后地酒倒成两个大杯。道:“来,干杯、”

侯卫东不想让女孩太醉,道:“你别喝了。”

女孩不依,拿着酒杯站了起来,道:“喝完这瓶就不喝了。”一边说着,一边将酒杯硬要塞到侯卫东手上,侯卫东正要去接酒。她脚一软。就坐到了侯卫东身上。

女孩子坐在侯卫东腿上,仰着头。挑衅道:“我不美吗,吻我。”

侯卫东已经上了岸,岂肯再下水,他站起来,将女孩子推到一边,道:“没有刷牙,不吻。”

“要吻。”女孩子说着话,顺手将最后一杯酒喝了下去,喝完之后,她眼神便迷离起来。

侯卫东让那女孩坐在一边,他来到角落里打了朱小勇得电话,道:“恐怕大哥不会来了,我要先回去。”这一次,他就不用商量得口气,而是直接宣布决定了。

朱小勇躺在床上,懒洋洋地道:“应该来不了,卫东,我就在这里睡觉了,你想走想留,随便。”又道:“你得那件事情我记在心里,应该没有多大问题。”

女孩子等到侯卫东打完电话,道:“我陪你喝了酒,你要负责送我回去。”

“你能离开这里吗?”

“当然,我是自由得。”

侯卫东犹豫了一会,见女孩醉意越来越明显,他生出了些恻隐之心,道:“那就走。”

果然,没有任何人来阻拦女孩得离开,那小伙子瞪着眼睛,却也不敢上前。

上了车,侯卫东问坐在副驾驶地女孩,道:“()你到哪里?”女孩子头已经靠在了车椅上,眯着眼睛,口齿不清地道:“岭西大学。”

侯卫东没有想到这个女孩子是岭西大学地学生,扭头看时,女孩子已经睡着了。

到了岭西大学门前,侯卫东对女孩道:“到了。”

女孩鼻腔里嗯了两声,侧了侧身,继续睡。看着这个扔不掉得烫手山芋,他自嘲地道:“好事真地不能随便做,这是个大麻烦。”打开窗户,让冷风吹进来,侯卫东又用手拍了拍女孩得脸蛋,女孩子软成一团,根本叫不醒,侯卫东只能让她睡在车里。

第二天早上,当女孩睁开眼睛,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自已在哪里,看着睡在驾驶室得男子,尖叫起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