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554章 适应(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郭兰就如一朵亭亭玉立的荷花,虽然让人赏心悦目,却又隔着一片湖水,让人不能过于亲近。

作为男人,对于郭兰的到来,侯卫东在潜意识里是欢迎的,只要是正常男人,对气质美女都不会反感。

作为县委书记,他却带着三分疑虑,前任部长李致是本地干部,对于干部情况极熟,说起干部来,经常是信心掂来,毫不费力,而郭兰长年在组织部们工作,业务能力不必怀疑,但是她对于成津干部完全是一片空白,能否有力地行使组织部长职责,不给副书记莫为民过多的发言权,这还是一个问题。

在成津边界,大家握手告别,粟明俊在与侯卫东握手之时,暗自加了一点力,道:“拜托。”侯卫东含蓄地道:“尽力。”两人心照不宣,相视而笑。

郭兰此时就是以成津县委组织部长的身份来送别市委组织部的领导,赵东对郭兰说了几句鼓励的话,对着成津众干部挥了挥手,小车便一道烟地开走。

此时,郭兰的座驾未到,侯卫东就招呼道:“郭部长,坐我这车吧。”

郭兰原本想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不过看到站在一边的秘书杜兵,马上意识到副驾驶是杜兵的位置,如果自己去坐了杜兵的副驾驶位置,则杜兵很难办。

她落落大方地把后车门打开,对侯卫东道:“侯书记。请。”侯卫东笑道:“我还是要讲究绅士风度,应该给女士开门,郭部长,你不能将我的绅士风度剥夺了。”

站在一旁等着侯卫东上车地莫为民、谷云峰、杜兵等人就笑了起来,大家这一笑,众星捧月的意味就很明显,郭兰很敏感地觉察到了这个氛围,而侯卫东对此已经适应了,弯弯腰。上了车。

这辆奥迪车平时都是坐着男人,郭兰是第一个走上此车的女同志,有了女同志在车上。就有一股若隐若现的香气在浮动,如果说得文雅一些,就叫做暗香浮动。

“郭部长,基层工作很繁杂,你可要有思想准备。”

郭兰道:“遇到困难,我就找班长。”这句话若是由一位男部长说出来,不免有些失弱,可是由一位美女说出来,不免就是另一番语境。

“原来的副部长温永革已经调出去了。现在还缺一位副部长。暂时还没有配。李致部长临走前有一个方案,我没有同意。这是你的副手,你自己考察去。”

郭兰明白这是侯卫东在树立自己威信。她没有推脱,道:“我在党政干部处之时一直联系成津组织部。对组织部干部都熟悉,我会尽快拿出副部长人选的合适方案侯卫东又道:“你的日常生活起居由委办谷主任在安排,等回了办公室,我让他来找你,你有什么具体要求,让他办就是。”

谷云峰是县委办主任,但是不是常委,只能是二级班子正职,如果是县委常委任了委办主任,则与组织部长、宣传部长同一级别,甚至权力在某种程度上还要超过其他常委,当然,那个常委说话力度大,除了本身的职位以外,还要看个人威望以及运用权力地熟悉程度。

很快,几辆小车就到了县委,蒋湘渝和侯卫东一起上了楼,副书记莫为民请郭兰到了他的办公室。

蒋湘渝与侯卫东并排坐在了会客厅的沙发上,两人神情轻松,蒋湘渝平常抽烟并不历害,只是侯卫东喜欢烟不离手,他慢慢地也被感染了。

蒋湘渝感慨地道:“这一年来,我们还是做了几件大事,原本以为今年会轻松一些,现在看起来还是不行。”

一年多时间,成津完成了成沙公路建设、搞好磷矿整治工作,这两项都是高难度地工作,蒋湘渝尽管没有牵头这两件事情,可是作为县长,千头万绪事情却要应付,特别是在财政紧张之时,他为了钱是伤透了脑筋。

侯卫东倒是信心满满地道:“成津要腾飞,事情当然越多越好,就怕没有事情做,大家闲下来以后,反而要生出事端,庆达集团水泥厂下个星期要签约,就让福泉同志来负责水泥厂,也给老兄减减负。”

“福泉是常务副县长,应该承担更重的担子,对这个决定,我举双手赞成,而且,我们还要将此事深化,将县领导联系重点企业制度化,给每个常委和副县长都加上担子,免得有些人累死,有些人闲死。”

“这个建议好,下一次常委会就将这事提出来研究,形成决定以后,大家各负其责,年底算总帐。”侯卫东想着粟明俊的事情,又道:“竹水河水电站是全省重点工程,还得由老兄盯着,今年人代会没有选举任务,可以安排人大代表去视察竹水河工地,实地感受县政府的工作实绩。”

蒋湘渝道:“朱小勇给我打过几次电话,涉及到竹水河建设还有不少具体事情,要求与县政府召开座谈会,签订补充协议。”侯卫东道:“就安排在这个星期,等朱小勇到成津以后,我要和他单独谈一谈,朱小勇是特殊人物,我们即要为县里争取利益,又得与他将关系处理好。”

等到蒋湘渝离开,侯卫东就直接给吴英打了电话,道:“吴厅长,您好,我是沙州成津县的小侯,占用您几分钟时间,给您汇报竹水河水电站的进展情况。”

在春节期间,侯卫东给吴英拜了年,捎了一些成津土特产,吴英在成津当过知青,心里有比较浓的成津情节,还特意留侯卫东吃了午餐。

竹水河水电站是女婿朱小勇负责地第一项工程。吴英时刻都在关注这个工程,对工程各方面情况可谓了如指掌,她耐心地听完了侯卫东的汇报,提出了几项建议,最后道:“我希望这个工程能成为岭西小水电地典范性工程,能经受起中央专家地检查。”

侯卫东道:“吴厅长地指示我全部记下来了,这一周我要请朱总来座谈,届时将您的指示与朱总一起研究。”又道:“请吴厅长到成津来视察,你能来。是对成津七十万人民最大地鼓励。”

吴英就笑道:“侯书记,你别给我带高帽子,对成津我是有感情的。能关照地我一定关照。”

侯卫东又道:“吴厅长,再给您汇报一件事情,成津磷矿开发得比较多,侵占了几座知青墓地,县里准备修一座知青陵园,将零星分散地知青墓地集中在一直,这是对那些将青春和热血留在成津地知青的追忆,陵园修好以后,请您为墓地题名。”

吴英略作沉吟。道:“我没有资格来题名。等到陵园修好。你通知我,我让另一位有名气地老知青来为陵园题名。”铺垫工作做完。侯卫东就准备在本周与朱小勇见面,将粟明俊的事情提出来。

到了周五。侯卫东一大早就对谷云峰道:“你联系煤炭疗养院,让他喂点窝子。我要去钓鱼。”又道:“准备越野车,先去看竹水河水电站工程。”

越野车一路披荆斩棘,左拐右突,晃荡了一个多小时,这才来到了竹水河工地。

站在一片钢筋水泥上,侯卫东问一位戴着安全帽的负责人,“朱总在哪里?”安全帽就指着一片泥泞的工地道:“朱总原本在等侯书记,工地上出了些小问题,他就下去了,让我在这里等你。”

“他是老总,怎么还亲自处理技术问题?”

安全帽嘿嘿笑道:“来这里,朱总不仅是老总,更是权威的专家,大家都服他。”

半个多小时,朱小勇才从工地上爬上来,脸上又是油又是泥,和工地上的小工没有什么区别,唯有张口说话,那一嘴白牙才显得与众不同。

“老蒋没来?今天不是要谈一些补充协议。”

“那是下午的事情,县政府同你谈,今天我打你,是来被春节的那顿饭,春节你到哪里去,我在岭西总是打不通你的电话。”侯卫东在朱小勇面前就很随意。

“趁着春节没有事,我开车周游世界去了,跑了六个省,过瘾啊。”朱小勇用冷水泼在脸上,很粗犷地洗脸,又道:“你给我打电话地时候,我恐怕在贡达山里面,没有信号,回家以后听小宁说起这事。”

等到朱小勇洗完脸,侯卫东道:“走,我知道一个地方,钓鱼地好地方,竹水河桥扁头鱼特别多。”

到了煤炭疗养院,酒糟鼻院长早就将鱼窝子喂好,钓鱼钩也重新换过,道:“两位领导,今天天气好,肯定能钓起来,昨天我就钓了四条二斤重地。”

侯卫东和朱小勇两人就兴致勃勃地来到了湖边,等到摆好战场,侯卫东道:“小勇,今天我有事找你?”

听了侯卫东所托,朱小勇没有马上表态,道:“我岳父这人是老古董,不喜欢家里人参政。”

侯卫东道:“老粟一直在当常务副部长,素质不错,只是机遇不好,这个人绝对没有问题。”

“卫东,你的话我相信,你推荐地人绝对没错。”朱小勇犹豫了一会,道:“我还是不能找老爷子,说不定还要起反作用,那个粟明俊就是想当常委,我找曙光,让他想一想办法。”

陈曙光是蒙豪放的专职秘书,副厅级干部,在岭西是一个有份量地人物,听到朱小勇如此说,侯卫东知道此事百分之九十算是成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