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551章 班子(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临行前。郭兰还是不放心。将注意事项写成小纸条子。放道:“我写的这些条子。你每天抽时间看一看。不要有什么遗漏的事情。”

“你这孩子真是的。我还没有老糊涂。”郭夫人一边说着。一边将纸条小心的折好。放进了自己的口袋。

“兰兰。你也老大不小了。一定要考虑个人问题了。”郭夫人压低声音。道:“你爸这个身体。我真是怕啊。他和我一个心思。想看到你安一个家。看着肉墩墩的小孩子。那天我看着刘老师带着孩子在商场里。你爸看着那小孩子笑个不停。”

这个话题就如唐僧的咒语。每次都让郭兰头大三圈。她问道:“那一个刘老师。”

“就是侯卫东是妈。她现在搬到了新月楼。带着孙女在商场买东西。”

“我记的是张小佳的妈妈在带孩子。怎么又是刘老师?”

“别人家里的事情我也说不清楚。那小姑娘长的真是可爱。你爸爸这种老古董。回家都说起过好几次。”

几个白大褂走进来。是前面之人是一位年轻斯文的大夫。他走到郭教授面前。弯下腰。耐心的问了几个问题。

郭夫人在郭兰耳边道:“这位是梁博士。你爸的主治医生。医术很好。为人特别和气。”

检查完了以后。郭兰跟着梁博士出了门。问道:“梁博士。我爸的病情严重吗?”

梁进文翻了翻病历。道:“目前情况来看。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以后走路会有些影响。脑阻塞的病人最怕摔跤。你们不应该让郭教授一个人到图书馆去。沙州图书馆我去过。有一段特别滑。以后再也不能让郭教授一个人到沙州图书馆去。”

“我爸教了一辈子书。读书已经是他的生活方式。一天不让他摸书都不会习惯。以后我不让他到图书馆去。要看什么书。我给他借回来。”郭兰理了理肩上的坤包。问道:“梁博士是沙州人吗。对沙州很熟悉。”

梁进文道:“我爱人以前是沙州日报的。我陪着她到沙州去过好几次。还到沙州读书馆里查过资料。”

“你爱人是段英?”郭兰在市委组织部时。经常与报社的人打交道。认识段英。

“对。你认识她?”

“我以前在与段记者合作过好几次。”

梁进文正处于新婚之中。对老婆的一切都感兴趣。他见郭兰气质脱俗、幽雅。道:“你是报社还是电台的?”

“我叫郭兰。以前在市委工作。”

梁进文道:“我认识沙州的侯卫东。他和我爱人是同学。你认识他吗?”

郭兰浅浅一笑。道:“难怪别人说的球村。真是太小了。我和侯卫东曾经在一起工作过。”

梁进文再次看了看病历。询问道:“现在新出了一种药。对于病人恢复很有好外。就是稍为贵一些。我给郭教授开上。没有问题吧。”

“钱不是问题。关键是对身体有好处。”

郭兰与梁博士聊了一会。互相交换了电话号码。这才离开了省人民医院。

郭夫人将郭兰送到了楼下。道:“侯卫东是好小伙子。这位梁博士也是好小伙子。我家的兰兰这么优秀。怎么遇不到合适的人。”郭兰真有些受不了。嗔怪的道:“妈。大街上男人这么多。我就在街道上随便找一个。你满意吗?”

“你都当领导了。还这么孩子气。”郭夫人对郭兰的固执亦是无可奈何。

这时。停在一旁的小车就开了过来。这是沙州市委组织部的小车。

回到了市委组织部。郭兰就觉的气氛不对。同事们神神秘秘的似乎都有话说。却又故作严肃的在办公桌前努力的工作。作为老组工人员。郭兰心中很有些疑问。

粟明俊见到郭兰。则是心事重重的样子。道:“明天。我送你到成津。赵部长另有安排。就不送你了。”

郭兰到成津县去上任。按照常规就是组织部副部长陪送。只是由于郭兰是赵东到组织以后。组织部走出来的第一位县级领导。赵东就有意送一送。原本说好的事。突然就改变了。加上办公室不同寻常的气氛。让郭兰意识到部里应该有什么事情发生。

回到自己办公室。工作人员小林悄悄的走了进来。他见办公室没有外人。就指着桌上的一本《组工动态》。道:“郭处长。赵部的文章被《要情参阅》捅到了上面。”

组织部里有好外处长干部。大家都是“张处”“李处”的称呼着。由于郭兰是漂亮的未婚女子。在市委机关里知名度颇高。称呼“郭处”不免让人想起另外的含义。因此部里同志心照不宣的称呼她为“郭处长”。免的尴尬。

郭兰虽然没有见到《要情参阅》里面的文章。不过。光是想一想这事都是让人倒吸一口凉气。“你怎么知道这事?”

小林的意的道:“赵诚义是我表哥。他给我说的此事。赵部长还被朱书记当面批评了一顿。”

郭兰对去年九月才来上班的大学生毕业生小林很是照顾。听到小林的话。忙道:“这话到此为止。不能再说了。”她加了一句:“涉及领导的话题。千万要小心。这是组织部的纪律。”

小林吐了吐舌头。道:“多谢郭处提醒。幸好我只给办公室的同志说了此事。”

“明大姐知道此事吗?”

“她当时也在。”

郭兰心里就明白。此事应该早已传遍了全部。她态度严肃的吩咐道:“小林。以后谁问起此事。你都不要承认。”小林见郭兰如此认真。意识到自己可能闯祸了。心里也有些发怵。道:“郭处。我去给明大姐说。让她不要给别人说。”郭兰有些哭笑不的。道:“算了。你不要再提这个话题。有人问起一概否认就行了。”

而市委组织部长赵东此时陷入了巨大的漩涡之中。

赵东的文章最初发表在市委组织部搞的《组工动态》里。《组工动态》是组织部里的内刊。他将自己的调查报告发在这里面。一方面是供市委参考。另一方面是给各县领导人一个警告。如果没有名叫移山的记者多事。这篇文章也就如过眼云烟。很快就消失在文件的长河之中。

谁知记者移山将此文加上编者按就朝上捅。《要情参阅》是资深记者向上反映问题的渠道。资深记者写内参。新进记者搞采访。这内参的威力着实不容小觑。

更恼火的是这个编者按还具体解剖了益杨城关镇。每个数据绝对真实。的出了结论。整个城关镇。农民的负担人平增加了三十四十七块。城关镇这个麻雀加上赵东这个宏观调查。一下就把沙州农民负担问题暴露了出来。钱省长没有见到《组工动态》。却见到了《要情参阅》上的这篇文章。当场就给朱民生打了电话。表扬了沙州市委勇于提出问题的决心。最后说了一句:“民生。等省人代会以后。我一定要下来看看沙州的减负成果。”

朱民生即没有看到《组工动态》。又没有看到《要情参阅》。被钱省长一番话弄的莫名其妙。勉强将钱省长应付了过去。第一时间让赵诚义弄来这两份内刊。看完之后。重重的拍了桌子。将赵东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你这是无组织无纪律的行为。严重违反了民主集中制原则。”朱民生是个权威感特别强的领导人。在他治下的官员中。居然有这种出格的行径。这让他即感到奇怪。更感觉恼火。

赵东出发点很好。可是眼见着事情超出了沙州范围。引起了省里的重视。他一时觉的头大如鼓。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后悔药是没有的。他解释道:“我这文章写的很宏观。没有针对具体的人和事。只是说一种现象。而且我的文章是发表在《组工动态》上。原本是在沙州内部通报一下情况。在全市范围内督促一下。”

在朱民生的印象之中。赵东是一位中规中矩的官员。办事稳重。思路清晰。岂止突然唱了这一出戏。他沉痛的道:“赵部长。你是班子里最年轻的。位置也很重要。前途一片光明。为什么会做出这种违反常理的事情。”

看着落款为“移山”的记者名字。赵东当着朱民生的面骂道:“这个叫移山的记者绝对是用心不良。朱书记。现在有些记者完全没有职业道德。就如恶狼一样盯着各的。只要各的出了什么差错。他们就扑过来提要求。要钱要物。吃喝玩乐。而且总是喂不饱。”

朱民生冷冷的道:“那么说。这个移山提过要求吗。到底提的是什么要求?”见赵东说不出所以然。他指出:“我一到沙州来就强调民主集中制。有些同志还不以为然。你这篇文章与市委精神不相符合。是个人出风头。对沙州带来的不良后果。你要负完全责任。”

赵东原本心里十分的懊恼。可是听到朱民生说的如此尖刻。道:“我的出发点是好的。也没有虚假的的方。”

朱民生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老赵啊老赵。你不是普通党员。你是沙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长。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你应该心里清楚。我们是一个班子。是一个集体。你说出来的话。不仅是你赵东所说。也代表着我们这个集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