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550章 班子(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从电脑中抬起头以后,又开始了另一种生活。

“论到服务的超前与仔细,县委招待所里还没有人能同春天相比。”侯卫东看着红着脸,心忙脚乱的服务员在心里作出了这样的结论。

小招待所的服务员偷了懒,原本应该在上午完成了清洁工作,她抱着侯卫东不会回来的侥幸心理,想拖到下午,当侯卫东回来吃午饭之时,她才急急忙忙去收拾房间。

“别着急,我一会要到小招去吃午饭,你慢慢收拾。”侯卫东一般都在房间里吃饭,此时有服务员在里面打扫卫生,他就决定破例到小餐厅去吃,临走前,他和颜悦色地交待服务员。

胡永林好几天没有见到侯卫东,看到他的车辆回来以后,就很殷勤地来到小招后院的楼上,他见到服务员正在屋里打扫卫生,脸就阴了下来,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转身就跟着侯卫东出了门,转身之际,脸上的怒容又换成了灿烂的笑容,转换之自然,川剧的变脸只能甘拜下风。

“侯书记,你想吃什么,我马上去安排。”

“随便安排一点。”

“今天在河边钓了十来条土鲫鱼,就来一个黄焖土鲫鱼。”侯卫东笑道:“胡所长,这在你的职权范围之内,你发话就行了,不用问我。”

胡永林搓着手欢天喜地就进了厨房,进了那道破门。这就是他的地盘,“马三,快去杀鱼,侯书记回来了,要等着吃你的黄焖土鲫鱼,味道要弄好一点。”

马三答应一声就拿着刀去剖鱼。

胡永林又指着另一位胖厨师道:“侯书记喜欢吃芹菜炒牛肉。你赶紧去切牛肉。”

安排完厨房。胡永林亲自端着茶水来到了小餐厅。给侯卫东满上以后。又搭讪了几句。尽管侯卫东只是点了点头。随口说了两句。他还是很受鼓励地走了出去。

“你妈地怎么搞地。还记得招待所地制度吗。每天在上午九点到十点打扫领导房间地卫生。”

服务员不怕县委书记。却最怕眼前这位胡所长。她求情道:“胡所长。我今天身体不舒服。下次再也不敢了。这次就算了吧。”

胡永林信奉着慈不掌兵地概念。虎着脸。道:“制度就是高压线。谁碰谁倒霉。这个月在工资里扣五十。”

望着胡永林远走地背影。服务员抹着眼泪。低声骂道:“胡永林。你生个娃儿没有屁眼。”

骂了一会,觉得不过瘾,拿起桌上洗得白净的高档瓷器杯子,狠狠地朝里面吐了口水,吐完了口水,又觉得害怕,拿起杯子观察一会。见没有痕迹。她又吐了些口水进去。

侯卫东吃了饭,回到餐厅之时。正好遇到服务员出门,他对于服务员地态度一向良好。就主动打招呼道:“你才做完,辛苦了。”

服务员低着头,侧身站在一旁,等到侯卫东进了门,她心道:“你是不是好东西,肯定和春兰睡了觉,否则怎么会将春兰调到了交通局去,活该吃我的口水。”每次想到春兰成了交通局干部,她的心里就如被毒蛇咬了一口。

在窗边坐着抽了一会烟,看着被邓家春照顾的花花草草都吐出了新芽,将院子打扮得生机盎然,寒冷的季节已经过去,春天眼看着就到来。

秘书杜兵这一段时间跟着侯卫东一直活动于岭西,五星宾馆都住得厌烦了,中午将侯卫东送到了县委小招,便坐着司机老耿地车直奔县委家属院。

县委家属院整齐地摆着八幢楼,里面有活动室、医疗室,还有一个篮球场,条件很不错,杜兵被提成了县委办副主任,属于副科级干部,也就在里面有了一席之地。

“什么时候我能搬进来住?杜主任,你帮着我说句话。”老耿看着整齐的楼房,很是羡慕。

杜兵很耿直地道:“这八幢楼不行了,我听说还要修四幢集资建房,到时候宁愿违背政策也要解决你的住房问题。”这事侯卫东其实已经有了安排,杜兵心里有数,他知道老耿不会直接问侯卫东,因此才敢如此拍胸脯。

老耿听到了杜兵的承诺,感谢一番后,开着车就走了。

三步两步回到了家中,开了门,见屋中空无一人,厨房也是冷锅冷灶,杜兵就给丁小辉打传呼,在屋里转了数圈,丁小辉却没有回电话。

杜兵接连给丁小辉打了好几个传呼,等了半个小时,才接到丁小辉的电话。

“怎么不回传呼,我在哪里,回家了。”杜兵气呼呼地道。

“要回来,怎么不提前打电话过来,我以为你不回来,在单位吃饭。”

“我也不知道中午有事情没有,知道没有事,就赶紧回来了,我还没有吃饭呢。”

丁小辉听到话筒里传来的急促呼吸,心里一热,道:“你等着,我马上回家给你做饭。”

放下电话,杜兵就将窗帘拉上,又将床铺好,就在客厅里等着丁小辉,这几天在五星酒店里,不少美女在眼前晃来荡去,可是只能看不能摸,这就让杜兵欲火焚身、急不可待。

丁小辉刚刚进门,就被杜兵拦腰抱住,“小辉,可想死我了。”“阿兵,我也是。”

两个青年男女从客厅就开始脱衣服,到了寝室之时,已经脱得赤条条的。

事罢,丁小辉用手揪着杜兵的耳朵,道:“你住在五星酒店里。做坏事没有?”

“轻点,痛。”

杜兵将侯卫东和老耿拿出来做挡箭牌,道:“我跟侯书记一起,天天接见省里地领导,哪里有时间想歪事。”他翻身骑到丁小辉身上,“我做坏事没有。你最清楚,是不是需要再次检查。”

丁小辉想起办公室里传说的“钱要缴光,时间占光,精子挤光”地三光政策,忍不住笑了起来。道:“来就来,谁怕谁啊。”

小两口打闹一阵,丁小辉就起床煮饭,不一会,厨房里就响起了菜刀“噼啪”欢快的声音。

“听说要来一位未婚地漂亮女部长,曾经还是侯书记的领导,这几天我听到不少传说,说是他们两家人曾经是邻居。关系好得很。”

杜兵听着话里话外的意思不对,警觉地道:“你这话千万别说,我是侯书记的专职秘书,你若跟着说这些话。要惹大麻烦地。”丁小辉道:“我知道事情轻重,才不会传这些话,只是听见别人闲聊。”

郭兰到来一事,知情者并不是太多,丁小辉所在的单位就已经传出了这些绯闻,这引起了杜兵的警惕,不过,他听在耳里,记在心中,却并不准备马上给侯卫东报告。

下午。侯卫东屁股刚落在了椅子上。县委办谷云峰主任就进了办公室。

“郭部长后天就要来报到,我想请示一下。郭部长的家安在哪里?”

“这种事情我就不管了,你是大内总管。征求郭兰部长意见以后,酌情安排就行了。”

侯卫东来到了成津以后,邓家春为了保护侯卫东的安全,将县委招待所一分为二,前院占了五分之四,主要发挥县委招待所地职能,后院小而精,住着侯卫东、邓家春和朱江三位县领导,如今郭兰来到成津,最好地住处当然还是县委招待所地后院,只是,郭兰是美女部长,而且是与侯卫东有着不寻常感情的部长,因此,侯卫东不愿意自己挑明此事。

谷云峰揣摩着侯卫东地意思,道:“郭部长是女同志,安全最重要,县委小招的保卫工作最好,我建议就住在小楼地底层,就是邓局长隔壁那一套房子。”

侯卫东挥了挥手,道:“我没有什么意见,你去征求郭部长的建议。”

谈完了住房问题,谷云峰又道:“李部长地小车用了四年多时间了,郭部长过来,换不换车?”

“车况如何?”

“李部长的车是桑塔纳2000,跑了十来万公里,按理说应该换了,成津山多,车况得好一些,否则容易出事。”

最后一句话打动了侯卫东,他想了一会,道:“这样,市局季海洋局长答应帮助解决一辆车,你去联系一下,选一部性能好、又不太张扬的车。”

“侯书记,还有一件事情,郭部长的办公室。”

侯卫东打断了谷云峰地话,道:“郭部长的办公室、以及市委组织部何时将她送来,如何开欢迎会,这些事情,你找为民书记商量着办,不必事无巨细都来给我说。”

他道:“我走了好几天,这几天县里有大一点的事情,几个重点工程的进展情况,这些才是你这个县委办主任应该报告的事情。”

谷云峰每天坚持给侯卫东打三次电话,报告成津县内的大小事情,他想了想,道:“这一段时间各项重点工程进展顺利,关闭不磷矿亦顺利,值得关注有一件事,李太忠辞去了沙州市城管局长职务,已经回到县里,据说是要接管李东方的企业。”

“李太忠是来接管另外两家磷矿?”

“他已经住进了万安磷矿。”

侯卫东顿了顿,交待道:“只要他依法经营,就和普通企业老板一样。”

李东方实际控制着万安、万发和万顺三家磷矿,但是真正挂李东方名字的只有一家,另外两家就是挂着他人的名字,法院在封查李东方财产之前,弄清楚了财产所有权,觉得很棘手,特意请示了侯卫东。

侯卫东表态很明确:“一切依法办事,有违法事实就依法处理,否则凭什么封查其他公民的财产。”

这个表态在成津班子中还有争议,有一种观念认为这是对犯罪分子地纵容,侯卫东还是坚持了自己地观点。

坚持这个观点有三个原因,一是他确实想要依法行事,二是这两家企业完成了技改,生产正常,没有必要打乱正常的生产,这对众多就业者以及政府税收来说是不利地,第三点是周昌全临走前的提醒。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