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549章 班子(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见到了朱民生的秘书赵诚义,就知道朱民生应该就在后面,本能就想躲到一边去,无奈祝焱一边走一边说话,见无法回避,他干脆主动招呼道:“赵秘书,你好。”

赵诚义打前站,最先进入酒店,听到招呼,就见到从电梯那边走过来的祝焱和侯卫东,他急忙快走两步,主动与祝焱握手,道:“祝书记,您好。”

听说是朱民生的专职秘书,祝焱微微颌首,等到小赵的手在空中停留数秒,他才伸出手,与小赵轻轻地握了握,口里道:“朱书记是我的老领导了,代我问好。”

小赵道:“朱书记就在门口”

话音未落,朱民生和省政府副省长秦路肩并着肩走了进来,侯卫东暗叫倒霉,却也只得跟着祝焱迎了上去。

三位领导互为寒暄以后,祝焱并没有向秦路介绍侯卫东,朱民生也似乎忘记了此事,等到秦省长要迈步之时,朱民生才道:“秦省长,这位是小侯书记,成津县委书记。”

秦路迈出去的腿又收了回来,他“喔”了一声,上下打量了侯卫东两眼,道:“侯卫东,我是久闻大名了,沙州后起之秀,全省最年轻的县委书记嘛。”

侯卫东心里大叫倒霉,脸上露出了下级应有的谦恭,“秦省长,去年召开全省计划生育工作会,我聆听了你的讲话,受益非浅。”

计划生育工作是秦路分管工作之一。岭西省的计生工作在99年受到了全国奖励,秦路作为分管的省领导自然是脸子有光,那一年全省计生工作会就开得热烈而隆重,这也是秦路拿得出手的政绩之一。

“那年你参加了会?”

“成津县地计生工作得了二等奖。”

秦路很有风度地鼓励道:“计划生育是天下第一难事。县委要多多关心计生部门。他们工作在第一钱。很辛苦。”侯卫东就表决心:“搞好计生工作。这是我地职责。”

李晶和祝梅走在祝焱和侯卫东身后。李晶极为机灵。听到侯卫东招呼以后。就拉着祝梅拐进了宾馆地小商场。透过里面地玻璃观察着外面地情况。等到秦路和朱民生进了电梯。她才和祝梅一起出来。

走出了宾馆。祝焱站在车门口。道:“今天有个失误。不应该安排在这里。到这里最容易遇到熟人。”他回头看着金星酒店金壁辉煌地大厅。道:“卫东。今天地偶遇。有可能起负面作用。”

官场中。有些事情是只能意会而不能意传。侯卫东作为成津县委书记。却与茂云地委书记来往密切。这事没有任何错。却极有可能被人不喜。祝焱深通官场三味。就点了几句。

侯卫东明白其中地道理。口里却不承认。道:“我与祝书记在一起是太正常不过地事情。如果秘书和领导分开以后就互不来往。那才是怪事。”

祝焱就不多说此事,他给祝梅比划了几个手势,祝梅就飞快地发了一条短信,侯卫东习惯性地摸自己地手机,等拿出了手机。才发现响声是从李晶手机上发出来的。

祝梅很调皮地对着侯卫东晃动着手机,侯卫东对于祝梅的状态即高兴又担心,他发了一条短信过去,道:“都是大学生了,还调皮。”,这才给侯卫东发了信息,道:“我们很快就要出发,你要为我加油。”

等到祝焱小车彻底离开了视线,侯卫东就上了李晶的小车。李晶道:“秦路的妹妹叫作秦莉。挺历害的女人,这两年接了不少工程。”

侯卫东道:“到成津来做工程。就得按照成津的规矩来办,一律公开招投标,你参加过一次招标会,感觉如何?”

“我那次参加的招标会倒是动了真格,不过有前提条件,你想不想听真话。”

“说。”

“我先假设,如果朱民生介绍秦莉过来做工程,你能够让她不中标吗?”

“说实话,很难。”

“如果是祝焱介绍的人,你能拒绝吗?说实话。”

侯卫东想了想,道:“这是艰难地选择,我想,很难坚持到最后。”当初拒绝黄子堤,主要原因并不是为了公开,而是易中岭太操蛋,如果黄子堤介绍的是另一个企业,十有**就会答应其要求。

“如果是周昌全介绍的人,你能拒绝吗?”

“如是蒙宁、吴英……”

侯卫东忍不住,道:“停止,别问了。”他自语道:“你地假设不成立,凭什么领导都要介绍人来做工程,你把领导的觉悟看得太低了,至少你后面假设的几个人都没有提出这样的要求。”

李晶晒笑道:“这和觉悟没有关系,而是利益使然,你其实心如明镜,只是不愿意承认。”

身边的这位女子原本和侯卫东八竿子也打不着,怎么现在却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这也让侯卫东看问题的视角发生了变化,他感叹地道:“你能把官场看这么透,也不知经历的多少风浪,承受了多少压力,现在想起来让人心痛。”

李晶没有料到侯卫东会这么说,道:“卫东,我有时半会做恶梦,总是想着我才参加工作的那一段事情,这一次起意考察美国地环境,与以前的经历有关,我已打定主意,就算是不定居美国,我也要到香港去,香港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正式国土,你没有心理障碍吧。”

侯卫东心里最怕李晶将儿子侯大勇变成黄皮白心的香蕉人,此时听说其有意到香港定居,道:“如果到香港去。我还能够接受,虽然是特区,毕竟还在一颗树上。”

李晶见侯卫东松了口,笑道:“我就知道你是这个心思,从这点来看,你还是一个很传统的人。”

回到家里。小丑丑已经睡着了,侯卫东和李晶站在床边看着儿子安祥的神情,都舍不得离开,大姐也知趣,借着煮稀粥的由头,故意躲在了一边,让两人临别前好好的呆在一起。

“你看眼睛、眉毛以及整个脸形,和我小时候就是一个巴掌拍下来地,难怪这么英俊。”

“你就臭美吧。”李晶看着儿子在睡梦还捏着拳头。又道:“大勇地性子只怕有些强,这么小的年龄,最喜欢一手拿着枪。一手拿着宝剑。”

侯卫东开着玩笑,道:“我小时候,是一手拿着枪,一手拿着洋娃娃。”

第二天下午,侯卫东和祝焱一起送走了李晶一行,李晶上飞机之前,一直都神态自若,当飞机上了蓝天,她只觉得眼睛有些发酸。趁着无人注意之时,悄悄用纸巾擦了擦眼睛。

小车回到了沙州地界,侯卫东很快也就进入了应有的状态,他给赵部长打了电话,道:“赵部长,你有空没有,我刚从岭西回来。”

组织部长赵东道:“我在办公室,你来吧。”

赵东的态度与在成津县相关已经相当的转变,道:“这几天。我到四个县转了转,农民负担不容忽视,客观地来讲,成津地农民负担问题还不算太严重,至少没有层层加码。”

“赵部长,我回去以后继续检查农民负担问题,一经发现,立刻纠正。”侯卫东表态很有些原则性。

在沙州各地都在农民负担上有层层加码的现象,就算是在成津。各镇都暗中在加码。只要不过份,侯卫东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各镇财政困难,多数负债累累,要按国际标准,成津所有镇都已破产,另一方面,村社干部补助过低,使得村社干部遇到问题就“扔帽子”,这里的问题不单单是干部素质的问题,而是一个体制地问题。

对于体制来说,县委书记就算是土皇帝,也无能为力。

“负担问题,我已给民生书记谈了,他有全盘打算,今天我请你过来,不是谈负担问题,而是谈班子调整地问题,我是按规矩通气,正式的东西还没有下来,你心里有数就行。”

事关班子调整,侯卫东没有听到一点风声,他地耳朵一下就竖了起来。

“按照民生书记的意思,近期将对各县地组织部长进行小范围的调整,成津的李致同志调至益杨县任组织部长,市委组织部党政干部处处长郭兰同志到成津来任组织部长,郭兰同志一直在组织部门工作,组工经验很丰富,是市委重点培养地干部。”

又问道:“对这个调整,你有什么想法?”

侯卫东暗地有些吃惊,口里道:“李致同志和郭兰同志我都认识,都曾经在一起共事,两人都是极为优秀的组工干部,对于市委的安排,我拥护,没有意见。”

离开了组织部,侯卫东给粟明俊打个电话。

粟明俊道:“别说你突然,我也感到突然,今天上午我才知道消息,郭兰组织性强,没有什么歪心眼,调到成津去,应该能成为你的好助手,从另一方面,李致是本地干部,按规矩就不适宜在成津任职,调整也在意料之中。”

放下电话,侯卫东暗自皱眉,道:“我是全省最年轻的县委书记,现在把郭兰这个未婚女子放到成津班子里,简直就是流言蜚语最好的温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