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546章 别(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钱省长开会的风格别具一格,就如欧亨利的小说,短则短,却让人很有回味。

散了会,在走出会场之时,刘兵就与茂云市长段勇握了手,就与杨森林、侯卫东、小秦等人朝外走,刘兵兴致很高,道:“森林,这事由你牵头,以成津县为重点,趁热打铁,争取钱省长和周省长的支持。”

在会上,周昌全提出了沙茂矿区的概念,并建议以此为重点开展工作,即使胜宝集团不投资,省里也会筹资开展深加工项目。

这对沙州和茂云两市是一个极大的鼓舞。

出了门,各个市的头头们礼貌地打了招呼,便各自散去,现场一片汽车发动的声音。

侯卫东的小车恰好与茂云市段勇市长并排放在一起,上车之际,段勇含笑与侯卫东握了握手,道:“侯书记,久闻大名,什么时候我到成津县来取经?”

“非常欢迎段市长到成津来指导工作、传授经验。”侯卫东与段勇见过数次,认识,但不熟悉,因此很客气。

段勇站在车门,并不急于上车,道:“我来取经是真心真意,东湘和成津相隔一条田坎,成津能完成整治磷矿的任务,东湘为什么搞不好此项工作,到时我带着老涂过来,侯书记可别藏拙。”

侯卫东仍然客气道:“段市长,成津只是走得早一些,工作上还差得远了。”

“你别跟客气,老祝多次跟我提到你,你可是他的一员爱将,没有将侯书记调到茂云,可是茂云的一大损失。”

两人握手告别以后,侯卫东暗自琢磨道:“茂云最出名的传统就是窝里斗,难道到了祝书记手里。这个习惯就转变了吗?”他想了想。自已给出了结论:“我看未必,还是那一句老话,即要观其言,又要察其行。”

在****历练了这么些年。又担任过县市两级主要领导地秘书。侯卫东接触过或是见到过太多隐秘。这些隐秘多是发生在黑与白之间地灰色地带。见得多了。自然就会凡是先抱着三分怀疑态度。

杜兵还是按照老习惯。等到小车开上了主公路。这才回过头。小心翼翼地问道:“侯书记。回县里吗?”

“赵部长还在成津。我得赶回去。”

老耿心里迅速地算了算。如果车速稍快。从岭西到沙州要一个小时。从沙州到成津还没有完全贯通。无论如何也得要一个半小时。现在十点。到达成津至少要在十二点半。基本上能赶上午餐地时间。

他一踩油门。小车就如猎豹一样。猛地向冲窜了出去。

正在上岭西高速。接到了李晶地电话。“卫东。接到美国那边地电邮。约定七天后对祝梅进行检查。”

“这么急,签证办下来没有。”

“办下来了,我走了些特殊渠道。”

侯卫东就吩咐道:“你赶紧通知祝焱书记,让他提前有个准备。”李晶道:“知道了,你在哪里,到时要来送我们两人吗?”

“送,肯定送。”侯卫东心里还有些话。可是车上有秘书和驾驶员。有些话就不方便说。

李晶听到侯卫东说话之时惜字如金,便知道旁边有人。道:“到时给你打电话。”

十一点,车到了沙州。他就接到了组织部长李致地电话,道:“今天赵部长不太高

“不会吧,我早上给他打了电话,报告了情况,他应该能够理解。”

李致压低了声音道:“不是这个事,赵部长在村里视察之时,被村民围了,递了不少材料。”

侯卫东吃了一惊,道:“公路修好了,村民尝到了实惠,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还递什么材料?”李致道:“我看了看内容,都是关于农民负担的。”

“这个小梁书记,怎么搞的,是思虑不周、粗枝大叶,还是缺乏基本的敏锐性。”

李致忙解释道:“这是意外情况,村里几个爱闹事的人,小梁书记已经安排人盯住了,没有想到赵部长开了座谈会,临时起意要到村里走走,几个妇女就吵着说负担重。”

农民负担问题是一个全省性的老大难问题,在成津,要求农民上交的税费除了农业税、农林特产税、屠宰税和提留统筹以外,还有以资代工的积累工、义务工等等,这些都是正规的税费,其他还是宅基地使用费等说不清楚地税费,而粮食收购价就在四毛钱,扣除了农药、化肥等基本成本,每亩农田的收益甚至为负数。

侯卫东作为县委书记,很了解当地的实际情况,也采取了不少手段,可是现实如此,他作为县委书记是最基层的官员,没有制定和修改政策的权力,亦就无法彻底解决此问题,他所能做的事情就是尽量遏制乱收费,可是,就算没有乱收费现象,正规的税费也让种田的村民没有多少收益。

这是一个类似于皇帝新衣的事实,侯卫东不愿意成津县变成了喊出真相地那个人,这个人固然崇高,对社会进步肯定有推动作用,可是对于成津的发展却没有多少好处。

“李部长,赵部长的主要责任也不是农民负担,你想办法转移赵部长的注意力,尽量回到基层组织建设这个主题上来,你悄悄也给莫为民说一说此事。”侯卫东又补充道:“我马上给粟部长打电话,他对成津很好,会帮着你打埋伏。”

小车沿着新修的公路一路飞奔,望着迎面而过的一块块田土,侯卫东心里有些忧愁。

远远看到了双河村小学校飘扬地红旗,侯卫东接到了祝焱的电话,他先道:“听段市长说,今天的会开得很好,我认为沙茂磷矿区对于胜宝集团是有吸引力的。”

谈了几句工作,祝焱话锋一转。官腔尽去。道:“卫东,小梅的事情你多操心了,晚上我想请李晶吃一顿便饭,纯粹私人角度,你、我、李晶,就我们三人。”不等侯卫东说话,祝焱又道:“按理说,我作为父亲,应该跟着小梅到美国。可是实在是走不开。”

侯卫东理解祝焱地心意,道:“祝书记你放心,这一次精工集团派出了一个小组到美国,李晶董事长也跟着去,绝对不会出意外。”

“这一点我倒不担心。”祝焱顿了顿,道:“我就直说了,你和李晶应该很熟悉,她办了此事,真地没有任何要求吗?”

侯卫东想了想。道:“李晶这人我接触得久了,当年在益杨上青林镇之时,我二姐侯小英就曾经与她一起开过石场,那时她还没有什么产业,接触了六、七年,据我观察。她是一个可以信任的女人,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之人向来讲究留有余地,侯卫东这个保证却没有给自己留有余地,祝焱是何等聪明之人,听了此语,便知侯卫东与李晶关系很深,他心里也就真正踏实下来,道:“卫东,你很好。我当年没有看错你。”

回到了成津县小招待所。刚过十二点,李致在院门口等着。也不寒暄,道:“赵东将那些材料收在一起。读了老半天,脸上不太好看,你得注意一些。”

侯卫东早就有心理准备,道:“农民负担是大问题,在沙州四县中,成津算是最轻的,真要强行减负,至少得从省一级开始,大政方针,我们县级城市根本无法作主,只能执行。”

他一边说,一边走进了小招一号楼。

“赵部长,实在对不起,今天跟着刘市长到省里开会,没有能陪你。”

赵东神情并没有愤怒之色,他指了指旁边地沙发,道:“我下来是工作,不是增加你们地负担,有为民和李致就行了,你又何必非得回来。”

侯卫东道:“赵部到成津来了,我怎么能不回来,我虽然没有当过兵,立正稍息还是懂的。”

赵东神情有些沉重,他道:“我以前知道农民负担重,却不知重到这种程度。”他直视着侯卫东,道:“这些情况你知道吗?”

侯卫东老老实实点头,道:“知道。”他指了指负担卡,道:“我还抽查了部分负担卡。”

赵东摇了摇头,道:“我走了一户,去年种了四十亩地,在双河镇算是种粮大户吧,一年忙到头,交了政府二万斤粮食,除去种子、农药、化肥等,最后剩下三千斤,谷子收完,堂客病倒了,花了二千多元,住院时将家里地粮食卖光,还借了钱。”

“你看,这家人的情况是否属实。”

“属实。”

“那农民还种什么地?你们这些当领导地,想过办法没有?”赵东提高了声音,原本文雅地脸上露出阵阵青筋。

侯卫东没有料到赵东会发怒,道:“成津对农村负担很重视,只收农业税、提留统筹等正儿八经的税费,只是,今年粮价就在四毛钱,一支一入,就算得明明白白,这些都是大政方针,县里是作不了主,我们所能做的事情就是积极创造多种增收渠道,同时严禁不合理的负担发生。”

赵东知道侯卫东所言是实,他闭着眼睛想了一会,一眼都不瞧茶几上的材料,自语道:“靠勤劳都不能致富,政策肯定有问题。”

见赵东反怒,而且不似作伪,侯卫东就对赵东好感倍增,道:“赵部长,我在这里立军令状,立刻开展农民负担大检查,凡是不合理的负担都要取消,并对相关责任人进行处理。”

“我就是从湖北农村出来的,对农村有感情,如今这个情况不全怪县镇干部,也不是一个事,应想办法解决。”

侯卫东道:“下一步结合基层组织建设的推进,尽量寻求减负之路,同时搞好工业,适度转移一些劳动力。”

赵东沉默了一会,道:“我不是责怪你们,是心里憋气。”

侯卫东见赵东神色缓和下来,连忙道:“赵部长,我们先吃饭。”

赵东站起身,道:“中午就别搞复杂了,下午我要到益杨去看一看,益杨是沙州第一富县,那边的情况应该比成津要好一些。”

侯卫东心想:“市政府对这种情况很清楚,只是谁都不愿意将这个盖子揭开,赵东是很老练地干部,怎么今天有些控制不住情绪。”

转念又想:“没有想到赵东会为了此事发怒,真没有想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