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543章 圈子(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七月,由于出差七天,更新拉下了不少,哎,惭愧,所以月票都不好意思开口,这个月小桥尽力冲刺,希望大家继续支持。

沙州市政府的工作汇报在四点半钟准时进行。

在汇报会前,周昌全带着歉意对沙州一行同志道:“各位沙州的同志,让你们久等了,今天下午是省政府与浙江商会代表团的见面会,钱省长亲自出席的这个见面会,所以只能让同志们等一等了。”

准确地说,钱省长应该是钱代省长,来到岭西省才一个月的时间,就等着开人代会将“代”字取掉。

侯卫东暗自纳闷,“晚上单独让我一起吃饭是什么意思?我去了,而刘兵没有去,肯定要产生矛盾。”一时半会猜不透周昌全的意图,他就干脆不去猜想,而是专心听市长刘兵的汇报。

刘兵虽然还未与胜宝集团亲自接触过,可是当了多年市长,他对当前状况还是有很清醒的认识,站在市政府的高度,提出整合沙州三县磷矿资源,将胜宝集团落户于沙州南部新区以外十六公里的双树镇。

侯卫东默想了一会双树镇的位置,暗自承认这个位置确实是一个极佳的地点,此位置虽然位于吴海县,却与沙州不太运,且与临江县、成津县磷矿产区形成了等边三角形。

刘兵讲了一个多小时,周昌全很专心地听着,却没有明显表态,汇报会结束以后,周昌全和刘兵两人便一起进了会议室旁边的休息室。

到了会议室,仅剩下两人相对。氛围又是一变。周昌全已经再次戒烟,与刘兵相对而坐之时,摸了摸衣袋,却发现身上并无香烟,“老刘。来枝烟。”

刘兵扔了一枝烟过去,笑道:“周省长。我记得你戒了好多次了,怎么,又抽上了。”

“我的烟瘾其实不大,就是一个习惯而已。”周昌全使劲地吸了一口,道:“老伙计,你怎么这么客气,甭叫什么周省长,还是叫我老周。”

刘兵只是笑了笑。并未改口。他道:“周省长。不知省里对有没有明确胜宝集团之事。不知沙州有几成希望?”

周昌全用推诚置腹地语气道:“沙州是岭西全省最重要地磷矿产区。基础条件亦不错。当然在省里地目标之中。不过。这一次参加竞争地不仅是省里各地。还有邻近三省。因此。省里地策略很是明确。首要任务是将胜宝集团留在省里。至于省里哪一个地区并不重要。在有可能地情况下。还要跨区域进行整合。比如。沙州成津县和茂云东湘本质上是山水相连。只是人为地隔成了不同地行政区域。这一次就有可能打破这个行政区域。将沙州和茂云地区地矿产区合并为沙茂磷区。”

刘兵与周昌全搭档多年。尽管两人有隔阂也有不愉快。他对周昌全地能力还是发自内心佩服。道:“周省长。我有话就直说了。论条件。最适合搞深加工地县还是成津县。一是磷矿储量丰量。二是磷矿改革基本完成。三是交通瓶颈地制约即将消除。后两个有利条件。都是在周省长地安排下提前完成地。今天我将侯卫东带了过来。就是为了让成津县做好充分地准备。”

周昌全笑道:“你别捧我了。在沙州之时。具体地事情大部分还是你在做。这事我心里最清楚。”

“大海航行靠舵手。没有周省长掌舵。沙州绝对不会现在地局面。这是事实。沙州人都知道。”

“你放心。沙州是我地第二故乡。我会在职权范围内为沙州争取胜宝集团地投资。此事我已经多次向钱省长报告。他近期就会到沙州来考察。”

刘兵初到沙州之时很有些意气风发,很快,沙州就如一张无形的网,将他的手脚牢牢捆住了,而这张网的背后就有周昌全地身影,此时,周昌全成了岭西省副省长,他没有责任将一个地区掌控在手里,就与沙州市政府刘兵市长再无利害冲突两人各坐一个单人沙发,随意地聊着,倒也其乐融融,至少在沙州之时能少如此轻松地谈话。

杨森林、侯卫东、小秦等沙州干部则坐在会议室等着,楚休宏原本就是沙州干部,与杨森林等人都不陌生,就陪着他们一起说话。

趁着上厕所的时候,侯卫东悄悄地问楚休宏,“休宏,晚上是怎样安排的,我估计刘市长要代表沙州市政府请周省长共进晚餐。”

楚休宏道:“今天晚上事情有些变化,原先是安排张木山、蒋厅长一起吃饭,所以叫你一起共进晚餐,没有想到钱省长要亲自招待浙江商会代表,周省长得参加那个宴会。”

侯卫东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口里道:“很遗憾啊。”

楚休宏压低声音道:“郑副秘书长要陪刘兵一行吃饭,你少喝些酒,晚上周省长要到张木山的厂里去,就是上次参加的那几个人。”

上次在张木山的厂里,周昌全、蒋副厅长、张木山、省歌舞团的柳洁团长、晏紫等人一起唱了歌,为此张木山给了省歌舞团整整一百万地赞助。

侯卫江暗道:“这几个人就是周昌全在省里地新***。”

由于有了楚休宏的叮嘱,侯卫东在晚宴之时便保留了酒量,七点半,他将刘兵市长送到了高速路口,在心里犹豫了片刻,他回到了金星酒店,等着周昌全地召唤。

八点,侯卫东接到了楚休宏的电话:“卫东,招待酒宴结束了,你现在出发,到木山老总厂里见面。”

下了车,来到不起眼地歌厅里。侯卫东就被服务员带到了最豪华的大包里。省歌舞团的柳洁团长、晏紫两人已经等候于此。

侯卫东还没有坐下来,张木山便跟着走了进来。

“卫东老弟,上一次你说地事情,经过慎重考虑,公司几位高层又暗地到成津作了实地考察。原则同意到成津开水泥厂。”张木山进门就说了一个好消息。

“董事长,太好了。”侯卫东握着张木山地手。使劲摇了摇。

这时,一位服务员端着一个盘子酒杯走了过来,侯卫东取过了一杯酒,与张木山碰过之后,一饮而尽。

“我希望董事长近期到县里来一趟,一来考察,二是到飞石镇来打猎,飞石镇有一件特产,董事长肯定有兴趣。”

“什么特产?”听闻打闻,张木山果然来了兴趣。

“野猪。这十来年封山育林,野猪数量增加很快,经常损坏山下的农作物,董事长枪法如神,肯定能为山民除害。”

这个提议挠到了张木山的痒处,他道:“这个星期我一定到成津来一趟,水泥厂的事情由手下人去办。我们两兄弟去打猎。享受生活。”

柳洁端着一盘水果走了过来,道:“木山老总、侯书记。你们两人别老是喝酒,吃点水果。”又问道:“你们两人谈得这么兴奋。有什么高兴的事情?”

张木山道:“侯书记哪里可以打野猪,你去约昌全省长,我们一起去。”

“听说野猪很凶猛,有没有危险?”

“适当有些危险,才更有打猪地乐趣。”

柳洁甩了甩长发,道:“这是个野蛮的兴趣,不好,我建议找一条小河,或是水库,安安静静地钓鱼,这才是符合你们身份地运动。”

侯卫东听了两人对话,心里猛地一惊,“张木山为何要这样说话,难道周书记与柳洁有什么特殊关系吗?”

正想着,周昌全、蒋副厅长以及楚休宏便走了进来,柳洁站起身来,迎了上去,很自然地接过了周昌全的风衣,亲自为其挂在了一旁的衣架。

然后,柳洁与周昌全低声说了一会。

如果没有刚才张木山随口之言,侯卫东多半不会将柳洁与周昌全联系在一起,而此时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两人的神态就显得特别亲密,而且是带着男女关系的亲密。

不过,这毕竟只是猜测,侯卫东将这个念头扔在一边,走到了蒋副厅长身旁。

包间里空调开得很足,屋内温暖如春,晏紫也将外套脱了下来,穿着一件紫色高领毛衣,静静地坐在点播台前,当周昌全进来之时,她便点了一首《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

这是一首合唱歌曲,周昌全曾经与柳洁一齐唱过,声音响起以后,周昌全和柳洁就很自然地来到了台前。

歌声响起,两人配合得很是默契,周昌全的歌技明显提高,尽管与柳洁比起来还是颇来不如,相较于第一次合唱却是不可同日而语。

侯卫东仔细观察蒋副厅长、张木山、楚休宏等人的表情,大家似乎都沉醉在歌声之中,随着歌声轻轻地应和,他地目光又转向了晏紫。

晏紫仔细地挑歌,没有抬头。

第二曲,是由柳洁独唱《冰山上的来客》,楚休宏走到了晏紫身边,弯了弯腰,主动作了一个“请”的姿势。

跳舞之时,晏紫迷人的身姿尽显无疑,楚休宏刚到一米七,晏紫穿上高跟鞋后就比楚休宏看上去高一些,紫色的高领毛衣将经过专业训练的身体映衬得格外漂亮。

晏紫在跳舞之时,眼光从楚休宏的头发旁边穿过,看到了正与蒋副厅长碰酒地侯卫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