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541章 炮弹(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来到了沙州市委大院,朱民生正在同组织部的同志谈话,侯卫东急于向他汇报胜宝集团之事,就坐在市委办公室候着,等了一个多小时,才见到组织部长赵东、副部长粟明俊、郭兰等人从小会议室走了出来。

郭兰的头发已经变成了漂亮长发,扎成一个极简单的马尾巴,马尾巴轻轻地摇曳着,把侯卫东的心随之动荡不安,他再次发出了心之呐喊:“为什么岭西要实行一夫一妻制,这真是一个万恶的婚姻制度。”

这个念头随着朱民生的出现而嘎然而止,侯卫东一脚跨出了办公室,道:“朱书记,您好。”

朱民生回头见是侯卫东,停下了脚步。

侯卫东紧走几步,来到了朱民生身边,道:“朱书记,我刚从岭西回来,想汇报与胜宝集团樊主席接触的情况。”

“目前的进展是这样的……四天时间,我到了三次岭西,与胜宝集团樊主席见了两次。”

“有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暂时还没有,我还在接触之中,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樊胜得投资的意向很明显,只是在稳坐钓鱼台,等着省内省外的磷矿区自相残杀,以便他从中渔利。”

“这个资本的特性所决定。”朱民生得出了这个结论。

他一边听着侯卫东汇报,一边用眼光扫着放在面前的人民日报。等到侯卫东将大致内容汇报完,他问道:“县里地情况进展如何?”

“县里整治磷矿地工作进展顺利。中型磷矿完成了技改。现在已经关闭了一批不合格地小磷矿。竹水河水电站已经完成了一期工程地拆迁。土建部分已开工。沙成公路部分完工。”侯卫东汇报工作时很有些底气。

朱民生静静地听着。又问道:“这两天地人民日报你看了没有?”

侯卫东早就发现了朱民生一直在用眼光瞟着这张人民日报。他不知道这张人民日报上登着什么内容。就老老实实地回答道。“这两天都在岭西。没有坐下来认真学习。”

朱民生语重心长地道:“你是县委书记。是带领成津七十万人口走向正确道理地舵手。学习必须抓紧。时刻与省委、市委保持一致。不仅要埋头拉车。更要抬头看路。行政上地事情还是要让县长去做。你更关键地把据航向。”

侯卫东一时没有理解到朱民生此话地真意。暗道:“县委是基层政权。不做具体事情。难道天天研究理论?”口里道:“我一定注意。”

朱民生又道:“县委书记要学会把握重点。当前县委很重要地一项工作就是搞好三讲教育。这方面你要多投入时间。千万不可懈怠。张全景同志说过。要以整风地精神。深入开展三讲教育。这是我们党在世纪之交重要历史关头。为加强自身建设而进行地一个创造性探索。”

对于三讲教育,侯卫东深知其重要性,也抓得很紧,只要面对着胜宝集团的诱惑太大,他内心深处将胜宝集团之事放在了第一位。

“今年三讲教育更是不同寻常,七位政治局常委深入到县级城市,就县级领导班子、领导干部开展三讲教育的情况进行深入调查。”朱民生将报纸递给了侯卫东,道:“总书记到了广东,在高州召开了动员会,你看这一段。”

报纸上有一段话有波浪型的横线,波浪很工整,看得出朱民生地用心程度,波浪线上面一段话是:“**郑重提出,要把中国的事情办好,关键取决于我们党,只要我们党始终代表中国先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中国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就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这一段话是总书记在广东讲话的精髓,你千万不能等闲视之,回到县里以后,在全县干部中展开学习热潮,要通过扎实的学习,达到干部受教育,群众得实惠地目地,只要达到了这个目的,你这个县委书记就好当了。”

侯卫东当上县委书记以来,从整治磷矿开始就集中精力于具体地事情,干部培训、教育这一块事情,基本上都交给了李致、高小楠等人,这一块工作确实是他的软胁,他诚恳地表态道:“朱书记,回到县里以后,我马上在全县组织学习总书记讲话地热潮。”

谈了一会干部培养教育的问题,朱民生这才将话题又转到了胜宝集团上面,道:“经市委常委会研究,重新成立招商引资工作小组,由刘兵市长担任招商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成津县和吴海县相关领导作副组长,新小组的重点工作就是胜宝集团,成津县在前期作了不少工作,也很有成效,从今天开始,成津就不必再单打独斗了,你们对胜宝集团的招商工作就是市里工作的一部分,有什么动作,要与刘市长报告。”

这个决定弄得侯卫东有些措手不及,道:“胜宝集团对成津县已经有了一定了解,继续跟进还是有成功的可能性。”

“成津一个县单打独斗,毕竟实力有限,很难形成强大的竞争力,以沙州市为单位就可以整合全市的资源,形成拳头力量,效果肯定要明显得多。”朱民生略略拉长声音道:个体服从整体,局部服从全局,这也是民主集中制的体现。”

对于市委的决定,侯卫东很有几分郁闷,暗道:“这话听起来怎么如此别扭。成津县主动开展工作,似乎变成了破坏民主集中制。”

朱民生话锋一转,又道:“虽然对胜宝集团的招商工作统归于市,但是各县也不能就此偷懒。不要存在等靠要地思想,应该做的工作还得做。”

离开了朱民生办公室,侯卫东暗自苦笑,道:“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了人,左说有理。右说也有理。”

刚上了车,县长蒋湘渝就将电话打了过来。道:“侯书记,你还在岭西吗,刚才接到了市政府办公室的电话,刘兵市长要听招商引资的汇报。特别胜宝集团这一块工作地招商引资工作,是这次汇报的重点。”

成津县对胜宝集团的招商工作,一直以来都是侯卫东在操作,蒋湘渝基本上没有参加,因此,得知刘兵市长要听汇报,他赶紧给侯卫东打过来电话。

“我刚从民生书记办公室出来。你现在过来。我们一起吃饭,边吃边聊。”

刚放下电话。又接到了大哥侯卫国的电话,他在电话里兴奋地道:“卫东。大喜讯,刑警支队在重庆抓住李东方了。“太好了,你在哪里,我代表成津县委请参战的所有刑警吃饭。”侯卫东自然喜出望外。

侯卫国也是很兴奋:“我还在重庆,等回到沙州以后,我们再大醉一场。”

“李东方滑如泥鳅,怎么捉住他地?”

侯卫国哈哈大笑,道:“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就是用来形容李东方这样的人和事。”

李东方暗中派出杀手准备暗算侯卫东,岂知人算不如天算,那位据说心狼手辣地杀手在赌场被抓,于是李东方买凶杀人之事大白于天下,而沙州公安全力以赴地追捕李方东,半个月来却一无所获。

李东方潜逃到了重庆以后,租了一套单元房,过着深居潜出的生活,就此脱离了警方的视线,他头脑精明,办事果断,可是一人独居于重庆,心理上压力也不小,他明知不能与家里人通话,却在一个夜深人静之时,鬼使神差地给父亲李太忠打了电话,李太忠的所有通讯工具都被监听起来,这一次通话,就暴露了李东方地大体位置。

侯卫国就带着二十来个沙州刑警来到了重庆,诺大个重庆,要想寻到李东方又谈何容易,半个月来,一无所获。

正当大家愁眉不展之时,两位刑警到家乐福超市买方便面,突然听到了熟悉的沙州口音,在异乡听到乡音,两位沙州刑警就自然回过头,恰好就见到了正在付款的李东方。

侯卫东心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道:“抓住了李东方,章永泰的案子就算是彻底了结,最好是能从李东方身上,多弄一些线索出来,再抓一批社会上混混,成津的社会治安就会大大好转。”

侯卫国心情不错,“呵、呵”笑道:“成津县内大动干戈,你们倒是太平了,可是益杨、吴海几个县的立案数大大增加了。”

如今成津的磷矿整治工作已经进入了攻坚阶段,也就是关闭小磷矿阶段,由于宣传工作扎实,公安部门又以各种借口数次扫荡成津县内地黄赌毒场所,将游荡于成津县境内地流氓混混着实抓了不少。

在自然界,水总是朝低处流,在社会上,流氓地皮总是会朝着治安混乱的地方流动,在成津警方不讲道理地压迫之下,纷纷朝吴海、益杨、沙州等地窜去。正因为此,在强行关闭小磷矿之时,基本上就没有社会闲杂人员参与其中,事情就相对简单了不少,在抓了几位聚众闹事的小矿主以后,关闭工作就基本顺利地开展下去了。

在侯卫东心目中,整治磷矿工作就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其紧迫性和重要性就降到了竹水河水电站和胜宝集团之后,他才能放心地将整治工作地扫尾工作交给蒋湘渝和周福泉,自己带人到省城专攻胜宝集团。

中午十二点,县长蒋湘渝带着招商局正、副局长来到了沙州,为了方便侯卫东,将午餐订在了新月楼门外的海陆空餐厅。

接到蒋湘渝电话之时,侯卫东正在新月楼二期的新房子里看电视,装修完毕以后,他和小佳就正式搬到了新家,从此过上了幸福的两人世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