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538章 合作(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屋内开着空调,暖风让人觉得温暖如春,段英只穿了一件薄毛衣,丰满的胸部蓬勃欲出,侯卫东的目光在这熟悉之地逗留了片刻,当段英端着水回头之时,他又迅速地将目光转开。

“你认识李晶吗?”

段英的一句话,差点将侯卫东惊得站了起来,好在他的镇定功夫不错,看到段英神情并无异常,心里稍安,道:“我们在益杨工作之时,李晶在沙投司当副总,修益杨段高速公路之时,经常到益杨来,认识。”

段英经常熬夜写稿子,养成了喝浓咖啡的习惯,喝了一口浓浓的咖啡,她道:“以前虽然都在沙州,却一直没有和李晶见过面,上个星期报社派我到精工集团采访,我才认识这位来自沙州的女强人。”

“昨天晚上加班写精工集团的稿子,认真看了采访稿子,现在我很佩服李晶这位女强人,说起来她比我也大不了几岁,我在丝厂等待失业的时候,她就是沙投司的副总,等我到了沙州日报,她就创建了精工集团,真是人和人无法比。”

侯卫东道:“其实你也不错,从最基层的报社调到省报,并站稳了脚跟,这很不容易,一方面是你的才能,更重要的是你的努力,我听王辉主任多次夸奖你勤勉。”

“努力工作只是为了能生存得更好,如今这个社会已经形成了不同的阶层,随着社会的发展不同阶层的距离将越拉越大,甚至大到了不可跨越的地步,我不想让我的后代沦到最底层去,真要到了底层,不知要付出多几倍的代价。”在侯卫东这位老友面前,段英就将自己最真实的想法说了出来,当然,这一段话真正的内涵也只有侯卫东等极少数人听得懂。

除了侯卫东等个别人,这一段艰辛甚至带着些屈辱的奋斗史已经渐渐被人遗忘了。等了侯卫东地夸奖,一方面,她颇有知音之感,另一方面,她心里也有另一番感觉:“与侯卫东痛快了结也是好事,至少可以将过去的历史彻底忘掉。轻装上阵,迎接美好的新生活。”

这两种想法交织在一起,让段英看着侯卫东的眼光有些复杂,不过男女之情减弱了许多,侯卫东在她眼里,是一位在春青彷徨时给予自己安慰的男人,是给自己**留深刻记忆的情人,是见证了自己生活经历地朋友。

正聊着,就见到王辉的影子从门前一闪而过。

王辉刚走过段英的门前。眼角余光看见了段英办公到的侯卫东,他马上就退到了门口,道:“侯书记。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侯卫东向段英点了点头。站起身来。与王辉握了手。笑道:“几日不见。如隔三秋。我又来请王主任来为成津地发展指出发展方向。”

王辉笑道:“指方向是中央领导地特权。我也就是写写文章。真正做事情还是由侯书记这种实干派做出来地。”他明白侯卫东作为县委书记亲自到报社。肯定有重要地事情。也不嗦。一摆手。道:“请。到我办公室去。”

侯卫东就将东沙矿区地设想作了描述。又道:“意思大体如此。当然。名字不一定叫东沙矿区。”

王辉没有立刻表态。用中指轻轻地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过了一会。道:“宣传成津地磷矿整治工作。这符合省里地精神。只是东沙矿区这个概念省里从来没有提过。包括理论界也没有提过。我心里没有太多地底。”

侯卫东拿出了一本由秘书杜兵从岭西省图书馆里找出来地老书。道:“东沙矿区也不是新概念。在八十年代成津就曾经属于茂云地区。后来地市调整。成津才被划到了沙州。而且在五十年代曾经就有一个茂云磷矿厂。在东湘和成津各有一个矿。从以上两个因素看。东湘和成津其实就是一个矿区。只是人为划成了两个不同行政区。”

王辉饶有兴致地接过这本封面发黄地老书。读罢这一段。道:“这本书我暂时借用。另外。我还得到东湘和成津去一趟。收集一些具体资料。”

“卫东书记,你提出这个概念应该有针对性,如果方便,可以透个底,也方便我组织文字。”

为了让王辉在文章更实在,侯卫东就透露了部分意图:“目前各地都对香港的胜宝集团很有兴趣,不仅有省内的,还有省外的,我的想法是先进行大力宣传,确保胜宝集团留在省内,又通过对矿区的宣传,让胜宝集团的注意力集中到东湘县和成津县,至于成津和东湘的竞争,我有胜出地信心。”

“我刚才还在纳闷,侯书记怎么会想起搞理论,结果绕了半天,还是回到了现实之中,只是,报纸上的文章能否影响到香港投资商的思路,我觉得是个未知数。”

侯卫东笑道:“这些香港人都是人精,最喜欢研究我们的党报党刊,他们往往能从里面找到许多商机,而且,只要报纸出来以后,能影响省里相关领导人和部门的思路,对我们亦是有利的。”

“侯书记最善于利用媒体,我希望你以后能掌管省委宣传部,那么岭西的媒体肯定会有一个大发展。”

王辉忍不住发了一句牢骚,“现在宣传部的这些当官的,争权夺利是一把好手,可是对于整个宣传工作完全是外行,以前岭西还有一些全国知名地媒体,这些年越来越差,让我们这些老报人看着心疼。”

聊完正题,侯卫东道:“中午有空没有,小酌一杯。”

“我们是多年老朋友了,每次都是侯书记请我,今天到了岭西,你就别管了。”

说到这里,桌上的电话铃声猛地响了起来。

接了电话,王辉从抽屉里拿起一份文件,“实在对不起,是总编有急事找我,中午在金星酒店的一号包房,十二点准时见面。”

侯卫东刚走下大门,此时正事已基本办完,正准备给李晶打电话,迎头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

“祝梅,你怎么在这里。”侯卫东下意识就喊出来一句话,喊完之后,马上醒悟过来,祝梅身有残疾,怎么能听见自己的喊声。

他快步走了上去,超过了祝梅,停在了她的前面。

祝梅正沉浸在快乐之中,猛然间见前面一人拦路,吓了一跳,当看清是侯卫东之时,她高兴地举起了手里原画夹子,比划了几下,见侯卫东很迷惑的样子,便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我的画被报社采用了一幅。”

侯卫东翻看了画夹子,画上是悬岸上的一株小花正在很风而动,这是典型地祝梅风格。

“祝贺,小祝梅是画家了。”

看了短信,祝梅略有些羞涩,回了一条短信,道:“我只是发表了一幅画,不是画家。”

“我说是就是。”

“那我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侯卫东用手机写短信地速度尽管比不上祝梅,可是在男同志里面算得上一流,此时两人交流起来并没有障碍。

段英写稿子遇到瓶颈,正端着一杯浓咖啡站在窗边,突然看到侯卫东与一个小姑娘面对面站着,而且奇怪地盯着自己的手机。八卦是女人地天性,何况眼前之人又与自己有着亲密关系,段英脸几乎贴在了玻璃之上。

很快,侯卫东与祝梅停止了低头看手机的奇怪姿势,两人并排着向门外走去。

“我喜欢在报上看到自己画的感觉,很棒,只是不太容易,我前后寄了二十来幅画,只被选中了一幅。”

看到祝梅高兴的神情,侯卫东灵机一动,道:“今天中午一起吃饭,和报社编辑一起。”

祝梅飞快地回了一条:“我想凭自己努力。”

侯卫东飞快地发了一串:“凭着自己的努力,确实可以做成许多事情,可是得到编辑指点也是自己努力的一部分。”

祝梅想了想,同意了侯卫东的提议。

由于吃午饭的时间还早,侯卫东顺道陪着祝梅去了一个画展,等到十一点半,才开车前往金星酒店,途中遇到了十来分钟的堵车,等到达金星酒店以后,已是十二点零五分。

进了房间,侯卫东抱歉地道:“王主任,段英,不好意思,来晚了。”

转身又对祝梅比划了几个手势,等到祝梅坐下,他道:“祝梅是祝焱书记的女儿,在美术学院读书,才在报上发表了一幅美术作品。”

段英以前在益杨之时,听说过县委书记祝焱有一个聋哑女儿,此时见到了祝梅,暗道:“难怪当时两人的姿势怪怪的,原本是在发短信。”

正在这时,又进来了一个年轻男子,相貌堂堂,温文儒雅,进门道:“抱歉,堵车,耽误了时间。”

“这是梁进文,省人民医院的。”

“这是成津县委书记侯卫东,张小佳的老公。”

侯卫东在与梁进文握手之际,暗道:“段英眼光还真不错,梁进文了职业好,相貌好,气质也不错。”

等到礼节性的寒暄结束,王辉顺手摸了摸盖着秃顶的头发,道:“李晶这个主人怎么还没有到?”

侯卫东顿时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这时,李晶被服务员带到了一号包间,她进门之后,第一眼就瞧见了侯卫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