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536章 两难(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来到了西郊祝家,侯卫东与祝老爷子等人打过略作寒暄,就随着祝焱上了楼。

闲谈了几句,祝焱就转入了正题,道:“我看过几份整治磷矿材料,不具体,你讲一讲细节。”

成津整治磷矿有太多经验教训,侯卫东又是亲身经历,为了让茂云的整治工作少走一些弯路,他讲得很具体,基本上没有隐瞒。

“我到成津去工作,初因是章永泰书记车祸,当时章永泰正在成津急风暴雨般地开展磷矿整治工作,许多人不满意,也有人扬言要报复章书记,周书记认定章书记是被人暗害,就将我和邓家春、阳勇三人派到了成津。”

“章永泰之死,磷矿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在这种背景之下,我接过章书记的大旗,继续整治磷矿。”

祝焱听得很仔细,打断道:“成津的经验对于茂云很重要,你谈得越具体越好。”

“除了上面几个步骤……我在成津采用的具体策略就是绕开磷矿问题解决磷矿解决,首先借着整治磷矿之机换了两个镇领导、县委办主任、国土房产局长等几个重要岗位干部,逮捕了县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其次借着辑枪以及破积案行动打掉了一批黑恶团伙,然后借着环保不达标断掉了一些磷矿的水电……”

祝焱点头,道:“说到底,整治磷矿的过程就是调整干部的过程,干部选对了,事情就好办了。”

“如今成津磷矿的整治已算取得了阶段性成果,标志就是七家中型磷矿进行了第一期技改,无论从技术、规模、环保、消耗等多方面基本达到了省政府的要求……目前正在彻底关闭不能达标的小型磷矿,最后一步有可能遇到反弹,县委县政府做好了充分准备。一切依法办事,但是遇到带头闹事之人,也绝对不会手软。”

听到此,祝焱不由夸道:“老涂是老县委书记,经验丰富,可是提起这磷矿就直甩头。我看整治磷矿不在于经验,而在于魄力与胆识,没有一股子冲劲和闯劲,经验就算起箩筐也不管用。”

他又问道:“案子有没有进展?”

“章永泰书记地死因也在最近水落石出。他确实是因为整治磷矿而被害原本此案只有周书记、子堤书记、洪秘书长等为数不多地人知道。如今案件已经取得初步战果。是方杰指使手下在章书记车上做了手脚。此案目前已经正式上报了省委。省委地意思是内部掌握。不在社会上公布和宣传。”

侯卫东又补充道:“方杰是老方县长地孙子。找到他时已被灭口。目前公安局正在扩大战果。希望能找到杀害方杰地凶手。这位凶手伏法以后。才能算最后结案。”

祝焱与老方县长相熟。听闻其孙子方杰居然是杀人凶手。感叹道:“真没有想到老方县长革命了一辈子。到头来自己地孙子做下了岭西历史上罕见地惊天大案。看来教育下一代是每一位领导必须要高度重视地问题。”

谈了一个多小时。祝焱脸色凝重起来。以前他只看到了侯卫东在整治成津磷矿工作中取得地成绩。就有些忽略具体工作地艰巨性。他道:“东湘地情况与成津几乎如出一辙。成津地经验很有参考价值。茂云市委将根据这些血地教训制定切实可行地实施措施。”

茂东市东湘县与沙州市成津县是田靠着田。土连着土。县情基本一致。曾经出过一次笑话。东湘县有一年开综合治理工作大会。政法委书记拿着稿子读。读着读着。就出现了“成津县如何如何”地句子。此事成为了东湘县地一个笑柄。

说到这,祝焱发了句牢骚,道:“东湘老涂这个人年龄大了,一心明哲保身,根本不想去接触这些具体矛盾,就算市委措施在明确详实,他亦会想办法绕着走。”

省里下发了整治磷矿的文件以后。东湘县会议多宣传猛。县委书记老涂口号喊得很亮,可是行动上却很是缓慢。祝焱对此已有意见,只是老涂作为茂东市政坛不老翁,很有些关系,他一直在寻找着下手的时机和方式。

这个心思他平时遮得很严实,今天在侯卫东面前,他就比平时放松许多,对老涂地不满意就溢于言表。

侯卫东不会傻到轻易去批评另一个县的书记,道:“整顿磷矿涉及的利益太多,太复杂,搞不好就容易出事。”

祝焱对此不置可否,他开玩笑道:“你是否愿意调到茂云来,到东湘县去当县委书记。”

“我当然愿意到茂云来,能在祝书记手下工作是一件幸福地事情。”

“当初没有把你调入茂云是最大的失误,如果你在茂云,现在就得给我顶在东湘县去,省得我一天为了东湘的事情操心。”祝焱深有感触地道:“想当县委书记的人不少,可是真要顶大用之时,却发现一个都不合适。”

如果侯卫东只是一位普通的市委机关干部,祝焱很容易将其调到茂云市,现在侯卫东已经是堂堂的县委书记,调动的事情就由不得祝焱了。

侯卫东为了将事情说透,又道:“祝书记,其实东湘县有顾忌也可以理解,整治磷矿就是对即得利益下手,断人财路会引来很强的反弹,昨天成津警方在清扫黄赌毒的行动中,偶然捉到一人,此人身上带着十来万现金和一把手枪,引起了警方地注意,请了市局的预审专家来审,结果令人很震惊,此人居然是李东方派来暗杀我的,如果不是那位杀手好赌,现在也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

又道:“李东方是老方县长的外孙,与方杰是表兄弟,他父亲李太忠是成津县老资格副县长,”

祝焱此时是真正地倒吸了一口凉气,道:“居然想两次对县委书记下手,这些人还当真想得出来,真是利欲熏天,无法无天。”

他面色凝重地道:“尽管有如此大的困难,茂云的磷矿整治工作还得进行,这事躲不掉,只是我在寻找更好的契机,我不想在茂云出现类似章永泰这样的事情,如今胜宝集团到来,对茂云的磷矿整治是一个很好地契机。”

祝焱选的这个时机很好,省政府出台了文件,成津县又有血的经验教训,再借着胜宝集团深加工磷矿的东风,应该能在最大程度上统一茂云市干部的思想,最大限度减少整治的阻力,谋定而后动,这是祝焱的风格,侯卫东曾经是祝焱的秘书,经历过对土产公司案件的侦办,很熟悉他地作风,也从中受益非浅。

侯卫东暗自一惊,心道:“祝书记到底还是将这个话题提了出来。”祝焱道:“茂云市前几年领导班子内哄太历害,发展脚步慢了,从某种程度来说,丧失了绝好地发展,茂云要在各地区脱颖而出,要费更大的力气,胜宝集团地入驻对茂云实在难得机遇,即能帮助我们整治磷矿,又能发展茂云经济。”

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成津县已经完成了磷矿整治,恐怕不需要借助胜宝集团这股东风吧。”

侯卫东在心里犹豫片刻,很快,他就将心里那一丝徘徊抛在了脑后,作为成津县委书记,他不能为了私人感情而将成津县的巨大利益拱手相让,下定决心以后,他抬头看着祝焱,真诚地道:“祝书记,对于磷矿主产区的各市县来说,胜宝集团都是一次机遇,胜宝集团最后生根于何处,我无法掌握,可是没有努力争取就放弃,对于我来说是很艰难的选择。”

如果面对的人不是祝焱,侯卫东一定会打个官腔,说些无关紧要的话就搪塞过去,然后下来应该做什么就依然做什么,可是对于祝焱,侯卫东宁愿把自己最真实的想法说出来,丑话说在前面,或许才是对祝焱的尊重。

祝焱由普通干部升至县委书记花了近二十年,从县委书记升至市委书记只有三年多时间,而这一步格外关键,凭着祝焱的年龄、资历、文凭、背景等诸多条件,他都有望攀上省一级领导岗位,因此,他很在意茂云的政绩,得知胜宝集团将落户岭西以后,他便对于争取此事寄予了很高的希望。

东湘县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侯卫东所在的成津县,论基础条件和磷矿的储量,两个县条件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成津正在大规模修路,且磷矿改革基本完成,后一条正是成津县最大的优势。

今天夜谈,他就是要看侯卫东的态度,侯卫东的表态在他的预料之中,可是他在内心深处的感情还是起了丝丝波澜。

“你这是负责任的态度。”

祝焱很快将微微的波澜挥走,夸了一句,又道:“除了茂云和沙州,还有茂东市也是磷矿产区,甚至邻省亦有两个磷矿产地,我们几个地区拼个你死我活,最终得利的还是胜宝集团,我的意思请省里出面,免得给外人看笑话,捞实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