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532章 马蜂窝(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方杰,死了?”

“对,死了。”

侯卫东很明确地指示道:“死在山洞中,很显然就是他杀,杀人者的动作必须是全案的关键。”

想起当时侯卫东的提醒,邓家春就直言道:“案件基本可以如此定性,侯书记,你当时的判断是正确的。”

与侯卫东通了电话以后,邓家春饶有兴致地站在浑身腐烂的尸体面前,他这一辈子见过了无数的**尸体,早就练成了见怪不怪其怪必败的境界。

“注意细节,小心点,这家伙可是宝贝。”邓家春此语一出,顿时将身边的警察雷倒一片。

一位才从部队转业的警察原本努力地在局长面前表现得大胆一些,可是见到法医戴着手套的手在尸体里翻来翻去,禁不住一阵恶心,他扶住一颗大树,吐了一个痛快淋漓,回头看时,邓家春正蹲在尸体旁边抽烟。

他打心眼里佩服这位矮小的局长。

过了一会,邓家春来到了一位皱纹满面的瘦巴巴的汉子身旁,递了一枝烟,道:“给我说说你看到的,越详细越好。”

那汉子手里还握着一张纸片,这正是老方县长贴出的悬赏,他嘴巴动了几下,又将悬赏贴子往上抬了抬。

邓家春明白他是什么意思,道:“悬赏人是死者的爷爷,他昏过去了,已经送到了医院去了,你放心,一分钱不会少你的。”

汉子眼见到手地肥肉似乎飞了。心里老大不乐意,吱吱呜呜地东拉西扯。就是不肯说实情。

邓家春不想与其嗦。拉着他地手来到方杰尸体面前。道:“你看看。这人死得这么惨。如果还有良心。看到什么事。快说出来。”

汉子长期从事体力活。手上力气不小。使劲挣了几下。却感到面前小个子地一双手如铁钳一般。他被拉得蹲下来。与地上地腐肉近在咫尺。那汉子哇就吐了出来。一边吐。一边道:“你这领导真是。放开我。我说给你听。”

“你将事情经过从头到尾再说一遍。”

“我看到什么说什么。”

“嗯。”

等到汉子说到汽车之时,邓家春很敏感地打断道:“是什么样的汽车,小车、长安车、卡车?”

汉子想了想。道:“是一辆当官的坐的车,他才开始还走错了路,然后退回来的。”

走到现场之时。刑警队就在寻找车印,很可惜,由于此地恰好有一块滑坡,将洞穴边上地车印全破坏掉,而在支公路上又有其他车经过,现场痕迹早就不在了。罗金浩带着汉子来到了一条极小的岔道,他们如寻找珍宝细细地查寻,很幸运,这是一条偏僻的断头小道。除了一道车辙印外,再没有其他车辙。

罗金浩让队员拍照、取证,他一脸兴奋地来到了邓家春身边,道:“我看了车辙,是高档车留下来的。”

如此穷乡僻野,出现高档车辙,里面的含意自然不言而喻。

在回到成津的路上,邓家春也难得地露出了笑容,刑警队员们一路皆有说有笑。雷副支队长亦是满脸笑容,不过他心里很是紧张。

“李东方,方杰被找到了?”在一个清静地角落,雷副支队长给李东方打了电话,以前他都是称“东方”,今天他心里有气,就直呼其名。

李东方暗自大吃一惊,他强抑住心神,装作平静地道:“雷叔。好啊。今天晚上到成津宾馆办一桌,为方杰接风洗尘。”

雷副支队长心如死灰。低沉着声音道:“方杰死了,被丢在了山洞里,刑警队在一条岔道上提取了车辙印子,这案子好破。”

李东方转身之时,手机掉在地上,他并没有在意,如果光是发现了方杰地尸体,他还不担心,这个车辙印子则很是要害。

默坐了半响,他取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关于侯卫东收受赌赂的举报信》,信后附了在沙州脱尘温泉的照片、侯卫东在益杨教授楼的房产、新月楼的两处房产、蓝鸟小车等几处财产照片。

他将举报信分别寄给了中纪委、省纪委以及市纪委、以及省委、市委的重要领导。

寄了信,他又打了几个电话,过了半个小时,上来了一个矮壮的汉子。

“这事风险太大,五十万。”

“二十万。”

“县委书记不是普通人,做了此事,我就永远回不来了。”

李东方想着步步紧逼的侯卫东,凶光毕露,道:“一不作,二不休,三十万,加上他地老婆。”矮壮汉子看出李东方心急,就坚决不少钱,抱着胳膊道:“五十万,侯卫东和他老婆,不能少了。”

李东方咬了咬牙,道:“成交。”

矮壮汉子拿着十万现金走出了房门,很快就消失在成津的街道上。

得知了案情进展,侯卫东心情甚佳,在县委会上,他简单通知了方杰失踪案的情况,又道:“成津县磷矿整治取得了阶段性效果,七家中型磷矿都进行了技改,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都很明显,看来我们当初地选择是正确的,今天研究小磷矿的关闭事宜。”

周福泉作为常务副县长,手里握着好几件难事,听到关闭小磷矿之事,顿时头大如斗,道:“侯书记,这事我建议缓一缓,春节将至,稳定压倒一切,现在开始关闭小磷矿,恐怕春节必定会闹翻天。”

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蔡正贵兼任维稳办主任,自然不希望惹麻烦,道:“周县长的建议有道理,小磷矿涉及到千家万户,若弄成群体**件,县委县政府都有责任。”

侯卫东笑道:“过了春节,按照成津的习惯,在大年以后才能正常工作,转眼就到了三月,就要为五一黄金周作准备。同样要维护稳定,过了五一则是岭西的经贸洽谈会,以后就要过国庆、元旦,春节,这样算起来,一年四季都不适合关闭小磷矿。”

其他常委们皆不表态。

县长蒋湘渝深知侯卫东的心思。道:“关闭小磷矿是整治磷矿的正常步骤,这一步虽然难,但是始终要走,其实在前阶段的整治工作中,已有部分磷矿被关闭了。”

“只要我们依法办事,且程序正程,策略合适,就不怕闹事,所谓有理走遍天下。对于政府来说同样适用。”

侯卫东已经下了决心,道:“整治磷矿工作已近一年,我想在春节前将整治工作挽上一个句号。春节以后,我县地工作就轻装前进,争取在新千年有一个出彩的好头。”

县委书记具有拍板权,众常委见侯卫东决心已定,也就不再提出异议,算是统一了思想。

县委常委会以后,县政府再次组织了政府常务会,商量落实了常委会相关精神,制定了三条措施:

一是制定面向全县的关闭小磷矿地通告。形成舆论声势,取得最广泛的支持。

二是召开各乡镇工作会,将此任务分解到每个镇。

三是采取停炸药、断电、查超载等手段,让小磷矿生产困难,增加其压力。

除了三条措施,公安局在全县掀起了“破积案、保平安”的冬季战役,扫荡县城内的牛鬼蛇神,为关闭小磷矿提供稳定的社会环境。

尽管交任务交给了政府,侯卫东却没有彻底放手。仍然高度关注整治工作的进展,多次召开了常委会商议关停工作中遇到地具体问题。

就在侯卫东信心勃勃地开展整治磷矿的最后一役,省纪委书记高祥林接到了厚厚一迭告状信,内容直指全省最年轻的县委书记侯卫东。

“同志们,你们怎么看待此事?”高祥林没有评价此事,而是先征求宁缺副书记和廖平副书记的意见。

宁缺在心里算了算,道:“三套房子,一辆小车,大约有一百万吧。侯卫东两口子都是九三年毕业参加工作的。这确实操出了侯卫东的收入,这要看他如何解释。”

高祥林对廖平道:“老廖与侯卫东接触过。从你直观印象来看,侯卫东是什么样的人?”

“侯卫东给周昌全和祝焱两位领导当过秘书,素质还是不错。”廖平将那几张在脱尘温泉的照片仔细看了看,道:“从照片的时间连续性来看,侯卫东确实和照片上地女子发生过不正当男女关系,这事他无论如何也推不掉,看来,年少权重并不是一件好事,年轻人嘛,不容易正确认识自己和社会。”

高祥林琢磨了好一会,道:“此事牵涉到一位县委书记,不能仅凭一封来信就动干戈,此信涉及到四个问题,一是照片上男女问题,这个问题很好查清,可以马上着手,二是与县委招待所女服员发生关系,而将女服务员调到交通局一事,三是房子和车子地问题,先查房子和车子的产权,再作下一步工作,四是买官卖官问题,说白了,只要没有收钱,这就是县委书记地职权,五是借整治磷矿之机,为亲朋好友夺占磷矿一事,这是也是明摆着的事情,六是国有资产流失问题……。”

经过研究,省纪委由副书记廖平带队,到沙州进行初步调查,等初步调查结果出来以后,再决定是否向省委汇报以及下一步工作措施。

白包公高祥林办案素来讲究迅雷不及掩耳,三人议定以后,副书记廖平就带队直奔沙州市。

一个小时,廖平来到了沙州市委大院,他带着资料,满脸严肃地来到了市纪委书记济道林的办公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