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528章 惑(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朱民生在心里琢磨道:“章永泰一事是周昌全弄出来的,我何必插手他的事情,稍有不慎,即得罪了周昌全,还会惹来一屁股麻烦事情。”

打定了主意以后,他道:“我认为此事就走正规渠道,由市政府出正式文件形式,向省政府报告,小赵,你把我的意见给秘书长报告,让他去办。”

侯卫东心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朱民生如此处理,等同于将文件送到了周昌全手里去,越级汇报之事也就消于无形。”

朱民生看了一眼黄子堤,道:“黄书记说得对,成津县公安局敢于打硬仗的顽强作风以及战之能胜的业务技能,都值得在沙州公安表彰学习,此事等省政府有了明确表态以后,由正东同志安排。”

三下五除二,朱民生就将事情安排得滴水不漏,一件大事就被他推了出去,这与周昌全喜欢揽事的办事风格不太一样。

一件让侯卫东提心吊胆的大事,轻轻松松地消无形之中,而消除此事全系于朱民生的一念之间,这让侯卫东颇有些后怕,自省道:“每临大事有静气,以后思维应该更加慎密,行为要更加谨慎,不能轻易将自己置于悬崖边上。”

又回想起黄子堤所说的几句说,句句合情合理,细细地琢磨,句句话都含有深意,侯卫东不知朱民生是没有听懂还是故意装糊涂。

“见钱眼开、没有政绩,总之,黄子堤格局太小,不是成大事的人。”这是侯卫东对黄子堤的评价,可是在现实生活中,多数人都不怕君子而怕小人,对于黄子堤这种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着实令侯卫东头疼。

“是否与黄子堤开诚布公地谈一谈易中岭的事情?”

这个念头刚升起,他马上否决。心道:“黄子堤与易中岭走到一起,其实就是权与钱走在一起,从黄子堤的行为来看,两人已经粘得很紧,就算开诚布公又有什么价值,说不定还会将事情弄得更僵。”

“朱民生是组织部领导。在为人处事上还真是圆滑,并不容易受到黄子堤迷惑。”

另一个声音马上跳出来反对:“把安全和希望寄托在朱民生地素质上。这是极度危险之事。必须得另有途径。”

司机老耿开车正准备出城。行道树飞速地向后退着。

侯卫东心里装着黄子堤似笑非笑地面容。路过人才中心。看到人才招聘地广告。他脑中忽然闪过一道亮光:“上一次他偶尔听说黄子堤地儿子黄二在建筑学院毕业以后开了一家建筑公司。如果黄二真地开了建筑公司。这倒是一个修补与黄子堤关系地好路子。”

黄子堤地二儿子叫黄永强。大家都习惯叫他黄二。侯卫东见过一面。没有什么交情。而且。这一段时间他没有与黄子堤私下接触。对其家庭情况陌生起来。黄二是否开了建筑公司。他有些拿不准。

小车出了城。侯卫东道:“耿师傅。我今天有事就不回去了。你爱人在住院。需要人照顾。就先回去。明天下午到沙州来接我。”

秘书杜兵坐在副驾驶位置。他扭过头来。道:“我跟着侯书记。”

侯卫东挥了挥手,道:“杜兵是恋爱中的人,平时跟着我跑东跑西,今天晚上就彻底放假,好好陪小丁去玩一玩。”

两人还想说些什么。侯卫东道:“我是真心让你们两人回家陪陪家里人,革命工作重要,家庭生活也重要,你们已经付出了很多,适当时候也应该有休息,否则我这位领导就太没有人情味了。”

将侯卫东送回了新月楼,老耿和杜兵立刻就快活了起来,老耿笑道:“杜科长,你今天晚上别感冒了。”

感冒在成津官场是作爱的同义词。来源是作爱时如果动作过大。就容易将被子掀开,被子掀开。自然就容易感冒,所以成津人就将感冒与被子联系在一起。

杜兵一颗心早就飞回了家里,口里却不服输,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耿老师回家可以小心,最好弄两粒雄狮丸,否则明天没有力气开车。”

笑笑,时间就过得飞快,在六点钟就回到了成津县,将杜兵送到县委家属院之时,老耿道:“杜科,侯书记对您还真是器重,将最新的房子分给了你。”

杜兵给侯卫东初当秘书之时,分到了一间两室一厅的家属房子,此时县委县政府修了新地集资建房,不少干部都眼巴巴地盯着这房子,杜兵虽然是科长了,可是论资排辈,他还是分不到这房子,侯卫东对此心里有数,给他加了一个县委研究室副主任的职务,又将职级往上提了提,就名正言顺地分了房子。

老耿眼热的是房子,可是杜兵跟着侯卫东一年,眼界大开,早就没有将这些蝇头小利看在眼里,侯卫东是他的榜样,他下定决心,迟早也要如侯卫东一样雄霸一方。

这个远大志向他自然不能向老耿透露,道:“侯书记对我们手下人确实没有话说,唐大姐以前在企业工作,现在成了事业编制干部,所以,我们俩人得好好为侯书记服务,否则对不起侯书记一片苦心。”

老耿就道:“那是当然,侯书记不象某些领导,球本事没有,眼睛却长到头顶上。”

两人感叹了一番,回家,各自去做可能感冒的事情。

侯卫东留在沙州,约了沙州市委办公室的杨腾和杨柳,三人来到新月楼的海陆空,寻了一个包间,点了几样熟识的老菜,边吃边喝边聊。

“两位杨科长,我代表县里的同志敬你们一杯。”

杨柳结婚以后,稍稍长胖了一些,以前是娇小玲珑,如今娇小中带着些丰满,她道:“侯书记,你别这样说,以前在益杨新管会之时,你是一把手主任,我是办公室主任,现在你是市委委员,我是市委办公室工作人员,不论以前还是现在,都是在你地领导之下。”

侯卫东与杨柳在一起工作之时,配合得很好,他到成津去工作之时,最初还准备将杨柳要到成津当县委办主任,一来他需要要沙州市委安一些眼线,二来杨柳是女同志,长期跟着自己不太好,这才没有将杨柳调到成津,事实证明,让杨柳留在市委是一步好棋,大凡有风吹草动,杨柳都会及时给侯卫东打电话。

侯卫东要了一瓶红酒,将三个高脚杯子拿到自己身边,亲自给两位杨科长倒酒,他一边倒酒一边说道:“以后我建议,喝酒都喝红酒,红酒是酒类中唯一的碱性酒,含有丰富的维生素和蛋白质,促进血液循环,防止动脉硬化,总而言之,比喝高度白酒对身体更有利。”

杨柳喝酒也还可以,只是结婚以后就很少喝高度白酒,今天见侯卫东准备是地红酒,就爽快地接过了杯子,道:“侯书记,自从你到了成津,市委办公室都看到了希望,只是你立的标杆太高了,让以后的秘书们有些望尘莫及。”

杨腾与侯卫东碰了酒,道:“侯书记,我还记得最初认识的时候,你还在益杨给祝焱书记当秘书,几年时间,你也当县委书记了,你可是我们市委办的骄傲。”

侯卫东道:“黄书记是管组织副书记,你跟着黄书记根本别愁发展,到时外放之时,要么是一方诸侯,要么是局行的头头。”

说到这个话题,杨腾情绪不太高,道:“说来说去,还是一把手的秘书政治待遇最好,朱书记专职秘书赵诚义资历在委办算是最浅的,我看过不了多久,就要当市委办副主任。”

杨腾这个心理,侯卫东掌握得很透,他不想将事情谈得太露,聊了几句,话峰一转,道:“杨科,我记得黄书记的老二大学毕业了吧。”

“今年七月就毕业了,原本想分到省委,他坚决不到政府机关上班,说是要自主创业,把他老子气得够呛。”

侯卫东听说黄家老二毕业以后在自己做生意,只是不知道详情,今天请杨腾吃饭地目的就是摸清楚这些情况,道:“我见过黄二,很有锐气的小伙子,按我的看法,做生意其实比当干部强,步高生意做得大了,现在成了大老板,又当上了省人大代表,日子就比我们滋润得多。”

杨腾道:“黄二在大学是学建筑的,走的就是步高的路子,在大学读书期间就到步高的公司打过工,今年十一月成立了一个建筑公司,才起步,没有什么名气。”

“有黄书记在沙州,黄二还怕没有业务可做。”侯卫东笑着道。

回到家里,侯卫东与小佳亲热以后,小佳很快就倒在老公的手臂里睡了,甜蜜而幸福。

侯卫东心里有事,睁大着眼睛看着屋顶,左思右想,他终于下定了决心,道:“黄子堤是爱财之人,那就不必与其讲道德,直接与其讲利益,或许更加有效。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我一定要将黄子堤拿下,免得他给我使绊子。”

第二天,侯卫东来到了黄子堤办公室。

自从上次婉拒了黄子堤地要求,他就没有进过黄子堤的办公室,此时黄子堤见到了满脸笑容的侯卫东,也是暗自奇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