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527章 惑(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周昌全略一思考,道:“此事没有什么大不了,你回去以后,就将此案正式报告市委市政府,等到市委市政府给省里打了报告以后,我再正式同宣传部和沙州市委谈话。”

按照这个程序,越级汇报一事就不成为问题,只是若朱民生接到市委市政府报告以后,也亲自给蒙豪放汇报,越级汇报一事还得穿帮。

侯卫东心有隐扰,不过也只能如此了,道:“从我的个人直觉来说,方杰并不是唯一的涉案人,我想马上就赶回成津县,与公安局一起研究此案,看能不能扩大战果。”

“你这个想法有根据吗?”

“没有法庭意义上的证据,从许多旁证可以作出符合逻辑的推断,特别是方杰失踪一事,让我觉得扑朔迷离。”

“具体案子我不管,你自已下去把握。”

周昌全又交待道:“蒙书记讲了四层意思,其中第三条就是要保护在一线工作的干部,**说过,保存自己是为了更好的消灭敌人,章永泰是前车之鉴,你千万大意不得,特别是在半闭小磷矿这个过程中,很容易激化矛盾。”

“谢谢周书记,我会小心的。”

回到了成津县,侯卫东没有回县委,驱车赶到了县公安局。

邓家春刚刚从昆明回来,满脸憔悴,头发凌乱,唯独一双眼睛闪闪发亮,就如一只在草原深处觅食的饿狼,见了侯卫东,道:“这小子东躲西藏了一年时间,心理防线脆弱得很。审了一个小时,他就竹筒倒豆子,彻底交待,除了章书记这个案子,他还提到了不少案子,如今刑警队全体出动。按线索抓人。”

“幕后指使人就只有方杰吗?他还提到其他人没有?”

“章永泰案件只能追到方杰。但是二、三年前地打架斗殴案子与李东方颇有些关联。”

侯卫东摇头道:“找不到方杰。此案就只能到此为止。”

邓家春自然明白此点。他很有些不达目地不罢休地劲头。。道:“方杰失踪之前一直跟朱莹莹在一起。要想找到线索。还得从朱莹莹哪里着手。我准备亲自与朱莹莹谈一次话。看能不能挖出点有用地线索。”

侯卫东若有所思地道:“我们可以换一个思路。方杰失踪。谁能从中受益。谁就有作案最大嫌疑。”

“我从警二十多年。看到千奇百怪地案子多得很。有地案子根本就没有动机。从受益者入手。只能算是一种思路。我们还得具体研究。”在具体案子上。邓家春不肯迁就于侯卫东地思路。

侯卫东就套用了周昌全地话,道:“具体案子我不管,你自已把握。我只提醒一件事情,成津公安局有内鬼,这事对于今后开展工作很不利,有些关键环节可以考虑动用沙州刑警。”

这也正是邓家春最恼火之事,他骂了一句,道:“只要揪出了这个内鬼,老子非得痛打他一顿。”

说到这里,邓家春突然想起了一事,道:“这些天。城里城外甚至在沙州都出现了不少寻人启事,是老方县长贴出来寻找方杰的,他悬赏五万元。”

侯卫东对于此事有些感叹,道:“老方县长的心情我完全理解,可是追根溯源,方杰走到这一步,与家庭的溺爱有着直接的关系。”

回到了县委办,侯卫东把县委办主任谷云峰叫到身前,吩咐道:“章书记的车祸是人为所致。有人在汽车上作了手脚。现在此案已破,你跟公安局联系。尽快形成文件上报市委市政府。”

县委办谷云峰半天合不拢嘴,结结巴巴地道:“还真有这事,以前就听过小道消息,我还不相信。”

侯卫东挥了挥手,道:“你赶快去和邓局长联系,稿子写好以后,我要看。”

谷云峰飞一般地回以自己办公室,与邓家春联系上以后,为了节约时间,带着秘书科地小谷来到了公安局,利用了公安局现成的材料,很快将上报市委市政府的稿子写完。

看了谷云峰送来的文稿,侯卫东从笔筒里取过派克笔,一字一句地看着文件,修改了好几处,修改过后,又读了一遍,这才让谷云峰打印以后送到市委。

等到谷云峰离开,侯卫东又拨通了洪昂的电话,将事情报告了洪昂,洪昂反应很敏捷,立刻就问道:“周老板是否知道此事?”侯卫东没有隐瞒,道:“我得到此消息之时,恰好在岭西,就报告了周书记。”

洪昂是章永泰一案的知情人,同时他又是朱民生身边之人,他叮嘱道:“章永泰是省委指定宣传的因公殉职的典型,而且是蒙书记亲自定的典型,现在事实与宣传不一样,到底会出现什么影响谁也说不清楚。”

侯卫东有意无意地将与蒙豪放见面这个细节隐瞒了,道:“这很正常,当时案子没有破,只能认定为车祸,如今破了案,算得上正本清源,最多就是不特意宣传。”

洪昂道:“朱书记到成津说地最多的就是民生集中制问题,凡是有违民主集中制的人和事,他最不能容忍,你最好亲自给朱书记报告此事,这是态度问题,”

“这事和民主集中制关系不大嘛。”

“每个人心目中地民主集中制不同,现在最关键是朱书记心目中的民主集中制。”洪昂没有过多解释,道:“朱书记今天下午恰好没有什么具体安排,你赶紧过来,我给你安排汇报时间。”

等到侯卫东赶到沙州之时,已是中午一点,谷云峰只比侯卫东早出发十来分钟,在半路上就接到了侯卫东电话,因此他提前到新月楼前的海陆空餐馆订了房间,等着侯卫东。

侯卫东来了一会。秘书长洪昂也来到了餐厅。

侯卫东故意轻描淡写地道:“昨天晚上破了案子,今天就亲自来报告,秘书长,成津县委的态度还算端正吧。”

“如果在昨天晚上就打电话给朱书记,此事就完美了。”

“昨天晚上还在审讯,嫌犯交待之时已经在十一点过了。在深夜怎么敢打扰领导休息。”

“这个理由倒也说得过去。”

谷云峰不知道此事内情,听到两位领导的对话,有些稀里糊涂,暗道:“这分明是一件好事,怎么两位领导心情蛮沉重。”

下午上班以后,侯卫东准时赶到了沙州市委,他先到了秘书赵诚义的办公室,赵诚义站起身,指了指隔间。轻声道:“朱书记和黄书记在等你。”

侯卫东暗自纳闷:“黄子堤到这里做什么?”朱民生初来沙州,对情况还不是很熟悉,有些事情含糊一些也就过去了。可是黄子堤是地头蛇,又久居中枢机构,要糊弄并不容易。

从赵诚义办公室走到朱民生办公室,只有短短几步,侯卫东每走一步都会闪过一个想法,他和赵诚义一起走到朱民生办公室之时,已经修正了汇报策略。

侯卫东尽量客观地道:“章永泰书记之死很早就存在着争议,有人认为就是一起普通交通事故,也有人认为是遇害。其儿女章竹章松坚持认为是遇害。”

“……省委市委都高度重视此事,省公安厅还专门派出专家进行了现场鉴定,虽然有疑点,却并不足以支持遇害的结论,最终还是认定章永泰之死是车祸,但是这个疑点始终存在。”

“……在整顿磷矿过程中,成津公安局发现了一条线索,有一位修理工涉嫌章永泰车祸案,成津刑警根据这条线索在广西云南等地进行了蹲守,终于破获了此案……”

黄子堤用赞赏的口气道:“成津公安局能侦破此案。绝对不是侥幸,他们决心很大,根据一条线索就守候了数月,我建议给成津刑警记功,如果所有沙州刑警都有这种精神,那么刑事案件破案率也不至于低至百分之三十。”侯卫东解释道:“当时这条线索没有经过证实,所以没有上报沙州市委,我的想法是绝对不放弃任何一条线索。”

朱民生和章永泰没有什么感情,章永泰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符号而已。他考虑得更多地还是政治影响。道:“当年全省宣传章永泰,是省委蒙书记亲自作出的决定。现在全省上下对章永泰的先进事迹耳熟能详,此案侦破反而会使得省委有些尴尬和被动,而省委作出决定是依据市委上报的材料,所以我们得认真斟酌。”

说到这里,朱民生露出沉思的表情。

侯卫东心提到了嗓子眼里:“如果朱民生要亲自向蒙豪放汇报,越级上报的事情就铁定穿邦,在朱民生眼里,自已肯定就是一个带头违**集中制地家伙。”

黄子堤心思灵动之极,又对章永泰之事颇为了解,他料定侯卫东早就将此事报告给了周昌全,但是并没有想到此事蒙豪放已经下了结论,眼珠一转,有了一个主意,道:“朱书记,周省长对章书记的事情很关心,多次在常委会上痛心疾首地提起此事,此案侦破是大好消息,他听到一定会很高兴。”

黄子堤所说合情合理,侯卫东无法反驳,有苦难言。

侯卫东和黄子堤的目光就集中在朱民生脸上,等待他最后地决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