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513章 时机(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原本邀请了王辉、杜成龙和段英三人,杜成龙有事未到,王辉开着车,与段英一起来到了金星酒店。

王辉与段英并排走进了金壁辉煌的大厅,明亮的灯光让王辉头上越发地光亮,对于自己这一个特点,他并不是太在意,因为省报中层以上干部秃顶人士在百分之八十以上,这亦是省报长期被人调侃的重要原素。

“我初见侯卫东的时候,他还是益杨新管会的主任,正科级,几年时间,他就变成了县委书记,从主任到县委书记,级别上只是副处一个阶梯,可是绝大多数人奋斗了一辈子,都不都跨越这两步官梯。”

段英身穿黑色短大衣,黑色皮鞋和黑色裤子,这一身装束挺沉闷,她就在脖子上围了一条鲜红围巾,整个人顿时就活泼起来。

听了王辉的感叹,她道:“侯卫东在学院之时,就是学生会的风云人物,即有实干精神,又会动脑筋,能走到这一步,我倒觉得不奇怪。”

王辉开玩笑道:“段英,你当初可是没有抓住机会。”

段英已经与省人民医院那位技术高超的医生结了婚,领了证,只是没有办酒,报社同事们都知道此事,听到王辉的玩笑,她一点不矫情,自嘲地道:“读书时代哪里懂这些,我那些最喜欢看琼瑶,成天幻想着从天上掉下来一个白马王子,后来就按照琼瑶阿姨的标准,找了一个一米八的忧郁王子,毕业以后才发现,骑白马的并不一定是王子,也许他是唐僧。”

自从成津党校汽车上的最后疯狂以后,她将与侯卫东的感情彻底埋藏在心底,这一次,侯卫东大大方方地发出了邀请,她就坦坦然然赴宴。

生活就如流水。人生就如水中的树叶,相遇是偶然,分手是必然,只有极少数的人能相伴永远。侯卫东与段英注定只能是短暂相逢,彻底分手,只在心中留下些念想。是两人最好的选择。

出了电梯,就见到成津宣传部长梁逸飞等候于此,前一段时间,王辉带队在成津搞过调研,梁逸飞曾经多次陪同,彼此都很熟悉。

梁逸飞扶了扶宽边眼镜,热情地道:“王主任,段记者,这边请。侯书记已经在包间等着了。”

在成津县里。谁地官最大。谁就最喜欢迟到。在梁逸飞心目中。下级等上级是理所当然地事情。而上级等下级则是很大地面子。因此他特地强调侯卫东已经到了。以示成津众人对王辉和段英地尊重。

见了面。稍作寒暄。侯卫东直奔主题。道:“王主任。在省报上发表几篇关于成津县地稿子。有没有难度?”

“发稿子不难。主题是什么?”

“主题是民主集中制与成津发展。我这里有一篇朱书记地讲话稿子。还有宣传部拟定地初稿。你把个关。”

朱民生就将戴玲玲花大价钱打印出来地稿子递了过去。王辉就低头看稿子。

认真看了一会。王辉抬起头。道:“恕我直言。稿件质量不错。可是要在岭西日报上刊发。从深度和广度来说都不够。而且这种泛泛谈理论地文章。很难在省报上发表。除非迎合了某种潮流。”

侯卫东与王辉相识多年,没有绕弯子,很直接地问道:“王主任,在宣传上你是专家,要将成津宣传出去。且能踩上市委的节奏。你觉得如何操作?”

王辉是岭西日报的高级记者,见多识广。对人性与官性认识颇深,他理解侯卫东的做法,道:“我实话实说了,从全省范围来看,成津就是一个普通的县城,要硬生生拔高,不能让人心服,除非有特别之处,比如上一次省委对章永泰的宣传,就很有亮点。”

段英在省市县三级报社工作过,经验也很丰富了,插话道:“宣传其实就是寻找亮点,成津有没有切合时代脉搏的亮点?我觉得上一次采访的公开招投标制度还有不少值得深挖地地方。”

“段英说得有道理,我们换一个思路,把民主集中制上升到文化层次,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招投标中心就是对民主集中制的具体应用。”王辉又问道:“侯书记,我记得成沙公路就是招投标中心的第一个大项目吧,这事还可以深入挖掘。”

成沙公路之事,侯卫东没有满足黄子堤地要求,因此他不想多提成沙公路,免得刺激了这位领导,道:“修一条路,没有什么特色,与民主集中制的联系也不深,真要写具体事情,就以整治磷矿一事作为实际例子。”

王辉想了想,道:“这篇文章我原本想认段英来写,现在看来要做好这一篇文章还真有挑战性,就由我来操刀,具体从什么角度来写,我的想法是不拘泥于一事一例,可以更抽象一些。”

侯卫东就给宣传部长梁逸飞布置任务,道:“宣传部近期的工作就是做好这一篇大文章,梁部长要经常与王主任联系,提供相应的素材。”梁逸飞习惯性地将宽大眼镜向上推了推,道:“我一定配合王主任,将这篇文章做好。”

吃完晚饭,大家便散去,侯卫东和梁逸飞亲自将王辉和段英送到了楼下。

走出了金星宾馆大门,冷风直贯入脖子,大家都忍不住缩了缩头,侯卫东道:“王主任,我让司机送你。”

王辉手里拎着一串钥匙,道:“不用了,上个月买了一辆桑塔纳,二手车,用来代步。”车是一部桑塔纳2000型轿车,虽然是二手车,看上去成色很新。

侯卫东又对段英道:“什么时候办酒,一定要通知我和小佳。”

段英在吃饭时表情都很正常,此时单独相见,虽然努力想保持着平静,脸上表情却还有些生硬,笑容亦有些牵强,道:“欢迎你和小佳参加我的婚礼,到时我会通知你们。”

“真心地祝你幸福。”侯卫东作为全省最年轻的县委书记。权力大,肩上担子亦重,感情对于他来说并不是急需品,相较于段英,他已经下决心彻底将这一段感情转变成友情。

段英上车之时,又回过身来挥了挥手。脖子上的红色围巾随飞而动,在路灯下格外醒目。

汽车在寒风中慢慢地开走,侯卫东挥在空中的手也放下了,他低声交待道:“梁部长,你到加油站去开点汽油,给王辉送过去,他为成津办事向来不遗余力,我们也要适当为他考虑回报。”

“那是当然,我马上去办。”

“王主任是岭西日报地资深记者。与省内媒体都有联系,你要注意与他保持联系。”

梁逸飞连忙道:“侯书记搭了这么好一座桥,我们如果办不好事情。也太不象话了。”他又建议道:“段记者文笔很棒,宣传章书记的那篇报告文学其实是由她主笔,能不能给她亦考虑一些待遇。”

侯卫东道:“你看着办吧,我没有意见。”

十二月十四日,沙州市委书记朱民生来到办公室,他在机关工作时间太长,早就形成了固定的模式,一杯茶,一张报纸。一枝香烟,如此概况很肤浅,却也是有事实根据,至少朱民生就已习惯了这上班三点式。

看完《岭西日报》头版,没有沙州的只言片语,这让朱民生很有些郁闷,他抬手给宣传陈部长打了电话,道:“老陈,今天的岭西日报又没有沙州地内容。这与沙州的地位不相符合,你得好好琢磨此事,一是与省里媒体对接,适当的时候我可以出面,二是拿出一个具体措施,将宣传工作提升一个高度,三是制定奖惩办法,提高大家的积极性。”

“朱书记,我下午就召开宣传工作会。将朱书记地指示传达贯彻下去。”老陈部长又道:“我手里正拿着今天的《岭西日报》。头版虽然没有沙州,在第二版却有一篇大文章。是关于成津地,很有份量。”

朱民生翻到报纸第二版,赫然见到一个醒目的标题《制度的力量》。

副书记黄子堤走进办公室,朱民生就指着报纸道:“黄书记,今天的岭西日报有一篇文章,你看过没有。”

黄子堤恰好也读到这篇文章,笑道:“侯卫东以不满三十岁年龄主持一县工作,当时市委有些争论,事实证明,他确实既有理论水平又有实践能力,是称职的县委书记。”

又补了一句:“从这一点来说,周省长用人眼光很准。”

朱民生闻言,视线就从报纸上收了回来,道:“今年水利厅在竹水河上修水电站,这是一件很重要的大事,安排一个时间,市委专题听取成津县的工作汇报。”

等到黄子堤离开办公室,朱民生又拿过报纸看了看,心道:“都说黄子堤、洪昂、步海云和侯卫东是周昌全地四大将,看来这四人也还是有矛盾,黄子堤刚才之话就很有意思,嘿,嘿,狗咬狗,一嘴毛。”

“这个侯卫东还真是有些板眼,他这篇文章就是投石问路,聪明人啊。”

对于侯卫东地示好,朱民生看得很明白,他很欢迎这种态度,就给侯卫东拨了电话过去。

“我是朱民生。”

侯卫东正在开县委常委会,常委会对整治小磷矿出现地问题正在争执,听到是朱民生地电话,他举起手,在家中压了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恭敬地道:“您好,朱书记,我是侯卫东,请您指示。”

众常委一下就安静了下来。

侯卫东站起身,一边说话,一边走出了会议室。

“我看了今天的《岭西日报》,成津县地工作搞得不错。”朱民生表扬了两句,就挂了电话。

接完电话,侯卫东表情平静地回到了会议室,继续开会,十分钟没有到,黄子堤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