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512章 理论(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在沙州,餐饮业竞争很激烈,一家餐厅的生意也就只有一、两年的兴旺期,兴有匆匆,衰也匆匆,而海陆空餐厅的生意长盛不衰,最初是*新奇,以后就是*稳定的质量和优良的服务,这也是侯卫东喜欢在海陆空的具体原因。

秘书杜兵、司机老耿陪着洪昂的司机,三人坐在外面的大厅,点了四、五样特色菜,有滋有味地品尝起来。

在里面的包间,侯卫东与洪昂边吃边聊。

在周昌全时代,侯卫东是市委办副主任、专职秘书,洪昂是市委常委、秘书长,两人算得上周系人物中的核心人物,特别是在黄子堤作为副书记以后,侯卫东和洪昂就是周昌全身边的左臂右膀。

此时,两位周系人物面对着新老板朱民生,都有些压力,压力无形无影,却又实实在在。

洪昂啜着海陆空最贵的葡萄酒,道:“朱书记长期工作在大机关,眼界宽,理论水平高,这对沙州很有好处。”他只提理论水平高,对于实践能力如何不置一词,不褒不贬,很客观,暗中有观察以后再说的意思。

侯卫东与洪昂处境相似,所谓心有灵犀一点通,自然听得出其中的话外之意,道:“对于成津的具体情况来说,我的想法是不管风吹浪打,都得抓住发展这条主线,对于市委决定要执行,对于周书记交待的事,也得办,关键是要在其中寻求平衡。”

洪昂对他的观点很赞许,道:“你的想法很到位,基本上与我所想一致,我从四个方面思考过这个问题。”

“第一,在岭西,要想形成独立的官场人格,还是得以政绩为基础,如果只是为了迎合。那永远都得迎合,最终只能是一盘小菜,长不成参天大树,做官就如作人,有所为有所不为,有所求有所不求。”

“第二。对于市委的重大决定,按照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必须执行,但是具体的事情,还得站在桥上小便灵活机动(淋河鸡动)。

“第三,周书记临走前私下交待的任务,得认真的完成,比如在章永泰这件事情,周书记到了省里肯定会盯着此事。现在改弦易帜,以后没有好果子吃,只是采用地方式方法必须更加讲究。不能有丝毫违规之处,而且只能做,不能说。”

“第四。朱书记初到成津工作。面临地局面也挺复杂。他需要有人捧场。需要在短时间建立统一战线。这段时间是宝贵地黄金期。可以动一动脑筋。取得朱书记地信任。这对以后地工作会有极大好处。”

洪昂所说地四个观点。就是如何对待朱民生地策略问题。充满了中庸地智慧。也符合官场辨证法。

侯卫东心里道:“周昌全以前评价过。在沙州。论阳谋还是以洪昂为最。此评语当真一针见血。”他举起酒杯。动情地道:“秘书长一席话。让小弟茅塞顿开。敬一杯。”

“叮当”。轻脆玻璃声音在房间里回荡着。

十二月十日。侯卫东带着宣传部长梁逸飞到了岭西。在金星大酒店订了房间。准备宴请岭西日报地王辉、段英以及杜成龙。

梁逸飞在成津还算得上人物。到了市里。在宣传系统也有几分面子。可是到了省里就完全没有施展地空间。此时他随身带着几篇关于成津县大力推行民主集中制地文章。希望能入王辉法眼。在省报里刊登出来。

朱民生强调民主集中制。成津县就大力宣传民主集中制,这就是一种表态。

侯卫东有事处出,梁逸飞就让宣传部戴玲玲到餐厅去订餐,自己带着眼镜,逐字逐句地修改着稿子。

金星酒点十四楼,视线极佳,有着一览众山小的感觉,梁逸飞思路也随之开阔,很快就在稿子中发现了小缺陷,修改之后,就给戴玲玲打传呼。

五星级的酒店,服务水平还是不错的,戴玲玲在餐厅没有发现任何问题,服务员送来一小碟果盘,她就坐在餐厅的会客室沙发上,吃水果,看电视。

接到了梁逸飞传呼,戴玲玲赶紧上了楼。

梁逸飞道:“我发现几个问题,已经在稿子上修改了,你赶紧去找一家打印店,将文件重新打出来。”

戴玲玲心细,除了纸字稿件以外,还带了A盘,见梁逸飞修改了五、六处,就欣然接受了任务,出了酒店,很快就找到了一家复印店。

复印店伙计试了试A盘,道:“你地A盘损坏了,打不开。”戴玲玲一听就急了,道:“这是一个新盘,怎么会损坏,你在试试。”复印店伙计再试了一遍,仍然如此,道:“确实损环了,A盘很容易坏,平时最好有备份。”

梁逸飞接到了戴玲玲电话,很生气,道:“怎么关键时刻掉链子,平时让你们工作认真点,都当耳旁风,你自已想办法,务必将稿子打出来。”

“只能用手打,要花几十块钱。”复印店伙计看出了戴玲玲的焦急,就提高了价钱。

“现在不是谈钱的时候,莫说几十块钱,就算是几百块钱也得打出来,如果到时拿不出稿子,你自己给侯书记解释。”梁逸飞重重地将手机关掉。

此时侯卫东抽空到了李晶家里,小丑丑感冒了,刚输完水,无精打采地在沙发上坐着,手里拿着一块糖,也没有兴趣啃。

“侯大勇,看爸爸给你买了什么。”小小地婴儿,大大的名字,让侯卫东觉得很好玩,他喊着小丑丑的大名,手里摇着一把仿直手机。

果然,小丑丑见到手机,顿时眼睛一亮,尽管身体不舒服,接过手枪,还是在屋角玩了起来。

等了一会。李晶就急急忙忙地赶了回来,道:“鲍总到公司来谈合同,这人也麻烦,合作这么多年,他也赚了不少钱,却总是脱不了土老坎的格局。”

“哪一个鲍总?”

李晶随手将长大衣脱下来。挂在了衣架子上,道:“你应该认识的,以前益杨县此修路的时候,他就在做公路上的器材,我们喊他大鲍鱼。”

一边说着话,她一边抱着小丑丑,用额头试了试其温度,问道:“大姐,小丑丑还是有些烫。”

大姐从小将小丑丑带大。感情亦很深,她道:“丑丑刚输了水,水前38.7度。现在降了37.5,医生说降温太快了也不好。”

回到了寝室,李晶道:“大姐的儿子大学毕业,分在茂云市下面的街道,你有没有办法将他弄到茂云市委去工作。”她依偎在侯卫东怀里,一边摩摩擦擦,一边变事情。

侯卫东道:“这是小事,给祝书记报告一声就行,我没有见过大姐地儿子。若是素质一般,就到市委一般部门去,若素质好,反应快,可以让他到市委办公室去跟着领导,吃几年苦,出来就是一翻新天地。”

李晶知道侯卫东与祝焱地关系,知道此事必成,她没有多说此事。道:“你晚上不在家吃饭吗。”侯卫东已经感受到了李晶身体的热量,道:“晚上请岭西日报的几位同志吃饭,让他们宣传成津,市委换了老板,得跟紧潮流。”

李晶的手已经伸进了侯卫东的衣服,她才从外面回来,手就如冰棍一般,侯卫东呲着牙挣扎,却被李晶紧紧抱住。哪里挣扎得开。

见到侯卫东脸上的表情。李晶笑得欢畅,道:“这是对你地处罚。谁叫你在外面吃饭。”她将侯卫东的手放在自己饱满地胸脯上,又道:“你能抽时间回来,这是对你的奖励。”

虽然是隔着衣服,还是能感受到李晶胸部的温柔,侯卫东揉捏了一会,道:“时间不多,我们速战速决。”李晶白了他一眼,道:“你这人怎么没有情调,象个农民。”话虽然如此,她还是飞快地出去,飞快地洗了澡。

出门之际,李晶见大姐带着儿子进了房间,暗道:“大姐真是好大姐,是个明白人。”

“快去洗一洗,大姐带着丑丑在里屋。”李晶又道:“我准备换一套房子了,现在新房子都带着双卫,跃层还是三卫,只有一个卫生间太不方便了。”

等到侯卫东洗了澡,李晶已经睡在床上等着,钻进被窝,就见到一具光溜溜的身体。李晶一幅愁容:“老公,生了小丑丑,我的肚子松了。”侯卫东抱着温香软玉般的身子,道:“不怕,我帮你按摩。”

顿时,一屋春色。

在金星大酒店外面的复印店,戴玲玲格外地焦急,道:“老师,能不能再快一点,时间来不及了。”复印店伙计道:“我的速度够快了,至少每分钟七、八十个字了,要是有扫描仪就快得多。”

戴玲玲见复印店还有一台电脑,道:“你还有没有人,叫来一起打。”那复印店伙计道:“你要得这么急,是不是加点钱。”眼看着就要到六点,戴玲玲急得不行,道:“加钱就加钱,快一点,时间来不及了。”

复印店伙计就打了中文传呼,又道:“我只有把老板也喊过来。”

过一会,一位矮个子年轻人就过来了,见到稿子,笑道:“原来是老乡,我以前在沙州开店,最近才搬到了岭西。”他给了一张名片,又道:“我叫王析宇,代理了几个品牌电脑如果有需要,给我联系,看到本乡本土地面上,价格绝对优惠。”

花了一百二十元,在五点五十分,戴玲玲终于拿到了稿子,她在金星大酒店院子里,正好遇到从车上下来地侯卫东。

侯卫东精神抖擞,气宇轩昂,成熟稳健,他并没有见到戴玲玲,一边打电话,一边就走向电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