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508章 变(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九九年十一月是激荡人心的一个月。

11月20日,中国第一艘不载人的试验神舟一号,从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升空,经过21小时的飞行,在完成预定的科学试验后,在内蒙古中部地区成功着陆,中国人成功实现了天地往返的重大突破。

11月25日,中美两国就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签署双边协议,这标志着中美之间这一长达13年的双边谈判正式结束。

在即将到来的12月20日零时,中葡两国政府在澳门文化中心举行政权交接仪式,中国政府对澳门恢复行使主权,澳门回归祖国,这将是继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祖国之后,中华民族在实现祖国统一大业中的又一盛事。

这些国家大事,对于地处山区的成津县来说十分遥远,除了作为谈资以外,并无直接的实际意义,成津官场人员真正关心的还是近期的人事变动。

首先是侯卫东由县委副书记变成了县委书记,虽然他是沙州历史上最强势的县委副书记,毕竟挂着一个“副”字,有着不少的变数,同时在人们的心理上也有些折扣,此时正本清源,大家并不吃惊。其次就是市委书记周昌全同志正式离开了沙州,在离开之际,省委副书记朱建国亲自来到了沙州,给沙州市四大班子领导们进行了集体谈话,高度评价了周昌全在沙州工作的七年多时间的功劳。宣布了省委决定。

第三是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朱民生同志出任了沙州市委书记,朱民生,时年四十六,年富力强,正是干事业的好时机。

当李太忠得到周昌全离开的消息以后,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开了一瓶八五年正宗茅台,这瓶茅台当日不过十块一瓶,保存到九九年已是大大增值。至少值两千元以上,可是李太忠还是毫不吝惜地将此酒打开。

喝了三五杯以后,李太忠亦打开了话匣子,道:“东方,这一年你进步了,事情办得不错。”

李东方笑嘻嘻地道:“难得听到老爸一声夸奖,今天得多喝一杯。”

“自从那件事情发生以后,我心里就压着一块大石头,你啊你。怎么不长脑子,成天净跟着方杰瞎胡闹,共产党真正要认真起来。蒋介石八百万军队都打趴下了,你以为有了几个钱就能为所欲为。”

李东方道:“章永泰是欺人太甚。”

“你以前为了买矿,用些手段情有可原,可是有了三个矿以后,就应该走正道,合理合法地赚钱,你现在配合县委县政府工作,感觉如何?”

李东方低头想了一想,道:“以前见了政府官员根本不。现在见了小官都要笑容满面了,这恐怕就是最大地区别。”他又加了一句:“当恶霸总是比当顺民爽快一些。”

要是搁平时,李东方如此说话,李太忠多半要勃然大怒,今天他心情着实不错,只是道:“陪点笑脸总比丢了脑壳要好,你坚持下去,弄个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的头衔,就有了政治地位。混在体制内总比当草民和恶霸活得更滋润,你现在年纪还轻,以后会明白这些道理。”

李东方低头喝酒,心里不以为然,暗道:“老爸在体制内干得太久,胆子真比针尖还要小。”

李太忠见儿子低着头,慢慢地喝了一杯,突然问道:“方杰那小子到底跑哪里去了,老方县长到处找人。。连方叶行都从新西兰回来了。看来应该出了事。”

李东方若无其事地道:“方杰人野,现在说不定在哪里逍遥快活。只是这一次也过份了,这么长的时间不露面,莫非真是出了意外。”

李太忠眼睛就一眨不眨地盯着儿子,见儿子表情很正常,没有什么异常,便摇了摇头,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连喝了三杯,他再次招起头,眼睛就有了些血丝,道:“侯卫东是周昌全的人,他人虽然年轻,城府却很深,留在成津终究是祸害,一定要想办法将他弄走。”

“怎么能弄走,要二叔出面吗?”

李太忠道:“还用不着,朱民生一直在组织部门工作,对市县一级工作不熟悉,我听他到沙州的几次讲话,估计此人是个好大喜功之人,我想,只要在成津弄几次群体事件,侯卫东恐怕就会被朱民生拿掉,毕竟他是周昌全嫡系。”

李太忠若有所思地看着酒杯子,道:“这事还得找温贡成,他前些年吃了磷矿不少钱,总得做些事情。”

就在此时,县委招待所也摆了一桌酒席,市委组织部长赵东坐在了首席,副书记粟明俊、县区干部处处长郭兰、县委书记侯卫东、县委副书记高小楠以及组织部长都陪坐在一旁。

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朱民生来到了沙州市以后,出于对组织部门的深厚感情,对市委组织部进行了改革,以前的科统统变成了处,整个市委组织部设有十个处室:办公室(研究室与之合署)、机关干部处(青年干部处与其合署办公)、县区干部处(企业工委干部处、综合干部处(参照管理办公室与其合署办公)、人才处、干部教育处、干部监督处、组织处(企业工委组宣科)、党员教育管理处、党员电化教育处。

按惯例,在岭西,市级组织部门的内设机构被称为科或室,此时变成了处,处室领导人级别上其实还是正科,可是名头变成了处。听起来就有些吓人。

“侯书记,双河村的基层试点工作总体上还是不错,硬件设施搞上去了,资料也不错,不过,今天在村里,我发现一个问题,这或许是全市基层组织地通病。”

赵东衣着整洁,样式与县镇干部差不多。胜在品质优良,穿在身上自然不凡,加上光亮的手表,显得更有品味。。

侯卫东恭敬地道:“赵部长,是什么问题,我们马上整改。”

“我翻了翻花名册,全村六十八个党员,只有五个是三十岁以下,有三人是近两年入党地。党员老化严重,死亡的党员比发展的党员还要多,这样下去。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力如何体现?”

县委组织部长李致道:“成津县可能还稍好一些,由于有矿产资源还较为丰富,所以还算留得住年轻人,党员发展的条件还好一些,在其他缺少矿产又没有工业的县,真正优秀的农村人才百分之九十五都到沿海打工去了,支部就算想发展党员,实在是没有好苗子,有地镇为了选一个基本合格的党支部书记。镇党委费很多周折。”

赵东道:“基层组织试点放在成津县双河镇,你们就得在这方面有所突破。”

将赵部长一行送到了县委招待所,侯卫东就对县委副书记高小楠和组织部长李致道:“高书记还没有到我家里坐一坐,今天到了门口,不进家门,可是说不过去。”

高小楠是分管宣传口地副书记,为人低调得让侯卫东就觉得窝囊,这种人最适合作为可以团结和依*地力量。

以前有周昌全作为后盾,侯卫东将大多数精力花在做事上。如今周昌全走了,他就敏感地感觉到了一丝危机,团结可以团结的力量,成为了他的自觉反应。

等到三人进了后院,不用侯卫东招呼,春天就准时出现在面前,她为三位领导泡了茶,又飞快地削了水果,然后很规矩地离开。

喝了茶。侯卫东道:“今天赵部长给我们提了很好的意见。组织部要进快拿出意见。”

李致是老组工,赵东这一番指示。在她耳中甚为平常,她笑道:“这事也是年年提,但是要发展党员总得符合条件,否则就是滥竽充数。”

“正因为有困难,所以市里才要通过试点寻找典型经验,我们应该通过提高基层组织的战斗力、凝聚力,来将优秀党员吸引到党组织身边,高书记,你说对不对?”

高小楠笑道:“事在人为嘛。”这句话其实是一句放之四海皆准的废话,在很多场合都很管用。

“我觉得双河镇的温贡成开拓精神不足,如今基层组织试点工作放在了双河镇,掌舵人得找个思想更敏锐的年轻人,你们有没有合适地人选。”

“绕了半天,原来是想拿下温贡成。”高小楠这才明白了侯卫东地心思。

李致对此并不觉得意外,成沙公路双河段进展极不顺利,侯卫东数次提出过批评意见,话里话外已有换人的意思,就建议道:“双河镇是试点镇,得找理论水平高,又长于做群众工作地人去掌舵,县委组织部温永革或者是宣传部的梁勇,都是合适的对象。”

侯卫东问高小楠,道:“梁勇工作水平如何,高书记最有发言权,你的意见?”

高小楠在县委素来没有发言权,宣传口多年没有提拔干部,这对他来说很不利,此时见侯卫东主动征求意见,就顺水推舟地推荐了宣传部副部长梁勇,

征求了高小楠和李致意见,侯卫东一语定乾坤,“梁勇理论功底深,又有一定实践经验,是合适人选,在下一次常委会上,由组织部提出此事。”在他的计划中,双河镇温贡成,县委办主任胡海、县国土房产局长老苟都必须拿下,这几个位置重要,态度暧昧,而且在方杰通读录之中。

高小楠回到办公室,马上就给宣传部副部长梁勇打了电话,道:“梁勇,有一个好消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