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504章 抓周(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吃了午饭,侯卫东让秘书杜东和司机老耿回金星宾馆,他独自开车来到了李晶所住的小区,走到小区中庭,空气中仿佛都有小丑丑的味道。

打开房门,就见到李晶拉着小丑丑的手站在门口,母子俩人都穿着红色衣服,很喜庆的颜色。

“终于回家了,今天抓周算了时间的,我还真担心你误点了。”李晶见侯卫东准时回来,不禁有些喜形于色。

“叫爸爸,快叫。”

侯卫东抱起小丑丑,在额头、脸颊一阵乱亲,脸上的胡须茬子将小丑丑弄痛了,“哇”地一声,小丑丑哭了起来,他一阵挣扎,从侯卫东怀里挣扎出来,迅速地藏在了李晶身后,觉得安全以后,又将小脑袋伸了出来,好奇地看着眼前这位爸爸。

李晶是这次抓周的总导演,到了预定的三点,她将小丑丑和侯卫东带到了铺满了各种小玩意的房间,这些小玩意品种十分齐全,吃、穿、用、住、行诸多门类都有。

侯卫东见李晶一脸紧张的模样,不禁好笑,问道:“你希望小丑丑抓到什么?”自从生了小孩以后,他就算见识的李晶的另一面,胖嘟嘟的奶臭小家伙彻底激发出了她深藏于内心的母性,在精工集团杀伐果断的董事长回到家中,只要看到小丑丑,就变成了容易激动且不讲科学的妈妈。

李晶认真地想了想,道:“如果可以选择。我希望他选听诊器,*技术吃饭,一辈子饿不了,我不希望他大富大贵,只要一生平平安安就行了。”

她说得真挚而虔诚,这也感染了侯卫东,两人就静静地站在小丑丑身后,世界上很多东西都是信则灵,当李晶相信抓周也是人生抉择。就分外紧张。

关心则乱,也算是一条普适道理。

小丑丑站在房门。骤然间看着辅在地上地各式玩具。明显地有些发懵。在李晶地鼓励之下。他才一歪一扭地走进了屋里。

小丑丑行走在玩具地森林之中。玩具太多晃花了眼睛。让他迟迟没有行动。突然。他蹲下身去。快速地伸出两手。各抓了一个玩具。

小丑丑右手抓了一把玩具手枪。左手抓了一个漂亮地芭比娃娃。双手挥舞着。对其他玩具不屑一顾。

这下轮到李晶傻眼了。

李晶对小丑丑地行为做了很浪漫地解释:“猴子。看来小丑丑和他爸爸一样。是一个勇敢而且多情地男人。”

侯卫东一只手摸着鼻子。一只手揽着李晶地腰。呵呵笑道:“小丑丑长大以后肯定是楚留香式人物。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李晶却道:“我不希望小丑丑当英雄,他当个普通人,一辈子平平安安就是我最大的希望。”

抓周仪式结束以后,大姐连哄带骗,好不容易才将小丑丑带到房间睡午觉。

侯卫东凑在李晶耳边,低声道:“我可是三月不知肉味。你想不想我。”李晶脸微红,道:“先去洗澡。”

“我们洗鸳鸯浴。”

“大姐还在屋里,她知道要笑话我,你先去洗。”

侯卫东洗了澡出来,屋里已经开了热空调,屋内温暖如春,他就静静地等着美女出浴。

李晶穿着睡衣走了回来,脸上红扑扑的,进门以后。却没有见到侯卫东。突然身体一轻,被拦腰抱起。扔到了床上。

等到一阵热吻结束,李晶一边享受着肌肤相亲地快感,一边道:“上次你说小丑丑大名叫做侯大勇,当时我觉得难听,现在想起来,名字虽然难听一些,却象个男人的名字。”

侯卫东将李晶压在身上,亲吻着她雪白的脖子,道:“就叫做侯大勇,不过他若真正太勇敢了,你这当母亲的又未必受得了。”李晶眼里就蒙着些雾,道:“前天做了一个梦,梦到小丑丑不见了,我到处找都没有找到,等哭醒以后,赶紧去看小丑丑,见到他睡得好好地,这才放心。”

“别胡思乱想了,让我们一起快活。”侯卫东明白这是太过关心而产生的焦虑,就以实际行动来劝说,顺着脖子一路往下亲吻,当牙齿将睡衣撕咬开以后,再用牙齿和舌头轮番挑逗其胸前的两颗蓓蕾。

过了一会,侯卫东感到了李晶身体的热量,咬着其耳垂,道:“白骨精,你的水帘洞湿了没有?”

欲望就如一堆干柴,已经被点燃,李晶道:“猴子,水帘洞在花果山上,是你的地盘,湿没有,你不会自己摸一摸。”侯卫东就慢慢地将手伸了下去,探过了小帘洞的水草地,手指触摸之地已是一片潮湿,在潮湿处不停地抚摸着。

李晶眉眼如水,又如火。

“我要进来了。”

“嗯,深一点,啊。”

**之后,两人体力消耗过大,沉沉睡去,直到小丑丑拿着在外面用手枪砸门,才醒了过来。

大姐是过来人,更是明白人,她知道李晶与侯卫东关上门会做些什么,听到小丑丑地砸门声,赶紧过去抱住小丑丑,施展出十八般武艺,才将小丑丑从门口弄走。

李晶慵懒地躺在床上,她是久旱逢甘雨,身心都是极端舒服,纠缠在侯卫东身上,不愿意分开片刻。

休息了十来分钟,才稍稍恢复了元气。

“精工集团到成津去竞标,你事先都不给我说一句,这么有把握吗?”

“我是不想让你为难。”

“成沙公路竞标公开、公平和公正,省内媒体进行了充分报道,我没有任何公司打过任何招呼,问心无愧,能有什么为难。”侯卫东还是颇有大男子思想,虽然知道此次招投标很有一些后遗症,却不愿在李晶面前表露出来。

李晶不停地用**蹭着侯卫东的胸膛,娇嫩肌肤与强健肌肉的亲密的触碰,让她感到很放松很享受。

“这次成沙公路的竞标,我估计你要得罪人。”

侯卫东伸出手,将李晶抱到自己身上,双手揉着饱满的屁股,问道:“为什么说得这么肯定,听说了什么?”

“这还有听说,我好歹也是有十年经验的从业人员,这种事见得太多。”李晶笑了笑,解释道:“成沙公路就是一块肥肉,打招呼的人肯定不少,你把事情做得太公平,十有八九要得罪人。”

侯卫东只得苦笑道:“你的推测还真是不错。”

“这是做工程地潜规则,你这样做就会断了不少人的财路,现在大家都还能忍着,主要原因是忌惮周昌全,我听到了一些风声,说是周昌全要调到省里来。”

侯卫东敏感地问道:“这事,你是听谁说的?”李晶道:“现在什么消息能保密,今天中午木山老总过生日,他只请出两桌客人,有一半是政府官员,省委一位副秘书长无意中说起了此事,我觉得可信度很高。”

侯卫东在心里叹息一声:“如此重要敏感的人事安排,居然不能保密,弄得大家皆知,真是悲哀。”口里道:“这信息如果是真实的,对我来说就是很重要的消息,怎么不早些告诉我。”

李晶粘在侯卫东身上,撒娇道:“刚才还有更重要地事情。”随即又道:“老公,我有个建议,你得趁着周昌全调瞳之前,将副职去掉,只要当上了县委书记,就算换了一位市委书记,也有了可以回旋的余地,如果不能将副字去掉,以后前途难说,就得考虑调离沙州。”

李晶所说基本上符合逻辑,这让侯卫东暗地里有些佩服,他眼睛盯着天花板,思绪飞到了沙州官场之上:“也不知是谁来出任市委书记,得罪了黄子堤,又与刘兵不对付,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啊。”

又想道:“朱小勇和蒙宁这条线还得保持联系,只可惜,蒙宁不是蒙豪放,若能与蒙豪放联系上,在岭西就不怕风吹浪打。”

李晶的第六感素来发达,她见侯卫东有些失神,就翻身而下,跪在床上,道:“别动,我让你再舒服一次。”

在温柔陷阱包围之下,侯卫东雄风再起。

夜幕降临,两人才走出了房间,李晶满脸红润,皮肤比平时娇嫩许多,她道:“大姐,冰箱里还有些牛肉,今天晚上吃炒牛肉。”

大姐取出牛肉,不一会,厨房里传来了“嗒嗒”的切菜声,牛肉、芹菜再加上泡椒,这是沙州人喜欢的经典菜式。

侯卫东随手摸出手机,打开一看,却吓了一跳,在进入李晶家门之时,他将手机调到无声状态,此时显现有二十四个未接电话。

十六个是县委办和杜东打来的。

七个市委办楚休宏的。

一个是市委书记周昌全的电话。

拿着电话进了里屋,侯卫东想了一会托词,这才拨通了周昌全地电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