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503章 抓周(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将新鲜的红星桔子带到了省城,侯卫东分别给省委组织部丁原副部长、财政厅蒋副厅长以及发展银行的郑朝光董事长送了过去,红星桔子是礼轻情意重的最好礼物,三位领导自然笑纳。

将礼物送完,已是一点多钟,侯卫东在金星大酒店订了一间房子,又与秘书杜兵、司机老耿在门外的小店吃水煮鱼。水煮鱼是来源于重庆渝北区,这一年迅速风靡了岭西,这一家小馆子开在金星大酒店外面,门店虽然小,却很干净,环境还不错。

杜兵进了店,道:“老板,要一个雅间。”

脸色白净、戴着眼镜的老板见他们只有三人,就不愿意让他们坐雅间,笑着道:“对不起,雅间都订出去了,就坐大厅,大厅空气还好一些。”

侯卫东总觉得这位老板的眉眼几分熟悉,在脑中过虑一遍,却找不到熟悉的原因,他见杜兵还要与老板交涉,就道:“就坐大厅。”

老板性格很开郎,见侯卫东很好说话,便递烟上去,开玩笑道:“这店是开在五星酒店门口,外面美女如云,坐在窗边正好打望。”

“打望”是流行于重庆地区的俗语,主要意思是“在大街上瞧漂亮女孩子”,以前沙州学院有不少重庆学生,侯卫东明白打望一词的含义,问道:“你是重庆人?”“不是,我在重庆上学,所以就将水煮鱼带到了岭西,我这里的东西绝对正宗。等会你尝了就知道。”过了一会,眼镜老板亲自将一盆水煮鱼端了上来,双介绍道:“水煮鱼在岭西多如牛毛,正宗的只有三家,我这里就算是一家。”

“是否正宗你说了不算,尝一尝才知道。”侯卫东尝了一筷子后,赞道:“还真是不错。”

老板得意地自夸道:“水煮鱼的做法很简单,味道地好坏关键取决于花椒、辣椒等原料的质量。我这里用的是子弹头干红辣椒,是立秋前后采集的鲜品干制而成的。这种辣椒肉厚、身长、色鲜、籽少,辣味正并带甜,质量最佳,而且煮在高温的红油之中也不会变黑发焦。”

正说着。门外走进了二个年轻女人,那老板看了进来之人,就对侯卫东道:“老板你慢用,有什么招呼一声。”便去招呼新进来的客人。

新来的两个客人都是年轻时尚的女子,其中一位与老板道:“邢大哥,还是老规矩。”正说着,她瞅见了坐在窗前地侯卫东。有些惊喜地道:“侯老师。”

来人正是上青林铁瑞青。她与同事蒋明隽一起加了班。就过来吃午饭。此时意外地见到了侯卫东。就连忙走了过去。真难得。在这里遇到了侯老师。”铁瑞青地兴奋溢于言表。她将眼镜老板叫了过来。道:“邢大哥。这位是侯老师。以前在上青林工作。”又对侯卫东介绍道:“这是邢兵。他爸爸以前在上青林粮站工作。”

“你是老邢地儿子。难怪刚才就觉得有些面熟。你应该是在重庆读大学地老四。”侯卫东与粮站老邢曾经是邻居。老邢大部分时间很失意。在重庆大学读书地老四成为他地骄傲。常在侯卫东面前提起。

邢兵很江湖地拱了拱手。道:“侯镇长。久闻大名。老爸经常说起你。我耳朵都听起老茧子了。”

“你是在重大读国院贸易。怎么现在开起鱼馆。”侯卫东突然见到一位学国贸地小伙子变成了鱼馆老板。还有些不适应。

“对于我来说。国际贸易与国际政治差不多。都是屠龙术。老爸最初不同意。现在慢慢也适应了。昨天还在我这里吃了饭。”

“我记得你爸应该退休了吧?”

“我爸已退休了。他喜欢种花,退休以后就在南城花木市场开了一个门市,还在上青林租了一大块地,做为花木基地,生意还真是不错。”

侯卫东没有想到老邢生活会变得如此多彩,感叹道:“你爸年轻时受了不少委屈,现在总算熬过来了。”邢兵道:“我毕业以后本来能进国家机关,可是我爸的遭遇让我明白组织也*不住,还不如自己创业来得实在。”

听他们聊了几句,铁瑞青在一旁道:“侯老师,你来岭西,我无论如何也得请你吃饭。”邢兵一摆手,豪爽地道:“瑞青,也别着请客,今天我请侯书记吃正宗长江鱼,我来请客。”

大家就移师到里面的雅3。

铁瑞青的女伴很年轻,不过二十岁的样子,唇红齿白,皮肤白皙,她听到铁瑞青招呼来人为侯老师,又听邢兵称呼来人为侯镇长,便猜到侯卫东应该是老师转行地乡镇干部,她礼貌中带着几分疏远和冷淡,坐在一边玩手机游戏。

铁瑞青毕业以后很少回益杨老家,她只知道侯卫东在沙州市委工作,一边主动给侯卫东到茶水,一边问道:“侯老师,你还在沙州市委工作?”

侯卫东道:“我调到成津县工作。”秘书杜兵就补了一句:“侯书记是成津县委书记。”

正在耳语的一位年轻女孩子很意外的抬起头,道:“你是成津县的侯卫东?”

侯卫东听到这女孩子声音有些异常,瞄了她一眼,心道:“这个女孩子是第一次见面,她的语气怎么有些怪。”口里道:“我是侯卫东。”铁瑞青忽然想起几年前一起在祝焱家过年的事情,道:“侯老师,你应该认识蒋明隽的爸爸,就是省财政厅的蒋厅长,蒋明隽与周菁也是好朋友。”

“原来是蒋厅长的千金,我记得你还在银行中专读书。”侯卫东笑道:“今天上午我到省财政厅去了一趟,还同蒋厅长见了面。”

“我去年就毕业了,和铁姐是同事。”蒋明隽与祝焱地侄女周菁关系挺好,又由于周菁的原因认识了铁瑞青,现在与铁瑞青又成了同事,两人关系还不错。

蒋明隽高兴地道:“今天真是巧了,有人正要找你,我原本想让我爸给你打电话的。”

“谁找我?”侯卫东对于蒋明隽这种小女生已有代沟,他实在不明白蒋明隽的朋友找自己有什么事情。

蒋明隽拿出精巧的手机,当面就打了电话,道:“你猜我遇到了谁,成津的侯老大,你不是正要找他吗,赶紧过来,我们在金星酒店外面地水煮鱼,在雅

挂了手机,蒋明隽对侯卫东笑道:“有一个大美女要过来找你,侯书记,你可要有绅士风度。”

在铁瑞青心目中,侯卫东的地位很高,见蒋明隽神神秘秘的,就道:“明隽,你捣什么鬼。”

蒋明隽却不明说,道:“到时候就知道了。不一会,大门被推开,果然进来一位美女,而且是侯卫东认识的美女,省歌舞团的晏紫。

秘书杜兵见到晏紫,只觉脑袋有些发昏,与铁瑞青和蒋明隽坐在一桌之时,他觉得这两个女孩子都漂亮得让人眼昏,可是当晏紫走进来,他的目光就集中在晏紫身上,既想多看几眼,又不敢直视。

坐定以后,晏紫直视着侯卫东,正色道:“侯书记,我想单独跟你说几句话。”

隔壁雅间已经坐满了客人,两人就走到了门口,晏紫道:“侯书记,我想给你说一件事,朱莹莹你还有印象吧,上次在沙州见过的,她昨天下午被成津公安局带走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晏紫穿得很朴素,白色夹克扎在牛仔裤里,这是岭西女生最常见的打扮之一,只是她的身材和气质都好,朴素地打扮也穿出些风情万种地味道。

侯卫东身边的女人都算得上美女,对美女地免疫能力比杜兵高得太多,道:“朱莹莹被带走自然有被带走的理由,在调查未结束之前,我没有干涉司法的权力。”

美女的杀伤力在于男人的垂涎,这一次侯卫东是特意到岭西为小丑丑抓周,当然不会垂涎于晏紫的美色。

晏紫上一次在跳舞之时,就被侯卫东呛过一次,此时又被呛得说不出话,她向来醉心于舞台,对社会上的这一套并不太懂,她楞了一会,态度不由得放缓和,道:“侯书记,你要帮一帮朱莹莹,她其实很可怜。”说到这里,就抹了眼泪水。

梨花带泪,清丽逼人,这是侯卫东对流泪晏紫的评价,不过,他语言上还是很硬,道:“你放心,成津县公安局一定会严格依法办事,不会让朱莹莹蒙冤,这一点我敢保证。”

晏紫只得怏怏而回,她给小曼打了电话,“我刚才见了侯卫东,这人不可理喻,看来还得由步市长出面。”小曼也很苦恼,道:“不知为什么,凡是涉及成津的事情,步高一律不管,我刚才给他说了朱莹莹的事情,他还发了脾气,让我别跟着瞎掺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