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489章 借势(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按经典理论,人是所有社会关系的总和,从这一点来说,人是复杂的、矛盾的综合体,要客观评价一个人是很难的事情,所以才有盖棺定论一说。

如何评价侯卫东,一千人有一千种看法,在周昌全心目中,这是一个可堪重任的人材,而在刘兵心目中,他就是一个少年得志的典型人物。在杨森林眼中,他是一个****得意的年轻人,

而在沙州市政府秘科科长刘坤眼中,他却是一座山,横在他面前的一座大山,给了他无数压力的大山。

等到汇报结束,刘坤来到了秘长杨森林身边,低声提醒道:“秘长,刘市长和您都还没有吃饭,是不是先吃午饭。”

杨森林其实也没有忘记此事,他看了看表,道:“刘市长,三点钟了,我们边吃边谈,不能总饿着肚子。”

此时已经确定,永安煤矿的矿难死亡三人,这虽然是重大安全事故,可是有十四人的死亡预期在前面对照,这个结果让刘兵、侯卫东等人都轻松了下来。

紧张的气氛便慢慢消失了。

得知刘市长还没有吃饭,侯卫东连忙站起来,拍了拍额头,检讨道:“我真是糊涂,应该想到刘市长还没有吃饭,让领导们饿着肚子,实在是罪过。”

他又请示杨森林,道:“秘长,我让县招待所小餐厅准备,行不行?”

杨森林道:“饿了这么久,只要吃饱就行。”

侯卫东亲自给招待所胡永林打了电话。道:“胡所长,赶紧准备六、七人的饭菜,就要家常菜,动作快一点,刘市长还饿着肚子。”

通过短暂的观察,再与其他渠道得来地消息印证。市长刘兵得出了基本结论:“侯卫东虽然年轻,到成津的时间也不长,却是强势的县委记,能在短期内做到这一点,说明侯卫东此人确实还是有几刷子,不是纯粹的马屁精。”

马屁精的说法就来自于刘坤,市长刘兵当时还批评了刘坤两句。不过,马屁精的评语他却记在了心里。

刘兵还是接受了侯卫东地邀请,脸色彻底好转,终于有了一丝微笑。道:“卫东和湘渝是从永安煤矿赶回来的,应该没有来得及吃饭。”

侯卫东见到市长的笑容,心情也跟着轻松下来,道:“将十一抢救出来以后,在煤矿吃了一个馒头,一碗稀饭。”

道:“卫东人年轻,这点东西怎么顶得住,肯定早就饿了,皇上不差饿兵。走吧,吃饭。”刘兵站起身来,带头走出了成津县委会议室。

侯卫东紧随其后,到了县委招待所小餐厅,他才抽空与刘坤握了握手。道:“老同学,你要多关照。”

刘坤伸出双手与侯卫东握了手,道:“你是堂堂的县委记,我就是一个小科长,怎么敢说关照,应该是你关照我。”

毕业不到十年,侯卫东就主政一方,可谓一飞冲天,这个现实深深地刺痛了刘坤的心。多少个夜里。想起当起侯卫东初到上青林的困窘和现在飞黄腾达,他心里就觉得有一只手在揪着。格外地难受。

经过深刻反思,他清醒地认识到,如果仍然在益杨县里工作,一辈子就别想追上侯卫东的前进步伐,唯有攀上市里或是省里领导,这才有可能超过侯卫东。

市政府秘长杨森林就是刘坤攀上地大树,大树底下好乘凉,当杨森林由副秘长升为秘长,刘坤就当上了市政府办公室秘科科长,虽然益杨县政府办公室是正科,沙州市政府秘科科长也是正科,但后者的发展潜力无疑要大过前者。

一行人很快就到了县招待所。

小餐厅服务水平还真是不错,接到任务以后,立刻排出了食谱,全是侯卫东平时喜欢吃的红焖鲫鱼、小鸡炒蘑菇、宫爆兔丁等家常菜。

主座自然是刘兵,依次坐着杨森林、侯卫东、蒋湘渝、刘坤等人。

刘坤用挑剔的眼光看着端上来地家常菜,暗道:“土包子就是土包子,市长来了,居然就弄这几样破菜。”

蒋湘渝在介绍工作时,一直很低调,到了餐厅,他话才多了起来,道:“刘市长,小餐厅的师傅是家常菜高手,同样的材质,同样的烹调方法,弄出来的菜味道就是不一样。”

刘兵吃了一口小鸡炒蘑菇,禁不住赞道:“小鸡滑嫩、蘑菇清香,味道很正。”蒋湘渝试探着问道:“刘市长,喝两杯。”刘兵摆了摆手,道:“不喝酒,酒入口就坏了味蕾,再好的菜都没有了味道,给我弄一碗饭。”

侯卫东在永安煤矿只是垫了底,现在也确实饿了,见刘兵吃得香,也就畅开肚皮吃。

刘兵连吃两碗干饭,这才住了手,他将领带松了松,道:“今天这顿饭吃得舒服,森林,以后我们就得这样吃法,没有重要领导到场,就别喝酒,干饭和家常菜,这才是真正的美味。”

吃完饭,侯卫东再次道:“刘市长,这一次永安煤矿出现矿难,县委县政府有责任,十四条人命啊,现在想起来还是汗水倒竖。”

刘兵用毛巾擦了擦脸上汗水,道:“责任肯定要追究的,至少县安监局领导要背处分,不过,追究责任不是目的,更关键是要吸取教训,不能再犯类似问题。”他停了停,道:“别说你,我想起这事也是汗毛倒竖,周记在省里接到报告,立刻就去找蒙记做检讨,这种检讨还是少一些为好。”

“痛定思痛,还是平时安全意识不够,警钟还是应该长鸣。”侯卫东抬手看了看表,脸上露出有些不好意思地神情,道:“我的想法是亡羊补牢,未为晚亦,四点钟,全县在家的县级领导、所有二级班子主要领导、乡镇主要领导以及部分煤矿企业主和磷矿企业主,要在县委大会议室召开安全工作会议,通报这次矿难,同时布置安全整顿工作,如果刘市长能到会强调,肯定效果会更好。”

对于侯卫东如此快的反应速度,刘兵还是有些意外,道:“这么快,乡镇的人能到齐吗?”

侯卫东道:“抢救成功地时候,我和蒋县长、老周、蔡正贵还有邓家春在一起议了议,成津矿山企业多,都觉得这个会开得越急时越好。”

刘兵还是同意去参加成津县的安全工作干部大会,当他走进会场的时候,立刻将全场干部镇住了。

会议首先通报了永安煤矿发生的事故。

其次由县长蒋湘渝布置下一阶段安全大整治工作。

再由侯卫东讲话。

侯卫东讲话很简洁:

“这是血淋淋的教训,我们如果对违反安全生产的行为再进行姑息,就是对人民的犯罪,必须拿出铁的手腕,对违规行为进行重拳出击。”

他话里话外都是杀伐之气,道:“我把话摞在这里,凡是有安全隐患的煤矿、磷矿以及其他企业,必须停业整顿,不能达标就关闭,谁讲情谁下课,如果涉及县级领导,县委就要向市委市政府如实进行汇报。”

会场格外安静,只有侯卫东发狠地声音。

刘坤作了会场下面,见到侯卫东地威势,心里着实被震撼了一把,同时心里暗下决心:“侯卫东算什么东西,他能当县委记,我凭什么就当不了。”

“下面,请刘市长作重要讲话,大家欢迎。”侯卫东讲了一番狠话,这才将刘兵抬了出来。

刘兵就站在市委市政府的角度,对安全工作再次进行了要求,他地讲话中规中矩,当然没有了侯卫东的杀气,不过,他是沙州市长,对县里干部来说,其讲话份量自然非同一般。

这一次会议给参会人员很大的威压,散会以后,无数的家**都将迎来一个无眠之夜。

回到了沙州市政府的办公室里,市长刘兵对跟进来的杨森林道:“蒋湘渝也算是老同志,曾经还跟章永泰叫过板,怎么对侯卫东这个年轻人这么服贴,这个侯卫东,板眼还真是挺多,以前还真是小瞧了他。”

杨森林当了秘长以后,与市长刘兵关系很不错,对于今天之事,他心里也有感叹,道:“我到益杨任职的时候,他已是益杨新管会主任,几年时间就当了县委副记,这官升得也快。”

又道:“他这人确实有板有眼,从三个方面来说,第一,他在益杨青林镇工作之时,是跳票当上了副镇长,跳票干部当上了县委副记,这在岭西是独一例,第二,他跟县、市两级记当过秘,放眼岭西,这也应该是独一例,第三,三十岁不到当上了县委副记,并且主持县委工作,这在岭西近二十年来还是头一例。”

刘兵以前认识侯卫东,不过只是把他当成周昌全的影子,此时听了杨森林的话,细细地想了想,道:“这个小伙子还真是不简单,只是,风头太劲未必是好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