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486章 水电(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一路上,秘书杜兵都在猜测这两人的身份,能让县委书记开车到路边迎接的岭西人,应该是很有身份的人,特别是“蒙宁”的姓,让他发生了奇妙的联想。

只是,侯卫东不说,他就不问,这是当秘书的基本素质。

到了百年牛肉清真馆子,老马正叉着手站在门口,看着徒弟在弄牛架子,不时地指点两句,听到汽车响,抬头见到了侯卫东下车。

老马的臭脾气是在成津远近皆知,所谓臭脾气,是指他对顾客一视同仁,不管是县领导还是普通人,或者是地皮流氓,凡是进了门就是客人,换一句话说,在百年牛肉清真馆子吃饭的领导们享受不了大爷的待遇,在这里吃饭还真是不多,撑起百年清真馆子生意的多是寻常百姓。

此时见到了县委书记侯卫东,老马还是迎了过去,一方面侯卫东是县委书记,另一方面他是顾客,来到面前以后,老马不卑不亢地道:“雅间准备好了,侯书记请到二楼,就是上一次您吃饭的地。”

蒙宁笑道:“马叔,你还记得我吗?”

老马瘦得很有精神,记忆力好得出奇,再加上前次蒙宁、朱小勇与侯卫东是一种别致的方式出现,印象挺深,道:“你是吴英的女儿。”

蒙宁对这位见证的母亲知青时代的长辈很是尊重,道:“马叔的记忆还真好。我是蒙宁,前一次和妈妈到过这里,那天差点惹了祸。”

老马想起上次地事。就点头微笑。

“来之前,我妈要我代问您好,她今年还要来喝你的牛肉汤。”

老马一张瘦脸就笑道很爽朗,道:“吴英来了,我要亲自下厨房。”如今老马的主厨是儿子和徒弟,他甚少下厨,今天承诺自已下厨,已是给吴英很大地面子。而且给这个面子原因并不在于吴英现在的地位,而在于那个年代的友情。

蒙宁尽管没有多少大小姐的架子,可是在岭西省,她的姓就是通行证,在一言一行中已经培养了其内心的骄傲,老马这个承诺对于老马来说是一件大事,对于蒙宁来说就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情,就没有在意,道了声谢谢,便要上楼。

朱小勇不动声色地接过了老马的话头。道:“我是蒙宁地爱人。上一次在这喝牛肉汤,回到岭西以后,我连接了好几家省城的牛肉汤,味道都不行。**

被人夸了,总是高兴的,老马也不例外。

侯卫东心道:“朱小勇倒是人情练达,与刘明明、沈浩等纨绔公子完全是两码事。”

午餐进行到一半,朱小勇道出了此行的目的,“这次来,我是代表恒庆集团考察竹水河小水电厂。希望卫东能给予大力支持。”

竹水河是发源于成津县、东湘县交界处的大山,这条河是长江在岭西境内较大的支流,修小水电的方案已经数次在沙州提起,却由于各方面原因而搁置起来,沙州市委常委会曾经讨论过这个问题,最后也不了了之,当时侯卫东列席了会议。因此对修竹水河上修小水电还是有一定认识。

侯卫东笑道:“恒庆集团是很难请的。今天是送上门来,我当然百分之一百地欢迎。”又问道:“不知道周书记是否知道此事。”

朱小勇道:“我现在下海了。挂了一个恒庆集团副总经理的名头,受集团委托到竹水河地几个预备点去实地查看,等恒庆集团大体上下了决心,再与沙州方面正式接触。我只是从专业角度来考察,只要符合建设小水电地条件,估计问题不太大。

他这番话轻描淡写,话里话外却有着很强的自信,作为水利专家兼省委书记蒙豪放的女婿,在岭西,他的自信心绝对有极强的支撑。

成津是穷县,对资金极度饥渴,侯卫东对这块带着深厚背景的肥肉自然不会放过,道:“多余的话不说了,这次朱总和蒙姐在成津的考察,我全程陪同。”

他如此表态,一方面确实是想争取小水电在成津县落户,另一方面是想与朱小勇和蒙宁搞好关系,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这是颠扑不破的道理。

侯卫东是说到做到,下午,也没有再找其他人,两辆车就沿着盘山路去查看了四处地形,在有几段山路上,一侧就是陡峭的悬崖,地势很是险恶,蒙宁吓得够呛,当看了一眼如细线一般地河水,赶紧就闭上了眼睛。

回到县城之时,已经是傍晚,两车直入县委招待所。

招待所长胡永林早就等在前院,当侯卫东下车,他立刻迎了上去,道:“侯书记,最好的客房就是前院四楼,当时是为了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准备的,很少用,刚才我让服务去做了清洁。\”

侯卫东仍然不放心,特意吩咐杜兵,道:“你上去仔细看一看,如果有什么缺失,立刻去

朱小勇在一旁道:“卫东,别弄得这样严肃,随便一些。”侯卫东呵呵笑道:“朱总是财神爷,怎么能够马虎。”又道:“先到我房间去坐一坐,喝口茶,小餐厅大师傅会做地道的家常菜,很有味道。”

蒙宁对吃很在行,走了一天,让她很累,食欲也就比平时旺盛了许多,很有兴致地道:“家常菜者最永恒的味道,凡是做出妈妈味道的餐馆,绝对都能成为百年老店,*着新奇取胜的馆子终究不长久,这在岭西表现得最为明显。”

“蒙姐还真是美食家。”侯卫东顺着其口气恭维了一句。

蒙宁兴致不错,一边朝后院走。一边道:“这一点我和我爸差不多,我爸最讨厌到宾馆去吃饭,小时候他就经常带着我。专挑货真价实地美食店。”

上了楼,没有见到春天地影子,祝梅的房间门也关着。

侯卫东暗道:“这个春天到底还嫩了些,这么晚了还不回家。\”进了屋,就亲自给蒙宁和朱小勇泡茶。

茶几上放着一幅裱好地画,蒙宁看了一眼就被吸引住了,她走到画边,认真地瞧了瞧。画作上有墓地、怪草和乱石,墓碑上还有几个小字知识青年项勇之墓。

蒙宁看了一会,问道;“这是谁画地,还真不错,寥寥几笔把味道画了出来。”

侯卫东道:“祝梅,岭西美院的学生,她到飞石镇采风,画了十多幅,这一幅我很喜欢。”

正说着,祝梅已经上了楼。她见到侯卫东门还开着。没有回寝室,背着画板就走了进来,见里面有客人,就准备退出去。

侯卫东见祝梅要退走,连忙做了几个简单的手语,又取了桌上笔,写道:“朱叔叔,蒙阿姨。”

祝梅就对着朱小勇和蒙阿姨笑了笑,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这才回到自己的寝室。

侯卫东介绍道:“她就是祝梅,这幅画是她画的。”

蒙宁见到祝梅居然是一个聋哑小姑娘,更是大吃一惊,道:“她是聋哑人,还在读美院,真是了不起。”

朱小勇突然想起一人,道:“祝梅。她是祝焱的女儿吗?”侯卫东道:“我以前是祝焱的秘书。那时祝梅还在沙州聋哑学校读书,是去年考上美院。这个小女孩很了不起,特别聪明。”

蒙宁又欣赏了一会这幅画作,道:“侯书记,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能否将这幅画转赠给我。”

侯卫东道:“我得征求祝梅地意见。”他给祝梅发了一条短信,祝梅很快就回了过来,道:“谢谢蒙阿姨能喜欢我的涂鸦之作,如果喜欢,我送给她。”

第二天,蒙宁和朱小勇回到了岭西,晚上将画作带了回去,吴英见了此画,很有些感触,当得知是一位聋哑女孩所画,意外中又有些感动,道:“侯卫东倒是一个有心人,难怪年纪轻轻地当了县委书记,小女孩祝梅更是了不得,如果你们不说是聋哑女孩的作品,我一定以为是成熟画家的作品。”

第二天晚上,侯卫东给朱小勇打了电话,道:“朱总,小水电有几分把握?”

朱小勇从大学出来经商,就是看准了小水电的前景,此时他占了天时地利人和,顺势加入了恒大集团,一跃而成为岭西大型国营企业的副总。

科技专家到企业任职,这年头,很正常。

“如果其他人问,我会说还在研究,卫东不同,你来问,就是基本上定了调子。”

侯卫东又道:“这是大事,我要给市委报告,有什么问题?”

朱小勇知道侯卫东的意思,道:“向市委报告须模糊一些,只能说恒庆集团有意,在考察中。”

挂了朱小勇的电话,侯卫东给周昌全去了电话,在成津的日子里,侯卫东基本上是隔天给周昌全一个电话,汇报成津的工作。

“昨天,恒庆集团考察了竹水河,他们有意在竹水河上修小水电。”

周昌全道:“这事说了十年,还没有动静,先看看再说。”

侯卫东补充了一句,道:“昨天是朱小勇和蒙宁来考察地,朱子勇出任了恒庆集团地副总经理,他的意思是如果恒庆集团有意投资,在正式与市委接触,朱小勇是以水利专家的角度来考察。”

此话已经说得很透,周昌全执掌沙州十年,辖区四百多万人口,早就练就了一双洞察世情的慧眼,听说是朱小勇牵头做这事,他就知道此事没有什么问题了。

另一方面,侯卫东还是不错的,大事小事都向自己汇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