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465章 一波三折(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对宪刚说:“宪刚,我早就给你说过,大家生活已经相当可以了,怎么还成津来趟浑水,现在撞上枪口,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曾宪刚的妻子被害以后,他做了不少大事,好几件事情成了公安局悬案,当然这些事情都瞒着了侯卫东,从这一点来说,侯卫东并不是完全了解曾宪刚等人。

到了省城,曾宪刚与宋致成好上以后,算是将一个残缺的家补上了,他在省城做起了正当生意,发展得很好,渐渐地远离了那些刀光剑影之事,因此,当秦敢和曾宪勇要到成津来做磷矿生意之时,他偷着宋致成,为两人提供了资金,自已却坚决不参与这些事情。以前血的印迹太深刻,如今生活已经步入富裕阶层,曾宪刚实在没有勇气再次过那种动荡的生活。

不过,曾宪勇是和他一起打天下的换血朋友,他的事情,曾宪刚无论如何也不能怠慢,接到曾宪勇电话,立刻动身前往成津,在车上,他给侯卫东打了电话。

“疯子,你正前往成津的路上”曾宪刚一只手握着方向盘,一只手给侯卫东打电话。

侯卫东道:“秦敢的真实情况如何,你给我说实话。”

曾宪刚想了想,道:“说实话吧,方杰和李东方是成津一霸,他们有钱有势,比当年益杨的黑皮要历害得多,秦敢他们也是迫不得已。你还在沙州工作地时候,他就买了手枪。”

“哎,宪刚。你怎么不劝劝他,大江的事情我现在还历历在目,最好让秦敢远离这些事情。”

曾宪刚道:“疯子,我向你保证,秦敢买枪只是为了防身,绝对没有案底,还有一件事我要给你说,你到了成津当县委书记以后。秦敢和曾宪勇悄悄地借用了你的名义,方杰和李东方也就没有再去骚扰过顺发磷矿,他们这一段时间生意做得挺不错。”

“这事说来话长,你到了成津再给我打电话。

侯卫东到了成津以后,与秦敢也通了两次电话,只是他事情多,并没有与秦敢见面,此时听说秦敢暗自借用自己地名义,便觉得事情被搅得有些复杂,说不定此事要被方、李两家利用。

放下了电话不久。邓家春的电话又来了,他道:“侯书记,有个情况要给你汇报,关于秦敢的事情。”侯卫东道:“我马上回办公室,你等着我。”

打了这两个电话,侯卫东这才回到宣传部会议室,与朱介林和王辉握手,道:“我上午还有些事情,上午的采访就由梁部长全程陪同,中午我敬大家的酒。”

与段英握手之时。两人对视了一眼,眼中却是各有意味。侯卫东当了县委书记以后,肩负着重大的任务,加上又与小佳和李晶有了一女一子。他反而将儿女情事暂时放下了,至少在当前一波三折的严峻局势之下,他并没有太多的心情关注男女之事。

“欢迎你。”

“谢谢。”

侯卫东与段英握手之后,又对梁逸飞道:“梁部长,今天来地都是贵客,一定要接待好。”

梁逸飞扶了扶宽大的眼镜,道:“侯书记放心吧。”又嗦地道:“中午在沙州宾馆,等你过来开席。”

在县里工作。如果市里部门领导来了。书记能出面作陪,这对各部门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一来说明领导对本部门重视,二来说明与县委书记关系好,梁逸飞在部门混了多年,当然明白其中的道理,所以竭力邀请侯卫东来吃午饭。

段英与侯卫东简短地交流以后,就退到几位领导身后,暗中看着侯卫东。

她离开沙州到了省报,对她来说,人生在几年的时间里有了一个彻底的变化,以前在县里之时还得仰仗着刘坤父亲,到了市里基本上就脱离了原来的生活,进了省报以后,她再看益杨的人和事,就带着些俯视的眼光,但是对侯卫东却不由自主地带着仰视。

段英经常回想起初出社会,在丝厂里随时可能下岗的忐忑不安心情,在她心里留下了难以磨灭地印象,在她的梦境里,还时常会出现下岗姐妹痛哭流涕的画面。

就在那一个灰色、焦躁夏秋季,她在益杨汽车站偶然遇到了侯卫东,这个充满着男人味道的男人,给了她**,*着其宽厚的肩膀,就不会惧怕外面的风雨雷电。但是,侯卫东终究只是别人的风景,两人如方向不同的铁轨,在人生的某个大站交汇之后,又很快分开,越来越远,最终只能遥遥想望。

“最后见一次面,就断了这一段永远没有结局的感情。”段英已经准备结婚,可是见了侯卫东还是控制不了自己地感情,默默地下了决心。

出了宣传部办公室大楼,侯卫东暂时就将王辉、段英抛在脑后,他给曾宪刚打了电话,“你现在到了哪里,到了成津以后直接到我办公室来?”

上了楼,见到一身警服的邓家春。

邓家春表面看上去是黑脸冷汉子,其实却甚为精明,他是成津县委常委、公安局长,是县领导,又是公安局领导,他在穿衣服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凡是县委开会,他一律穿警服,显示其公安局长的身份,而在公安局开会,他则穿便服,在满屋警服中别树一帜,用来突出了其县委常委的身份。

今天给侯卫东汇报工作,他穿了一件警服。

“罗金浩连夜审讯了秦敢。秦敢他咬定没有买枪,后来他要求见侯书记,说是你地侄

邓家春话说了一半。还有一件事情未说,罗金浩所带队伍原本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可是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致使方铁车祸死亡,这让给了罗金浩极大的压力,脾气也暴躁起来,在审读秦敢之时,见秦敢不肯老实招供。便忍不住动了手。

秦敢见势不对,就道:“我是侯卫东地侄儿,益杨县上青林的人。”

罗金浩这就停了手,问了些基本情况,也就信了,向邓家春作了报告,邓家春觉得此事有些麻烦,立刻就赶往县委。

侯卫东道:“我在上青林工作的时候,是独石村的驻村干部,秦敢的父亲秦大江是独石村支部书记。与我是很好地朋友,后来秦大江开了石场,当时益杨黑社会黑皮等人想控制上青林地石场,多次与上青林的几个石场发生冲突,秦大江被杀了,当时秦敢还在广东打工,从这个角度来说,秦敢自称我地侄儿,也不算错。”

邓家春闻言心中一动,道:“我查了秦敢的资料。他是去年到的成津,顺发磷矿一直与永发磷矿有矛盾,他买枪一事应该是事实,只是我们没有找到那枝枪。”他停顿片刻。道:“能否利用秦敢这层特殊的关系,让他作为内线,这样有利于整个案件的侦破。”

从内心深处,侯卫东不愿意秦大江的儿子介入成津的浑水之中,作为县委书记,他希望能尽快将成津涉黑势力连根拔出,就道:“秦敢曾经向外人说过我们的关系,是否合适作内线还要考虑。当然。我只订方向,不会干涉到公安机关具体办案。秦敢虽然与我有关系,但是你办案不必顾虑此点。”

侯卫东说这句话也是有所考虑,秦敢手中有枪应该是事实,但是公安机关毕竟没有在他搜出那把枪,因此多半不会对其采取进一步措施,而且,邓家春知道了两人的关系,也就不会为难秦敢。

邓家春又道:“在公安局,有不少人与磷矿有联系,据小罗讲,飞石镇派出所的那位联防员也和永发磷矿有关联,故意带了一条人岔路,所以我想让罗金浩亲自发展一些内线,单独掌握。”

在公安局里,有专门掌管内线地民警,这原本是公安局破案很关键的力量,但是邓家春以及罗金浩都理外来人员,谁是敌人谁是朋友还有待进一步观察,这也给破案工作带来了一些难度,邓家春也正在通过各种渠道建立自己的班底。

侯卫东道:“具体细节我不管,凡事你按照有利原则办理就行。”又道:“还是那句话,县委县政府对你充分支持,你尽管放开手脚干,如果需要动哪一位副职,你尽管提出来。”

邓家春一块石头也就卸了下来,急匆匆地回到局里,他要将方铁非法持有枪支的所有材料收集齐全,以应付极有可能到来的风波,回到了局里,他将罗金浩叫了过来,道:“我要见秦敢,亲自与他谈一谈,你去再看方铁的材料,一定万无一失,上得了台面,又能服人。”

十一点,曾宪刚也赶到了成津县委大院,杜兵在楼梯口等着他,直接将其领到了侯卫东办公室,侯卫东吩咐道:“我这里有事,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不要来打扰。”

曾宪刚戴了一幅国外进口的茶色眼镜,将独眼很好地掩饰了,一件真丝T恤,一条牛仔裤,看上去即硬郎又时尚,与当日在上青林池塘打鱼形象完全不一样。

两人也未寒暄,侯卫东道:“上青林石场生意不错,你在岭西也还可以,秦敢何必到成津来搞磷矿,这里面水很深,能不能让他们退出去。”

曾宪刚最了解内情,道:“宪勇和秦敢两人胆子都大,路子也野,看到磷矿老板一夜暴富,也就动了心,这一次运气好,误打误撞买了一个富矿,现在投入已四百多万了,还没有收回成本,让他们退出去不可能。”

“疯子,你是县里老大,放不放秦敢,还不是你一句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