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464章 一波三折(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不好意思,突然外出两天,没有来得及请假,争取在星期六、星期天补上。

小佳睡眼朦胧地抬头看了看打开的窗户,见天空才是鱼肚白,道:“还早,多睡一会。”

小别胜新婚,这确实是经验之谈,经受了爱情的滋润,让小佳皮肤格外的光滑细腻。

侯卫东极不喜欢将单位上的公事带入家门,他没有给小佳讲明急着回去的原因,俯身在其额头上亲了亲,不料,被小佳用力一拉,又与小佳拥作一团。

“你怎么这么烫。”

小佳咬着侯卫东的耳朵道:“你这一走就是一个星期,再来一次,交了公粮才准走。”交公粮是园林管理局谢局长的口头禅,小佳平时听得耳熟,今天顺口就说了出来,说出以后,又捂着嘴巴不停地笑。

侯卫东顺手把手表取了下来,揭开空调被子,就趴在床上,细细地亲着小佳的耳垂、耳朵背面。这两上部门也是小佳比较敏感的部位,亲吻了一会,小佳动手解开了侯卫东的皮带。

“这一次要比晚上还要久一些。”小佳提出了要求。

“我刚给老耿打了电话,他和杜兵一会就要过来。”

“我不管,让他们等一会。”我们换种姿势。你趴在桌子上。”

小佳很配合地从床上起来,弯下腰,用手撑着梳妆台。把头放在手背上,背、腰、臀形成一条优美曲线

侯卫东用手摸了摸,那里已经湿成一片,道:“低一些,我要进去了。”他找准了位置,用力往前一挺,小佳忍不住就叫了一声,“啊。”

司机老耿和秘书杜兵是住在市委招待所。杨柳出面打了招呼,他们两人地费用就记在市委办的帐目上,两人接到电话以后,就以最快速度赶到了新月楼,在楼下等了四十来分钟,才见到衣冠楚楚的侯卫东出现在大门口。

到了成津,已是八点多钟,进入郊区以后,侯卫东道:“先到公安局。||在路上,他原本想让邓家春到县委办来汇报战果。后来还是按捺不住内心地激动,让老耿将小车开到了公安局。

到了公安局里,继续有警察进入了办公大楼,凌晨的行动仅仅限于县刑警大队,其他民警都不知道此事,见侯卫东上了楼,都很诧异。

到了邓家春办公室,邓家春都阴沉着脸,气氛就如冰箱急冰室取出来的肉一样,冷冰冰。硬梆梆。

大哥侯卫国见到侯卫东走了进来,便沮丧地摇了摇头。

邓家春汇报道:“侯书记,出了意外,小罗带队到了飞石镇。行动进展顺利,搜到了一把仿制手枪,将方铁和秦敢两位重要嫌疑人抓获。”

听到秦敢的名字,侯卫东暗自吃了一惊,脸上却是不动声色,道:“出了什么意外?”

邓家春语调很沉重,“在返回途中,有一段长下坡。由于重车要用水来冲淋轮胎。使路面变得很泥泞,特别滑。一辆长安车滑进了山沟,嫌疑人方铁当场死亡,两位民警受了重伤,正在县医院急救,还没有脱离危险。”

“另外一名嫌疑人情况如何?罗金浩情况如何?”

“嫌疑人和罗金浩在另外车辆上,没有出事,罗金浩正在询问那名嫌疑人秦敢。”

“这个秦敢,怎么做出这事。”侯卫东心里埋怨了一句,他摸了一枝烟出来,独自抽上,又对邓家春道:“你给县医院院长拨通电话,我要跟他说话。”

邓家春找出机密电话本,找到了县医院院长电话,道:“鲁院长,我是公安局邓家春,侯书记要给你通话。”

县医院鲁院长才参加培训回来,昨天晚上几位朋友为其接风,喝了一肚子酒,今天早上还没有完全恢复,额头上还刚来上班,还不知道邓家春的大名,正准备去问旁边的副院长,耳边就传来一个陌生声音,“鲁院长,我是侯卫东,今天早上送来的伤员,要不惜一切代价进行抢救。

鲁院长没有听清楚是谁,背*着椅子,反问道:“你是哪一位。”

“我是县委侯卫东。”侯卫东声音重了一些。

鲁院长用手捂着话筒,问旁边的副院长,道:“侯卫东是哪里地书记。”副院长急忙道:“昨天晚上给你说过,是新来的县委副书记,主持县委工作,你怎么忘记了。”

鲁院长吓了一跳,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弯着腰,恭敬地对着话筒道:“侯书记放心,我们一定全力抢救受伤的民警。”

“是否需要送沙州,或者从沙州调医生或是设备,有什么要求,尽管向县委提出来,只要有一线生机,就要尽百分之二百的努力。”

鲁院长放下话筒,对副院长道:“今天的办公会不开了,都到手术室去等着。”

侯卫东放下电话,又问道:“方铁,他是方县长是什么关系,这一次抓捕,从他身上搜到手枪没有?”

邓家春得知方铁车祸身亡以后,就以最快速度调来了方铁的资料,他将两页纸递给侯卫东,道:“小罗在永发磷矿当场搜出了一枝仿制手枪,抓他没有问题。”

“他和老方县长是什么关系?”

“是远房亲戚,但是走得很近。”邓家春了解内情,他是有针对性地收集了方铁的信息。因此回答得很准确。

侯卫东抽了一枝烟,慢慢平静了下来,道:“这事是意外。事已至此,尽量做好后续工作。”

他从口袋里取出烟,递了一枝给邓家春,道:“家春局长,你还是按照既定地方案做下去,不要受这次意外事件的影响,县委县政府将全力支持你,等一会你要将此事报给蒋县长。就实话说是从刑警支队得到的线索。”

他又对侯卫国道:“我会给杜书记以及粟副局长解释,希望刑警支队继续支持成津县局。”

离开了公安局,坐在小车上,侯卫东暗道:“这个偶然事件地发生,恐怕会让方、李两家提前意识到了危机,看来绕开磷矿问题解决磷矿问题有着相当的难度。”

来到县委大院,侯卫东已经将情绪调整了过来,在心里喊了一声:“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

振作了精神,走进了县委大楼。

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宣传部长梁逸飞就走了过来。道:“沙州宣传部副部长朱介林,岭西日报社的王辉主任已经到了宣传部。”

侯卫东心平气和地道:“省委蒙书记亲自为章书记的事迹作了批示,这是对章书记的充分肯定,做好宣传报道工作,是对章书记最深切的怀念,同时,这又是一次难得的宣传成津的机会,宣传部门要充分利用这次机会,把成津推出去。”

梁逸飞扶了扶鼻梁上宽大眼镜,道:“上午由宣传部门介绍章书记地事迹。还要到车祸现场去拍几张照片,中午安排在沙州宾馆,侯书记如果有空,就一起用餐。”

侯卫东看了看时间。道:“朱部长、王辉主任都是我的老朋友,我先和他们见面,打个招呼,然后再由宣传部门去陪同他们采访,中午一起用餐。”

梁逸飞陪着侯卫东来到了宣传部,走进小会议室,梁逸飞就道:“朱部长,王主任。侯书记来了。”

在沙州工作地时候。侯卫东是市委办副主任,与宣传部副部长级别一样。只是侯卫东是周昌全专职秘书,地位特殊,其重要性是朱介林远远不能比的。

此时,一个在县里工作,一个在市委宣传部,但是朱介林却不敢亦不能摆出上级部门的架子,他热情地道:“侯书记是老朋友了,这位是岭西日报王主任,段记者,杜记者。”

侯卫东进屋第一眼就是先看段英,段英打扮的很朴素,上身短袖衫衣,下身牛仔裤,尽管如此,仍然显得颇为性感,他地眼光飞快地掠过段英的厚嘴巴以及饱满挺拔的胸脯,就如一只偷油婆(蟑螂)飞快地跑过厨房案板。

他与王辉握了握手,笑着对朱介林道:“朱书记,三位省里大记者都是老朋友了,我还在益杨新管会的时候,王主任就带队多次来过新管会,当年他一篇调查报告,就让省里举起了刀子,将一半地开发区砍掉。”

这一篇调查报告是王辉的得意之作,侯卫东当面提起此事,王辉心里也感到很舒服,笑道:“益杨新管会如今还是岭西发展得最健康的开发区之一,侯书记功不可没,年初我到新管会回访,这一点得到了公认。”

侯卫东自如地笑道:“我们也别在这里吹捧与自我吹捧了。”地位变了,人的自信也就随着变化,此时地侯卫东主政一方,说话很是浑洒自如。

他与朱介林、王辉谈了几句,这才转头面对段英,伸出手,道:“段英,好久都没有见到你了。”

这是一句实话,不过听到段英耳中有是别有一番滋味,她此时已有了一位省人民医院地优秀男友,两人关系已民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但是看到了侯卫东,仍然让其心中起了波澜,握着侯卫东地温暖的手掌,她恍然间似乎又回到了初次毕业时在车站偶遇侯卫东的情景。

“侯书记当了领导,就不召见我了。”

这是一句岭西官场中地寻常话,但是段英说出来就意味不同,她说了此语,又有些后悔,三分怨气三分赌气三分告诫自己:“都是要结婚的人了,说这些有什么意思。”

这时,侯卫东手机又响了起来。

曾宪刚声音很着急,道:“疯子,我是曾宪刚,秦敢被公安局抓走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