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463章 枪(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将所有通讯工具全部收缴,邓家春这才开始布置了凌晨的行动,市县两级刑警队兵分三路,一路在县城,另外两路分别都飞石镇和顶山镇。

罗金浩带着成津公安局刑警大队的八名刑警,坐着一辆普桑,两辆长安车,直奔飞石镇。

出发前,罗金浩将八名队员召集起来简单说了说,“我们要到飞石镇羊渡村,谁熟悉这地方。”

队员们皆摇头,老刑警杨小阳道:“飞石镇我倒是去过,不过只知道羊渡村的大概位置,估计大家都和我差不多,两眼不摸黑地摸进去,多半不行,还是得给当地派出所打电话。”

罗金浩道:“邓局长有明确指示,只能到了飞石镇才能找值班民警带路,这是纪律。”

羊渡村是磷矿相对集中的地区,从沙州汇集起来的线索很具体,羊渡村永发磷矿老板方铁手里有一枝仿五四手枪,平时随身携带,更为有利的是,他晚上一般情况都住在矿上。另外,羊渡村顺发磷矿也有一枝仿五四手枪,枪主是年轻人,是益杨人,叫秦敢,不过此人行踪不定,经常不在矿上。

正是因为见到如此具体的情报,邓家春这才决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开始行动,让刑警大队长罗金浩亲自带队前往飞石镇,他知道没有当地警察带队,将会遇到许多困难,只是这一次行动被邓家春称为“外科手术”。要求尽量保密,不能事先通知当地派出所,而是直接去找值班人员。只有这样,才能最大程度形成突然性。

凌晨五点,一行人来到了飞石镇。

来到了飞石场镇,罗金浩开着普桑来到了飞石镇派出所,由于事前并没有通知派出所,当杨小阳去敲门之时,派出所联防队员还以为是报案地群众,满脸不耐烦地将防盗门打开。

“小朱。我是杨小阳,是哪一位民警值班,快穿衣服。”

杨小阳是老警察,与各派出所都熟悉,联防队员小朱见到他,略为吃惊,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笑道:“是刘哥在值班,他在里屋。”

罗金浩跟着走进了值班室里屋,略到了一股浓浓的酒味。一位民警连衣服都没有脱,横着趟在床上,他顾不得责怪这位值班民警,对小朱道:“你和我们一起到羊渡村,带路。”

杨小阳道:“小朱,这是刑警大队的罗大队长。”

小朱听说是新到任地刑警队长,神情就活泛了起来,道:“我就是羊渡村的人,周围情况很熟悉,村支书就在路边。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先等着。”

磷矿企业与村干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邓家春暗地交待尽量不要惊动村里,因此罗金道:“现在还是凌晨。就不用叫上村干部,小朱,你跟我走。”

小朱跟着罗金浩就出了派出所,他这才发现还有两辆车,暗道:“看来今天有大行动,刘哥值班期间喝得烂醉,惨了。

羊渡村离飞石场镇并不太远,很快就到了羊渡村小学。罗金浩这才取出了从电脑里调出来的身份证照片打印件。对小朱道:“永发磷矿,找方铁。我是否认识这人。”

方铁是飞石镇有名的老板,为人还不错,经营请派出所吃饭,派出所要订杂志、要赞助,他也总是慷慨解囊,大家关系处理很不错。

小朱心里有些为难,眼珠一转,道:“听说方铁是人大代表?你们就这样去找他,带手续没有?”

他的哥嫂都在厂里上班,由于他的关系,方铁给了哥嫂不错的待遇,如果方铁知道是他带着刑警队地人到厂里,哥嫂的工作极有可能不保,因此他就编了一个理由,看能否拖住罗金浩一行。

“方铁是人大代表”这个事情,罗金浩倒是没有掌握,他没有犹豫,道:“不管是什么代表,先跟我们回去再说。”

过了村小学以后,天边已有些灰白,小朱见罗金浩态度很坚决,又施了一计,在一条岔道处,他道:“朝左边走。”三辆车就朝左边的岔道而去,约摸走了十来分钟,仍然没有到,罗金浩就瞟了看了小朱好几眼,又开了几分钟,小朱指了指前方的灰黑建筑,道:“前面就是顺发磷矿,再过去就是永发磷矿。”

顺发磷矿里也有抓捕对象,罗金浩当机立断,拿出秦敢的打印照,道:“认识这个人吗?”

小朱点了点头,道:“认识,是秦老板。”

“知道他平时住在那里?”

小朱对这个磷矿亦不陌生,道:“秦敢应该是住在顶楼。”罗金浩就对身旁的杨小阳等人,道:“先抓秦敢。”小朱心里就是一阵窃喜,他知道顺发磷矿里养着一条大狗,为了增加抓捕的难度,就故意没有提起此事。

到了顺发磷矿之时,远远地听到矿上已有些声音,三辆小车在拐弯处就停了下来,借着夜色掩护,罗金浩手里提着手枪,与刑警队员们悄悄*近了院子。

一阵低沉的狗叫声从院子里面传了出来。

罗金浩斜看了小朱一眼,对杨小阳道:“你、我,小朱,我们三人进去,就说是计生委抓大肚皮,不要引起矿里人注意。”

“其他的人在外面待命。”

小朱走到了门口,敲了敲门,过了一会,里面传来警惕的问话声:“谁,这么早就来敲门?”“我,派出所小朱,到村里抓了大肚皮,累了一晚上,过来喝口水。”小朱神情自若,谎话随口而来。又道:“快一点,煮得有稀饭没有,饿惨了。”

守门人知道是本地人,他认识小朱,把门打开以后,见只有三个人,便放心地将大门拉开,道:“别人要多生一个娃儿,管你们屁事。”又道:“过来坐,先喝点水。”

院子里一只大狗被铁链子栓着,见有人进来,还在不停地叫,被守门人踢了一脚,这才老实了下来,夹着尾巴躲到一边。

“这两位眼生,没见过。”守门人还是不放心,问了一句。罗金浩递了一枝烟,道:“我在县计生委工作,日他娘,这工作不是人做地。”

守门人也就不再怀疑。

小朱就朝楼梯处走,道:“还是当老板好,可以蒙头睡觉,秦老板在不在,是不是又跑到城里**去了。”守门人摇头道:“今天没有走,昨天喝了酒,还在睡觉。”小朱看骂骂咧咧地道:“我都没有睡,他睡个**,我有事要给他说,他在哪一间?”

听见小朱说粗话,守门人就觉得很亲切,道:“二楼最边边的那一间。”

罗金浩和杨小阳就跟着小朱上楼,走到二楼角落,等到小朱将房门骗开,三人就猛地扑了上去。

秦敢在睡眼朦胧中被三个人扑到在地,正在挣扎,脑袋被硬家伙顶住,耳中听到一声:“警察,不许动。”

“搞错没有,我没有做坏事。”

秦敢话未说完,腰上就被打重重地打了一拳,杨小阳迅速地给他上了铐子,道:“把家伙交出来。”

“什么家伙?”

“你心里明白。”

秦敢平时都把枪带在身上,这次运气好,那把仿造手枪恰好被曾宪勇带走了,他反而放下心来,也不反抗了,道:“我不知道你们说什么,小朱,我可没有惹你。”杨小阳用膝盖顶着秦敢的背,道:“老实点,把东西交出来。”

罗金浩在床上等可能藏枪的地方仔细搜了一遍,一无所获。

留下了两名民警继续搜索枪械,罗金浩带着小朱直奔永发磷矿。

当远远地看到永发磷矿之时,天边已经一片鱼肚白,小朱一直想给哥嫂通风报信,无奈被罗金浩跟得紧,他找不到机会打电话,这时远远地看到了永发磷矿,脑袋瓜子就不停地转动着。

罗金浩在车上坐镇县局的邓家春报告了情况:“抓住了秦敢,但是没有搜到手枪,目前正在前往永发磷矿。”

邓家春一夜未眠,一直守在了办公室里,他在纸上又画了一杠,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次“外科手术”已经比预想中要成功。

眼见着东方出现了阳光,邓家春正要拿出电话,就接到了县委副书记侯卫东的电话。

“家春,战果如何?”

“侯书记,不错,还没有收官,但是成绩也不错了,我正准备向你报告。”经过昨天一晚,侯卫东很顺畅地将“邓局长”变成了“家春”,邓家春作为下级就不敢随意改口,他依然称呼着“侯书记”,并没有因为侯卫东改口而跟着改口。

昨晚,侯卫东交待了任务以后,原本以为会睡不着觉,岂知挨着枕头以后,居然就呼呼大睡,只是在睡梦中,他成了警察,正带着人马在黑暗中摸索。

六点准时从床上爬起来,他原本想打邓家春手机,想了想,还是给邓家春办公室打了过去,果然,邓家春还是坚守在办公室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