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461章 枪(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东城区是老区,设施破旧,却很繁华,熙熙攘攘,人来人往,与路宽人稀的西城区大不一样。

侯卫东站在街道上,看了看表,刚好三点,说早亦早,说晚亦晚,他给大哥侯卫国打了电话,道:“大哥,你在做什么?”侯卫国坐在办公室打着哈欠,道:“昨天熬夜,在办公室坐着养神。”

“晚上在听月轩吃晚饭,你把陈支队长一起约出来,我让邓家春和罗金浩过来,虽然大家都是熟人,可是为了成津的事还没有聚一聚,今天算是非正式会谈。”

在处理成津问题上,侯卫东很依重公安的力量,今天在沙州见了周昌全,自己的总体思路得到了认可,他就想把几位公安队伍中的得力干部私下约出来聚一聚,一是联络感情,二来互相沟通,为以后的顺利合作奠定基础。

“小三,你在哪里,我们两兄弟现在就到听月轩,喝茶,聊天。”侯卫国到了经侦支队工作了一年多,刚刚熟悉了业务,一纸调令又回到了刑警支队担任副支队长,到任以后,他的老领导陈支队长就将最棘手的大案子交给他,没日没夜做了一个月,才终于理了些头绪出来。

拨通了陈支队的电话,侯卫国道:“老大,熬了两夜,你应该犒劳犒劳我,打一鞭子喂根红萝卜,这才是为官之道,你可别把钱包捂得那么紧。”

陈支队在电话里笑骂道:“你这小子不当家不知材米贵。我现在还在为支队地经费发愁,要吃饭,你找嫂子。她给你安排,别想打支队的主意。”说到这,他又大声道:“不对,你现在是刑警支队副支队长,也是当家人,小侯副支队长,你的屁股是不是坐歪了。”

侯卫国这才道:“我弟弟侯卫东来了,他把邓家春和罗金浩约出来。想同你见一面,今晚由我弟弟买单,我们吃大户。||

陈支队听说是正事,道:“你早说,成津地同志来了,支队早穷,也不能让县里的同志买单,你去给嫂子打个招呼。”

听月轩是陈支队长爱人开的餐馆,生意一直不错,侯卫东以前跟着大哥去过好几次。成津的事以后还得请刑警支队出面,侯卫东就将晚餐安排在听月轩,照顾了陈支队长的生意,也就更容易联络感情。

杜兵坐着老耿的车到了中山路,见侯卫东站在街道旁边,下车以后,颇有些不好意思,急急忙忙地道歉,“侯书记,我来晚了。让您久等了。”

侯卫东没有跟他客气,直接安排道:“你马上给邓家春打电话,让他和罗金浩一起,到沙州听月轩吃晚饭。请市刑警支队陈支队长吃饭。”杜兵连忙将手机取出来,他是有心之人,将重要的电话号码背得很熟,很快接通了邓家春的电话,将侯卫东地意思传达了过去。

到目前为止,侯卫东对杜兵这个小伙子,总体上还感觉不错,力事能力强。嘴巴亦还稳。只是考虑到成津比较特殊的复杂环境,侯卫东对其还有着三分保留,最核心的问题一直没有让他参与。今天带他来与陈支队见面,算是接触核心机密最深入的一切。

除了这三分保留,侯卫东看到杜兵就如看到当年的自己,总是站在车门前迎接着领导,总是小心翼翼地琢磨着领导的一言一行一笑一愁,总是将自己的时间完全交给了领导而经常耽误与家人的团聚时间。

到了听月轩,走在大厅就见到了穿着中式服装的金总,她胖而妩媚,穿上中式服装,富贵而大气,听月轩生意数年不败,除了大家给陈支队长捧场以外,金总长袖善舞也是重要原因,她在楼梯口见到了侯卫东,热情地开着玩笑,道:“侯书记大架光临,小店蓬荜增辉。..

金总是自来熟的性格,虽然和侯卫东只见过四次面,说话却是即亲热又随和,而且是亲切随和皆出于自然,没有丝毫矫揉造作之感,让人如沐春风,很有宾至如归之感。

侯卫东对金总这个本事很佩服,也就亲亲热热地道:“嫂子说地是什么话,见外了。”

金总指了指一号包间,笑道:“卫国已经来了,在等你,老地方。”她扭头对服务员道:“一号间要上好茶,今年买的正宗铁观音,这可是侯兄弟的最爱。”

她马上对着侯卫东道:“我就叫你侯兄弟了,不失礼吧。”

侯卫东上一次来听月轩还是当秘书之时,当时吃过晚饭,金总也过来聊天,他随口说自己喜欢铁观音,却没有想到金总就记在了心上,这一次她就特意点了出来,他由衷地赞道:“嫂子,难怪沙州餐馆遍地,听月轩也能长盛不衰,金总不得了,什么时候到成津县去开分店,成津县里穷,但是老百姓有钱,保证生意不错。”

金总笑嬉嬉地道:“侯兄弟,就这样说定了。”

“一言为定。”

金总接人待物很有功夫,与侯卫东说了几句,见穿着西服,一脸严谨的杜兵,问道:“这位小兄弟不认识,是第一次到听月轩?”

杜兵猜到金总也是有来头的人,又与侯卫东关系随便,就恭敬地道:“我是成津县委办小杜,杜兵。”金总立刻就明白了其身份,道:“小杜,跟着侯书记好好干,肯定会前途无量。”

进了第一号包间,侯卫国一人坐在沙发上,他两眼布满血丝,头发凌乱,身前是一个大号茶缸,见了侯卫东进来,抬手示意他坐。

侯卫东见到大哥这幅模样,道:“又是大案子,熬了几个晚上。”

侯卫国喝了一大口茶,这才道:“今天非得让陈支队喝一大杯,我刚从经侦调过来,他就匆匆忙忙地将这烫手山芋丢了过来。”话虽然如此说,可是谈起案子,他还是神情一振,道:“这件案子已经牵到了成津方面,甚至还与几年前益杨的涉枪案子有关。”

侯卫东眼睛就直了,道:“嘿,我说老大,你倒是很沉着,这么重要的事,怎么才给我说。”这次将原刑警队得力侯卫国调回刑警队,沙州市局粟副局长特意找侯卫国谈了话,交了底,让其全力配合邓家春的工作,因此,哥俩之间可以随意谈起成津的问题,而不会涉及到保密的问题。

侯卫国道:“昨天晚上才得到地线索,还没有来得及给邓局通报。”

“说一说。”

侯卫国喝了一口浓茶,又用双手理了理杂乱无章的头发,看了一眼杜兵。

侯卫东明白他的意思,道:“小杜是专职秘书,可以信任。”

这是简单的一句话,在小杜耳中却如天籁之声,他只觉浑身血液朝脑袋直冲而去,让脑袋热哄哄地,他尽量控制着情绪,看到壁角有一个精致小水壶,就去提起来给侯卫国续水。

这时,一位瘦瘦高高的年轻女孩子端着新泡的铁观音走了进来,她似乎与侯卫国很熟悉,坐在其身边,道:“卫国大哥,给你换一换铁观音。”侯卫国下意识朝旁挪了挪,道:“算了,喝惯了益杨茶,那些好茶没有味道。”那服务员捂着嘴笑道:“卫国大哥是山猪吃不惯细糠。”

那名女服务员又说了几句,说了句:“你们慢慢聊。”这才离开了房间。侯卫东见这个服务员相貌和气质都还不错,有些好奇地道:“听月轩的服务员都是这个水平,难怪生意好。”

“她是陈支队的侄女,公安大学毕业,分到市局里面,等几天就要去报到了。”

“你们关系还不错。”

“我调到刑警队时,她刚考上公安大学,最喜欢到队里来玩,小侄女。”

侯卫东想到了痴迷于传销的江楚,道:“嫂子还在搞那个名堂吗?”

提起江楚,侯卫国脸色就有些不快,道:“不说她,提起心烦,我们继续谈案子。”

“凡是矿产资源丰富的地区,社会治安都比较乱,沙州的磷矿主要集中在成津,茂云地东湘县也很多,这两个地方多次出现械斗,都动用了枪支,昨天我就理到了一条贩卖枪支地线索,此条线索在成津至少有四把枪。”

“这就是突破点,这是多米诺骨牌,只要咬定了这条线索,肯定会牵出不少人来,只要证据确凿,就绝不能手软。”侯卫东两眼放光,右手在空中用力地挥了挥。

绕开磷矿问题解决磷矿问题,这是侯卫东解决了飞石镇刘永刚以后才正式提出来的策略,已经得到了周昌全首肯,当然,策略虽然提出来了,可是执行起来也不是一件容易之事,因此侯卫东对于涉枪案线索就格外有兴趣。

杜兵并不知道事情全貌,不过他天天跟着侯卫东,大体上也猜到怎么回事,暗道:“看来市委并没有忘记章永泰地事情,侯书记调兵遣将,是要动外科手术。”

五点半,沙州刑警支队陈支队长出现在听月轩。

六点半,成津县委常委、公安局长邓家春,刑警大队大队长罗金浩来到听月轩。

邓家春对支队掌握的线索很感兴趣,摩拳擦掌地道:“有了这线索,我就要将成津弄个底朝天。”

« »